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六十二章不詳

第六十二章不詳

    “你……,士郎弟弟,還有該死的archr,下一次見面,絕對饒不了你們。”

    ridr正準備去追徐雷,但是天空就像是下起了流星雨一般,璀璨耀眼的光芒就宛如是星星墜落到地面一樣,雖然美麗,但是可怕程度絕對是超過了之前徐雷和美綴之前的戰斗,究竟誰會在背後下黑手,ridr知道的一清二楚,畢竟上一次的戰斗最後就是被archr給攪黃了,她還沒忘記這件事,但是現在她可不敢隨便出手攻擊了,畢竟聚集在這里的英靈真的是太多了。

    “archr,多謝你的出手救我,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的答謝你的,不過等一下我還得去找遠板,你要是願意的話,我們就一起去吧。”

    徐雷高興的邀請自己面前這個身穿紅色衣袍的英靈,遠板的英靈archr和他的關系很不好,不過現在的徐雷只能盡可能的團結一切力量,他有些羨慕的看著archr手上拿著的幾乎快要趕上他們身高的大弓,他可沒有這麼霸氣的武器。

    “你跟著我只會礙手礙腳,你還是回去吧,我這里根本就用不著你,sabr正在往這里趕,你還是先將自己身上的傷口治療一下吧,救回凜的事情只要有我就夠了,反正你什麼也做不到,什麼都做不到。”

    archr看著徐雷,雙眼怒瞪著,看的徐雷有些心驚,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惹到這個家伙了。

    “我也想要求救遠板啊,都是因為我的緣故才讓他被抓的,最少,我也想要親自出一份力。”

    “不用你了,我一個人就行了。”

    archr說完,不待徐雷提出任何的異議,整個人直接劃為了虛無,從他的面前消失不見。

    徐雷也不知道為什麼,遠板的這個英靈異常的敵視他,不過想想也能明白吧,一個英靈肯定最希望自己的mastr獲得聖杯吧,自己真是不甘心,可是現在就算自己追上去也找不到一點的線索,自己真是沒用。

    “士郎,你受傷了?我不是跟你說了要是有什麼危險一定要使用令咒的嗎?”

    sabr將美綴學姐放到了安全地方之後就用最快的速度趕了回來,但是回來一看,就有些生氣,她明明對徐雷說過,要是踫到不能解決的危險就用令咒,但是徐雷一直都最後都沒有使用令咒,這豈不是不相信他。

    不過同時還有一點心疼,徐雷現在的情況看上去真叫一個淒慘,全身上下基本上全部都是鮮血,簡直就和一個血人一樣,大腿,手臂,雙肩,腹部全部都是傷口,現在徐雷還能保持清醒真是不可思議。

    “沒事的,我相信你最後一定能夠趕回來的,我相信你。”徐雷顫巍巍的伸出手揉了揉sabr的頭發,在她快要發火之前輕輕的又把手拿開了,徐雷認真的說著,“sabr,你能不能找到遠板在什麼地方,我想要將她救出來,還有慎二那個家伙,我不親手揍他一頓真是太不甘心了。”

    “你還要一個人去嗎,就你現在的傷勢,能夠站起來都已經非常不容易了,你要是再胡鬧的話,我就把你打暈帶走。”

    sabr絕對不願意讓徐雷在冒險,與勝利比起來,sabr第一關心的事情就是他的安危,危險的事情絕對不會讓他去做。

    “sabr,我絕對要去,遠板是我的朋友。”徐雷認真地看著sabr的眼楮,絲毫不退縮。

    “你也真是的,服了你了,不過這一次你必須要呆在我的身邊,你如果再作出什麼冒險的事情,我絕對會第一時間將你帶到安全的地方。”

    sabr嘆了一口,最後她還是退了一步,不過並不是sabr的性格比較好說話,而是她比較善良,並不會為了聖杯戰爭的勝利而去傷害別人的性命。

    “知道了。”

    sabr是劍士,雖然追蹤的能力可能比不上暗殺者還有弓箭手,但那也是以英靈的標準說的,實際上也要比徐雷靠譜很多,sabr將徐雷身上的傷口略微的包扎了一下,雖然只有很短的幾分鐘,不過他的情況看起來好了很多,最少恢復了一點行動能力,想不到短短的一瞬間,那些傷口就有了愈合的痕跡,看來劍鞘的愈合能力還真是厲害,不知情的sabr也不由得驚嘆了了一下。

    “看來ridr是沒有想要和你交手的想法了,沒想到你那麼厲害,ridr連露個面的勇氣都沒有了。”

    “你不用奉承我了,我是不會再讓你出手的,我雖然不知道你的傷勢為什麼會恢復那麼快,但是你這個mastr為什麼每次都把自己放到危險之中,你真不是一個合格的mastr,一次兩次活下來還算是運氣,但是早晚會出什麼意外,你就那麼不相信我的實力嗎?”

    sabr的臉色一路走來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緩和,看來對徐雷的行為她也非常不滿了。

    “不是啊,但是sabr,你明明只是一個女孩子,可是每次戰斗都要你站到最危險的地方,說一句實話,我真的不想看到渾身是傷的你啊。”

    “女孩子嗎……”sabr低下頭喃喃的說了兩遍,片刻之後她抬起頭看向徐雷,眼神凌厲的嚇人,“不要再傻了,就算再怎麼像人,但是我們全都是英靈,全部都只不過是戰斗的兵器,你的那種說法我真的不能苟同。”

    “可是sabr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女孩子啊,最最可愛的女孩子啊。”徐雷再一次揉了揉sabr的腦袋。

    “把手放開。”sabr怒紅了臉。狠狠地把徐雷的手給甩開了。

    枯死的樹林後面就是間桐家的草地,寬度少說也得有一兩里,以前來這里的玩的時候,徐雷一直都覺得間桐家的人真是沒事找事,因為這麼大的院落,每天去上學放學,如果是步行的話,少說也得浪費個把小時,而且每天都要這樣,真不知道他們煩不煩。

    那些草地也全部都枯死了,就像是生命力全部都被抽取的一干二淨一樣,原本應該蒼翠的青草現在變得一片的枯黃,不過原本青草就非常厚而且很密,就算是枯死了,也可以將地面完全的遮住,徐雷抬起腳就想踩過去,但是沒想到突然腳下一輕,整個人身體一個趔趄,身體就往下掉了下去。

    不過幸好sabr伸手抓著他的一個手,輕輕的把他給拽了上來,才沒讓他出什麼事。

    “誰,誰那麼缺德,亂挖坑啊。”

    徐雷有些心悸的喘了兩口氣,然後看了看自己面前那個深不見底的大坑,怒火就像是加了汽油一樣,噌噌噌的竄了上來。

    “別說了,這應該不是被人亂挖的,恐怕這片草地的下面已經全部都空了,不信你好好地看看。”

    sabr臉色十分難堪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大片草地,憑她的眼里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其中的貓膩,但是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不是說遠板就在前面間桐的房子里面嗎,可是下面如果是空的話,他們又是怎麼回去的。”

    徐雷將那些枯草撥開看了一下,下面就像是無盡的星空一樣,一片漆黑,徐雷找出一個小石頭扔了下去,可是一點聲音都沒有傳回來。

    “里面應該會有通過的地方,還有等一下你好好地記一下這里,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下面弄不好也是結界。”

    果然就和sabr說的一樣,在草地的下面有幾個縱橫交錯的石制小橋,說是小橋其實非常勉強,那些小橋其實就像是一道窄窄的長方形石柱,最多讓你兩只腳緊並著站在上面,從草地的這一邊,不知道延伸到什麼地方去了。

    那些石柱上面全部都凹凸不平十分的粗糙,寬和高相差不多,而長度則不一樣,有的從這一頭延伸到另一頭,有的七扭八拐的不知道拐到什麼地方去了,那些石柱就這樣空蕩蕩的架在沒有一點支撐的大坑上面。

    站在上面可比在一邊看著可怕得多,徐雷現在小心的跟在sabr的身後,雖然知道一有什麼意外sabr絕對會出手相助,但是兩邊全部都是深不見底的大坑,從上往下看去就像是惡魔的大嘴一般,而腳下那過于縴細的石柱好似隨時都能斷掉一樣,徐雷甚至發現自己的心跳聲居然就和那劇烈的喘息聲混合在一起,他的衣服已經濕透,宛若從水里撈出來一樣,而周圍那刺骨的寒風,還在不停地刮著,仿佛是厲鬼的嚎叫一般。

    已經到了傍晚,天上的晚霞就像是鮮血燃燒了一樣,將半邊天空完全的染紅,紅彤彤一片,那些晚霞是巨鳥的翅膀一樣,垂到了地面,一眼看過去,無論是再怎麼冷靜的人,心中不由得狂跳。

    “血雲浸空,赤鳥垂翼,千里骨枯,萬生流血。”

    “先生,原來你真的能掐會算啊。”錢瑩也來到了這里,在他旁邊的是一身文士服的諸葛武侯,不過讓徐雷他們頭疼不已的毒蟲,一接近諸葛亮立刻一道白光閃過,隨即化為了碎片,對別人來說殺機四伏的地方,對他們來說卻似閑庭信步。

    “為帥,可不僅僅是出謀劃策,灼龜問卜,持策定筮,先天之卦,陰策,陽符,這些東西都要知道,你不相信也沒關系,不過剛剛卜了一卦,凶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