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七十八章合作成立

第七十八章合作成立

    “事實上,士郎,那個神之匙,我知道是什麼東西,沒有人告訴你們,你們大概也許不知道,聖杯戰爭其實還有更深處的目的,就是神殿,那個聖杯雖說不至于是個幌子,但是往更深的層次來說,其實有很多mastr的想法就是為了湊齊神之匙,因為只有湊齊了神之匙,才有可能打開神殿的大門。”

    sabr將自己所知道的東西說了出來,徐雷越听他的臉色就越難看,老天,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從沒听說過什麼神殿,現在到底是要鬧哪樣啊。

    “神殿,那是什麼東西啊。”

    “當初我不是對你說過天界書嗎,據說天界書最開始就是神殿里面存在的東西,但是後來神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整個完整的神殿分成了很多份流落到各個地方,天界書也隨著散落到各個世界,據說以天界書的珍貴,還依舊不算是神殿里面最珍貴的東西,听說當初神殿的主人,可是真正超脫了神的存在,她全盛的時候可是擁用著整本天界書啊,而且說不定里面還有天界書不知所蹤的那幾頁的消息,你知道神殿重要性了吧。”

    這可真是出人意料,沒想到天界書居然是屬于這個神殿里面東西,而且居然還不是那個所謂的神殿里面最珍貴的東西,不知道里面最珍貴的寶物會是什麼,要是可以的話,一定要得到,自己不可能一直都被所謂的黑作坊束縛著,自己可是十分需要自由。

    “還有,伊利雅在信上說,當初三大家族,間桐,遠板,艾因茲貝倫各持有一把鑰匙,上一次間桐家的鑰匙不知道弄到了什麼地方去了,你們家也有一把鑰匙,那麼珍貴的東西,你的父親應該交給你了吧。”

    “我不記得啊,就算你這樣說,當初我還很小,父親就……,那個時候說不定他根本就來不及告訴我吧!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所謂的鑰匙在什麼地方。”

    遠板十分的為難,她並不想回憶起自己的往事,那樣又會讓她想起不好的東西,可是話又說回來,對她來說,小的時候和父親度過的時光是彌足珍貴的,她並不認為自己會遺漏掉什麼東西,所以說她根本就不知道鑰匙的下落。

    “對了,你父親難道就沒給你留下來什麼東西嘛,他的遺物里面應該會留下什麼線索才對,這麼重要的東西他不可能不托付給你啊,對你們家族來說,那個鑰匙說不定就是族長信物之類的東西,你父親應該不至于到最後都不對你說吧。”

    徐雷小聲的問了一句,提到遠板時臣的時候,遠板和櫻的臉色都不怎麼好,對于這個父親兩個人抱有的感情有很大的差別,不過為了找到神殿的線索,徐雷必須要問出來,就算會揭開兩個人的傷疤,也只能說一句對不起了。

    “遺物,對了,老爸給我留下了一點東西,我想里面就有什麼線索,不過到最後我實在是沒有看明白那個是什麼東西,我們回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麼吧。”

    遠板想起了自己父親的遺物里面除了交代英靈的召喚方法外,還有一些自己看不懂的東西,那些東西里面說不定就有神之匙的秘密,想到這里遠板激動地站了起來,不過徐雷並沒有感受到她的興奮。

    “遠板等一下,現在天已經不早了,今天出去太容易有什麼意外了,還是稍微的等到明天吧,放那些東西的地方隱秘不隱秘,如果足夠隱秘的話,就算是在等上一天也沒什麼的,我們明天正好一起把櫻給送出去,今天晚上你就在多陪陪櫻吧。”

    遠板這個人做事的時候一興起的話就會忘記其他的人,不過其實他也沒資格說其他的人,他也是看到櫻傷心的表情之後才想到了這一點。

    “對不起,櫻,你放心好了,你只不過出去幾天,等到你回來的時候一切都會結束的,我們會都會繼續陪著櫻的,真的。”

    櫻的興致並沒有因為遠板的幾句話就高了起來,她還是將頭深深地垂著,他們雖然看不到櫻的表情,但是小聲的抽泣聲他們听得非常清楚,遠板輕輕的抱著櫻,慢慢的安慰著她,徐雷快步地走出了這個房間,自己就不要摻和了,接下來的時間是她們的了。

    “sabr,接下來的戰斗會更加的危險,暗殺者,魔術師都已經死了,還剩下lancr,狂戰士,archr,你,還有那個英雄王混蛋,我知道你跟著我,也許勝利的可能性要少了很多,但是我還是想要和你搭檔,希望你不會怪我自私。”

    徐雷坐在院子的長椅上面,看著頭上的月光,周圍很冷,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喜歡上了坐在地面抬頭看著天空,四周很近,周圍的蟲叫還有風聲都清晰地傳入了耳中,對于緊隨在自己之後的sabr感覺得很清楚,不用別人說,他也知道自己應該安慰一下櫻還有遠板,但是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安慰。

    “你記住啊,不是你選擇了我,而是我選擇了你,還有,你還真是一個不會安慰女孩子的家伙呢,踫到你這樣的人,我還真是不知道應該多說什麼呢。”

    sabr無奈的笑了一下,對于自己mastr的性格,她是看的一清二楚,有些做不到的事情她也不想多說些什麼了。

    “我可不覺得那樣,對了,sabr你還是好好地休息一下吧,我的魔力沒辦法補充你的消耗,真的很對不起。”

    “這些事情就不多說了,不過接下來你想要怎麼辦,找到了神之匙之後,你要進入神殿嗎?”

    “嗯,我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麼東西,sabr,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

    徐雷指的是自己黑作坊成員的身份,在上一個游戲之中,他原本還以為自己得身份夠隱密呢,誰知道到了最後,那些實力很厲害的人實際上都知道他們的身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都是新手,所以在後來的游戲里面有了很多預防泄露身份的措施,但是徐雷可不信sabr他們這些英靈會一點都感覺不到。

    “知道,早就已經知道了,不過,我只知道你是我的mastr,你說呢。”

    sabr笑著說了出來,她的笑容在月光下無比的柔和,對啊,我們都活在當下,重要的是要把握住現在,不論是對sabr還是對其他人都是一樣。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格外的陰沉,最近幾天不知道為何天氣一直都沒有轉好,他們向著遠板的家里走去,一路上,櫻都沉默的低垂著腦袋,昨天晚上,她也哀求過了自己的姐姐,但是遠板的態度非常的堅決,她不可能留下來,必須要離開。

    “好了,櫻,接你的人來了,你去那里的話一定要注意安全,放心好了,等到這里的事情一結束,我就會把你給接回來的,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早一點把身體給養好,自己一定要堅強啊。”

    遠板強忍著不舍,把櫻給塞進了轎車里面,這場戰爭的殘酷和危險她很清楚,就算自己什麼時候丟掉性命也一點都不意外,不過就算是自己死,遠板也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夠幸福的活下來。

    “遠板走吧。”

    徐雷看了一眼還正在偷偷的向後看著的遠板,小心的喊了一聲,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更何況說不定是生死別離。

    “沒事的,趕快回去吧,找到那個東西之後還少不了把那些謎題給揭開,要是弄不好的話,最近幾天說不定什麼都做不了。”

    遠板甩了甩頭,好像是要把多余的心思從自己的腦海中甩出去似的,不過片刻之後當她見到了一臉悠閑地靠著自己家大門的銀發女孩時,她的聲音都有些不利索了。

    “伊伊伊利雅,你有什麼企圖,究竟想要干什麼,要是想要戰斗的話,我可會奉陪到底的,上一次我可是稍微有點大意,這一次要是再打起來,我一定不會輸給你的。”

    遠板看到伊利雅的時候立刻緊張了下來,戰斗的架勢也準備好了。

    “哎,你越是這個樣子,越是像一條驚慌失措的母狗呢,放心還好了,我還不想要和你戰斗,士郎哥哥,你的回答是什麼。”

    伊利雅那純真的笑臉只是讓遠板偷偷的咬碎了牙,對這樣的小孩子,就算是遠板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不過伊利雅也並沒有在乘勝追擊,而是扭過頭來聞著徐雷。

    “嗯,我答應你,伊利雅,我們可以合作。”

    這是他們早就已經商量好的事情,現在的確不應該在節外生枝了/

    “嗯。那樣的話我們就說定了,現在我們也算得上是盟友呢,遠板,你還不趕緊把門打開,我要進去,等了你們這麼長時間,真的是累死了,遠板,你那副發春的小貓表情怎麼算,你越是這個樣子就越顯得你無能呢。”

    伊利雅每說一句話,都會把遠板氣的頭發都要倒豎起來,不過伊利雅就是這種毒舌的性格,而且也不願她一個人,遠板非得處處和伊利雅較真,真不知道這樣的兩個人到底要如何的相處。

    “還真是麻煩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