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六十一章沒有辦法面對的東西

第六十一章沒有辦法面對的東西

    “什麼意思?”

    美綴有些不明白的看著徐雷,不過徐雷也不是那種喜歡賣關子的人,他指了指美綴的身後,答案就在身後。

    “為什麼,為什麼我一點都沒有發現。”

    徐雷的箭之所以看上去全部都偏了,實際上是因為他的目標一直以來全部都是美綴周圍的那些枯樹,

    他們兩個站在樹林面對面地射箭,兩個人的羽箭都是用魔術加強過的,周圍的那些樹要是還活著的話一個個的確不容易破壞,但是好在那些樹全部都枯死了,想要射穿它們還是非常的容易,現在美綴身後那些樹已經從一人高的地方整個空了一大半,那些枯樹已經全部都搖搖欲墜了,只差最後一點了,如果倒下來的話,無論是任何方向,都逃不出去。

    “美綴學姐啊,快點醒過來吧,原來的你都要比現在厲害,被嫉妒所蒙蔽住了眼楮,是永遠都不會勝利的,還記得當初你對我說的嗎,弓箭手射箭的時候心中不能多想任何一點東西,我們的心中只能有目標,要不然的話,箭絕對不會射中目標,無論我們比賽多少次,你贏多少次那都不是你,你的箭已經被嫉妒所纏繞住了,飛行的時候,落下的時候,射中靶子的時候,你的箭都會被拉得偏離,你應該知道吧,心中已經被嫉妒所塞滿的你又怎麼可能取得勝利啊,美綴學姐。”

    使用弓箭的人必須要保持永遠的冷靜,因為任何一點的顫抖就會讓自己的箭偏離,從美綴被嫉妒所操縱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已經失敗了。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輸的,絕對不可能,我的箭一定能夠射中任何東西,絕對不會漏掉一個,絕對是最強的。”

    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徐雷直接張弓將手中的箭射了出去,目標是正面對他的一顆枯樹,如果射中的話,連鎖反應,勝利絕對能夠確定,美綴手臂上面的魔術回路開始瘋了似的發亮,然後她猛地張開了弓,對著徐雷的那枝箭同樣射了出去。

    “學姐知道嗎,其實我的箭永遠不會命中目標的,真的,你想不想知道是為什麼啊!”徐雷看了看已經完全被猩紅所佔據了雙眼的學姐,不再多賣關子了,“因為弓箭手如果永遠只追求著靶心的話,就會漏看很多東西,就像現在,而我只所以不射中靶心是想不再和以前一樣孤零零的一個人,我想要別人的箭帶著我的箭射中靶心,就像是現在,美綴學姐,多謝你帶領我取得了勝利。”

    “轟隆”

    那棵大樹倒了下來,同時還把旁邊的幾棵樹也牽連了進去,這麼一來,牽連的範圍更大了,美綴學姐所在的地方瞬間便空了下來,密集的樹林里面直接有了一片空地,那個地方沒有任何一個可以站立的東西了,美綴看樣子也被深深地埋了下去。

    “嘛,不過我也是說得好听而已,其實我啊,不敢面對的只是射中靶心之後,別人的注視和歡呼吧,我真的是一個非常孤僻的人呢,sabr,你幫忙把學姐給救出來,她可能還被控制者,你一定要小心啊。”

    “絕對沒問題的,放心好了。“

    帶sabr過來的另一個好處就顯現了出來,這種時候他就不用自己出手了,不過自己歇著讓sabr自己一個人動手,還想不太好吧,徐雷想了想還是也加入。

    兩個人的速度快多了,美綴學姐被那些樹給砸暈了,雖然之前徐雷都謀劃好了,不可能讓她受多重的傷,不過親眼確認之後還是要說一聲僥幸,幸好都是一些枯樹,要不然估計砸也能把美綴學姐給砸個半死,兩個人正在想著辦法把美綴學姐弄出來呢,但是突然從美綴學姐的胳膊上面鑽出來一條惡心的蟲子。

    “士郎小心。”

    那個蟲子的速度很快,但是速度再快也沒sabr的劍快,才剛剛出來,sabr就已經讓它的腦袋搬了家。

    “看來這個就是控制美綴學姐的東西了,不過這個蟲子是……”

    徐雷看著那個惡心的蟲子,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一直都被他們給遺忘的一個可能,這些蟲子也許都是活著的,包括變成了羽箭的那些蟲子,他惱怒的重重地錘在了地上,然後霍的站了起來,就想要往回走。

    “士郎,你怎麼了?”

    “真是該死,我們太大意了,你說那個扎在遠板肩頭的那只箭真的沒有其他的作用嗎?全部都是由蟲子變成的,就算是變回去也不會讓人驚訝吧,而且那些蟲子的主人還是間桐慎二這個混蛋”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糟糕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估計的那個樣子,但是只要有一點的可能就絕對不會錯的,遠板現在有危險了。

    “有archr在,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說不好,這里是間桐家的地方,而且我們躲得地方障礙物太多了,再加上其中肯定會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東西,我必須要趕快回去,sabr你帶著美綴學姐盡快出去吧,對了,出去的時候小心一點。”

    現在兩個人必須分開,趕回去雖然危險,但是他必須回去,畢竟遠板是因為他而受傷的,他要是不回去的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士郎,回去太危險……”

    “沒事的,就算是出了什麼事情,不也是有令咒的嗎,到時候如果有什麼危險的話,我回召喚你的。”

    “那好吧,士郎,到時候一定要動用令咒,一定不要硬撐著。”

    sabr不再多說什麼了,但是她還是有一點擔心,一直都徐雷點了頭之後她才才答應回。

    “嗯”

    徐雷點了點頭,認清了自己的來路之後,一刻也不敢耽擱,趕緊順著來路跑回去了,一路上地面到處都是枯死的樹枝藤曼,道路崎嶇蜿蜒不平,地面的枯枝落葉之下說不定就埋藏著數米深得大坑,小的時候,徐雷和櫻還掉進去過一次,那個時候兩個人幸好掉進的坑不大,一番折騰之後還頗為艱難的爬了出來。

    在這樣的地形里面就連稍微的走快一點都充滿了危險,也幸好徐雷對這里的地形頗為熟悉,一路上盡力的躲過了諸多的大坑,最後倒是有驚無險的回到了他們藏身的地方,但是那個由藤曼所形成的天然隱蔽所已經被破開了,里面到處都是血跡,遠板恐怕已經發生意外了。

    “混蛋,我真是一個笨蛋,那只箭明明是蟲子變成的,我居然不知道防備,真是太大意了,間桐慎二,要是你敢動遠板一根汗毛,我就把你的腦袋給擰下來。”

    徐雷鑽進里面看了一下,里面到處都是打斗的痕跡,而且還有幾十只蟲子的尸體,不過全部都已經沒了氣息,他左翻右找,終于在一個角落里面找到幾個已經沒有了魔力的寶石,那些寶石上面全部都有淺淺的兩道刻痕,那種刻痕太熟悉了,遠板以前隨手劃下的就是這個樣子,這是遠板給他留下來僅有的線索,他立刻收拾了一下,已經沒有時間繼續留在原地,憑借遠板的能力,就算是失手被擒,也絕對會留下來什麼線索的。

    但是間桐慎二那個家伙肯定會有防備的,不知道他留下來的線索還能有多少會幸運的保留下來,不過就算是這樣徐雷也絕對要繼續的找下去,絕對要將慎二那家伙給揪出來。

    遠板下一個暗號就在一棵倒下的枯樹上面,那非常淺的兩道淡淡的刻痕,如果不認真看十有八九就會漏過去,但是徐雷從那兩道刻痕里面,看到了和遠板寶石相同的碎屑,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遠板在寶石上劃下劃痕意義,是為了把寶石的碎屑留在指甲里面。

    一路上,那些刻痕從未斷裂,不過方向一路上倒是七拐八拐,而且還有好多次遠板她留下來的線索差點都要斷了,但是最終在徐雷的不懈努力之下,拼命地找到了一點痕跡,他不停地跟著那些線索繼續前進著,但是突然,走著走著,遠板留下來的線索徹徹底底的消失不見了,而且一個異常熟悉的氣息鎖定了他。

    “ridr,你這個家伙果然出現了嗎?怎麼,終于有了空閑嗎?”

    ridr悠閑地站在離徐雷不遠的一顆枯樹後面,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徐雷,嘴角浮現出了一點笑容,無比的冷冽與殘忍,就算再怎麼漂亮,但是她也絕對不會讓人有一點點的愛慕之心產生。

    “啊,用來解決你的時間終于有了,那個小子真是混蛋,居然讓我兩頭跑,不過解決你,我還是很有信息的。”

    “但是我想你永遠不能如意了。”徐雷可不敢拖大的等著ridr來攻擊,自己的實力自己清楚得很,就連遠板自己都不一定能夠打得過,至于打敗ridr,還是不要痴心妄想了。

    “強化基本構造,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再饒過你。”

    徐雷背後的赫子突兀的延伸了出來,猛地一用力,整個人躍了起來,手中強化了的樹枝對著ridr砸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