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章提前出現

第一百章提前出現

    “看來沒有錯,這股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對天界書來說完全不是問題,這一次的尋寶之旅看起來會輕松許多,喂,小丫頭,我們進來了,未來是怎麼樣的,我可不知道了。”

    天界書的金色屏障將ridr還有櫻都保護起來,對別人來說可以稱得上是觸之即死的血色濃霧對她們沒有產生一點的作用。

    “一切都結束之後去表白吧,不過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打死我,應該不會吧,再怎麼說我也是她的mastr,不過令咒只剩下一個了,好危險啊,根本就保不住自己的命,還是小心一點為好吧,作死啊。”

    徐雷想著摸不著頭腦的事情,一邊小心的戒備著四周,太過認真的話只會讓自己的注意力變得僵化,為了持續的戒備著周圍,他只能想著一些作死的事情來調節一下,當然有很多事情他都是只敢在自己的腦袋里面稍微的想想。

    sabr這個人永遠把別人放到自己的前面,她就是這樣的人,這樣的騎士王,但是作為她的mastr,徐雷他必須要保護sabr,就算是白日夢也一樣。

    他偷偷的躲在對面的一棟大樓里面,深紅色的血霧籠罩在天空上面,讓人分不清時間,四周全部都是一片深紅,非常的昏暗,稍遠一點的地方都看不清楚,天氣非常的冷,滲入骨子的陰寒仿佛逼得人發瘋。

    天空中並沒有太陽,或者說是被厚重的血霧給遮住了,只有在血霧的邊緣才有著暗淡的光芒,四周十分的安靜,一點聲音都沒有,一切好像都停止了一樣。

    “一個小時了,先生,一切都順利吧。”

    順利的把自己藏在暗處的錢瑩和她的英靈突兀的出現在一個公寓里面,他們的周圍空間帶著一點細微的扭曲,暗淡的光芒在他們的周圍全部都彎曲了,如果是一般的人根本就不會發現他們。

    而在她的前面,一身儒雅裝扮的英靈——諸葛武侯看起來略帶了一絲的狼狽,右臂上的袖子被劃開了一大口子,幸好沒什麼太過嚴重的傷勢,不過在他盤膝而坐的地面上還有一副五彩六色的棋盤,他正一點點的挪動著里面的棋子。

    “怎麼可能順利,如果能夠戰勝lancr那個家伙,誰會費那麼多的功夫,之所以會使用計謀,是因為自己的力量居于了劣勢,言峰的力量太強了,現在我們要一點點的削弱他們的力量,而sabr就是最好的棋子。”

    “那你看成功的概率有多大?”

    “很大,現在可不跟以前一樣,只要雙方一踫面,一定會分出個勝負,雖然實力上不好看出來,但是槍兵那個家伙的運氣太壞了,他死掉的概率很大,而且sabr和他的mastr還有很多的力量沒有發掘出來,以前是缺少條件,但是現在一切都足夠了。”

    一邊說著話,諸葛武侯一邊挪動著棋子,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棋盤上面,片刻過後,他手中的一枚棋子突然炸裂,聲音很小,但是力量卻一點都不小,他的拇指被炸裂的碎塊劃出一道很深的口子,殷紅的鮮血瞬間便從里面涌了出來。

    “啪嗒,啪嗒”

    “先生,不要緊吧?”

    錢瑩擔心的看著一臉平靜的諸葛武侯,雖然看不出來,但是mastr和英靈之間畢竟有著超越一般人的聯系,多多少少她也能感應到一點,現在諸葛武侯的心已經全亂了。

    “一切已經都不能挽回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沒想到,哎,算了,沒什麼,沒到最後,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一切都還並不知道。”

    這些話與其是對著錢瑩說的,不如說是對著他自己說的,他的臉上雖然非常不明顯,但是閃過了淡淡的憂色,他伸出手將自己拇指上面的血液輕輕的荼去,看了自己已經碎掉的棋子一眼,苦笑了一下。

    “我們的計劃應該算是成功了吧,不過也被lancr那個家伙給發現了,這一群家伙一個個的真實麻煩的要命。”

    對他來說,他想讓別的英靈成為他自己的棋子,按照他的劇本行動,但是那些家伙可都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他還是太小看那些家伙了,不過單就這一次來說,他的計劃已經算是成功了。

    不過徐雷還不知道危險一點點的迫近,他還正在奇怪四周怎麼一個人影都看不到,那一群家伙不會都沒什麼興趣吧,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一番布置就成了無用功,不過這樣最好。

    “還有一個小時sabr就結束了,聖杯戰爭的結束也還有兩天,什麼都沒有發生最好,也不知道凜和伊利雅怎麼樣了,憑他們的實力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看來看去還是我這里最危險了,希望不要發生什麼糟糕的事情。”

    四周真是壓抑到了極點,預想中的敵人並沒有出現,這讓徐雷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注意力悄悄地放松了下來,但是突然間他的脊椎骨猛然一麻,就像又一同冰水從他的腦門中灌下去一樣,仿佛電流一般向著自己的大腦之中沖去,後背那厚厚的羽絨服瞬間便完全被汗水浸濕。

    “危險,有危險。”

    甚至不等他做出思考,身體就提前做出的應對,身體猛然前傾,以左腳腳尖為軸,右腿狠狠地向後斬去,一個完美的扇形被劃了出來,同時赫子從身體里面直接抽出來,將要害完全的保護在里面。

    “反應不錯,不過啊,還是太慢了。”

    “又是你,lancr。”

    天藍色的甲冑實在是太熟悉了,再加上那一張無比囂張的臉,這個家伙手法幾乎就和上一次一摸一樣。

    “噗”

    冰冷的槍尖刺入皮肉之中的感覺非常的清楚,而且並沒有對螺旋轉動的槍尖造成絲毫的阻礙,好在避開了內髒,要不然全部都會被攪碎。

    “紅之雨”

    幾乎就在同時他的反擊就已經使了出來,他能夠對lancr造成阻礙的招數很少,但是就算沒什麼用,他也必須要像一堵牆一樣,將lancr死死的拖在這里,如果能夠拖到sabr成功的話,他們贏定了,但是如果他失敗的話,不止是sabr,包括他,兩個人都要把命給搭上。

    “無聊”

    緋紅色箭矢般的羽毛並沒有什麼用處,lancr手中的紅色長槍仿佛是雷霆一樣,直接就將那些羽毛給擊碎,然後毫不停歇,立刻就向徐雷刺了過來,簡直如同一陣狂風,不給對手任何一點的反應時間和機會。

    “砰”

    槍身重重地砸在了徐雷的赫子上面,恐怖的力量盡數傾瀉了過來,赫子被扭曲到了極致,簡直就像是被一列正在運行的火車狠狠地撞了一下一般。

    他整個人直接被砸在了牆壁里面,幸好,赫子在危機時刻保護他,要不然就剛剛的那一下子,他少不了來個粉碎性骨折。

    “糟糕了,積分沒有了,用不了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赫子閃動了兩下,然後仿佛潮水一般用回了他的身體,甚至就連左胸那觸目驚心的傷口都沒來得及修復,不過好在他身體內部有誓約與勝利之劍的劍鞘,傷勢雖然嚴重,但是並不致命,但是糟糕的是,就算是這樣,也絕對不是一時間就能恢復的。

    “你已經沒有力量了吧,結束了。”

    lancr手中的紅色長槍對準了徐雷的左眼就刺了過去,看這個樣子,這個家伙是打定主意要讓徐雷從聖杯戰爭之中除名。

    “糟糕了,快點動起來啊,我的身體,快點啊。”

    但是徐雷受得傷實在是太重了,無論他怎麼哀求自己的身體,他都沒有辦法移動一絲一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閃著紅光的槍尖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要死了,怎麼辦,怎麼辦。”

    “你只用安心的祈禱就行,無論對手是誰,我一定都會保護你的。”

    清冷而又充滿了溫柔的聲音突兀的在他的耳中回想,這個聲音太熟悉了,但是听到這個聲音之後,徐雷一愣,時間不對啊。

    “怎麼可能,你不是正在煉化圖騰嗎,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單純的英靈絕對不會有這種速度的,你究竟是誰。”

    lancr的聲音中都摻雜著一絲震撼,看來不只是徐雷一個人對sabr的速度感覺到驚訝,他張大了眼楮死死地的看著sabr,嘴角都被他給咬出一個口子,那是怎樣的眼神啊,既有怨毒又有羨慕和畏懼。

    “你應該知道吧,lancr,你可是一半是神的家伙,這種無聊的把戲你就收起來吧,我只不過sabr,是亞瑟王,只不過略微有一點特殊而已。”

    sabr的聲音十分的冷冽,聖綠色的瞳孔之中沒有一絲的波動,無論是面對誰都是那副樣子,仿佛就是一個精美的人偶一樣,只有看向徐雷的時候才帶著一點笑意,那點點的笑容,就讓sabr看起來像是正常人一樣。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真是太讓人好奇了,sabr,我真是想知道啊。”

    “你還是先想想自己怎麼把命給保下來吧,這一次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現在的我,可跟以前不同了,你可要給我撐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