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六十七章神之匙成

第六十七章神之匙成

    “哼,就算你擁有著天界書我也不會怕你。”

    archr咬了咬牙,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上,然後一道殷紅的血箭吐在了弓箭上面,他的血立刻就融入到了弓箭里面,緊接著他張開雙臂握著那把大弓的兩邊,然後猛地一拉,那把弓猛地再次彈出來一截。

    現在那把弓都超過了兩米,上面天地山川的圖案染上了一抹金色,就是這一抹金色讓上面的一切看起來都無比的玄妙,巨弓的兩端微微的翹了起來,上面寒光似水一般閃耀著,竟然都是細小的刀刃,看來這弓近戰的時候也不是沒有用武之地,不過這麼大的弓其實並不實用,因為實在是太大了,要是依靠人的雙臂,就算是把胳膊全部都伸直,也最多不到一半,弓的威力根本就體現不出來。

    不過這把弓一出現,空氣中猛然間多了無數刺耳的尖叫聲,是空氣中無數細小的風旋相互摩擦的聲音,這種聲音不停地摧殘著人的耳朵。

    而archr也在這種聲音的襯托之下,整個人猛然間膨脹了起來,短短幾秒鐘之內,少說變得也得有三四米之高,龐大的氣勢就像是旋風一樣,將周圍的空氣狠狠地擠爆,悄然間周圍的空氣好像熱了很多,他稍微動了動自己的手臂,握著那把巨弓,那把巨弓現在他拿著正好。

    “哦,挺厲害的嘛?我原本還以為你只有那一點本事呢,不過我還是提前告訴你吧,我的是天界書的神之頁,擁有的是黃金座。”

    ridr笑了一下,然後對著那張金色的書頁輕輕的一點,那張書頁自己降下來許多金色的液體,然後那些液體慢慢地扭曲,最後形成了一個座位的形狀。

    archr一言不發,粗壯的雙臂里面隱藏著爆炸性的力量,肌肉就算是最好的雕刻家也無法雕刻出來,他拿著那把弓,直接拉開了,手臂上的青筋一根根蹦了起來,宛如是石塊一樣有稜有角,他沒用一根箭,但是弓臂上面金光閃耀,那些金光從弓臂中飛了出來,然後自動匯合成了一支金色的箭。

    “ ”

    金色的箭就像是一個金色的流星一樣,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重重地向著ridr轟擊了過去,但是沒想到那個金座雖然並沒有成型,但是卻已經有了令人驚異的能量了。

    金座里面同樣飛出一支金色的箭,同樣的顏色,同樣的長度,同樣的力量,同樣的軌跡,那支箭對著archr射出的箭沖了過去,箭尖對箭尖,令耳膜發漲的聲音響了起來,兩枝箭重新化為了金色的光芒返回,這一次交鋒伯仲之間。

    “黃金座已經成了,你已經沒有機會了,archr,話說,就算黃金座沒有完成,你也一點機會都沒有。”

    黃金座已經完成了,金光燦燦的,非常大,足夠ridr睡在上面了,後面的靠背上雕刻的是天地萬物,仿佛有一種充滿了靈性的力量充斥其中,而且那些天生萬物並不是固定的,上面的日升月落,潮漲潮落全部都能清晰可見,就像是真的有一個世界一樣,下面刻著數不盡的神與魔,宛如只有這樣才能托起這個座位一樣,這個座位出現之後,周圍的牆壁開始一點點的龜裂,空氣四散而逃,黃金座周圍數米的地方形成了一個球形的真空地帶,一股強大的氣勢蠻橫的從黃金座里面沖了出來,直接對著archr就沖了過去。

    “嘎吱,嘎吱”

    archr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他的弓同樣也不是什麼普通的貨色,他握著弓臂,雙臂掄圓,然後重重地砍在了那股氣勢上面,刀刃狀的弓臂並不遜色于ridr手上的兩把短劍,令人牙酸的聲音從接觸的地方傳了過來。

    “ 嚓”

    令人心驚的兩種力量從交鋒的地方泄露了出來,就像是空氣所形成的炮彈一樣,破壞力十分的驚人,幸好sabr在保護著徐雷,他才沒出什麼事情,同樣幸運的還有間桐慎二,這個小子現在正好在sabr轟擊出來的那個大坑里面瑟瑟的發著抖,也沒受到什麼波及,不過殘余的力量在舔食到四壁的時候,四周的牆壁立刻爆發出了如同蜘蛛網一般密集的裂痕,而且這些裂痕還在急速的增加,大量的灰塵伴著細小的石塊落了下來,地面也在不停地晃動著,片刻之後,巨大的裂縫從坑底一直延伸到了上面,地面脆弱的就像是一張薄餅一樣。

    “快點離開這里,sabr,archr快走,這個地方馬上就要塌了,快點走,sabr,你在把我給扔到那邊去,遠板還有櫻還在那邊啊。”

    “好”

    sabr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危急,什麼也沒多說,抓著徐雷的胳膊又把他給扔了回去,在半空中的時候看的更加清楚了,那個深坑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大嘴一樣,恐怖可怕,可是現在,上面布滿了無數的裂痕,在裂痕的里面還有數不盡的黑色岩漿狀的東西想著外面冒著,但是在裂縫的表面有一層灰色的光罩。黑色岩漿被緊緊地束縛在了里面。

    可是現在那層灰色的光罩也已經薄弱的若隱若現,里面的黑色岩漿還在不停地涌出,一接觸到那層光罩立刻就呼冒出一股白煙,同時那層光罩則更加的脆弱。

    雖說徐雷並不知道那些黑色的岩漿狀的東西是什麼,但是那些黑色的東西每一次上涌的時候,就有一股非常陰寒的氣息被帶了出來,那股力量只是擦著徐雷的一下,但是立刻就不停地侵入徐雷的身體。

    這些力量一進入他的身體里面,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血肉,骨髓剎那間都被凍結了很多,頭腦也一陣陣的發漲,腦袋內部好像突然間衰弱了許多,心頭的無名火似乎要連自己都燃燒一樣。

    “sabr,我們快點走。”

    徐雷落地的時候腿一軟,整個人直接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可是他卻一點都感覺不到,身體內部的疼痛爆發了出來,他死死地咬住了牙關,那些黑色的岩漿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單單是泄露出來的力量都已經這麼厲害了,要是沖出來的話,就連sabr恐怕也逃不過去吧。

    “嗯”

    sabr感覺的更加清楚,她心頭微沉,那些黑色岩漿的厲害她也感受到了,要是正面接觸了那個玩意,恐怕十有八九她也會出現意外吧,想到這里sabr當即也不再多說什麼,她站在最前面開路,領著徐雷就往外面沖去,臨走的時候還沒有忘記對著這個深坑的上方砍了一劍。

    “波”

    那些灰色的光罩就像是一個泡沫一樣破開了,地下的那些黑色物質直接從下面涌了上來,就像是噴泉一樣,還好那個坑比較深,沒出什麼意外,不過也不算沒意外,sabr的那一劍宛若是呀死了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轟隆”

    周圍的石壁開始破裂,好似是下了一場暴雨一樣,劈頭蓋臉的向著下面砸了過去,不過sabr在一旁照顧著徐雷,倒是沒出什麼意外,臨走的時候,徐雷回頭看了一下,那些石頭只要一踫到那些黑色的東西都會直接變成白煙消失,見到這一幕的徐雷眼皮直跳,然後再也不多看了,直接拼命的往上逃去。

    “要塌了啊,那些東西沒用了啊,真是悲哀呢,這里已經沒有魔術師了,你就帶著自己的幻想進到地獄去好了。”

    ridr面帶譏諷的對著間桐慎二嘲笑了一聲,然後也不再多搭理那個小子,朝外面跑了過去。

    “怎麼可能,明明一切都已經計劃好了,為什麼還是會失敗,都是你,衛宮士郎,我絕對要殺了你,絕對要殺了你。”

    間桐慎二看著已經崩塌的大坑,還是有點難以相信,想不到居然會這麼容易就失敗了,ridr的背叛,archr還有徐雷從半路上殺了出來,就這樣將他的計劃全部都扼殺了,他不甘心,他還有很多人要報復,他不甘心這樣一事無成。

    “是嗎?我就滿足你的願望好了,慎二,從小時候起我就知道你這個小子一定能夠做成一點事情,你會是一把很好用的武器的,所以我才把偽臣之書還有天界書的殘頁都留給你,沒想到你居然完成得這麼好,竟然能將將神之匙給完成了,真是應該獎勵你,不過最後還差點東西,就多委屈你一下好了。”

    一個有些沙啞的聲音從間桐慎二的背後傳了過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個蒼老如枯樹皮的手緊緊地扣著他的喉嚨,就像是一個老虎鉗子一樣將他直接給提了起來,那只手雖然干枯瘦弱,但是出人意料的非常有力,他的眼楮就像是一條死魚一樣翻了過去,他拼命的抓著那只手又踢又踹,但是卻沒有撼動分好,緊接著就感覺到那雙手一松,還沒感到高興呢,腳下突然間一輕,他拼命的想要抓住什麼,但是卻只能無奈的追了下去,在驚慌中他看到了一個蒼老的令人惡心的嘴臉。

    “間桐髒硯,就算是死了,我也饒不了你”

    間桐慎二的聲音很快就停止了,接觸到黑色的岩漿時,他並沒有立刻消失,而是從他的身體里面不停地流出紅色的魔力,那些魔力像是被什麼吸引一樣,聚集在天空中,金色的光住已經暗淡的快要消失,不過就在這些紅色的魔力沖進去之後,金色光柱突然急速的顫抖,然後變大變粗,一個暗紅色的鑰匙徹底出現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