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九十九章歸來的眾人

第九十九章歸來的眾人

    徐雷說完之後,扭頭就跟著sabr離開了,這些家伙真是一個個的讓人不耐煩,不敢惹sabr就給我下絆子嗎,真的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嗎。

    “那個家伙我不喜歡”

    “嗯,那個家伙比柳妖更加的危險,和那些對手比起來人類才算是最麻煩的吧。”

    對于新人來說,剛剛的那句話可會讓很多的老手感覺到刺耳的,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他們要是不來找徐雷的麻煩才怪了呢。

    “不過,一個個的真以為老子是泥捏的不成,媽的,要是有不開眼的家伙,我一個個的都把他們的腦袋給敲掉。”

    “還是這樣的士郎比較熟悉,永遠不會畏懼,只用堅定地向前進就行。”

    sabr看著有些年少輕狂的徐雷輕輕的笑了一下,這樣沒有被這個世界所污染的人,才是最可愛的啊。

    所有的東西已經全部都有了,接下來必須要繼續往著神殿大門去了,不過在此之前必須要解決掉一個事情。

    “月華姐,你們去不去神殿啊。”

    “去,肯定要去,這個游戲里面已經吃了那麼多苦了,要是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東西的話,就太吃虧了,怎麼,你們有什麼事情嗎?你們不用管我們了,接下來的路,我和雪雪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冷月華看了徐雷他們一眼,雖然沒有多說,但是她已經明白了,有些東西徐雷和sabr並不想要讓她們知道。

    “給,這些血珠給你們吧。”

    徐雷把四顆血珠給了冷月華。

    “這不太好吧,總共也沒有多少,你們給了我們之後你們怎麼辦啊。”

    “放心好了,我們的已經足夠用了,這些血珠如果有可能的話,你們應該能夠交換到一些東西,你們兩個可要好好地活下去啊。”

    冷月華一愣,她看的非常的清楚,那四顆血珠恐怕已經是他們手中的一半數量了,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送給一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她都不知道應該說徐雷白痴還是敗家子了。

    “我們一定會的”

    萬千語言到嘴邊只能化為只一句話,是啊,在這個世界里面無論多麼艱難都要活下去啊。

    “那就再見了,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說不定會在神殿再會的。”

    sabr得到了那具血獸的肉體之後非常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一下,而且很明顯他們已經成為了一些家伙的獵物,繼續跟著他們就太不安全了,另外雖然不知道冷月華是什麼身份,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徐雷發現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她一定能夠安全的活下去的。

    “我覺得以後以後你的名聲一定會在黑作坊響起來的,到那個時候,我要再去找你,你可不要拒絕哦。”

    冷月華看著臉色還十分青澀的徐雷調笑了一聲,兩個人相見即是有緣,未來再見面的時候會變成什麼,真是令人好奇。

    “接下來,sabr,你需要多長時間啊。【愛書屋】”

    送完了冷月華之後,徐雷把注意力放到了sabr的身上,雖然她並沒有明說,但是隨便想想就能知道sabr肯定會有一段的虛弱的時間,必須要依靠他來保護sabr了。

    “最少也得三個小時,抱歉,又要耽誤你一些時間了,本來就沒有什麼時間了。”

    “沒事的,只不過是多用了幾個小時而已,另外,sabr能夠變得更強吧!”

    “是的,我有信心,有了這頭血獸,我一定能讓我的力量再強大一些,這樣才能守護到更多的東西,mastr,你也是我的劍所要守護的東西啊。”

    sabr看著徐雷笑了一下,在這一刻,她是那麼的迷人,雖然在一片的血紅之中可能有一點不相適應,但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sabr,徐雷才會愛得無怨無悔。

    “那就全靠你了,sabr”

    “嗯”

    在這出戰場之中,想要找到一處安靜不被打擾的地方,還真是費勁,沒辦法,最後他們只能再次找到一處房子的地下室里面,里面非常潮濕,而且空氣異常的沉悶,真不是一個好地方,不過兩個人現在也顧不得太多了。

    “你在里面吧,我出去給你放哨好了,那些家伙可不會放過我們的。”

    “拜托你了”

    在戰場上面,危險的東西太多了,其中最危險的一種就包括了自己的同類,來自黑作坊的玩家,在這個世界里面再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他用強化過的工具做起一些陷阱非常的容易,不大一會就弄好了幾個觸發型的陷阱出來,在這里十多年里他可不是白白度過的,最起碼的,對于一些陰人的東西他也學了不少,不過這些陷阱最多是牽制一下,對于有心人來說,陷阱根本就不會有什麼用處,而且也沒必要。

    “不知道sabr剛剛表現的實力能不能鎮住那幾個家伙,真是的,希望他們能夠膽小一點,這樣的話,什麼都不會發生了,大家都好。”

    不過很明顯,那些家伙听不到徐雷的心聲,起了心思的人不僅僅只有唐龍和柳妖,對于他們來說,sabr再加上徐雷這一對組合看上去實在是太弱了,弱的忍不住想要出手。

    “有多大的幾率,亞瑟王的那一劍我們都擋不住啊。”

    柳妖和唐龍他們還停留在原地,並沒有像其他的人那樣,沒辦法地位越是高的人,需要顧及的東西就是越多,他們反而不能像其他人那樣赤膊上陣了,對他們來說,最主要的事情是維持著穩定,而不是混亂,一旦混亂起來,他們得利的機會並不大,而且往往是弊多利少,不過這一次的東西連他們都有一點心動了。

    “總會有機會的,你也看到了,那兩個是圖騰,雖說我們是最強的五人,但是其實我們兩個只不過是跑腿的而已,如果沒有圖騰的話,我們兩個永遠都沒有發言權,那兩個圖騰雖然不可能是正品,但是,對我們來說已經夠了,只要有了圖騰,我們什麼都會得到的,你要是沒那個膽子的話,我就自己去,總在別人能之下,我可不甘心。”

    柳妖的看著徐雷他們離開的地方,眼神中的貪婪實在是太明顯了,唐龍看的很清楚,但是剛剛sabr的那一劍還沒有從他的眼前消失,仿佛將天地都能斬開的一劍,他根本就提不起一點與之對抗的念頭,但是就和柳妖所說的那樣,想要更近一步,既然覬覦前三人的地位,他們就必須需要圖騰,就算只是贗品也行。

    “好,我就和你一起去,亞瑟王我們是對付不了了,可是他的mastr,太弱了,刀雖利,但是持刀的手太弱小了,那把刀在怎麼厲害也不行。”

    “不過那有兩個圖騰,我們最多使用一個,我們一人一個,另外這一次必須要快,時間一長的話容易出什麼意外,我的妖蝠組和你的炎龍組都趕不回來了,不過帶著柳妖還有佐佐木他們也差不了多少,這一次可要做好,把命都丟在那里的準備。”

    “不用你說,從以前開始拼命地次數太多了,雖說現在懶得動手了,但是並不是說,我現在連拼命地膽子都沒有了。”

    唐龍扭了扭自己脖子,清脆的聲音從他們的骨骼之中爆響了出來,咧開嘴笑了一下,一股嗜血的氣息撲面而來,兩把大刀他直接抗在了肩膀上。

    “既然你想瘋狂一下,老子要是拒絕的話也太不識趣了,不過到時候你要是想要半路上逃跑的話,老子第一個就把你給削了。”

    “這句話我也想說。”

    兩個人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就直接帶著自己的手下向著sabr離開時的方向追了過去,那個方向當然不對,不過在sabr離開的時候他們就撒下了不少探子,雖然大部分都毫無作為,但是還有不少人帶回了不少的消息。

    “真是聞到了臭肉的禿鷲啊,不過,妹妹啊,你這樣做是不是改變了歷史的進程啊。”

    張楓偷偷的從廢墟里面鑽了出來,她呆在這里很長時間了,剛剛她一直都躲在一棟倒塌的大樓里面,里面有不少足夠藏下活人的空隙,足夠隱秘,並且足夠寬廣,這些地方很容易就能躲過一些有心人的搜索。

    “早就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不過這麼一來,誰也不知道未來的走向了,到時候抓狂的可不只是我一個人了,不知道,最後走向誰的未來。”

    羅霜依舊是那樣,冷冰冰的一副閑人勿近的樣子,看著離開了的眾人,語氣中少有的出現了好奇,這一切都是被她給一力推動的,但是就是那句話,未來會是什麼樣子誰都不會知道,一切都是未知的。

    “冬木市變成這個樣子還真是令人感到驚訝,櫻,看來你的姐姐,還有你喜歡的士郎哥哥做的事情不錯嘛,我最喜歡渾水摸魚了,不知道現在冬木市的水夠不夠渾啊。”

    ridr出現在冬木市里面,天界書的殘頁並沒有化為王座,金色的光茫從那張殘頁中產生,將ridr還有櫻全部都保護在里面,令人驚訝的是那些血色濃霧卻沒有辦法進入到那層薄薄的光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