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九十章三個怪人

第九十章三個怪人

    徐雷他們兩個現在是在一棟大樓的地下室,房間里面即潮濕又陰冷,加上漆黑的環境還有安靜得嚇人的氛圍,絕對不是休息的好地方,不過也有好處,那就是輕易絕對不會被打擾。【愛書屋】

    “sabr,你也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戰斗在等著你,放心好了,我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你要不好好休息怎麼能行。”

    徐雷非得看著sabr睡著才行,對他來說睡不睡覺其實無所謂,畢竟一直以來都是sabr擔任著主戰力,孰輕孰重他還是分得清的。

    “你也真是的。”

    sabr搖著頭笑了笑,不過沒有拒絕,她明白徐雷的想法,不過真實的原因誰又知道呢,現在他們兩個人單獨呆在一起,sabr歪著可愛的腦袋輕輕的靠在了徐雷的肩膀上面,又軟又可愛的呆毛一翹一翹的在徐雷的眼前晃蕩著,不過這一次他只想看著sabr,居然出奇的沒有趁機撓上兩下。

    他知道,之前為了殺出重圍,sabr已經非常的疲憊了,這是為了讓她休息,要是再讓她生氣就不值得了,而且對徐雷來說,能夠嗅著sabr那淡淡的幽香就已經夠了。

    過了一會sabr已經熟睡了,看著安安靜靜的睡著的精靈,他突然生出了一點想法,伸出手指輕輕的點在sabr那小巧的嘴唇上,潤滑的肌膚仿佛勾動了他的情愫,他看了一眼沒有任何反應的sabr,小心翼翼的親了上去。

    呃,這還是第一次,兩個人的嘴唇接觸在一起,他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兩個人的呼吸纏繞在了一起,sabr那帶著淡淡幽香的熱氣**著他內心的那一根弦,他沒有再得寸進尺,對于現在的兩人,這樣已經夠了,不過他想了一下,輕輕的趴在sabr的耳邊,對著她小聲的說了一句。

    “sabr,最喜歡你了。”

    聲音很輕,就像是害怕驚醒自己身邊的這個美麗的好似精靈一般的女子,說完之後,他滿足的砸了咋嘴,好似是在回味一樣,徐雷輕輕的閉上眼楮休息,在他閉上眼楮的時候,已經睡熟的sabr突然睜開了眼楮,她的嘴角悄悄地翹了起來,這樣的關系對于兩個人來說真的已經夠了。

    “噠噠噠”

    沖鋒槍特有的聲音驚醒了不知不覺中睡熟的徐雷,他看了看還靠著自己肩膀的sabr,輕輕的笑了一下,sabr的睡姿真的是非常安靜恬淡,他都不忍心打破這一份寂靜,不過很多時候並沒有多余的選擇,悄悄地推了推。

    “有敵人嗎?”

    sabr直接把自己的聖劍給召喚了出來,她雖然收斂起來了自己特有的威壓,但是在她身邊的徐雷依舊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果然想要趕上sabr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嗯,血獸可不會使用武器,所以只會有人類,不過就算是人類也要小心一點。”

    sabr點了點頭,人類最危險的敵人永遠只有人類,這句話無論是在徐雷的時代還是sabr的時代都是通用的一句話,她可不會因為是人類就大意。

    其實進來的人不少,但是別忘了他們是在整個冬木市啊,一比較就知道踫到一個人是有多難,不過那也只是開始,到後來就不會這樣了。

    開槍的地方距離徐雷很近,這還是他第一次听到這麼近的槍聲,自從血獸出現之後到處都是槍炮聲,還有爆炸,槍聲如果不是實在離他們太近了,他也不會發現,轉過一個小巷之後,徐雷突然听到了一聲慘叫,聲音很小,如果不是他的五感比一般人強上不少的話,也絕對注意不到。

    “求求你們了,放過她吧,你們要的東西我全部都給你們了。”這是一個夾雜著哭腔的哀求聲,听起來應該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又讓自己遇到了典型的強盜事件了嗎,不過這個搶劫的家伙也真是厲害,居然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都不曾忘記自己的工作,真是令人敬佩。

    “呸,就你們這點破爛玩意誰看得上啊,老子實話告訴你,柳徹大人剛剛已經吩咐過了,你最好老實的回答一下我們的問題,還有今天你要是不把血珠情報的來歷交代清楚的話,你女兒會有什麼下場,嘿嘿,高個,把斧子拿過來。”

    一個沙啞的好似拉玻璃的男人聲音像響了起來,語氣中的陰狠讓人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這個家伙絕對不是什麼好鳥。

    徐雷听到了這個聲音之後有些厭惡的皺了皺眉頭,雖然絕對不會是同一個人,但是語氣中的陰狠就和慎二那個家伙一摸一樣,這讓他的心情剎那間便壞了下去。

    “士郎,你听,外面的那個家伙知道血珠的下落,雖然不太可能,但是萬一要是真的話,有了一點線索最起碼要比我們胡亂找強得多。”

    “嗯,不過sabr,我進去,你在一邊進行著支援,那些人雖然都是一點小角色,但是可要注意著他們,千萬別把血獸給吸引過去了。”

    人類很難勝過英靈,不過就算是有,也絕對不會那麼廉價,可是無論如何也要防備著那些家伙們狗急跳牆,萬一他們要是把血獸給吸引過去就不好了。

    “小心一點”

    “沒問題”

    哭聲是從一棟大樓里面傳來的,那棟大樓是一個超市,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太過自信還是什麼的,他們警戒的力量非常的松,徐雷把兩個看門的小子給敲暈了之後,悄悄地把他們兩個家伙鎖到了雜物室里面,順便還把他們身上的槍給全部拿走了,所有的人都在地下室里面,徐雷悄悄地摸了過去,下面的人不多,大概只有二十多人,一個個氣息異常的危險。

    徐雷是宿血者,血脈寄宿在他的身體之中,比起一般的人要有不少的好處,特別是那敏銳異常的感知能力,就算是不動用血脈,也能夠察覺到很多東西,這些家伙絕對不好惹,不過呢,他也不是一點手段都沒有。

    “求求你們了,洪哥,我麼真的不知道啊。”

    借助瞄準鏡的他勉強看清了眼前的場景,不過那二十多個人也都不是什麼弱者,他可不敢一直瞄準著他們,這一類人的直覺都會異常的準確,如果一直盯著他們的話,被發現的幾率實在是高得嚇人。

    “媽媽,媽媽,媽媽,救命啊,求求你們了,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一個四五歲的女孩子拼命的掙扎著,頭上扎著著兩個小小的羊角辮,就像一個洋娃娃一樣,看上去非常的乖巧可愛,不過現在那一雙可愛的大眼楮里面滿是淚水,雙手拼命的往自己媽媽的方向伸去。

    只是她被一個異常粗壯的胳膊死死地拽著,那個小女孩抬起頭看了那個胳膊的主人一眼,直接被嚇得哭出來了,亂蓬蓬的頭發,再加上又黑又密的胡子,整個就是一人形金剛,這個壯漢高和寬差不多一樣了,就和一個肉球似的,他身上的體毛超乎想象的濃密,看到第一眼的時候徐雷心中都在嘀咕,這個家伙是不是返祖了

    “你要是不說的話,你女兒的手就沒了哦。”

    這一下子徐磊算是看見了那個領頭的家伙,好嘛,剛剛是一個肉球似的大胖子,這個家伙是一個瘦的和竹竿似的猴子,衣服穿在他的衣服簡直就跟一個衣架子一樣,衣袖全部都空落落的,只有他的眼楮大得驚人,感覺就像是向外蹦出來一樣,說話還時不時露一下他的那一嘴被煙所燻黑的大黃牙,說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的滑稽。

    “是啊,你要是再不說的話,你可愛女兒的小手就沒了,還有我的手說不定一滑,你就連這個可愛的女兒也會沒有了哦。”

    在下面的人里面徐雷一共感覺到了三個最厲害的人,一個是抓著小女孩的胖子,另外一個是說話的那個類似猴子的家伙,最後一個就是這個扛著消防斧頭的這個高個子的家伙,看上去足足有三米左右,他就像是一根被拉長的面條,看到這三個人的時候徐雷其實就一直在想,這些家伙究竟是不是基因突變什麼的,為什麼這三個家伙一個個都這麼的奇怪。

    不過不管是為什麼,徐磊已經不能再等下去了,雖然這些家伙看上去都挺厲害的,不過應該

    都抵擋不住高速射擊的子彈吧。

    “ ”

    第一槍,目標是那個領頭的猴子,戴著藍色條紋的子彈呼嘯著狠狠地從他的胸口射了進去,下一刻,子彈從他的背後鑽了出來,那個猴子的胸口剎那間變成了一團血霧,當場身亡,這還不止,那顆子彈繼續射穿下一個站在猴子背後的人,一連射穿三人,子彈才射進地面,兩死一重傷,最後那個人只不過被射中了大腿,但是高速旋轉著的子彈帶著的巨大力量,直接將他的大腿骨頭給整個打斷,直接斷腿,那個人倒在地上抱著自己的大腿痛苦的哀嚎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