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八十二章伊利雅的恨

第八十二章伊利雅的恨

    “用不用拿火燒一下,看看上面有什麼東西顯示出來。【愛書屋】”

    如果這張紙真的被附加了什麼魔術的話,用火一燒,應該就會有些微的線索顯露出來。

    “衛宮,你想要讓這張紙徹徹底底的消失嗎,萬一上面要是沒有附加防火的魔術,那豈不是就連這僅有的一點線索都沒了。”

    用火燒也不行,就像遠板所說的那樣,用火燒的話,一個不好就會讓這張紙徹徹底底的消失,那樣的話什麼都沒了。

    “這種方法也不行嗎,sabr,你們的那個時代是怎麼解決這些問題的啊。”

    “我們那個時候為了防止軍情被對手竊走,所以直接使用特定的魔術對原有的文字打亂,然後再根據事先約定好的順序,將那些互相之間沒有什麼聯系的文字重新還原回來,不過這種辦法要是事先不知道順序的話,想要重新再還原回去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sabr所說的就是密碼之中最簡單的一種加密方法,那種方法是以前常用的,考慮到遠板的父親可能動用了更加嚴密的防護措施,所以,那些文字可能僅僅只過是一個暗號,說不定還代表了其他的意思,但是這樣想的話簡直就沒完沒了了。

    “啊,我也不知道,不過現在我們還是要把有可能的辦法先試試再說,不過就是恐怕時間短不了。”

    沒辦法,繼續做剛才的事情,那些圖案之間的位置關系徐雷已經全部都記了下來,但是令人感覺到麻煩的是,圖案和那些路線圖相互之間幾乎根本就沒有什麼相關的地方,很有可能是他們沒有發現,但是已經被檢查了一遍又一遍,那些圖案所代表的東西真的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對了,我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呢。”

    遠板看起來像是想起什麼的樣子,直接起身把所有的紙都抓到了自己的手上,她看著那些東西,高興地差點要跳了起來。

    “怎麼了,遠板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東西了?”

    看到了遠板這個樣子,徐雷就知道說不定有什麼好事了,不過現在最好的事情應該就莫過于謎題被解開了吧。

    “嗯,我一直都在想著一件事,既然那些圖案和線條有關系,那也就是說明里面所有的東西都是一體的,同時告訴我們想要找到答案,不應該只是死盯著那幾張紙,而是所有的東西都要看到,所以我就著重留意了一下其他的東西,沒想到最後還真讓我給注意到了這個東西。”

    遠板從那里面抽出了一張有些發黃的紙張,上面記錄的少說也得有數十種魔術,而且上面的說明非常清楚,是關于召喚出英靈的方法,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里面的魔術全部都是遠板家族特有的。

    “雖然只不過是我的猜測,但是說不定是真的哦,按照先後的順序將那些魔術在這張上使用出來,然後說不定就會有我們需要的答案了,不過這些事情我並不能確定,可能有用,也可能沒什麼用處。”

    現在無論是什麼樣的辦法都要盡力去嘗試,不管有用沒用。

    “嗯,反正我們都沒什麼好辦法,你就盡量的試試吧。”

    “好的,不過中間的時間可能有一點長,你們要是感覺到無聊的話,在客廳里面有電視,你們喜歡看什麼就去看吧,不用客氣。”

    遠板這個家伙有一個習慣,做事情越是在最緊要關頭越是會一不小心就出錯,如果只有徐雷一個人還沒什麼問題,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伊利雅也在這里,遠板這個丫頭絕對不希望被伊利雅看到自己這樣的一面。

    “知道了,不過現在已經到了下午兩點了,盡量在晚飯之前把這些東西全部都搞定,要不然的話我們幾個恐怕都要餓肚子了。”

    今天一整他們都在整理搜尋,然後思考那些謎團里面度過,雖然都沒進行什麼劇烈的運動,但是腦力勞動的能量需求簡直大得驚人,都在忙著的時候還什麼都感覺不到,但是一停下來,一陣陣令人頭暈目眩的饑餓感好像直接被放大了無數倍一樣,召喚出來英靈之後,因為魔力的消耗變大了很多,所以最近徐雷感覺自己的胃口好像也大了不少。

    “嗯,我會盡快的。”

    伊利雅這個小丫頭對遠板所做的東西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當她看到徐雷下去的時候,立刻也蹬蹬蹬的跟著跑了過去。

    下面的客廳要比上面的那個大了不少,不過就是家具實在是少了一點,只有一張茶幾再加上兩對沙發,整個客廳顯得十分的空曠,打開電視稍微的看一下,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的節目真的沒什麼好看的,而且有很多東西徐雷都提前了解過了,所以他並沒有多感興趣。

    “伊利雅,你一個都是在愛因茲貝倫城嗎,難道說你就沒有出來過,或者說你有沒有上學之類的。”

    徐雷早就想要好好了解一下伊利雅這麼多年來是怎麼生活的,而且當事人現在正在乖乖的坐在自己的身邊,這麼好的機會哪里拿能放過啊。

    “伊利雅一個人就夠了,族長爺爺不讓伊利雅離開家里,她說想要見到爸爸媽媽就必須要好好地學習魔術,要不然的話就不讓伊利雅見爸爸媽媽了。”

    伊利雅一直都在緊緊的盯著電視,時不時地還要笑上兩聲,對電視里面的一切都非常的好奇,她時不時都會問一些非常幼稚的問題,和安安靜靜的坐在旁邊的sabr比起來,她反而更像是一個從未見過這些東西的古代人。

    “我沒有見過媽媽,但是爸爸他對我很好,他在最後的一段時間里面一直都想要見你,想要把你給帶出愛因茲貝倫,很遺憾的是,他一直都沒能做到,但是伊利雅,自始自終爸爸都是愛著你的啊,從來都沒有變過。”

    這也是當年切嗣想要對伊利雅所說的話,但是很可惜,一直到最後他也沒有說出來的機會,不過現在由徐雷來說也算是彌補了一點他的遺憾吧。

    “哥哥,這些事情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爸爸他背叛了愛因茲貝倫,背叛了媽媽,背叛了伊利雅,只要這一點就夠了,誰讓爸爸沒有力量,族長爺爺對我說,見到了爸爸只用殺掉他就行了,就算是他死了,我也一定要把爸爸重新復活過來,然後由我來親手殺死。”

    說話的時候,伊利雅的嘴角冷冷的笑著,從她那精致的好似是木偶一般的側臉,徐雷看不到一點開玩笑的意思,伊利雅那本來就有些妖艷的紅色眼楮變得無比的鮮紅,滔天的殺氣慢慢地從她的身體中散發了出來,說話的時候,殺氣總是在逐步的加重,這個丫頭是玩真的,那股殺氣沒有一點的掩飾,看起來她的態度非常的堅決,已經不用再勸。

    “不過呢,你就放心好了,誰讓你是弟弟啊,我會好好地照顧你的,代替切嗣,我會好好的磨練你的,直到你成熟為止,要知道我可是你的姐姐啊,你是沒有罪過的,所以放過你也不是不可能的。”

    “是嗎,那可真是謝謝了,伊利雅妹妹。”

    徐雷有氣無力的反駁了一下,看來切嗣和伊利雅的關系真的是勢同水火,幸好他們兩個人根本就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要不然一見面都要打起來。

    “我是姐姐,不要叫錯了。”

    伊利雅從座位上面騰的站了起來,真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丫頭非得在姐姐妹妹這個問題上和自己死扛。

    “什麼時候舉起手能踫到哥哥的肩膀時再說吧,小不點伊利雅妹妹。”

    徐雷刮了刮這個小丫頭那可愛的瓊鼻,在她滿眼淚花的時候果斷的饒過她,不過隨後伊利雅就張牙舞爪的竄到了他的身上,又撓又抓,等到徐雷好不容易把她給扯下來的時候,頭發亂了,衣服破了,臉上也有幾條紅印,這個丫頭還真是不是好想與的家伙啊。

    “哼,知道伊利雅的厲害了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伊利雅。”

    伊利雅站在地上得意的看著徐雷那副慘景,邊看她還邊點頭,看起來對于自己的作品感到十分的滿意。

    “你這個臭丫頭啊,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你了,算了,你在這里好好地看電視吧,我出去透透氣去。”

    徐雷臨走的時候又使勁的揉了揉伊利雅的腦袋,看到她那惱怒異常的臉,徐雷的心情也舒緩了很多。

    “sabr,我一個人也沒事的,你不用總是擔心我。”

    每一次sabr都像是一個盡職盡責的護衛一樣,寸步不離的守在徐雷的身邊,無論他怎麼勸說都沒什麼用,這個就是性格固執之人麻煩的地方。

    “還真是不像你呢,怎麼,伊利雅怎麼惹你了。”

    “每一次你猜的都是那麼準呢。”

    徐雷苦笑了一下,自己還是沒瞞過細心的sabr啊。

    求推薦,求打賞,求收藏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