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七十六章彼此的心聲

第七十六章彼此的心聲

    “我會的,不過那個是真的嗎。”

    出乎徐雷意料,櫻答應的居然十分的爽快。

    “什麼?”

    他有點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兩個女孩子在說著什麼,而且也不好意思偷听,不過從遠板一貫的小魔女性格方面可以猜出來,這兩個家伙商量的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放心好了,姐姐不會騙你的。”

    遠板壞笑著答應了,一邊還偷偷的看了徐雷兩下,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到了十分嚴重的惡寒。

    “小衛宮,小衛宮……,哎,遠板同學,你怎麼也在這里了,有什麼事情嗎?”

    肆無忌憚的女高音從大門處一直極為清楚的傳了進來,同時還伴隨著十分急促的奔跑聲,徐雷一愣,這個聲音好熟悉啊,好像在什麼地方听到過。

    不過片刻之後‘啪’的一聲,謎題揭曉,一個充滿了霸氣的女漢子將客廳的門給直接推開了,木制的門發出了一聲不肯重負的哀嚎聲,棕色的短發,中性化的面孔,英氣十足的氣質。

    看到了這個女人之後,徐雷最近一直都被緊繃著的神經突然放松了許多,這兩天一直都是戰斗,都已經直面了好幾次死亡了,搞得感覺就像是過了好久似的。

    不過藤姐那雙充滿斗志的眼楮看到了遠板一眼後,她微微的眯了一下,一種非常可怕的氣息開始在她的身體周圍環繞著。

    “藤姐啊,難道進門之前你就不知道先敲一下門嗎,還有,這個門可是我不久之前好不容易才修好的,現在又變得傷痕累累了,你可真是冬木之虎啊。”

    徐雷嘆了一口氣,最近還真是多災多難啊,這個地方最近他可還要住啊,上一次被lancr那個混蛋弄壞了之後,費了好大勁才勉強能遮風擋雨,再被藤姐這樣折騰下去的話,肯定少不了又要他自己動手去修理,那樣的話可就麻煩死了。

    “衛宮,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呼呼,衛宮,你的罪過大了,這兩天我不在這里的時候你到底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告訴我,為什麼遠板身上穿著的衣服會那麼的眼熟,她的衣服呢,現在她身上的那一件衣服真的好眼熟啊,上一次我好像還見你穿過呢,你可別告訴我,遠板恰好和你買到了同樣的衣服,而且還都是男版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櫻變得那麼虛弱,你到底是干了什麼,托利亞,和你還有遠板你們今天,昨天都逃了課,能不能把你們的理由統統的告訴我一下,然後我再考慮一下,對你進行什麼的處罰,還有你們逃課之後都干了什麼,最好老老實實的告訴藤姐,衛宮你可要記住啊,要是回答好的話,姐姐說不定會大發善心的放過你們哦,如果你敢騙我的話,衛宮,你還記得你上次那慘痛的教訓了嗎?”

    藤姐一直都像是他姐姐一樣的存在,所以平時才會有事沒事都來他這里座上一回,雖然徐雷嘴上說著麻煩,但是他一直都非常的歡迎。【愛書屋】

    不過藤姐也很好的做到了一個監護人應該做的事情,當然主要就是監督他,不讓徐雷因為年輕就做出什麼錯事,而且別看藤姐平時總是笑眯眯的一副廢柴的樣子,但是作為關系最好的徐雷知道這個女人只要一生氣,會完美的演繹什麼叫做可怕,上一次她生氣還是因為有人欺負到了櫻和他,所以那個時候徐雷親眼目睹了藤姐是怎麼徒手把一輛敞篷車變成了破銅爛鐵的。

    藤姐用手緊緊地抓著他的腦袋,他的冷汗瞬間流了下來,面對著滿臉殺氣的藤姐,徐雷總算是有了當初那個敞篷車主人的感受,仿佛是被狂猛的野獸給盯上了一般,藤姐兩個眼楮向上豎了起來,就像是兩把又細又快的彎刀一般,滲人的同時還帶著要將對手給吃掉的感覺。

    “你誤會了,藤姐,士郎哥哥是因為我不小心得了病才叫姐姐來照顧我的,我們家最近正在翻修,這幾天可能一直都沒辦法居住了,因為實在沒辦法,我才到士郎哥哥這里的,都怪我不好,在這種緊要關頭的了感冒,姐姐也是因為擔心我,所以太著急了,沒來得及帶什麼換洗的衣服,沒辦法了士郎哥哥才把衣服借給她,今天姐姐就打算回去帶一些衣物回來,至于托利亞,那一天他們出去找美綴學姐了,還好最後找到了,不過托利亞是她一直都沒幾件衣服,最近也忘了去買了,等一下,姐姐說她會順手拿回幾件的,是不是啊,姐姐。”

    櫻微笑的問向了遠板,徐雷悄然的松了一口氣,藤姐對櫻平時都是很溫柔的,能夠讓暴躁的這頭大老虎停下來的,也只有她了,還好在沒有說漏嘴的前提下,幫他們說了幾句好話,要不然這頭大老虎萬一真的生氣氣來,他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

    “美綴居然是你們找到的,對了,我也是剛剛從美綴那里回來,她的情況已經好多了,醫生說幸虧醫治得比較及時,要不然的話就危險了,算了,看你們比較老實的份上,我就不多做追究了,還有啊,衛宮,姐姐要餓死了,你快點去做飯去吧,呼,一路上真是凍死了,今天還真是冷得要命,對了,櫻,你的身體不要緊吧,你們幾個也真是的,明明是病人,還讓櫻到處走來走去的,櫻,趕緊去里面躺下來休息吧,你就要好好地休息才行。”

    藤姐擔心的看著櫻,她雖然不是一個醫生,但是就算是她都能看出櫻的身體不太好,藤姐有些責備的瞪了徐雷一眼,也不知道好好地照顧著櫻,她攙扶起櫻就想到臥室里面去休息。

    雖然讓櫻住在徐雷的家里面稍微有點說不過去,不過三個人從很久以前關系就很好,宛如是一家人一樣,也就不太講究的那麼多了,而且要是真將櫻帶到外面的話,說不定會因為得不到好的照顧而變得更糟,那樣的話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藤姐,放心好了,我沒事的,只不過是一點感冒,只要吃點藥,馬上就能好的,而且最近兩天都沒見到藤姐,真的挺想藤姐的。”

    這兩天也不只是徐雷,就連櫻和遠板的生活都變得精彩刺激了許多,不過那種精彩刺激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要看到。

    “那怎麼行的,真是一個小丫頭,前兩天不是才剛剛見到了藤姐嗎,放心好了,藤姐一直都會陪在櫻的旁邊的。”

    藤姐慈愛的揉了揉櫻的腦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小聲的問了問櫻。

    “這幾天你們都住在一起,你有什麼收獲沒有啊?”

    “啊”櫻有點訝然,她是真的不知道藤姐說這句話到底是指什麼東西,而且這幾天她和徐雷本來就沒生活在一起,自然也就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你不是喜歡衛宮嗎,這幾天你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難道就沒有一絲一毫的進展嗎?”藤姐邊說還一邊看著正在和sabr聊著天的徐雷,在她的眼中,這兩個小後輩可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僅相配,而且還是青梅竹馬,而且和自己的關系都挺不錯的,走到一起應該是水到渠成的事,她可非常希望兩個人走到一起。

    “藤姐啊,哪有啊,我們兩個才沒……”櫻的聲音慢慢的低了下去,她的臉頰就像是一片迅速騰起的火燒雲一般,仿佛還有不知所措的蒸汽從她的頭上冒了出來,藤姐偷偷地笑了笑,,這個丫頭還是和以前一個樣子,一點都沒變,不過這樣可不好。她悄悄地湊到了櫻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是嗎,那麼衛宮就要被別人給搶走了啊,如果真的不喜歡她,你還是快告訴他吧,我害怕衛宮以後會陷入到修羅場的糾葛之中啊。”

    藤姐看著緊緊地抿著嘴唇的櫻,有點好笑,兩個人真是的,從小都生活在了一起,但是一個不敢坦露自己的真情,但是另一個則是如果不說穿的話根本就沒那個自覺,整個就是一根木頭,這樣的兩個人想要走到一起還真是麻煩啊。

    “嗯,雖然只不過是感覺,但是士郎哥哥喜歡著的是托利亞,士郎哥哥的眼中除了托利亞就沒有別人了,在他的心中也一定是這樣的,如果告訴他的話,他一定會為為難的,到時候說不定就連朋友都做不成了,這樣子一直都是好朋友比較好吧。”

    櫻臉上的羞紅瞬間便消失不見,本來就慘白者的臉變得更加的慘白,這種事情他從來沒有想過,不過也不能算沒想過吧,只不過直接給否決了,她的聲音也十分的低落,女人的直覺一向都非常的準確,櫻也是這樣,自從sabr出現之後她就一直都感覺sabr是她最大的情敵,但是太過于溫柔的她,從來都沒有做出過什麼,也許她只是單方面的害怕被拒絕吧,就這樣看著兩個人的背影會更加的好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