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六十三章惡種

第六十三章惡種

    “下面的應該是結界,但是究竟是做什麼的,到底有什麼目的,真讓人在意,可是在上面什麼都弄不清楚,士郎,這些東西你看出來什麼了嗎?”

    sabr站在上面,看著下面那些無法見底的黑暗,表情一點點的凝重了起來,她扭過頭來語氣有些糟糕的問了一下。

    “不知道,不過不管下面是做什麼的,應該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現在我們最緊要的事情是應該先把遠板救出來,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徐雷看了看前面的房子十分的著急,他現在距離間桐家只剩下幾十米了,馬上就能把遠板給救出來了。

    上一次來間桐家還是不久之前,那時是櫻邀請他的,不過櫻知道他和慎二的關系不好,徐雷也不想讓櫻為難,所以就沒給慎二打過照面,不過這一次來徐雷可不會這麼客氣了,那個小子只要逮著他,絕對就是一頓爆錘。

    站在房子的前面,詭異的氣息撲面而來,間桐家的房子外表是純真的黑色,詭異,陰暗,一如他們的蟲魔術一樣,只要呆在陽光之下,就會死亡。

    而他們的大門則是厚重的青銅色,仿佛帶有一絲純正的祭祀氣息,但是並沒有給周圍那詭異的氣氛帶來任何一點的改變,反而無故增添了一份令人心悸的死氣,周圍的空氣中仿佛飄蕩著無形的幽魂,一個個都在耳邊嚎叫著,陌生人要是驟然來到這里少說也得被嚇得半死,不過徐雷已經來了好多次了,習慣了根本就不懼,至于sabr,能把亞瑟王都嚇到的東西應該很少見。

    “上鎖了,怎麼做,直接把這個鎖給破壞了吧!”

    sabr走到大門處輕輕的拉了拉已經布滿了銅蛌漱j鎖,光滑細膩的玉手微微的一握,令人動容的力量猛地竄了出去,‘ 嚓’沒用什麼力氣,那把鎖就已經變成了廢鐵。

    “吱呀,吱呀”

    sabr和徐雷兩個人合力將大門給推開了,間桐家的房子就像是歐洲的城堡一樣,和這里的本土建築相差很大,不過比起歐洲樣式上要小得多,想想就能明白了,間桐家曾經是西方的魔術名門,建造一個城堡也沒什麼的,但是里面的陳設卻出乎徐雷的預料。

    “怎麼改造成教堂了?他們和教會不是關系一直都不好嗎”

    徐雷驚訝的看著面前的陳設,原來的那些現代化的電器,還有諸多名貴的家具全部都不見了,顯得特別的空落落的,推開了大門之後,殷紅如血的晚霞從大門處撒了進來,正好照耀在了第一層四周的彩色玻璃上面,各種顏色紛紛的閃耀,房間里面瞬間便充滿了暗淡的光亮,還上那麼得不詳,縱使是神聖的殿堂也阻擋不住這不詳的晚霞。

    “咕咕,咕咕”

    突然有些怪聲傳了出來,徐雷抬頭一看,才發現原來上面的樓層也全部都被打通了,間桐家的建築有很多,但是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是最重要的一個房子,也是日常里面櫻他們的住所,這棟房子一共有四層,一樓是舉辦舞會或者是聚餐時候的場所,二樓是會客室,三樓是餐廳,四樓是臥室,現在所有的樓層全部都被打通了,站在下面能夠看到最上面的閃耀的彩色玻璃,而在上方還有為數不少的黑影緊盯著他們。【愛書屋】

    那些黑影看上去像是鴿子,但是他和sabr的眼力都不是一般的厲害,借助昏暗的光亮看清了上方的東西,徐雷的喉嚨動了動。

    “這究竟是什麼玩意啊!”

    上面的東西看上去像是鴿子,但那是像是,準確來說,上面的那些東西有一半是鴿子,白色的翅膀,溫順的眼神,但是另一半則長出了蝙蝠一般的翅膀,極其嗜血而又殘暴的紅眼,身體的表面變成了黑紅色,爪子變得就像是惡鬼的爪子一樣,看上去就像是兩種生物硬生生的拼在一起一樣。

    “哎,本來我就覺得不好,沒想到居然連惡種都出來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些東西原本應該是鴿子。”

    sabr面色凝重的看著上面那些來路不明的怪物,本來徐雷還想要提醒她一下,但是沒想到sabr居然知道那些怪里怪氣家伙的來歷。

    “你說原來是鴿子,那他們是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的啊。”

    “在我的那個時代,教會並沒有現在的影響力,不過那個時候也不缺乏現在所說的賢者聖人之流,那個時候我應該也算是吧。”sabr眼神微微的低迷著,看來也是想到了曾經的自己,但是片刻之後她看了一眼徐雷,悲傷的笑著說了起來,“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算了,說的遠了,那個時候天空中有猛禽啄食人類,地面上有野獸在獵殺人類,在其中人類的力量最弱,面對其他野獸或者怪物的時候只能被屠殺,不過並不是說沒有厲害的人物,那個時候的厲害的人類分成了兩類,一種就像是我一樣,憑借自己的力量守護了弱者,保護了一個家園,大部分的人最後都應該成為了王吧,還有一種就是選擇教化人類,在他們看來,既然人類沒有力量,那就將獲得力量的方法告訴人類好了,他們中還有的人認為,人類一直都生活在痛苦與恐懼之中,這是神的旨意神的安排,既然這樣與其痛苦的生活下去不如讓他們相信來生,相信未來好了。”

    “你的意思是這些鴿子和你的那個時代有關聯嗎?”徐雷也不笨,他听出來sabr的意思了。

    “嗯”sabr點了點頭,繼續地說著,“第一種人是王,第二種人是先知,賢者,聖人,那個時候其實第二種人比第一種人更受人的尊敬,因為我們在人類的眼中永遠都是威嚴的,可怕的,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其實一點都沒錯,而他們則是善良的,溫和的,令人心悅誠服的,人們相信著他們,依賴著他們,那個時代人類的信仰干淨而且純粹,為了信仰而死稀松常見,第二種人獲得了人類的信仰,獲得了尊敬,力量甚至能夠匹敵神的力量,但是也是有代價的。”

    “發生了什麼?”

    “人類既然有好的一面,就會有壞的一面,接受好的東西時必然會接受壞的東西,就像是一面硬幣一樣,有正必有反,他們在白天的時候被沐浴在陽光之中,暢游在好的海洋之中,但是壞宛如是他們的影子一樣,在晚上的時候就會偷偷地溜出來,將他們扔到地獄里面,他們會沒日沒夜的受到這兩種截然不同世界的煎熬,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溫柔與殘酷,溫暖與寒冷,溫和與殘暴,這個時候就會將他們分出區別來,如果能夠在這種煎熬之中超脫出來,選擇了好就是真正的賢者先知,被稱為先行者,也就是先走了一步的人,那個時候就能夠超脫一切,擺脫痛苦,如果選擇了惡就是為禍天下的黑巫師,也能擺脫痛苦,但是沒有辦法徹底選擇一方的人就會變成這個樣子,一半是賢者一半是惡人,然後會在更加痛苦的善與惡的地獄里面不停地徘徊,永遠都無法安寧。”

    sabr的聲音異常的沉重,听這意思她應該見過這樣的人,說完之後她抬頭看了徐雷一眼,然後看向上面的那些奇怪的鴿子。

    “你的意思是說那些鴿子和你說的情況一樣嗎?”徐雷有些驚訝,照sabr的這種說法,會變成這個樣子的應該都是那種備受人類敬仰的存在才對啊,至于鴿子,雖說有不少人挺喜歡它們的,但是應該不會有太多人敬仰它們吧。

    “對,不過還有一點差別。”sabr繼續耐心的給徐雷解釋著,“一半賢者一半惡人的情況照理說現在應該不會出現了,畢竟現在不等同我們的時代了,我們那個時候世間萬物都生活在一起,還沒被分開,而且因為一些原因,這個時代根本不可能再出現那樣的賢者了,不過這些鴿子被看作是和平的象征,身體里面的善應該比其他動物的更多,但是如果有強烈的惡侵入的話,動物基本上不太可能超脫出來,所以都會變成這個樣子,以前我們叫稱呼這種東西為惡種。”

    “為什麼叫做惡種啊,不是也有可能變好啊。”徐雷看了上訪的那些鴿子一眼,真的看不出來這些家伙原來還有那麼厲害的來歷。

    “我活著的時候,親手處決了十六名變成那個樣子的賢人,就我所知道的,能夠超脫出來的,只有我的老師梅林,可是後來在一次和一個臭名昭著的黑巫師戰斗之中他也死了,從此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先行者也沒見過黑巫師,但是因為受不了而變瘋的賢者多不勝數,不過這些鴿子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我想大概是有擴散惡的東西吧,怪不得要在上面建一個教會,原來是為了鎮壓下面的惡,可是產生的影響這麼大,看來就算是我們的那個時代也不會是什麼籍籍無名的東西,甚至更久的時代都有可能。”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