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七十九章活該

第七十九章活該

    “給,只有白開水,你要是不習慣的話也只能這樣了,我可不喜歡喝什麼咖啡之類的東西,還有就是既然是個小孩子家,就不要多喝那些東西,听說對身體可不好,要知道你可得好好的發育幾年才行,要不然就只會是這樣一幅小孩子的樣子哦,不過嘛,對你來說,小孩子的樣子可能非常的適合哦,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小蘿莉。”

    進到遠板家之後,徐雷才發現里面真的很大,遠遠比從外面看大得多,而且裝飾比他家的明顯要豪華許多,進到里面瞬間便感覺到心情平靜了許多,這應該也是一些奇特魔術的功效吧,不過唯一不好的就是遠板還和伊利雅鬧著呢,兩個人相互都看對方不順眼,一心想要對方認輸,不過當兩個人都這麼想的時候就慘了,處處都是針對,也就是徐雷現在面對的這種情況,火藥味異常的濃重。

    “哎,凜,你越是這樣越像是一頭斗敗的母狗呢,真是一個毫無風度的蠢女人呢,你的家族果然是一個卑賤的家族呢,真是不知道我偉大的先祖為什麼要和這麼卑賤的家族合作呢,明明根本就是一無是處。”

    不過很明顯,在這麼一剎那的交鋒之中,遠板居然罕見的處于下風,真是令人吃驚,沒想到這個小魔女也有對付不了的人呢。

    “衛宮,你妹妹真是令人抓狂,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十分想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沒教養的小丫頭,我得讓她知道什麼是禮貌。”

    “算了,我們來這里不是為了讓你們兩個人吵架的,我們的主要目標是為了找到神之匙,既然合作了,你們兩個就不能稍微的和睦一點嗎?”

    徐雷趕緊站到兩個人中間,這兩個丫頭都是極為傲嬌的人,想要讓她們兩個人安靜下來可不容易,不過現在真的不是應該內斗的時間,他們必須要趕快找到神之匙,畢竟遲則生變。

    “哼”

    他們兩個也都懂事,听到了徐雷的解釋之後,全部都安靜了下來,不過看向對方的時候都發出一聲不屑到了極點的冷哼,徐雷看到了這一幕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兩個人都這個樣子,到底要怎麼合作啊。

    “遠板你趕快把你說的東西拿出來吧,我們大家一起找線索的話,絕對會快一點。”徐雷說話有些沒經過大腦,話一說出口,他立刻就注意到了不對的地方,據遠板所說,那些東西都是他老爸的遺物,既然是遺物,這種東西怎麼好意思給外人看啊,里面萬一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又怎麼說,“對了,遠板,里面應該有很多屬于你們父女的私人回憶,我們只用給你一點提議應該就行了,你可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啊。”

    听到這句話後,遠板的表情瞬間便冷冽了下去,片刻之後,她的表情才稍稍的緩和了下來,然後輕輕地說了出來。

    “我的父親並沒有對我說什麼重要的東西,大多都是關于召喚英靈的方法而已,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你不用感覺到為難。”

    徐雷這一下子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要說安慰吧,那應該怎麼去安慰,不用傷心,說不定你的父親只不過是沒想起來而已,要是那樣說的話不是有病嘛,但是要不安慰的話,看她臉上那種沮喪的表情,徐雷總感覺自己做錯了什麼似的。

    “還是先把那些東西給拿出來吧,遠板,多謝了。”

    幸好sabr支開了遠板,挽救了還在原地不知所措什麼的徐雷。

    “sabr,真是多謝你了。”

    “你啊,還真是不會安慰人,不過我也沒臉說你,其實我也一樣啊。”

    sabr嘆了一口氣,看著依舊呆立在原地的徐雷,真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自己的這個mastr的自覺性真的是太低了,不過這些東西自己也交不了啊,還是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嘻嘻,士郎哥哥被sabr姐姐罵了,真是的,看來你還真是不成熟呢,sabr姐姐的能力明明這麼厲害,但是你卻一點都發揮不出來,要不是你是弟弟,我才不會照顧你呢,我一個人就能去神殿,不過,誰讓你是我弟弟呢。”

    伊利雅故作老成的咳嗽了兩下,走到了徐雷的身邊,裝作勉勵的樣子,想要拍拍徐雷的肩膀,不過她在徐雷有些好笑的目光之中翹了半天腳,也沒拍到徐雷的肩膀,可能是想到了這一點,她狠狠地瞪了徐雷一眼,然後就把雙手背在了身後,想要走回去。

    “你啊,伊利雅,下次再想拍哥哥的肩膀的話,就最起碼要長高一點,要不然你就現在這麼高的話,永遠都只能仰著頭看著哥哥。”

    徐雷一臉壞笑的用手輕輕地把伊利雅的腦袋往下按了按,然後有些好笑的看著伊利雅那氣急敗壞的小臉,然後用手指輕輕地捏了捏,就像是棉花糖一樣,十分的柔軟,特別的可愛。

    “窩(我)噬(是)婕婕(姐姐),妮(你)指(只)卜(不)過噬(是)嘀嘀(弟弟),窩(我)妖(要)聖騎(生氣)……。”

    小丫頭的話有些含糊不清,不過片刻之後,她狠狠地一口咬在了徐雷的大拇指上面,一股鑽心的痛感,清晰地傳達到徐雷的大腦之中。

    “啊!救命啊”

    “衛宮,你沒事……。”

    遠板蹬蹬蹬的跑了上來,還沒見到她,但是那擔心的聲音就傳了進來,不過當遠板看到了自己眼前的景象時,臉上擔心的神情剎那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她冷靜地看了徐雷一眼,然後淡淡的說道,“看來你玩的很開心,我就不打擾你了,等一下把我這里的東西收拾好,其他的事之後再說。”

    “喂”

    ‘ ’

    遠板充滿怒氣的沖了出去,離開的時候還順便把那個紅木制作的門狠狠地拽上了,仿佛是一聲悶雷,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干嘛生氣啊,我不過是想要讓你把我給拉起來,這都是意外啊。”

    徐雷現在的姿勢十分的不好,他的身下兩只手,左手緊緊的摟著伊利雅,同時自己的大拇指還沒從那個小丫頭的嘴巴里面拔出來,小丫頭一直都在不停地嘟囔著什麼,看起來,對剛剛的那些話十分的不滿。

    右手下面軟綿綿的,但是意外的非常有彈性,手感相當的好,所以他就不由自主地多抓了兩下,但是當自己身下那略帶著急促的喘息聲傳入到了他的耳中,他心中一突,不會這麼巧吧,剛剛因為急于把伊利雅給甩下來,所以最後他也就沒看到底時不小心拽倒了什麼東西,不過……。

    他偷偷地往下看了一下,我的老天,金黃色的頭發,仿佛是王冠一樣,然後繼續向下,一對有些飽滿的弧度正在自己的手中變形了一點,他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好,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他又捏了一下。

    “告訴我,你想要怎麼死。”

    身下的那個身軀慢慢地變得有些僵硬,然後仿佛是黑夜的寒風一般,充滿著殺氣的這句話慢慢地傳進到他的耳中,沁人的體香這個時候卻讓人畏懼,緊接著就感覺到異樣的魔力開始在身下凝聚,再遲鈍的人都知道這是關乎性命的大事,他趕緊辯解。

    “sabr,這全部都是意外,再說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真的什麼也都沒感覺到,你不用太在意。”

    徐雷渾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絕對沒辦法原諒的大錯,果然听到這句話後sabr慢慢地安靜了下來,徐雷剛想喘口氣,就听到下面的sabrsa冷笑了一下。

    “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嗎,士郎,剛才會不會死,還要看一下我的心情,不過現在,我只知道,衛宮,你個混蛋,去死吧。”

    一陣陣令人心頭發寒的慘叫持續地響了出來,比起剛才的更令人心頭發寒,過了很大一會聲音才緩緩地變弱。

    “喂,衛宮死了沒,要是死的話也是活該啊。”

    遠板冷冷的叫了一聲,徐雷艱難的從地面上坐了起來,sabr也就是嘴比較狠一點,就算剛剛在暴怒的情況之下,也沒有動用多大的力量,最多也就是一點皮肉傷。

    “不用說得那麼難听。我還有氣呢。”

    “還沒死呢,居然敢跟一個女孩子這麼說,死了也活該,沒想到sabr居然這麼手軟,要是我的話,你現在已經就在地獄里面懺悔了。”

    遠板冷著臉笑了一下,然後將厚厚的一沓紙遞給了他,上面全部都是極其神秘復雜的符號,後面還有很多看上去毫無關聯的數字,這就是他的父親留下來的遺物,上面的東西的確非常的難懂。

    “這就是我父親留下來的東西,里面的意思我一直都不太明白,不過要是說唯一可能有那個所謂神之匙線索的東西,就只有這個了,對了,伊利雅,那個神之匙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我對你所說的東西還是不太相信,你最少要讓我見到東西才行。”

    遠板如果不斗氣的話還是相當的聰明睿智的,她看著伊利雅,眼神中已經沒有了原來的憤怒,她緊緊地盯著伊利雅,在旁人看起來居然充滿了異常的壓迫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