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八十八章血珠

第八十八章血珠

    用炸藥的那個家伙真是笨蛋,這一下子周圍所有的血色猛獸都被吸引了,立刻向那個地方撲了過去,慘叫聲剎那間響了起來,但是很快,快到讓人耳中的回音還沒有停止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sabr快點轉向,前面不能走。”

    前面的地勢突然變高,血色的濃霧將路全部都遮住了,要是一頭撞進去的話,結果會怎麼樣幾乎就已經不用多想了。

    還好徐雷的體型比較及時,也幸虧sabr開車的技術非常的好,及時的轉向了,要不然這場游戲他們就得提前結束了。

    這個時候徐雷才想起一個重要的事情,柳洞寺是在半山腰上,雖然那座山並不是太高,但是怎麼說也得比現在的地面高上個百十米,這樣的距離無論他們走哪里,都一定會踫到那些血色濃霧,但是如果他們要是不去的話,一直都呆在這個濃霧里面也不是什麼辦法,徐雷急忙問向archr,不過他倒是很鎮定。

    “這件事自然有解決的辦法,你記住我們都不能觸踫到那些紅色濃霧,但是從里面誕生的血獸踫到那些濃霧就沒什麼事情,而那些血獸對我們來說雖然麻煩,但是我們接觸也是沒事的,就算是從它們尸體里面逸散出來血色霧氣對我們也是無害的,只要沒被空氣中的紅色霧氣所同化就無所謂,說的遠了,不過想要進到神殿大門,對我們來說,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

    “什麼事情啊,是有什麼東西能夠讓我們安全的進去嗎。【愛書屋】”

    有些時候archr這個家伙真的非常的神秘,這些東西sabr一點都不知道,不過之前徐雷為了彼此的關系並沒有問他都知道什麼東西,也不敢多問,但是這麼重要的事情這個家伙居然不說出來,還好現在知道了。

    “那是當然的,不過……”

    archr並不想要說出來,遠板已經猜出了他的意思,直接狠狠地瞪了過去,他苦笑一聲,攤上這樣的matr還真是沒辦法呢。

    “好了告訴你把,想要進去必須要收集到血珠才行,我剛剛在那個血獸腦袋里面找的東西就是血珠,那玩意能夠讓你在血霧中存活下來,但是有時間限制的,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必須要多尋找到血珠才行,不過速度一定要快,這些怪物很快就連我都不是它們的對手了,我們的時間並不多,而且還要盡量靠近神殿大門才行,那里的血珠在同等級的情況下質量要好,而且數量也多,我們一路上能不耗費魔力,就不耗費魔力,sabr,加速。”

    archr說出來的時候,sabr並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徐雷很了解她,她的殺氣一點點的凝聚了起來,目標是archr,徐雷趕緊抓住她的手,他能夠听到sabr咯吱咯吱的咬合聲,對著一直都在瞞著他們的archr,sabr也動了殺意。

    “沒事的,這次東西sabr應該也知道吧,是吧sabr。”

    sabr的脾氣就是太固執了,archr隱瞞他們的事太重要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已經能夠看出是archr是準備讓他們送死,一直都在拼命保護者的sabr要是不生氣才怪呢。

    “啊,不要問我,我的記憶也是被封印了一部分,我們都會隨著聖杯戰爭的深入而逐步的揭開這些封印,雖然可能不一樣,不過都是很重要的事情,要是聖杯戰爭不進行到一定程度的話,就算是我們也根本就沒有知道的機會,怎麼可能提前提醒你們啊。”

    sabr冷笑了一下,她那縴細的如同玉石所鏤刻的手指緊緊的抓著方向盤,瘦弱的肩膀讓人心生憐惜,說話的時候,她的手指在咯吱作響,被加固過的方向盤都在她的手下扭曲變形,他對于故意隱瞞著這一切的人非常的不滿。

    如果不是徐雷一直都在拉著她,她絕對會和archr戰斗起來,她的直覺非常準確,準確到已經能夠稱得上是對于未來的預知,而且還是完全沒有代價的那種,從自己的直覺里面她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sabr,我並沒有怪你,無論會變成什麼樣子,只要sabr你在我身邊的話就夠了,你可是我的sabr啊。”

    徐雷坐到她的身邊,緊緊地抓著她那熒熒如玉的小手,非常的冰冷,她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這個堅強少女在顫抖著,那是她在壓抑著自己的殺意,她並不喜歡戰斗,徐雷知道,但是這個傻丫頭每一次都會強迫著自己必須去戰斗,而且還必須要勝利,他不想要看到這樣的sabr。

    “聒噪,只會讓我分心。”

    sabr對自己這個mastr還真是從來都沒什麼說話,不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sabr的顫抖已經停止了,是啊,一個人對于未來迷茫的話,只要兩個人在一切,無論未來會變成什麼,但是好在有你還有我。

    “怎麼會這樣,到底出了什麼事了,為什麼,我為什麼我不能回去,士郎哥哥,姐姐,櫻好害怕啊,求求你們不要離開我啊。”

    櫻被送到醫院之後又偷偷地溜了出來,雖然已經答應了姐姐,但是她真的很害怕姐姐和士郎哥哥會和當年的父親一樣一去不回,那樣的話,又會變成孤身一人,所以她就想回去,可是沒想到回去的路已經完全被封死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過去,就像是一道透明的障壁一樣,將冬木市和外面的世界完全的隔絕開來。

    “這是結界嗎,怎麼可能,這麼巨大的結界怎麼存在,但是,要是真的有能夠布下這麼巨大結界的人,姐姐和士郎哥哥怎麼可能會活下來,不行,我一定要回去,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他們的身邊,櫻絕對不想要一個人。”

    想的雖然是那樣,但是櫻已經失去了所有的魔力,再一個說就算她的魔力存在也沒辦法進去,對外的那些紅色濃霧只不過是障眼法,但是真正的冬木市已經被轉移走了,留在原地的是假的冬木市,想要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要跨越兩個空間,這種能力,一般的英靈都不具備。

    “嘎,嘎,嘎”

    周圍的天空瞬間便暗了下去,櫻雖然沒了魔力可是他的感覺很靈敏,幾乎同時就注意到了這一點異象,周圍的環境已經完全的改變了,那些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車流已經全部不見了,原本還完好無損的大樓橋梁,居然全部變得腐朽破敗,‘轟隆’一聲,遠處的一棟大樓突然垮塌了,震耳欲聾的聲音讓櫻沒有注意到自己背後的人。

    “你就是櫻嗎?”

    悅耳又不失高傲的清脆女生從櫻的背後響了起來,她趕忙轉過頭來,這種時候要是還猜不到發生了什麼那就太無能了。

    “是的,我就是櫻,不知道您找我有什麼事情?請問您的名字是?”

    那個女人是ridr,櫻並沒有見到過ridr,所以她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這個擁有著一頭紫色妖艷秀發的絕色女子問了一句,不過听到了櫻的回答之後,ridr笑了一下,站起身來,瞬間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櫻的面前,勾起了她的下巴,兩個人就這樣對視著,片刻之後,ridr吐出了一口氣。

    “真是一個美人坯子了,長大之後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動心呢。”

    “承蒙您的夸獎,不知道您到底有什麼事情,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走了。”

    櫻艱難的喘著氣,腦袋一陣陣的眩暈,剛剛對視的瞬間差點就被ridr給殺了,現在她已經知道了對面是什麼身份了,兩個人只不過簡單的雙目對視一下。

    自己的精神力量如果不是因為常年在蟲穴中被鍛煉的異常堅韌,剛才的一點小小的較量就要死了,甚至連較量都算不上,對方根本一點能力都沒有使用。

    看一眼就能殺死對方,也就只有存在感已經超脫出一切的神才會有這樣的力量,櫻堅信著,不過這些東西都得先放到一邊,先問明那個女人到底想要做什麼好了。

    “哦,不錯,你的靈魂果然比一般的人要強大得多,現在雖然身體里面沒有魔力了,不過也不要緊,我想做的事情很簡單,我可以帶你回到冬木市,不過我想要知道你究竟願意不願意。”ridr的回答出乎了櫻的預料,讓她的腦袋有些發懵,這算不算是心想事成,這也未免太順利了吧,櫻在那里胡思亂想著。

    “看樣子你是不願意呢,那我就走了。”

    一頭紫色妖艷長發的ridr,淡紫色的瞳孔和她的頭發非常的相稱,不過也平添了不少詭異的氣息,懸掛在她身體兩側的銀色短劍還泛著令人皮膚刺痛的銳利感,不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有什麼陰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