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零三章殺戮

第一百零三章殺戮

    “這個東西還真是好用,不過估計就是面對這些血霧才會有作用,如果能夠抵御攻擊就好了,不過那樣的話恐怕就太珍貴了,只能用一次真是遺憾。”

    徐雷感嘆了一下,得到的那枚晶瑩圓潤的血珠在他們的周圍張開了一個半徑三米的球形結界,那些致命的血霧全部都被屏蔽在了外面,不過剛剛他們實驗了一下,結界只能抵擋血霧,其他的一律不行,簡直就像是特定對象一般,這樣他們打算使用血珠抵擋攻擊的打算失敗了。

    “已經很幸運了,那些血霧對我們來說才是最致命的東西,就連接觸都做不到,更別說抵御了,不像其他的東西,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御都有解決的辦法,接下來只要我們小心一點就沒什麼事情了,如果要是順利的話,兩天之內一切都能結束,走吧。”

    sabr的聲音非常的瓶頸,但是其中的壓抑和緊張徐雷听得非常清楚,這場游戲即將要結束了,他們兩個都十分的清楚,時間已經不多了,對于一開始的時候自己的任務,徐雷現在已經看得不太重了,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他只希望sabr能夠安安全全的活下去,其他的,他所求很少。

    柳洞寺是一個典型的日式僧院,和中國的僧院比起來小了不只是一點,這個寺院是他們的同學一成的家,他可以說是先知先覺,在這十年里面來過這里很多次了,對里面的各個地方頗為的熟悉,進到里面之後他並沒有太多的遲疑,直接拉著sabr就往寺院的里面走去。

    在徐雷進到里面之後,一身皮甲的lancr出現,他看著已經走遠的兩個人,有些輕佻的吹了一聲口哨,他的任務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那個家伙要是還不還他自由,lancr的槍可不是什麼吃素的東西。

    柳妖和唐龍兩個人使出九牛二虎的力量用金蟬脫殼的計謀逃了出來,在將北魍的人給擺脫之後,他們並沒有報復,而是加速趕往了柳洞寺,看他們那種焦急的表情就能知道現在的情況十分的不好。

    張楓還有羅霜兩個人突然出現在柳洞寺的山腳下,她們看了頭上的那層薄薄的血霧,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絕美的臉上突兀的顯現出了幾分不耐。

    “你們好,兩位漂亮的小姐,這層血霧如果沒有血珠的話根本就不可能通過的,假如你們沒有血珠的話,可以加入哥哥的隊伍,我們這里的絕對都是精英,每個人都有了三四種的血脈,還都是老手,絕對能夠保護好兩位小姐的。”

    停留在山腳下的不只是張楓與羅霜,有不少的人都因為沒有血珠不敢繼續向前前進而停留在了這里,久而久之,在這里倒是形成了一個特殊的貿易區,附近的幾股勢力默契的遵守了一些規矩,也算是保一方平安了,在這里血珠成了搶手貨,倒是成為了一般等價物的,大部分都是用手中多余的血珠來換取一些珍貴的東西。

    “成色絕對超好的血珠啊,換取一道能夠提高速度的血脈。”

    “火天狼魔的血脈,一旦啟動,可以讓你擁有火天狼魔的超強攻擊力,絕對是殺人越貨的必備之物,吐血大甩賣,只用兩枚血珠就能把這道超稀有的血脈換回去。”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山腳下到處都是擺地攤的人,各種方言夾雜著含糊不清的廣告詞,讓這個本來僻靜的地方變得喧鬧無比,張楓兩個人扭過頭看來向他們搭話的白衣男子,那個男子看上去頗為的帥氣,但是那種油頭粉腦身體發虛的樣子並沒有躲過兩個人的眼楮,兩個人嫌棄的皺了皺眉,選擇了直接無視。

    “你們……,喲,**還挺有個性的,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那個男子看到張楓他們的樣子,突然向前走了一步,伸手就摸向張楓那布滿了寒霜的臉。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沒有興趣知道,總之,讓開——。”

    張楓隨手將那個咸豬爪給拍開了,語氣十分的生硬,然後看也不看,直接向前走去,她可不是什麼太好說話的人,不過對于這種螻蟻,她也沒有什麼生氣的興趣。

    “吆,還生氣了呢。”那個男子淫笑了一下,看著兩個女孩那近乎完美的身材曲線,他的心無形中火熱了許多,像這種極品的貨色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踫到的,想到這里,他雙腳不由自主的再次擋在了兩個女孩的面前,貪婪的眼神簡直就如同實質一般從上到下的掃視著兩個女孩,“兩位小姐,實不相瞞,在下可有不少老手的朋友,在這個地方,我許越的話還是有一點分量的,如果兩位能夠加入我們的小隊,火羅小隊,無論有什麼危險,絕對不會傷害到兩位小姐的,我們絕對能夠讓兩位安全的到上面去,不知道你們怎麼看。”

    “沒听過”

    “沒興趣”

    那個男子露出了自以為最自信最陽光的笑容,本來搬出來自己的身份之後,以為已經手到擒來的兩只小肥羊會乖乖的降服,結果卻發現對根本就不看她,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軟釘子,簡直就如同當頭一棒一般,周圍圍過來不少看客,見到這個男子吃癟,一個個全部都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看起來這個男子也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娘的,一群混賬東西,都給老子看什麼看,小心我們的火修羅老大找你們算賬。”

    男子一看到周圍人的那種眼神,眼神猛然一厲,色厲內荏的罵了一句,站在他身邊的那些人猛然向前踏了一步,無比凶煞的眼神死死的看了周圍人一眼,所有的人立刻緊緊地閉上了嘴,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兩位小姐,現在打算加入我們了嗎?”

    男子有些得意的看了周圍一眼,然後又故作優雅的邀請了一下,不過他伸出的手,羅霜還有張楓看都沒看一眼。

    “我應該說了讓開吧。”張楓根本就不懂得客氣二子是什麼意思。

    “別這麼說。”羅霜笑了一下,慢慢地走上前去,“你們手上應該有血珠吧,我們兩個喜歡獨自行動,所以能不能把你們手上的血珠全部都給我,作為交換,你們能夠安全無恙。”

    “你……。”

    男子的頭上的青筋一陣的亂蹦,哦,弄了半天原來別人是在耍他們啊,被當作小孩子一般的耍,看到周圍人看過來的嘲諷眼神,許越的理智慢慢地消失了。

    “他媽的,你們居然敢惹我們,我們火羅可不是吃素的,兄弟們,這兩個**根本就不把咱們,讓他們見識一下咱們的厲害。”

    “看來我們的談判是失敗了,動手吧。”

    羅霜那宛若天仙一般的臉冷笑了一下,如若百花燦然,但是下一刻,她一頭扎進到沖上來的火羅小隊里面,縴細完美的雙手,如同穿花的蝴蝶一般,優雅的閃過了兩個人的防御,然後手臂微微一震,恐怖的力量重重地轟擊在了兩個人的胸口, 嚓的聲音中,那兩個人的胸口完全的塌陷了下去,吭都沒吭直接倒飛而回,隨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直接斷了氣。

    “好厲害”

    “你還是那麼暴力呢,無論過了多少年都還是一點沒變呢。”

    與之相比,張楓的動作則輕柔了很多,她的十指無比的靈巧,相互之間不停地勾動著,好像有無數的光線在游走著,圍在她身邊的那些人面面相覷,片刻之後,他們身體表面出現了一些光芒,看起來他們都使用了自己的血脈。

    “別動,你們一動就會死哦。”

    “切,別听這個家伙胡說,我就不信了。”

    那些家伙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老手了,張楓的話他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啟動了血脈之後,身體里面奔涌的強大力量給予了他們莫名的信心,對著張楓恥笑了一下,然後一起猛然踏出,準備動手。

    “噗”

    那些人才剛剛踏出了一步,原地就出現了漫天的血霧,所有人已經不見了,原地只剩下一堆白骨,張楓的十指微微的動了動,那些血霧仿佛被一雙大手緊緊地捏著,爭先恐後的想著她的指尖涌去。

    “真是不听話,要是留在原地,我也只不過是把你們的血脈全部都抽離出來而已,那樣的話你們還能保一條命呢,不過現在也無所謂。”

    張楓看著那一堆白骨,臉上並沒有絲毫的恐懼,反而有淡淡的嘲諷,簡直就如同嘲諷螻蟻不自量力一般,“呃,真是一堆廢物,都是什麼垃圾血脈啊,居然一點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不過蚊子雖小也算一塊肉,就湊合一點吧。”

    她的指尖和那些血霧接觸的地方,不時地閃爍著一點光芒,同時還有許多細微的能量波動,這種能量波動並不陌生,就是血脈的力量,這個女人是在強行吸收其它人的血脈之力。

    “你還真是讓人惡心,你也一點都沒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