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六十四章五副圖案

第六十四章五副圖案

    sabr雙眼發著光的看著那些鴿子,就像是見到一件稀世珍寶一樣,不過片刻之後她又有些懊惱的搖了搖頭,頭上那一撮快樂的呆毛都低低的垂了下去,不過徐雷只顧著看上面的鴿子,並未發現sabr的異常。

    “那我們該怎麼辦啊,上面的那些東西會不會攻擊我們啊。”

    “鴿子是一種非常溫順的動物,就算是變成了惡種也是那樣,不過現在我們沒有進入到它們的領地範圍里面,等一下你千萬不要看它們,心跳呼吸腳步一定不能亂,就當上面的那些東西不存在一樣,如果你稍微流露出一點在意的感覺,它們就會瘋狂的攻擊你,另外說一句,變成了惡種,那些鴿子的攻擊力絕對比一個拿著刀的成年人更強,真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把它們變成這個樣子了。”

    “知道了,我會小心的,我們還是先去找遠板吧,對了,sabr知道遠板在哪里嗎?我怕晚了萬一會出什麼意外,還有archr那個家伙先跑過來了,怎麼連個人影都看不到啊。”

    徐雷仔細的張望了一下四周,天空一點點的暗淡了下去,教堂里面也一點點的黑暗了下去。

    “我只能知道大致的方向,大概就在那個十字架後面的方向,至于究竟在什麼地方我實在是不知道,這里有一些不好的地方,我也探查不太清楚。”

    sabr閉著眼楮仔細的搜索了一下,但是獲得訊息實在是少的過分,慎二可不笨,行走過的痕跡都被他消除掉了,雖然並不能瞞著英靈,但是卻也能sabr搜索的難度陡然上升。

    “沒辦法了,我們也只能一點點去找了,只要知道有哪些不好的地方就行了,再加上大致的方向,間桐家的秘密可有不少呢,兩者相加,找到遠板的幾率還很大,我早就想要看看間桐家有什麼秘密了。”

    徐雷看了看那個已經看不清的十字架,臉色一點點點的凝重了起來。

    “對了,士郎,我們後面有不少的人,他們有幾個人實力都挺不錯的,馬上也趕過來了,不過空氣中的血腥氣很濃,看來他們的傷亡還不小呢,不過這些家伙到底是為什麼要跑到這里來啊。”

    sabr看向自己的背後,十分的訝異,看來目標是這里的不止是他們兩個呢。

    “那我們用不用提醒他們一下啊,要是不知道的話,那些人的傷亡恐怕小不了啊。”

    徐雷估計後面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黑作坊里面的家伙,雖然跟那些人不怎麼熟悉,但是如果他們傷亡過大的話,抵抗黑烏鴉的時候就會非常不利了。【愛書屋】

    “不知道他們的目標跟我們是不是一樣,在地上刻點字提醒一下好了,不過前面可沒那麼好走,就算是提醒了估計也沒什麼用處,還有小心一點,我們先過去吧。”

    sabr刻完字以後就直接帶著徐雷走了進去,一踏進到那些鴿子惡種的領地,徐雷就感覺到一陣的心悸,頭上放著刀子的感覺徐雷沒有經歷過,但是上面那一群鴿子卻要比刀子厲害得多了,在旁邊看著的時候還感覺沒什麼的,但是當自己走在下面的時候,就算再怎麼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但是頭皮還是一陣的發麻。

    甚至就連小腿肚子一直在不停地抽著,上方那些鴿子的叫聲不時的響了一兩聲,平時已經習以為常的聲音現在听起來簡直尖利的可怕,走在下面任誰都忍不住糟糕的地方去想,但是只要一想必然就會心跳加速,呼吸定然會紊亂,才走了五分之一,冷汗就順著他的頭發往地面滴著,呼吸也稍微的亂了一點。

    “咕咕,咕咕“

    上面的那些惡種悄悄地動了起來,不過只有一小部分拍打著翅膀想要飛下來,其他的惡種都還沒什麼動靜,不過徐雷知道,要是自己不能平靜下來,只會讓更多的各種惡種下來攻擊他們,但是想要冷靜下來哪有那麼容易啊。

    “放心好了,有我在你身邊,一定會保護你的。”

    sabr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金屬特有的冰冷質感從指尖傳了過來,而掌心的則是皮革特有的溫和,握在這樣的護臂上面感受不到一點屬于sabr的溫暖,但是從手上傳來的令他掌心微微的刺痛的力量卻清晰地傳了過來。

    他笑了一下,但是心情卻出人意料的迅速平靜了下去,徐雷看了看sabr的側臉,還是讓人心疼的無比堅毅認真,不過敏銳的sabr轉過頭來對他笑了一下,徐雷一愣,從什麼時候開始,sabr居然能夠發出這麼真摯的笑容了。

    那些被驚起的惡種一個個都慢慢地安靜了下來,它們用略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徐雷和sabr,不過並沒有出現什麼異狀,這讓一直都在不露痕跡觀察它們的sabr悄悄的松了一口氣。

    他們有驚無險的走出了惡種的地盤,走到近處的時候才發現那個十字架後面有一個紅色的石頭小門,那個門就和四周的牆壁一樣的古老,在那些十字架的前面大概得有幾千跟蠟燭,走到近處借著天空中尚存的那一點余暉他才發現原來那些蠟燭全部都正在燃燒著,但是火焰全部都是黑色的,就像是墨水一樣,跳動炸裂,無聲又無息。

    “sabr,小心一點。”

    “嗯,我知道,你跟緊我就行了。”

    sabr站在徐雷的面前,輕輕地推開了那個紅色的小門,手踫到的時候居然感受到了一種溫熱,並沒有石頭的冰涼,她不由得輕咦了一聲,第一層很冷,那些黑色的火焰越是燃燒,四周就越是寒冷,那些火焰就像是將所有的熱量全部都取走一樣。

    進入到里面之後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在他們的面前是一截向下的樓梯,樓梯並不算窄,就算是兩個人並排走也不感覺擁擠。

    走在樓梯上面,兩側的全部都是石頭,那些石頭上面隨處可見刀削斧鑿的痕跡,在上面每隔兩米遠的地方就有一個古老的玻璃油燈,那些油燈里面大都有大約一半的綠色液體,里面沒有燈芯,也沒有火苗,但是那些殘綠色的液體卻能發出綠油油的光芒,四周都被染上了陰森森的慘綠色,就像是惡鬼的眼楮一樣。

    台階並不是垂直向下的,而是螺旋狀,過了一會兩邊的石壁上面出現了一幅壁畫,上面已經模糊不清,只看到是有什麼東西懸浮在天上,而下一塊則是一棵樹上結了很多果子,第三塊是十多個動物生活在一起,第四個是一場大火,所有的東西都被湮沒在大火之中,第五個是大火熄滅,但是卻出現了一條河流,是兩條分支河流匯合在一處,正好將一幅圖分成了三部分。

    “這是什麼東西啊。”徐雷看了看那些壁畫,殘綠色的光芒渲染在了上面,看上去真是不舒服。

    “這些東西看上去挺老的,誰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可能是什麼神話故事吧,可惜就只有這幾幅壁畫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而且……我們先下去吧,這些東西以後再說吧。”sabr看了一眼那些壁畫就搖了搖頭,她也不可能什麼都知道。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按照他們的速度徐雷感覺自己至少要走了五公里,可是前路依舊漫漫。

    “不對,我們走錯了。”sabr把手放在石壁上面,看著背後的台階,臉色非常的不好看。

    “走錯了,不對啊,這里不是只有一條向下的路啊,怎麼可能會錯啊。”徐雷向後看了一下,沒有錯啊,整個台階一直都在下降,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問題。

    “士郎”sabr嘆了一口氣,看了他一眼,“看來你的魔術能力真的是很差,走了這麼長時間居然都沒有發現,以後你還是多練習一下吧,這個是幻境,不過這個幻境還真是厲害,很難想象人類居然有著這種能力,不過這個幻境的能量已經差不多消失了,破開可不太困難,另外這些螺旋狀的台階並不是下降的,而是有升有降,這是一個回廊,我們一直都在原地踏步罷了。”

    sabr帶著徐雷向後走了兩步,這一次她將自己手中的劍舉了出來,對著石壁重重地砍了過去,沒有聲音,也沒有火花四濺,四周的石壁瞬間就像是活過來一樣,扭曲了起來,片刻之後,石壁消失,出現在原地的是一個巨大的古銅色大門,不過那個門已經被人給打開了,和外面那些殘綠色的光芒不同,里面有著暗灰色的光透了出來,還有細細碎碎的聲音傳了出來。

    徐雷走了進去,里面的是一個非常大的圓形深坑,進到大門里面不到數步就到了那個坑邊,徐雷往下面看了一眼,頓時渾身上下猛地打了一個寒蟬。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