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七十六章死諸葛

第七十六章死諸葛

    “噗,我的時機抓的不錯吧,讓你看不到敵人而死去,這樣就能多少讓你好過一點了,不會疼的,不用感謝我。”

    李晨難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心髒處探出來的一個紅色的槍尖,轉過身來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咕嚕咕嚕,從嘴里面吐出來的只有血沫,他抓著槍尖正想做些什麼,但是那個槍尖突然轉了九十度,猛地抽了出來。

    “咚”

    李晨一頭栽倒在了地上,真是諷刺,居然和自己英靈的死法這麼的相似,不知道算不算是天理使然,在他的身後是穿著藍色皮甲的lancr,紅色的槍尖上面還正向下滴著鮮血,lancr面含微笑的看著地面的兩個人,他是曾經的英雄,殘殺別人的事情他不想干,但是這個家伙勾起了他一點不快的回憶。

    剛剛的那一槍的時機真是好到了極點,正好對方停止了血脈,而且注意力被別的東西給吸引走了,感知能力大大的降低,況且最大的依仗血靈正好不在身上,再加上李晨正好是志得意滿的時候,警戒心簡直一丁點都不剩,被直接偷襲致死真是一點都不冤。

    “嗯,那個女孩的氣息都已經沒有了,不過為了防止上一次的事情,再來一次保障吧。”

    lancr提著長槍走到了錢瑩的面前,李晨一死,血靈還盤踞在他的身體上,布滿身體的黑色絲線讓原本就略微清秀的女孩變得更加的猙獰可怕。

    “噗,真是不想干這種事,還真是不符合自己的身份。”

    lancr手中的黑色長槍狠狠地戳了幾下,全部都是人的要害,他看了一眼,就將手中還滴著鮮血的長槍給收了回來了,已經確定了,五髒六腑全部都被毀了,這個女孩絕對活不了,他看了原地的那兩個人一眼,任務已經完成了,他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呆了,轉身就變化為靈體消失了。

    “ 嚓”

    不過在他走了之後不久,錢瑩的身體就產生一種像是木頭一樣清脆的碎裂聲,在她的身體上布滿了裂縫,這里那是什麼人嘛,明明就是一個栩栩如生的雕像,只是雕像上面有諸多的傷口,看上去就像是剛剛lancr留下來的。

    “啪”

    一只瑩白如玉的手從里面伸了出來,那個木雕上的裂縫越來越多,片刻之後,‘嘩啦’一下子全部碎了個干干淨淨,一個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少女站了起來,她看了一下四周,什麼人都沒有。

    下面的那個木雕上面布滿了黑色的線條,木雕碎掉之後,那個黑色的蜘蛛好像是感受到了什麼似的,所有的黑線都聚攏在了一起,重新又變成了一個漆黑如墨的蜘蛛,那個蜘蛛扭動著身軀想要從那個木雕上面跳了出來,但是卻被錢瑩的小蛇一口咬住了,然後被輕輕的放回了李晨的臉上,那個黑蜘蛛一轉身又鑽了回去,錢瑩看著依舊在在李晨臉上爬著的蜘蛛,慢慢的笑了起來,微微挑起的嘴角充滿了狡猾的弧度。

    “先生真是厲害,一切都在您的預料之內,非常順利。”

    那個女子是錢瑩,她看了看四周,然後對著前面躬身行了一禮,一身文士袍服的諸葛武侯居然安然無恙的從虛無之中走了出來,從他的身上看不到一點曾經受過傷的痕跡,剛剛的一切簡直就像是從未發生過一樣。

    “這都是不得以而為之啊,要是有其他的辦法,壁虎又何須斷尾求生,我們的力量不強,成功的幾率只有可憐兮兮的一點點,但是想要獲得最後的勝利就不僅僅是看力量了,我們一定會抓到那一點的機會,然後,將最後的勝利帶回來一定是我們,走吧,接下來只用靜靜地等待著就行了,等待著可以改變一切的時候。”

    諸葛武侯扇著羽扇,一臉的無奈,如果可能的話他也不想要這麼做,有一個幫手至少能夠多下幾步好棋,現在他是逼不得已才動用這種手段,他一共有三件寶具,分別是固有結界八陣圖,復活寶具七星燈,還有替身寶具木偶人,這一次為了活下來他全部都動用了,先是使用八陣圖拖住了英雄王,然後動用了七星燈,在死亡之後再次的復活,然後用木偶人代替錢瑩,受了必死的一擊,而且時機上面把握得非常完美,成功的騙過了lancr和英雄王,兩個人現在算得上是已經偷偷地隱藏在了黑暗之中。

    “不過這種方法我們也只能就是用一次,我的三個寶具,八陣圖沒什麼,七星燈,七天只能用一次,木偶人只能用一次,所以我們只有一次機會,要是出了什麼差錯,一切都沒辦法挽回了。”

    兩個人非常快速的拐進了一個十分隱秘的巷口之中,臨走的時候,錢瑩特別小心的將那些碎掉的木雕給收了回去,同時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拉出來一具和她身形非常相似的女性尸體,順手又放了一把火,熊熊的烈焰將兩具尸體完全的給吞沒,一切都消失在了火焰之中,他們開始由明轉暗。

    在他們走後,黑作坊和黑烏鴉都來到了這里探查,但是他們也都認為錢瑩已經死了,畢竟原地的那兩具尸體已經被燒得分不清面貌了,但是血靈可是還完好的保存著的。

    有很多人都看到了lancr攻擊他們,之後雖然都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們也感覺到了錢瑩和李晨兩個人的氣息在迅速的衰弱,然後直至消失,這種情況之下只能說明兩個人都死了,而且知道錢瑩擁有血靈的人很少,但是李晨的血靈——黑**,在黑作坊里面還是頗具一點名氣的,非常的珍貴,游戲里面的土著是不會取走血靈的,但是黑作坊里面的人不會不知道血靈的珍貴,如果還有人活著的話一定會取走血靈的。

    徐雷他們也來到了這一處戰場,但是都只不過是遠遠地看著,他們的推測和大多說人沒什麼區別,但是只有一點,徐雷對于最後的大火感覺到非常的不對勁,lancr那個家伙殺了人之後至于還非得放一把火嗎?他要是有這個習慣的話,上一次自己恐怕絕對活不過來了,這件事還真是蹊蹺。

    “我說,遠板,接下來的戰斗恐怕只會越來越艱難,我們兩個還是繼續聯手吧!”

    這場戰爭他們比其他的人並沒有太多的優勢,現在也只能盡量的聯手,只有這樣,成功活下來的機會才可能會大上一點。

    “嗯,我也有這個打算,不過,必須不能把櫻牽扯到這場戰爭里面。”

    回到家中,依舊還是和以前一樣,徐雷,遠板還有sabr他們三個人商量著下一步應該做些什麼。

    “士郎哥哥,還有遠板……”恰巧這個時候櫻正好醒了過來,听到他們聲音的櫻自然一百個不願意,不過她的身體還沒有好利索,柔弱的身體仿佛一陣風都能吹倒似的,原本就略帶著蒼白的臉,現在簡直就是像一張白紙那麼白,她拼命的推開了客廳的門走了進來,力氣稍微用的大了一點,額頭上就冒出了點點的虛汗,不過她沒顧得上許多,進來之後急忙的說了一句,她還像以前那樣稱呼遠板,不過直接被瞪了回去,她也是個冰雪聰明的人,稍微的想了想,然後緩緩地叫了一聲。

    “姐姐”

    “嗯”遠板點了點頭,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不過她的眼楮里面含著笑意,這一天她已經等了很久了,已經有了十年了吧,“櫻,你的身體才剛剛痊愈,還很虛弱就不要硬撐著了,我知道有一家醫院非常的不錯,等你稍微好上一點之後你就去那家醫院好好的療養吧,放心好了,那個地方離我們很近的,姐姐有時間的話一定回去看你的,你只用放心療養就好了。”

    “姐姐,你不要再騙人了,我知道的,關于這場戰爭,在十年前爸爸也參加了這場戰爭,然後他就永遠的離開了,我不要離開,我不想要士郎哥哥還有姐姐離開我,我也要留下來,我也要幫助你們,好不好,求求你們了。”

    櫻雙手抓著遠板還有徐雷的衣角不停的哀求著,精致的小臉上面滿是哀愁,豆大的淚珠不斷地滴落了下來,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心有一致的搖了搖頭,櫻,必須要走,這一點絕對不會改變,接下來就看遠板的了。

    “櫻,你已經不是魔術師了,沒有了保護自己的力量,我們兩個加入到了這場戰爭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以我們兩個為目標,我們實在沒有保護你的能力了,你離開冬木市吧,這樣我們才能好好的放手一搏,我們答應你,一定會活下來的,而且……”遠板趴在了櫻的耳邊小聲的不知道說了什麼,原本沒什麼精神的櫻听到了之後突然間高興了許多,眼楮里面閃爍著莫名激烈的光芒,她看了徐雷一眼,然後狠狠地點了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