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零四章給我們吧

第一百零四章給我們吧

    “你是想要說彼此彼此嗎?那還真是要謝謝你的夸贊啊。”

    張楓嘴角翹了起來,看上去就和剛剛的嘲諷一般無二,雖然是在客氣著,但是從她的臉上卻完全的看不出來。

    “哈?誰說是夸贊了,你這個家伙里里外外簡直就和臭蟲一般讓人厭惡,只有你自己,從一開始你就是一個令人作嘔的家伙,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羅霜不屑的大聲嘲諷著,對于張楓這個家伙她從來都沒有看的起過,不過對方恐怕也是這樣吧,兩個人從一開始踫到的時候就在不停地吵鬧著,從這一方面來說到底確實沒變。

    “哎”

    羅霜說到最後,嘆了一口氣,不想再做無謂的爭論,轉過身去,看起來並不想要多說了,周圍的人早在雙方動手的那一刻起就直接離開了,都是為了避免殃及池魚。

    所謂的火羅小隊看起來並不怎麼厲害,總共也就二十多個人,除了那個白衣男子許越現在還有呼吸之外,剩下的全部都變成了尸體,甚至一些連尸體都沒能留下。

    張楓那**的紅唇笑了一下,十指微微的攪動著,剩下的骨骸就像是被無數的利刃劃過一般,先是變成了像手指甲蓋那般大小的碎片,然後那些碎片轉瞬之間就變成了更小的碎末,被風一吹,甚至就連渣都沒能留下。

    “現在可以把血珠交給我們了吧,小子。”

    羅霜毫不在意的踩在尚有余溫的尸體上面,一步一個血色的腳印,緩緩地走到癱倒在地上的那個男子,微微的歪頭問了一句,嘴角輕輕地掀了起來,看上去人畜無害般溫柔的問了出來,不過那種溫柔的笑容,在許越的眼中不啻于勾魂的厲鬼。

    “別過來,別過來,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啊,你這個魔鬼快點走,快點走啊,等一下大哥來了絕對會干掉你們的,現在你們最好給我安分一點。”

    許越睜著驚恐的眼楮,恐懼在他的臉上迅速的蔓延,不對,應該說是更加的恐懼,五官扭曲到了一起,表情非常的恐怖,看著羅霜死命的哀嚎著,長相不錯的臉這個時候青一塊紫一塊,都是在地上拼命爬的時候蹭上的,那一身整齊的衣服也被刮破,看上去狼狽到了極點,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羅霜,提到自己的大哥之後,突然不再發抖了,語氣之中也硬了很多。

    “看起來你什麼都不知道啊,那我就把你送到你兄弟的身邊好了。”

    羅霜的手非常的細長,但是縴巧的十指就像是鋒利的小刀一樣,劃破許越身上血脈力量所組成的防護時沒有絲毫的阻礙,簡直就像是鋼刀切豆腐一般。

    “大哥,大哥,救命啊,你們殺了我們這麼多人,等我大哥來了之後他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如果有我給你們求情,說不定我大哥還能饒你們一命。”

    許越感覺到危險之後,拼命的大聲求救,同時還頗為硬氣的威脅了兩句,不過羅霜直接舉起了右手,然後毫不猶豫的對著他的喉嚨刺了過去。

    “給我停下來,哪個混蛋敢動老子的人。”

    “嗯”

    羅霜的右手在距離許越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是被擋下來的,在她的前面出現了一層紅色的能量屏障,正是這一層紅色屏障將她的攻擊給擋了下來,當然也有她沒認真的因素在內。

    與此同時還有一大片火紅色的身影從遠處沖了過來,還沒看到領頭的樣子,如同烈火一般狂躁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是火修羅那個瘋子,這下子就有好戲看了。”

    “火修羅雖然厲害,但是我看這兩個女的也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我們還是看看等一下有沒有什麼油水可撈。”

    “哼,小心,別什麼都沒撈住,反倒是把小命給弄丟了。”

    听到了周圍的議論聲後,羅霜出奇的沒有一丁點的反應,只是笑了一下,襯著地面的鮮血與尸體居然有一種突兀的美感。

    “哈哈,這是我們老大的火羅之障,你是殺不了我的,我們老大已經來了,現在你還是趁早認輸的好,要不然等一下刮花了你的小臉,也蠻讓人心疼的。”

    有了人撐腰就是不一樣,那個小子居然囂張了起來。

    “只不過是一個連紙都不如的防護罩,居然會給你那麼虛幻的安全感,你還真是可悲呢。”

    羅霜微微的搖了搖頭,右臂微微用力,仿佛水泡被戳爛的聲音一般,那層能量屏障直接被蠻橫的撕成了粉碎,一丁點的防護作用都沒有起到。

    “所以說,可悲的你還是去死比較好,不僅看不清楚自己,甚至就連自己的依仗都看不清,你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雲中的,太虛幻了。”

    “ ”

    羅霜的手指直接將許越的脖子給刺穿,堅韌的皮膚,帶著彈性的血肉,還有堅硬的骨骼都沒有辦法停下來她那縴細的手指,猩紅色的溫熱液體濺到了羅霜如溫玉般的臉上,她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顯得無比妖艷。

    “媽的,兩個賤人,等一下抓住你們絕對干死你們。”

    紅色的人影終于趕了過來,不過看到緩緩到底的許越,那個領頭的差點跳了起來,不過看清了羅霜和張楓之後他居然安靜了下來,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兩個人,眼神比剛剛的許越還要貪婪還要露骨,**裸的眼神簡直想要將將兩個人給看光一般,兩方詭異的安靜了下來,只是一些赤紅色的眼神死死的盯著羅霜和張楓鼓脹脹的胸脯,還有修長的玉腿。

    許越的老大是一個穿著猩紅色長袍的壯漢,**的雙臂上面青筋如同古老的藤根一般扭曲盤結,臉上帶著一個修羅的面具,讓人沒辦法看清楚他的表情,不過從那個弧形的縫隙中露出的眼神卻帶著讓人不怒自威的殺氣。

    而跟在他後面的九個手下非常的安靜,宛若實質的殺意不用看都能清楚地感覺出來,和這些人一比,許越他們簡直就和土鱉差不多,估計在火羅小隊里面他們也都只不過是炮灰,這些人也都穿著一色的長袍,這九個人臉上什麼都沒帶,滿是刀疤的臉能夠嚇退不少的人,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看著羅霜一個個眼珠子差點要掉了出來,那種威勢消失的蕩然無存。

    “你就是他們的老大。”

    羅霜的聲音並不響,並沒有如其他人所想的那樣膽怯,而是非常的冷靜。

    “怎麼想要求饒吧,如果你能夠跪下來給老子賠罪,老子也不是不能饒了你。”

    火修羅听到了羅霜的話後,**的笑了一下,剛剛看到羅霜和張楓兩個人之後,本來那充斥著殺意的眼神立刻變成了**裸的佔有欲。

    “你們的血珠是在你的手上吧,不好意思,我們需要,全部都給我們好了。”

    “你是在耍我嗎?”火修羅的語氣瞬間便冷了下去。

    “這是建議,只是建議,如果你們不願意,我就直接動手搶了。”

    “哼,兄弟們,上。”

    火修羅冷哼一聲,他可不是笨蛋,自己的二十多個兄弟被這麼輕松就給解決了,如果誰敢說說面前的這兩個女人是花瓶的話,自己絕對第一個抽死他。

    “談判又失敗了,看來我還真是不適合談判啊。”

    羅霜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嬌艷的面容閃過了一絲悲憫,不過這絲悲憫卻很快消失,讓人懷疑是不是錯覺。

    “哈哈,你們還真是自大,我們幾個兄弟之間的血脈可是能夠相互呼應的,憑借著這一點,只要是準備充分,就算是面對黑烏鴉的四領我們也能全身而退,盡情的為自己的大意後悔吧。”

    火修羅和他手下的幾個兄弟站在一起,十指不停地做著同一個印記,這個印記完成的速度有快有慢,不過看起來都非常的熟練,羅霜兩個人卻並沒有阻攔的打算,而是任由他們完成,等到所有人完成之後,他們同時大吼一聲,無數的紅色能量鎖鏈,從火修羅的身上發出,連接到他的那些兄弟身上,吞吐之間,紅色能量漸漸融為一體。

    “哈哈,來吧,兩個小賤人,殺了老子那麼多的兄弟,這一次我絕對要你們血債血償。”

    火修羅和他的那九個兄弟同時大吼,雷音滾滾,聲音居然異常的整齊劃一,簡直就像是同一個人一般。

    “哦,能量融合,這已經有一點觸踫到八大法的範圍了,不過,這一次就由你來出手吧,這種小角色我連動手的欲望的都沒有。”

    “你還真是高傲,算了,就幫你一下好了。”

    “這兩個家伙還真是找死,火修羅和他的那些手下,可殺了不少老手,听說他們聯手的話,就連黑烏鴉的統領級別都奈何不得,難道這兩個女人還比黑烏鴉的統領還要厲害。”

    幾個人看到張楓獨自出手之後,全部都認為是一種找死行為,不過听到了這些話之後,張楓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右手上面的一些光線緩緩地閃爍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