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九十七章兩個圖騰

第九十七章兩個圖騰

    “不對,太不對了,這是什麼感覺。”

    徐雷看了看自己要對付的那只鳥形血獸,不可能的,那種感覺絕對不是這個家伙的,這頭血獸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壓迫感。

    “快一點,快一點,大家一起出手,還有那個小子不要發呆了,這個家伙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打敗的。”

    “知道了”

    徐雷只能強壓著那種感覺,不過,同時他還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小心的觀察著sabr的那一處戰場,那里的情況可比這里的要危險得多。

    “妖蝠爪,鮮血鱗鱗”

    柳妖最先忍不住了,右手上的鱗片猛然張開,然後軟化變為了一滴滴鮮血滴落下來,那些鮮血滴落下來之後,立刻就像是暴雨一樣將那個血獸給籠罩在里面了,那些陰沉的血漿,從遠處看去就充滿了異樣的壓迫感,果然,當那些血滴落在血獸身上之後,他的速度猛地一慢,那些血珠仿佛重若千鈞。

    “雙龍刀,雙龍升天。”

    唐龍抓著那兩把刀,一個閃身直接出現在血獸的旁邊,他手中的雙刀上的龍紋瑩瑩生輝,兩把刀在空中輕輕的踫了一下,清脆的擊響十分的悅耳,同時伴隨著那聲音出來的還有兩條無比猙獰的巨龍,魁梧的身材,巨大的爪子,還有向外滲著血的眼楮,一股股令人顫抖的恐怖氣息毫無保留的在空氣中回蕩著。

    那兩條龍出現之後在空中盤旋了一下,然後就一頭沖著那頭血獸沖了過去。

    “刺啦”

    那兩條龍的鱗片張了起來,就像是無比粗糙的銼刀一樣,中間交纏在一起,無數的火花出現,但是片刻之後那些鱗片正好彼此糾合,然後從血獸的身體表面狠狠地擦了過去。

    “叮,叮,叮”

    細小的就像是雨滴一樣的撞擊聲練成了一線,血獸將手中的大刀擋在了自己的面前,但是那兩條巨龍的鱗片仿佛是無數的短刀,接連不斷的攻擊在血獸的大刀上面,一個接著一個,攻擊點非常的密集,慢慢地血獸有一點承受不住了,它想要後退,可是那些血漿就像是膠水一樣把他緊緊的吸附在了原地。

    “風王鐵錘”

    sabr躍到了血獸的頭頂,然後從上往下砍去,風王結界散去之後,一道金色的劍氣自上往下直接轟擊在血獸的身上。

    “咚”

    原地狠狠地一顫,以那頭血獸為中心,四周的土地被狠狠地犁了一遍,泥土全部都翻了起來,沖擊波掀起的巨大煙塵將三個人全部都籠罩在里面,三個人趕緊往外面退去。

    “成功了沒有,這個家伙也不行了。”

    徐雷看了一眼之後,立刻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面對的那頭血獸上面,這頭鳥形血獸如果不是因為一直都緊貼著血霧的邊緣,它早就已經被擊殺了,那個地方的確是太麻煩了,不過嘛,也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啊。

    “既然sabr那邊已經結束了,我這邊也要馬上結束才行,我的箭術可是很厲害的啊,要是目標那麼大還是解決不了的話就太垃圾了。【愛書屋】”

    徐雷輕笑著拿出了弓,把箭對準了血獸的翅膀,然後強化弓箭,想要解決這樣的敵人,一般的武器可不行,必須要更強更強才行。

    “嗖”

    帶著藍色條紋的羽箭劃過了天空,在深紅色的夜空中帶起了一道淡藍色的線。

    “咚”

    巨大的藍色光柱直接貫穿了血獸半邊翅膀,血色的翅膀瞬間便被融化出了一個大洞,血色涌動,那頭血獸哀鳴了一下,奮力的扇了一下翅膀,緊接著便從天空墜落了。

    “快,大家趕緊攻擊這個混蛋。”

    之前因為這頭血獸一直都在天空中飛著,所以大家拿它毫無辦法,不過既然現在已經落到了地面,又怎麼可能繼續看著這頭血獸囂張,所有的人幾乎同時撲了過去,各種強大的攻擊砸了過去,一陣地動山搖之後,幾顆晶瑩的圓珠飛了出來,轉眼間就被幾個人抓住了,不過那些人幾乎就在下一刻就成為了所有人的攻擊目標,戰場剎那間混亂了起來。

    徐雷看了一眼就不在多看了,他沒什麼興趣,之前sabr已經說了一顆血珠都不要,雖然不是指他,但是這種貨色,徐雷也不會有什麼興趣。

    “不知道搞定沒有,不過……,說笑了,看上去不像啊。”

    三個人緊緊地盯著他們攻擊的地方,神情沒有一點的放松,不用他多說,徐雷就能猜到了,那頭血獸絕對還活著,不過真的難以置信,那麼恐怖的攻擊,依舊能夠活下來,這頭血獸到底是有多麼厲害。

    “噠,噠,噠”

    聲音非常的沉悶,那層煙霧里面有一個黑影正在走出來,地面的煙塵又再一次的震蕩了起來,可以看出來煙塵里面的那個黑影的體重數一定不小。

    片刻之後,那頭血獸從那片煙霧中走了出來,它的身體表面仿佛被無數晶瑩的黑色六邊形所包裹著,看上去好似堅不可摧,那層六邊形組成了它的第二層皮膚,不過它手中的大刀上面布滿了傷痕。

    “喀嚓”

    大刀整個的崩潰,就像是倒塌的大廈一般,血獸看了一眼之後,拿著大刀狠狠地一甩,巨劍的碎片帶起了一陣陣金屬的洪流,簡直比重機槍的掃射還要可怕。

    高樓大廈直接被洞穿,幸虧他們佔據了有力的地勢,才沒有出現什麼嚴重的傷亡,不過他們還沒怎麼慶幸,那個大刀里面有一道白光激射了出來,就像是初升的朝陽一樣。

    “那個是——神之圖騰。”

    柳妖的反應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聲音變得又尖又高,雖然並沒有說太多的東西,但是在剛剛的一句話中,已經告訴了在場人太多的東西了,一種名為恐懼的東西表露的太清楚。

    “啊,啊,這一次,我再也不會懷疑了,這個地方真的有神殿,而且一般的神殿可不會有這種東西,我們的運氣到底是有多好。”

    唐龍不滿的瞪了一下柳妖,現在他們是所有人的心理支柱,一旦出現動搖,對于所有人都是一個打擊。

    “不過居然會出現雙重圖騰,圖騰和圖騰之間不是會水火不容嗎,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不可能的。”

    “你好好的看看,那兩個圖騰並沒有融合在一起,圖騰之間絕對是不會相容的,不過這些東西放到之後再去想吧,還是先把這個家伙給殺了再說,亞瑟王大人,請問,如果我們兩個人給你制造機會,你需要用多長的時間才能解決這個家伙。”

    徐雷看了一眼走出來的血獸,也愣在了原地,這頭血獸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她的面具卻不見了,那一身白色的皮甲上面到處都是焦黑色的燒痕,可是在她的武器卻變成了一把白色的長劍,和sabr手中的劍差不多長短,不過在那個劍柄和劍身接觸的地方卻有一個非常熟悉的符號,一個在他的夢中不斷出現的符號。

    三個成螺旋狀對應的回旋鏢,那個是他姐姐額頭上的符號,那把劍仿佛是由白銀所鑄成的一般,但是令人驚訝的是血獸開始變為了純黑色,黑的令人心悸,就好像是和剛剛來了一個對調一般。

    在那頭血獸的額頭上有一個正好和那把白劍相反的螺旋狀符號,一眼看過去,兩個符號是那麼的突兀,太不協調了,雖然看上去非常地像,但是卻不會有任何人會認錯,見到的第一眼,就會讓人知道那兩個符號之間的差異,那種差異仿佛亙古就有的,不過更像是在宣稱。

    “要麼我死,要麼它亡”

    兩個符號的差異好像永遠不可調和一樣。

    “你們只要給我拖延一段時間就行了,這場戰斗我已經不耐煩了,盡快解決這場戰斗才好。”sabr雙手緊緊地抓著劍柄,然後輕輕地舉過了頭頂,無盡的空氣開始往她的劍中灌注,劍也慢慢地出現了原貌,金色的劍氣將天空都染成了金色,血色的濃霧甚至都被破開了一個大洞,金色的陽光從空中照射了下來。

    “好漂亮”

    “這就是誓約與勝利之劍,真是一個令人驚嘆的武器。”

    那頭血獸抬起了頭,她的臉從黑色的長發之中露了出來,徐雷一愣,這張臉真的太熟悉了,到底是誰啊,為什麼想不起來了啊。

    “快一點,我們兩個人一定要把那個血獸給攔下來,之後只能把希望放到亞瑟王身上了。”

    血獸看上去雖然不具有人類的情緒,但是她仿佛能夠自動察覺到危險來自何方,所以第一時間就把注意力放到了sabr的身上,然後猛地一躍,整個人對著sabr沖了過去。

    “真是自大,我們可在這里呢,想要過去,可必須要看看我們同意不同意,你這個怪物。”

    唐龍和柳妖兩個人直接對著血獸撞了過去,三個家伙在天空中撞在了一起,巨大的沖擊波開始在四周肆虐,他們兩個人接連的吐血,不過險之又險的控制著戰場,不去波及sabr。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