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五十七章血靈

第五十七章血靈

    “來自于精靈之都的風啊,吹醒萬物,帶來天和地的賞賜,萬物生長,請听從我的召喚,在此我乞求的乃是蕭條之風,帶來生命與繁榮的風也必將由風來帶走,讓天空搖晃,讓大地開裂,讓河水斷流,讓花草樹木全部凋零,讓生命全部死去,肅殺之風”

    羅霜看著一個拿著大砍刀的無頭尸體,沒有絲毫的慌亂,兩個手指輕輕地點了出去,同時小聲嘀咕著有些艱澀的咒語,一啟用血脈之後腦海里面就會自動的浮現出這些東西,雖然有些磕巴但是好在沒什麼大錯。

    她的兩根手指避開了那個無頭尸體的砍刀,就像是一道無形的風一樣,輕輕地對著那具無頭尸體的心髒處點了過去,如同玉石一般的縴細手指看上去是那麼的柔弱,但是伴隨著她咒語的完成,一道青色的光芒覆蓋在她的手臂上面,看上去更加縴細優雅,但是那兩個手指尖出乎意料的變得更加瑩白,就好像是真的變成了美玉一般。

    “ ”

    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那個拿著大砍刀的無頭尸體搖晃了兩下,然後‘咚’的一下仰頭摔在了地上,手中的大砍刀在他摔在地上之後也‘ 嚓’一下,就像是失去了支持的能量一樣,同樣變成了無數的碎屑。

    “那個**的實力還真是厲害,她還是新人吧,居然就有這種能力了,說不定她比那些老手都要厲害。”

    有不少人看到了這里的動靜之後都是一聲的驚嘆,實在是太厲害了,那些老手都還沒有解決這些無頭尸體的吧。

    “那也說不定,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那些老手根本一點都不緊張嗎?”

    不過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少眼光獨到的人,那些老手雖然沒有解決和自己對戰的那些無頭尸體,但是他們五個人每個人幾乎都對付了兩個尸體,而且還全部都游刃有余,看上去沒有一點的慌亂。

    “先別說那些東西了,這些尸體都是從哪來的,看上去應該是第一波進來探路的那些新人吧,不過他們那個時候有這麼厲害嗎?這個就先算了,是不是有什麼人在操縱著他們,明明連頭都沒有了,但是他們是怎麼站起來移動的啊。”

    僅僅只看衣服,就能夠猜出這些襲擊他們的無頭尸體的來路,再加上拿二十個石頭腦袋,事實怎麼樣實在是太清楚了,但是對他們來說知道雖然是知道了,可還是有點難以置信,連頭都沒了的人到底為什麼能夠活過來,而且他們動用了血脈也只不過是堪堪的能在這些人的攻擊之下自保,原來的這些家伙哪有那麼強嘛。

    “火雨,火天鴉”

    “雷劫,雷龍斬”

    看到羅霜大發神威之後,那些老手一個個也都不在藏著掖著了,立刻將自己壓箱底的招數都拿了出來,他們也看出來了,現在這個場面他們還有辦法應對,如果能把這些無頭尸體全部都擊敗的話,他們的任務應該就完成得差不多了,接下來的要是有戰斗的話就能輕松一下了,不會有人讓他們連續作戰的,這一點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相通的,接下來的戰斗恐怕會非常的困難,能夠這麼輕松真是賺到了。

    一個老手拿出一個紅色的珠子拋到了半空,隨後天空中降下了無盡的火焰之雨,距離地面還有十多米的時候,全部都靜止在了天空,然後一個個只有眼楮大小的火焰團里面延伸出兩道扁平的火焰,就像是火焰構成的翅膀一樣,然後緊接著一個腦袋狀的凸起,之後就化為了細長的身軀,表面是半透明色的,能夠清楚地看到里面一團團好像是岩漿一般半凝固物質,那些物質時不時就會翻騰起一個個小泡,無盡的力量從里面涌了出來,天空都被火焰鑄成的鳥雀完全覆蓋,那些鳥雀流轉之間,完全沒有一絲的滯澀,蟲滿了無盡的靈活之感。

    而在另一個方向,一道雷電降了下來,一個老手拿著一把淡藍色的環形刀,輕輕地接著了閃電,兩者交觸的那一瞬間,沒有任何聲音傳了出來,那把藍色的刀接觸到了閃電之後,藍色的光芒劇烈的顫抖,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要沖破牢籠一樣,四周那一片蕭條的環境被渲染上了一層琉璃般的藍色,一個無比猙獰的腦袋從藍色光芒里面艱難的掙脫了出來,隨後是身體,巨大的身體,還有背後那寬大的雙翼,居然是一頭西方的巨龍,出來之後,他張大嘴巴如同是巨龍吸水一般,將雷電整個的吸收到了肚子里面,隨後,它身體的表面出現了無數的環形刀,那些刀上還帶著一絲絲的雷光,它那猩紅色的眼楮盯了舉著環形刀的那個老手一眼,不滿的叫了一下,龐大的威壓,直接將所有的新手狠狠地壓倒了地面上,有不少人,都是胸口一悶,鐵蚽諈熔G體在自己的口腔里面回蕩,不少人直接將那種感覺壓制了下來。

    黑作坊里面的高手和普通人的一個很大的區別就在有沒有用于血靈上,血脈雖然厲害但是必須要支出積分才行,而且扣得十分的厲害,在游戲里面根本就不敢多用,所以基本上一場游戲下來,東省西省,最多稍稍的賺上一點,但是血靈就不一樣,血靈在游戲里面無論再怎麼使用,都不會扣除任何一點積分,但是每個人的血靈都非常的稀少,而且一旦成為了血靈就有一項缺點,血脈基本上是不會損壞的,除非實在是受到的攻擊太強大了,再加上一些特殊專門對付血脈的手段才會讓它消失,但是血靈則是一旦被攻擊本體了,就有極大的可能會讓血靈損害,而且只要超出一個點還會讓血靈完全消失,這個點非常容易達到,所以基本上每個老手身上的血靈都很少,畢竟不知道血靈什麼時候會消失,都需要保留一些血脈來度過一些危機。

    不過雖然這樣,但是血靈的好處都是顯而易見的,可是想要擁有血靈就必須要戰勝血脈才行,可是,戰勝自己血脈的成功率實在是太低了,而且這種成功率會隨和你擁有血靈的數量激素的減少,如果說擁有第一個血靈的成功率大概是百分之一左右,那麼第二個就是百分之零一,第三個是千分之零一,而且如果失敗的話,不僅僅是自己受傷,還會扣除掉大量的積分,而且那一種血脈還會完全的消失,所以有大部分的老手都是費盡心思的擁有一個血靈就不在多做嘗試了,實在是太困難了。

    不過除了戰勝自己的血脈制造血靈之外,別人的血靈自己也可以使用,不過這玩意就算是在黑作坊的高手群體里面都是稀罕東西,能夠被拿出來賣的血靈,一個個都是打破頭都想要,價錢都能炒到天上,不過就算是這樣,對他們來說瘋了才會把血靈拿出來賣呢,這樣一來就有很多人動了一點歪腦筋,血靈雖然能夠具現化,就像是那兩個人的珠子還有刀,都是血靈的一種外在形式,但是也不難從死人的身上找出來,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殺人,將擁有血靈的家伙給干掉,然後在搶奪過來,不過搶奪血靈很難,畢竟既然擁有血靈的,那就不是什麼弱者,弄不好獵物和獵人的關系都要翻一下,還有不少人到最後知道打不過你,直接就把自己的血靈給毀了,但是即使是這樣,也依舊抵擋不住那種熱潮,曾經有一段時間,有不少人非常醉心于這種事情,那個時候整個黑作坊基本上到處都是戰斗,到處都是死亡,直到後來黑作坊慢慢地整頓了一番之後才好少不少。

    “他們動用血靈了,看來現在還正在交手,我對他們下達的命令就是,如果不能戰勝的話就動用血脈逃跑,如果感覺有戰勝的可能就動用我給予他們的血靈,看起來現在他們應該還能夠應付。”

    柳徹看著那完全被染成了一紅一藍的天空有些得意,對著身邊的克里斯還有佐佐木高興的介紹著,但是克里斯還有佐佐木並沒有感受到他的這種興奮,特別是佐佐木,這個家伙簡直就像是誰欠他錢不還,而且看他連陰沉的樣子,少說也得有個七八千萬,還是要不回來的那種。

    “柳徹君,你也太小心了吧,只要我們出馬。管他們前面有什麼東西,見一個殺一個,這種時候就是需要我們的玉碎精神,你不會是想要獨吞里面的東西吧,說一句實話,就算是您兄長柳妖君,我們大和民族的武士也沒怎麼放在心上,要是您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的話,就算是您兄長來了,也保不住你。”

    佐佐木那陰測測的聲音響了起來,他把手輕輕地放到了自己的武士刀上面,一股股陰冷似毒蛇的氣息傳了過來,站在他身邊的人除了克里斯還有柳徹,全部都緊緊的捂著脖子跪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