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八十章神之匙的線索

第八十章神之匙的線索

    “沒問題,就讓你這個沒見識的人好好看看吧,能夠打開神殿大門的三大鑰匙之一,omn艾因茲貝倫的鑰匙,代表著三大能力之一的創造。”

    伊利雅將自己銀色的頭發撥到了一邊,小巧的脖頸仿佛是最完美的玉石所雕刻出來一樣,溫潤而又不失清冽,在她那可愛無比的鎖骨上面有懸掛著一個銀色的項鏈,徐雷仔細的看了一下,做工精細的嚇人,上面甚至有淡淡的銀光在閃耀,整個項鏈看上去神秘了很多。

    他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個銀色的項鏈居然和伊利雅頭發的顏色驚人的相似,也是極為的璀璨的銀色,項鏈和頭發混合在一起,簡直讓人難以區分。

    而在那個銀色的項鏈下面有一個極為小巧精致的十字架,大概只有她的小拇指那般大,極為的可愛精巧,簡直就是一個精致到了極點的藝術品,不過令人心驚的是,在那個十字架的中心卻有一個如鮮血般鮮紅的紅色寶石,很小,卻紅色的嚇人。

    如果說之前的那個十字架能夠算得上是一個藝術品,但是那頂多也就是一個毫無生命的藝術品,可是有了那一個小小的紅色寶石之後立馬就不一樣,那個十字架卻像是立刻擁有了靈氣一般,仿佛是成為活生生的生命,那個紅色寶石宛若是那個十字架的心髒一樣,看到那個十字架的瞬間,所有人的目光第一眼只會看向那個紅色寶石,然後所有的人心中都會不由自主的冒出來一句話。【愛書屋】

    “看起來真是不簡單。”

    “看吧,這個可是伊利雅做出來的呢,怎麼樣,很厲害吧。”

    伊利雅得意的看著遠板,這個小丫頭可不會放過一切能夠打擊遠板機會,不過這一次她卻失望了,遠板的臉上沒有一丁點失望或者是懊惱的神情,她那可愛的眉頭皺了起來,手指輕輕的在上面點著,然後她在原地走了幾步,緊接著扭過頭來看向伊利雅,問道。

    “你剛才說那個神之匙是你制作的,難道說那種東西還能制作出來嗎?”

    “哼,你這就不知道了吧,要是鑰匙的話,就算再怎麼小心也有被別人偷走的可能吧,為了預防這種事,所以,我們的先祖都選用了一種方法,那就是說只把制作方法流傳下來,而且為了防止制作方法可能被別人給偷走,所以就選用了一種更加特別的防盜方法,你應該也知道,就是聖杯。”

    伊利雅的聲音雖然並不響,但是卻足以使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來,都在這里靜靜地听著伊利雅將其中的內部一一道來。

    “制作方法的方法因為都是和本族的魔術有關,所以一般來說只有本家族的人才能制作,其他的人就算得到了制作方法也制做不出來鑰匙,而且家族的魔術應該都是代代相傳的吧,這樣就能隔絕外族人竊奪了,再加上以聖杯的力量作為保證,聖杯每隔一段時間降臨一次,那就是聖杯戰爭,只有聖杯戰爭期間,神之匙才能存在,而且只能制作三把,也就是說在聖杯戰爭結束之後,所有的神之匙全部都會消失,也就是說永遠只能存在三把,不過也算是多加上一道保險,因為聖杯戰爭的時間和神殿大門的開啟時間是完全重合的,三把鑰匙缺一不可,所以我才會和你們合作,前兩天我也去間桐家了,間桐家的神之匙已經完全完成了,我們也得趕緊完成才行,要不然的話,這一次聖杯戰爭還是一無所獲。”

    听到這些之後,遠板沉默了很長是時間,徐雷看著這樣的遠板非常的擔心,想要說點什麼,不過被sabr阻止了下來。

    “衛宮,sabr,伊利雅這一次我需要你們來幫我的忙了,看來我們最好在最短的時間里面把這些謎團全部都解開才行。”

    遠板不是一個喜歡沉默的人,剛剛可能是想起了自己的父親,每一次想起了時臣她都會非常的難過,不過她也很懂得調節自己的情緒呢。

    果然片刻之後遠板就重新恢復了活力,她把那厚厚的一沓紙塞給了徐雷,sabr,還有伊利雅她們三個人,看樣子是打算集合她們所有的力量來盡快解開里面的謎團,不過,徐雷仔細的看了看上面的內容,每一個字都非常的清楚,每一個圖案也很清楚,但是不知道為何集合在一起就是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光與光的矛,唱響神聖的悲歌……,我的老天爺,這究竟都是什麼東西,完全不懂,一點都不清楚啊,真是瘋了。”

    徐雷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幾張紙,上面不只是如同外國詩歌一般明快簡潔的詞句,還有幾個讓他所學知識全部都要顛覆的計算公式,甚至還有一些看上去好像十分扭曲奇怪的多面體結構圖,不過恕他學識淺薄,他實在想不到就憑人手居然能畫出這種看一眼就能讓人睡著的圖畫,上面線條多的簡直像人想起了愛因斯坦的亂發。

    “別抱怨了,我給你的都是最簡單的那種,上面畫著的是我們家族魔術最簡單的幾種結構,也是最基礎的部分,我給你主要是為了讓你記住正確的地方,然後等一下和其他的結構比對一下,用你的直覺來說,看看上面有沒有什麼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好了,別抱怨了,其他的人我還不讓她們看呢。”

    遠板笑了起來,不過聲音稍微大了一點,喘氣聲一時間重了幾分,那些暗黃色的紙上就有大量的灰塵飛了起來,讓他們幾個人狠狠地咳嗽了一會。

    看起來遠板應該有好久都沒有踫過這些紙了,這個家伙也真是的,只要一沒興趣,無論多麼貴重的東西都會到處亂丟,這個習慣可非常的不好啊。

    “哈,凜,你確定這些東西真的是你父親給你的嗎,我對你們這個卑賤的家族雖然不是太了解,但是你們家族怎麼說也是流傳了好多代的魔術世家,你父親說的這些咒語全部都是錯的,還有這些東西,我想知道這些符號和線條究竟是什麼意思,你可不要告訴我,這些東西都是你父親一時興起胡亂劃下的。”

    伊利雅看著手中的東西異常的頭疼,在她手中的那些紙上,不僅僅有文字,還有許多圖像,數字以及彎彎曲曲的線條,顯得十分的繁雜,但是無一例外,她全部都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這就讓她有點懷疑是不是這些東西根本就和神之匙沒有任何的關系。

    “不會的,我得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看起來像是已經完成了很久的樣子,這些東西之所以會這樣,我想這只不過是被別人偷走時的預防措施而已,不過只是這些東西我到現在也沒搞明白到底都是什麼意思。”

    遠板也有些為難,這些東西別說伊利雅了,就算是她都看得一頭霧水,無論誰看,都只會得出這就是胡亂涂鴉,這一種看法,但是遠板很清楚自己父親的性格,一定有什麼東西隱藏在這些東西里面。

    “對了,既然是制作方法,那麼這些東西的意思是不是制作神之匙所需要的東西,或者是需要用到的魔術,如果是將物品或者魔術之類的東西符號化的話還能勉強解釋的通,對了,遠板,難道你就沒想到什麼其他的東西嗎,我們就這麼一點的東西,要想找到其中的線索實在是太難了。”

    徐雷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些東西,上面不僅僅有文字,還有很多扭曲的簡直就和小蝌蚪差不多的符號,那些符號徐雷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他實在是無能為力,要說唯一有可能揭開這些的也就只有遠板了。

    “哪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啊,魔術師家族其實非常的沒意思,就像是我們的這棟房子,不知道傳了多少代,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住在里面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想要搬出來,每一次就算是房子哪個地方除了問題,他們肯定也都是修修補補,甚至就連一點東西都不敢移動,這樣一個從骨子里面透漏出固執的父親想著什麼我怎麼可能知道,而且我對父親的記憶只不過是到六歲的時候,父親我根本就不了解。”

    遠板看著自己手上的那些東西也在發愁,果然完全的進入到了死胡同里面,大部分的東西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有一部分看明白了,就是那些線條,徐雷她們估計那應該就是一個路線圖,雖然不知道是去什麼地方的,但是應該就是路線圖不會有錯的,只是那些路線圖全部都沒有連續,都是一部分一部分的,上面應該還缺少一點東西。

    “那這些圖案都是什麼東西,鐵塔,然後是烏龜,還有就是這一個眼楮,太陽,山,大樹,這些東西一個個都是什麼意思啊,要是能夠知道了才奇怪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