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六十九章出生的地方

第六十九章出生的地方

    “每一次來到這里都特別的不舒服,就算是過了那麼多年還是沒一點的改變,這里真是一個不祥的地方,不過這里也是我們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啊,我們在里面生活太久了,妹妹,你真的是一點舊日的情分都不顧及了嗎?你一定要和姐姐打下去嗎?”

    張楓那充滿**力的雙眼這一次出人意料的充滿了莊重,她僅僅緊盯著羅霜,期待著她的下文,這里是她們出生的地方,這里對他們來說代表的意義真的非同尋常,那個巨大的青銅大門,是她們當年離開的時候關上的,這麼多年了,走了那麼多的路,經歷了那麼多的冒險和戰斗沒想到最後還是回到這里了,不過當時他們離開是為了自由,而現在回來還是為了自由,真是諷刺。

    “姐姐,我們所有人里面就你沒有資格說這些話吧,要是真的還講舊日情分的話,他們都是怎麼死的,而且我們就不會爆發那麼多戰斗了,姐姐,你說服不了我的,我也說服不了你的,我們選擇的未來不同,就算是死在彼此的手上,我們也沒什麼怨言,這是我們早就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吧!姐姐”

    羅霜獨獨在面對著張楓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會很少,在人前還能勉強的笑了笑,但是沒人的時候她從來都沒有露出過什麼笑臉,真不知道兩個人以前發生過了什麼。

    “怎麼,你要進去嗎?”

    張楓笑了笑,並沒有回答什麼,對她們來說這些事情每個人早就已經知道了,就算彼此是親人,只要成為了阻礙,她們都會將那個阻礙給鏟平。

    羅霜走到青銅大門前面,把手慢慢地放到了上面,但是出人意料的‘呲呲’閃電交錯的聲音響了起來,她們兩個都感覺到身體麻麻的,青銅大門剎那間布滿了跳動的電弧,完全將大門給包裹了進去,羅霜熒熒如玉的手背上,出現了一片非常明顯的焦黑。

    “進不去了,姐姐,這個地方把我們給拒絕了,雖然強行進去不會廢太多的力氣,不過里面的東西可能保存不住了,看來我們當年做的事情媽媽還沒有原諒我們啊,不過,這個地方我絕對是要進去的,不管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姐姐你也要進去嗎?”

    羅霜看著那些電弧若有所思,片刻之後她又走回了張楓的身邊,向著一直都站在自己身後的張楓問了一句。

    “當然,我們已經離開得太久了,有些東西必須要回去找到才可以,而且我並不認為我們當年做的事情是錯的,我們已經走了多久了,妹妹,你還記得嗎?”

    張楓頗為留戀看了看四周,然後淡淡的問了一句,這個地方承載了她們太多的回憶啊。

    “誰知道,不過我只知道我們馬上就要回去了,已經離開得太久了啊,真的太久了,久到就連回去的辦法都已經沒辦法記清楚了啊。”

    “所以我們才要拼命的去找回去的路啊。”

    兩個人看著面前的這個青銅大門相對無言,她們的眼楮並沒有多少的焦距,不知道都在想象著什麼東西,那或許是太久以前的回憶吧,不過兩個人臉上都沒有太多的悔意,

    另一方面,言峰綺禮在天亮之前回到了他的教堂,在他看來今天一個晚上的收獲並不十分滿意,不過也算說的過去,最起碼也知道下一步應該做些什麼了,而且現在有一個必須要完成的事情,就是獵殺一個英靈。

    “lancr,所有的英靈里面最容易對付的是哪一個。”

    藍色皮甲的lancr一直都被言峰綺禮當作了一個偵察對手實力的棋子,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枚棋子讓他能夠在這場戰爭之中處處佔盡先機。

    “實力的強弱還好說,但是最容易的對付這點實在是太難衡量了,要我說的話,我寧願和sabr或者是archr對打,他們的實力雖然厲害,但是能力並沒有像暗殺者魔術師還有狂戰士那樣讓人摸不著頭腦。”

    lancr的實力非常的厲害,一對一的話,sabr想要勝他都不容易,但是這個家伙可不僅僅只是一個戰斗狂人,他的頭腦和眼光都非常的厲害,只要與對手打過一次,對方的能力還有什麼弱點他都能夠猜到一點,從這點來說,言峰的選擇倒是沒錯。

    不過說話的時候lancr語氣之中怒意他們听得一清二楚,他再怎麼說也是古代的英雄,但是來到這里之後,言峰一直都把他當作一個小卒子呼來喝去的,雖然因為種種的因素,他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這種事情一旦久了,放在誰身上,再好脾氣的人也得火冒三丈。

    “現在還不到和sabr動手的時候,那個可是我的女人,誰要是動她,lancr,就算是你我也不會饒了你。”

    英雄王突然插了一句,這個家伙除了自己從來沒有看起過任何人,對別人說話的時候自然不要妄想他能夠有多少的客氣。

    “想要打上一場嗎,英雄王,我早就想要和你比比看了,不知道到當初世界上最古老的王有什麼厲害的,我的死棘之搶早就想要是試試能不能在你的身上留下一個洞了。”

    lancr語氣不善,神情頗為的躍躍欲試,這個家伙也算得上是一個好戰分子,平時被言峰束縛著沒能夠盡情的戰斗過,作為你個戰士他的實力不容小覷,再加上他那無比的自信,就算面對英雄王他也不會有一點的怯意。

    “哈哈,lancr,你以為你能夠傷得了sabr的暗搶是誰給你的呢,上一次如果沒有把搶,輸得人一定是你的,你可要好好地感謝我才對啊。”

    原來那把黑紅色的暗槍竟然是他送給lancr,怪不得,不過就憑lancr那種高傲的性格,就算是答應,恐怕也是被言峰的那個家伙使用了令咒吧。

    “好了,你們兩個現在暫停一下子把,現在archr和sabr兩個人的mastr已經聯手了,急切之間不容易對付,此外就是ridr,那個女人獲得了天界書,絕對能夠將自己全部的身體都帶到這個世界,而且還有黃金座,她要是一心想跑的話,根本就沒多少人能夠攔的住他,另外就是魔術師暗殺者,還有狂戰士了,lancr,他們三個到底有什麼地方麻煩的。”

    自己手下的這兩員英靈,調節他們的關系真的是有夠他麻煩的,不過這一點只不過是小麻煩而已,擁有兩個英靈帶來的好處真的是太多了,而且他還是有著自己目的的,到時候如果有需要一個英靈的地方,他能選擇的幾率也比別人多了一倍,同時能打的牌更是別人多了一倍。

    “狂戰士那個家伙,我估計他十有八九都有不死之身,就算是沒有不死之身,絕對也有可以復活的辦法,而且就算不提這些,狂戰士的戰斗力也實在是太厲害了,那個家伙對于戰斗的直覺絕對不在我之下,如果沒有必要我可不想和他對陣,我的寶具簡直就被克制的死死的。”

    lancr了解得很清楚,他要是和狂戰士對站上,十有八九他都會輸,畢竟擁有不死之身的人簡直就是她的天敵。

    “那剩下的兩個人呢。”

    “那兩個家伙的mastr應該都非常的不成熟,他們完全不能對自己的英靈提供什麼幫助,不過現在那兩個英靈也聯手了,魔術師應該就是古代的軍師一類的,他的寶具十數萬人形成的戰陣,我和他戰斗了一下,雖然他的實力不怎麼樣,但是不得不說,那個戰陣非常的厲害,只要一成型,里面所有的戰士的實力都會得到非常高的增幅,至于那個暗殺者,他的隱藏之術特別的厲害,上一次我憑借著直覺感覺到了她,但是那並不是他真正的實力,就在我想要趁機殺了他的時候,那個家伙居然再次使用出更加強大的隱匿氣息的辦法,那應該就是她的真正的能力,而且麻煩的是,他一旦使用出了那種能力,我無論用何種辦法都找不到他,我試過了,就連直覺都感應不到,一旦戰斗起來的話,他只要想跑,我們想殺他實在是太難了。”

    lancr面帶著難色,說起來魔術師還有暗殺者這兩種英靈,在所有的英靈之中絕對算得上是最弱小的英靈,但是偏偏這兩種英靈的種種手段讓人頭疼,所以和他們比起來,他寧願去和sabr或者是archr,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

    “決定好了,就是魔術師和暗殺者吧。”

    英雄王淡淡的說了出來,簡單的就像是端茶喝水一樣。

    “你有辦法嗎?能不能成功。”言峰問了一句。

    “言峰,你可要注意你的言行,我想要殺誰就能夠殺誰,不要問我能不能成功,你應該問我到底有沒有興趣。”

    英雄王睜開了眼楮,眼神之中異常的冷靜,看起來他從未將魔術師和暗殺者放在眼里過。

    “你還真是自大啊。”

    “這可不是自大,是自信,只有本王才有資格說出這句話,別的人只配听。”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