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九十八章誓約與勝利之劍

第九十八章誓約與勝利之劍

    “去”

    徐雷瞄準了一個空檔,一箭瞄準,直接就往血獸的心髒處射了過去,不過那頭血獸卻異常的靈活,手中的長劍輕輕地一擋,直接就被磕飛了。

    “小心”

    “咚”

    血獸的腳在地面輕輕地點了一下,整個身體仿佛是一道閃電一般,聲音和人幾乎同時到達了徐雷面前不遠的地方,這個家伙的速度雖然沒有ridr的恐怖,但是根本就不是徐雷能夠躲開的。

    “躲不過去了嗎?可惡。”

    陰影幾乎剎那間就布滿了視野,簡直就仿佛是天空猛然間暗淡了下去一樣,徐雷狠狠地咬了咬牙,要是死在這里的話他可非常的不甘心,但是sabr已經沒有辦法趕過來了,怎麼辦,怎麼辦。

    “快點,用令咒啊,用令咒啊。”

    sabr的聲音突兀的在徐雷的耳朵里面響了起來,她焦急的聲音仿佛是雷聲一樣,在徐雷的腦海中炸響,對啊,還有令咒能夠使用啊。

    “以令咒之名命令,sabr,請趕快來到我的身邊。”

    手背上面那些繁雜的令咒花紋,剎那間便像是活了過來一樣,從上面發出的紅色光芒從手背上飛了出去,之後直接就融入到了空氣之中,雖然說不明白,但是冥冥之中,天地間好像有一些東西被改變了。

    紅色的光暈從徐雷的身體表面散發了出來,他的眼前出現了幻像,就像是一開始召喚出來sabr時候一樣,無數的魔術回路糾纏在一起,同時那些出現了無數條線,看到了那些線之後,徐雷腦海中第一時間蹦出來的詞就是‘命運’,這是命運之線啊,但是很快,那些幻像就全部都消失了。

    地面上出現的一個極其復雜的魔法陣,無數的印記還有魔力都在里面亂竄,恐怖的力量十分的壓抑,血色的空氣都在一直顫抖,不過仿佛是一陣風吹過,sabr出現在魔法陣上面,她依舊是不變的持劍姿勢,澎拜的金光躍動到了極點,整把劍里面的力量令人動容,這已經快要到達能夠抑制的極限了,不用多想,攻擊已經要來了。

    “誓約勝利之劍,為了勝利”

    他和血獸的距離很近,而且魔法陣直接就將血獸給擊了回去,sabr現在只用將自己的絕招狠狠地用出來就行了。

    “一定要成功啊,sabr。”

    sabr將手中的劍重重地劈了過去,巨大的金光從劍尖出伸了出去,仿佛是一場金色的台風一樣,那金光所過之處,一切都裂開了,還沒有降臨到地面,單單只是帶起的風壓,就已經將大地化成一塊塊的碎屑,金光帶起的威勢射向了天空,陰沉的血色濃霧在金光之下紛紛被溶解,脆弱的令人感覺到驚訝。【愛書屋】

    在徐雷的眼中,那些名為命運的細線仿佛都被斬斷,但是下一刻,所有的破壞突然消失,大地的撕裂停止了,血色的濃霧又將天空給佔據,那些被斬斷的細線消失不見了,所有的東西都被壓制在了金光之中,看上去平平淡淡,但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感覺到金光的可怕。

    那道金光就好像是化為了實質,帶著一種好似無法逃離的感覺對準血獸斬了過去,速度並不快,但是那頭血獸卻一動也不動,它只不過是雙手握緊了自己銀色的長劍,然後仰天嘶吼,狠狠地砍在了那道金光上面。

    “咚”

    “沒用的,不要再掙扎了。”

    金光和銀劍踫觸到了一起,就像是雪花踫到了滾油一般,銀色長劍被整個的擊碎,但是那上面的螺旋狀符號卻想要逃離,可是一道金色光束從光芒里面飛了出來,狠狠地擊打在了上面,那個符號瞬間便暗淡了下去。

    “啊”

    那個人形血獸大吼了一聲,她額頭上面的那個相反的符號猛地發出光芒,然後墨色的詭異符文從那個符號上面延伸出來,布滿了她的全身,讓那原本看上去就由堅不可摧的六邊形組成的第二皮膚更加的可怕詭異。

    “沒用的,我的劍是專克你們的。”

    sabr小聲的說了一聲,果然,金光和那頭血獸撞在了一起之後,最多三秒鐘, 嚓的炸裂聲就已經從血獸的身體表面響了起來,那層六邊形所構成的第二皮膚上面全部都是裂痕,最後金光猛地閃耀了一下。

    “ ”

    那層皮膚仿佛是玻璃一樣,整個的破碎,緊接著,金光就毫無阻礙的貫穿了血獸的身體,直接將它給釘在了原地。

    “終于干掉了”

    sabr也輕輕地松了一口氣,面對著這樣的敵人,就算是她也不會有絲毫懈怠的,能夠這般順利真的是太好了。

    “這一次真的是多虧你了,如果沒有你在這里當作誘餌的話,就算是我也不太容易能夠攻擊到這個家伙的。”

    sabr看了看徐雷,看上去她的心情不錯,順便還給了徐雷一點功勞。

    “別說了,剛剛的戰斗全部都是你一個人出手的,本來想要幫幫你們的,誰知道,真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了,今天要不是有令咒,我說不定就已經死了,真的要謝謝你了,sabr,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

    徐雷可知道自己斤兩,就憑自己的實力,想要在這一頭血獸的攻擊之下活下來都難,完全都是憑借了sabr的實力,另外一個說這一次,完全算不上沒有什麼損失,令咒這個東西只有三個,用了一次就少了一次。

    “什麼,直接少了兩道?”

    “你不知道嗎,因為我的對魔力是最高等級的,所以想要我服從命令的話,必須是雙倍的,如果是其他的還好說,可是剛剛我根本就不可能趕過來的,那是借用了令咒的能量才辦到的,因為身體的排斥,所以有一點對不起了,放心好了,以後小心一點就差不多了。”

    sabr的解釋讓徐雷一陣的無語,他自己倒是忘了還有這一茬的,看來sabr身上的優點對他來說也並不都是好處,不過能夠成功把這頭血獸給干掉的話就沒什麼好在意的了。

    “對了,sabr,那頭血獸不會變為血霧嗎?”

    他可不能忍受自己用這麼大的代價,還是兩手空空的結果。

    “不會的,我的魔力已經完全的把那頭血獸給包裹了起來,它現在就像是在另一個空間一樣,時間完全停止在它死亡時的那一刻。”

    “哦”

    sabr的能力徐雷已經有一點見怪不怪了,雖然和原著比起來,她的能力厲害的不只是一星半點,但是他很明智的沒有多問。

    “好了,兩位,你們的血珠已經拿走了,接下來,那些東西就都是我們的了,你們不會反悔吧。”

    sabr看著一臉欣喜的握著血珠的唐龍和柳妖,她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的歡笑,反而語氣中有一點冷冰冰的感覺,看到sabr這樣對這兩個家伙,徐雷表示,自己那小小的虛榮心得到了很好的滿足。

    “你盡管拿走好了,不過,這些東西都沒什麼用處吧,不知道到底還有什麼值得亞瑟王大人動心的地方,告訴我們吧,當然,對于這條消息,我們絕對不會沒有一點表示的,給你們一半的血珠怎麼樣,也算是互惠互利了。”

    唐龍和柳妖兩個人可不會見好就收,他們看著sabr的眼神中雖然充滿了驚懼,但是貪婪的本質很快就戰勝了理智,不過他們開出的價錢讓人有些哭笑不得,都是被sabr給隨意丟下的東西,卻被他們給當作寶了,sabr怎麼可能會接受呢。“我拒絕,你們給我讓開。”

    sabr冷冷的對著唐龍他們說了一句,語氣中雖然沒有帶有多少殺氣,可是她手中的誓約與勝利之劍突然間抬起了一點,令人呼吸困難的氣勢又重新出現在她的周圍。

    “亞瑟王大人,我們只是說說而已,這一次的合作非常的愉快,如果您要是不想說的話就算了,我們也不強人所難,這位小兄弟就是你的mastr嗎?”

    唐龍不敢再多說什麼,只能干笑了兩聲,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是那個意思,sabr並沒有多做什麼解釋,帶著徐雷就想要離開,經過唐龍身邊的時候,他突然問了一句。

    “是的,請問唐龍老大有什麼意見嗎?”

    “意見不能說,不過你居然能夠成為mastr,的確是非常厲害呢,你是一個新手吧,比很多的老手都要厲害很多呢,我是新手的時候一直都是呆在前輩們的後面的,不過以你來說,老手之中能夠勝過你的已經不多了,過不了多久,恐怕我們最頂尖的五個人里面,就會多出來一個人了吧。”

    “您說笑了,我的實力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想要和您比肩,您未免太高估了我吧。”

    “我可是認真的,當然作為對手,我一定會用盡全力擊潰你的,到時候你可要撐下來,要是太脆弱的話,就不太好玩了。”

    “我不喜歡玩,但是我喜歡勝利。”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