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五十一章黑作坊的集會

第五十一章黑作坊的集會

    言峰教堂內部,言峰崎禮還是像往常一樣繼續在教堂里面禱告著,看上去非常的仔細認真,但是過了一會,整個教堂的蠟燭突然抖動了一下,一個金色的人影出現在他的背後,四周黑暗的角落一剎那間都被耀眼的光芒所充滿。【愛書屋】

    “哦,英雄王大人辛苦了,怎麼樣,對于你的情敵了解的怎麼樣了,神讓我們寬恕世人,只不過是稍微的請您相讓一下,您應該犯不著這麼生氣吧。”

    “哼,無聊的把戲,一個區區的鬧劇,居然讓本王演給一個小丑去看,如此低劣的計劃居然讓本王參與,那個雜種我從來都沒有瞧得起過,不過我還是有點驚訝,居然復制了誓約與勝利之劍,不過就算是真品也算不得什麼,崎禮,你的膽子大了不少嘛!居然敢命令本王做事,別忘了你只不過是個讓本王稍微愉悅一下的工具而已。”

    英雄王毫發無傷的站在言峰崎禮的背後,徐雷投影的誓約勝利之劍並沒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來哪怕是一點點的痕跡,但是他面色不渝的緊緊看著言峰崎禮,雙手抱胸,語氣中的嘲笑混合著殺氣,就算是再怎麼遲鈍的人都能夠清楚地感覺出來。

    “英雄王大人,我怎麼敢命令您做事,只不過是為了把這場游戲變得稍微有趣一點罷了,而且您想必也是有收獲的,不是嗎?您應該找到神殿了嗎!”

    言峰扭過頭來,對英雄王的殺氣一點都不在意,不過在他微微露出的手臂上面有令咒的痕跡,看那個樣子整個右臂恐怕全部都是令咒,少說也得有上百道,雖然英雄王實力非常的強大,但是令咒還是能夠對他造成一定的危害的,而且現在也還沒到撕破臉面的時候,英雄王嘲諷似的笑了一下。

    “是啊,我已經找到了神殿的入口了,但是還不行,我們根本就進不到神殿的內部,我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還需要三把鑰匙,那三把鑰匙的地點已經有一點線索了,另外我們需要一個特殊的引子,一個能夠啟動神殿的引子,你應該知道神殿和聖杯的關系吧,引子是什麼你應該猜的出來吧。”

    “看來我們還需要獵殺一個英靈啊,這幾天我讓lancr不停地探查其他英靈的情況,現在七個英靈加上你一共八個已經全部都浮出水面了,另外還有很多來自其他地方的家伙,他們的目標全部都是神殿,有那麼多實力強大的人了,應該能夠滿足聖杯那貪婪的欲望了吧,等了那麼多年了,終于有一點眉目了,神殿之門即將要打開了,我的目標已經快要成功了。”言峰打開了自己手中的聖經,默默的念著,整個教堂里面一時之間全部都是他低沉的聲音,嗡嗡的非常煩人,英雄王坐在一個椅子上面,翹著雙腿,看著這出無聊的鬧劇。

    第二天,徐雷是被吵醒的,他一大清早就听到了令人不得安寧的聲音,無奈之下,他趕緊穿好衣服起床,頭依舊十分的痛,渾身上下還是酸軟無力,他昨天能夠使用誓約與勝利之劍應該是透支了自己的力量,那個時候自己身體里面的魔術回路居然一瞬間全部都被喚醒了,要知道平時自己頂多能夠使用兩三條魔術回路,但是昨天居然超過了二十條,那種數量太驚人了,不過後遺癥也非常的嚴重,可是還是先把目前的問題給解決了吧。【愛書屋】

    “衛宮,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個女孩子到底是什麼關系,你們是不是**了,要知道你現在才上高中,看你今天這麼沒精力的樣子,那種事情過早的話,會非常容易傷到身體的,喂,衛宮你到底听沒听到我的話。”

    昨天沒有來的及給藤姐和櫻好好的解釋解釋真是失策,今天她們一大清早全部都跑來了,結果一進到屋子里面就看到和徐雷在同一個房間的sabr,這里需要多說一點,兩個人只不過是在了同一個屋檐之下,但是徐雷是在地上睡的,而sabr一個晚上都跪坐在他的旁邊,根本什麼都沒發生,sabr的斷掉的右臂又重新恢復了,不過消耗掉的魔力就沒辦法補充了。

    昨天晚上是sabr將徐雷給帶回到家里面的,回到這里之後徐雷直接就睡著了,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他都不知道,不過絕對能夠猜出來,sabr為了能夠更好的照顧自己,絕對一宿都沒睡,但是從昨天已經懷疑了一天的藤姐和櫻的眼中,自己和sabr兩個絕對有不正常的關系。

    “你們到底是想到什麼地方去了,昨天我只不過是有了一點感冒,阿爾托利亞就來照顧我,她怕我半夜里面燒的更厲害了,就照顧了我一個晚上,別瞎想了,我們昨天晚上什麼都沒有發生,阿爾托利亞小姐是切嗣的熟人,這一次來到日本也是有一點事情需要找到切嗣,但是現在爸爸已經不在了,我只能安排她住下,你們兩個不要多想了。【愛書屋】”

    經過徐雷左扯右扯的一番解釋之後,藤姐才慢慢的不再懷疑,但是櫻,櫻那淡紫色的瞳孔倒映著徐雷的身影,眼楮里面的堅持和認真分明在說著兩個字——不信。

    “真是麻煩了啊!”

    王行他們在一個廢棄的倉庫里面出現了,周圍少說也得有上千人,不過這上千人之中大多數人都是面目呆滯,對于自己的未來不懷有希望的人,倉庫有三層,最下面的一層,就是王興他們呆著的一層,有上千人,人數最多。

    而在上面的一層,這個倉庫以前不知道是放什麼東西用的,中間好似是一個大廣場般的空曠,四周都是看台,就像是古羅馬的斗獸場一樣,感覺王行他們就是待宰的牲畜一般,而上面的幾層都是觀看血腥表演的觀眾,有不少的人撐在那個看台上面看著最下面的人呢,這些人一個個都用高傲的眼神盯著下面的人,他們興高采烈的交談著,宛如是菜市場討價還價的,但是內容卻令人毛骨悚然。

    “這里少說也得有千把來人了吧,你說幾位老大是想要干什麼,听說那個小鬼子最喜歡看到的就是活人的生存淘汰賽,上一次,‘第三號任務’的那個游戲明明只不過是中等難度的,根本就是送積分的,結果最後兩百多個人只活下來二十多個,我听活下來的人說,是那個小鬼子到最後嫌人多,害怕他的積分會少,所以就讓除了他的手下以外的人全部都去比賽,十個人里面只能活下來一個,這次不會還想這麼干吧。”

    “那個小鬼子算什麼,那個美國的克里斯殺人從來都沒說過給人一個痛快的,那個家伙以前世代是教廷里面審問異端的神職人員,听說經過他審問的犯人,是說實話最徹底的,我上次見了他審一個黑烏鴉,不怕各位不好意思,我好多天都沒吃下去飯。”

    “不過這次應該沒什麼問題,唐龍老大也在里面,克里斯和那個小鬼子要是想弄什麼ど蛾子,唐龍老大絕對不會答應的,要知道這麼多次,那兩個家伙什麼時候在唐龍老大的手上好受過,要是搞不好,唐老大將他們全都收拾了。”

    “是啊,說的也對。”

    “哼,你們還不知道吧,這一次除了唐龍老大之外,還有柳徹……”

    “那個小子我知道,也就是和克里斯還有那個小鬼子差不多,憑他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在唐龍老大面前耍橫的資格,你該不會連這都不知道吧。”

    二層上面的人為數不少,少說也得有個百十人,他們看向三層的時候,眼楮里面摻雜著和最下面人相差不懂得恐懼,那是一種對于強者的恐懼。

    在第三層上面站著的只有將近二十個人,但是這二十個人的眼楮看向下面的人時,所有的人都趕緊低下頭,不敢和他們對視,那些人身上無窮的威勢在不停地升騰著,他們站成了幾個小集體,戒備著之外所有的人,除此之外他們還不時的看向自己背後的一個小房間里面,房間里面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有無盡的威嚴在彌漫著,如果實力不夠的人站在第三層說不定直接就會被這種威嚴給嚇瘋。

    第二層的人收回了視線之後,有一個瘦弱的男人突然問了一句,“你們剛剛發現了沒有,上面好像除了唐龍老大的手下之外,還有三個人好像也絲毫不比唐龍老大的手下弱啊,這是怎麼回事,我記得唐龍老大帶來的是‘炎龍組’啊,那可是了不得精銳,但是那三個男人絲毫不比炎龍組里面的成員弱啊,是哪位老大帶來的啊。”

    第二層成員里面的人都一愣,第二層和第三層之間高度相差了很多,而且他們站的地方剛好是和第三層牛人相對的地方,他們基本上是臉對臉,不過整個倉庫非常的大,要是視力不好估計都看不清楚臉呢。

    “哼,那是柳徹帶來的”

    “怎麼可能,柳徹的實力哪有那麼厲害,除非是……”

    “對,那個就是‘妖蝠組’和炎龍組齊名的,柳徹他大哥柳妖最精銳的手下組成的,而領隊的當然就是柳徹的大哥——柳妖,現在他也在上面,唐龍老大說不定會吃上一點虧,不過不用太擔心,反正再怎麼動手也不太可能動到我們的頭上,都小心一點就行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