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零七章地球和月亮?

第一百零七章地球和月亮?

    天空中應該全部都被血霧所充斥,應該是這樣才對,但是現在,從遠處突然飛過來了幾道黑光,仿佛流星一般,那些黑光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就像是漁夫手中的漁網一樣,所經過的地方全部變成了黑暗,那些可怕的血霧簡直就如同是水中的游魚一般,直接被漁夫的漁網一網而盡。

    “那是什麼東西,連血霧都能吞噬,也太厲害了一點吧。”

    “不對,不是吞噬,那是規則,整個世界的規則正在被強制改變,不過怎麼可能,每個世界的規則穩定性絕對都是強大的可怕,就算是最弱小的世界,集合眾神之力都不可能更改絲毫的規則,那些黑光到底是什麼東西。”

    sabr的聲音之中帶有著顫抖,她是英靈,因此她們的感知能力非常厲害,可是她寧願沒有這種感知能力,她感知的實在是太清楚了,那些黑光究竟蘊含著多麼強大的力量,在那股力量之下,甚至就連英雄王的乖離劍都顯得無比的渺小。

    “快點走,快點離開這里,這種力量根本就不是我們應該接觸的,快點走。”

    感知力越是靈敏,越是能夠感知到可怕,sabr的身軀甚至都劇烈的顫抖起來,她奮力的把孫雲往遠處推去,在那種可怕的力量之下,sabr甚至就連逃走的力氣都沒有了。

    “sabr,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這幾天里面真的非常謝謝了,就算是死,我都不會背叛你的,sabr。”

    徐雷並沒有逃走,他緊緊地抱著sabr,幾乎就在擁入懷中的那一刻,徐雷明顯的感覺到懷中這具嬌軀變得非常的僵直,看上去sabr對著中親昵十分的陌生,她的腦袋死死的抵著徐雷的胸口,那一縷俏皮的呆毛不停地蹭著他的鼻子,讓他的鼻子癢癢的,徐雷淡笑了一下,伸出手輕輕的揉著sabr腦袋。

    “你不走嗎?不走的話會送命也說不定,這樣的話身為你的英靈我可是非常失職的,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啊,我不走啊,就算是最後一段路也好,我也想要陪著sabr一起去面對。”

    簡直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整個世界都仿佛被黑暗所籠罩了一般,徐雷緊緊地抱著sabr,現在可不是說伸手不見五指,而是沒有絲毫的光,只剩下了純粹到了極點的黑暗,在黑暗之中無論他們怎麼努力,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光芒出現,不僅僅是火光,燈光,甚至就連他們血脈特有的能量光芒都不見了。

    這種絕對的黑暗簡直讓人心生絕望,在里面度過的每一秒都被無限的拉長,簡直就是度日如年,在這種極其痛苦的煎熬中,幸好,自己懷中那個帶著熟悉味道的女孩給了他無窮的動力,撫慰著他那焦躁的內心,使他並沒有被黑暗所吞沒,順利的挺了過來。

    其實在黑暗中的時間並不久,但是在這種絕對的黑暗中,有不少的人都被黑暗所擊敗,永遠的沉睡在了黑暗之中。

    在黑暗之中,雖然很輕微,但是他明顯的有了一種移動的感覺,這種感覺並不單單只是腳下,好像是整個空間的晃動,雖然看不到,但是他還是听到了身邊騷包的英雄王那暴怒到了極點的怒吼聲,不過,這一次無論英雄王怎麼憤怒都無濟于事,因為徐雷听到的聲音開始越來越小,直至最後消失不見。

    “哎”

    黑暗中好像有人在他們的耳邊低低的嘆息了一聲,那聲嘆息對他們所有人來說感覺起來都無比的熟悉,就好像是他們的親人一般。

    隨著嘆息聲一同出現的,還有一個非常薄的筆記本,當然他們都是憑借手感猜出來的,雖然不知道那個筆記本有什麼用,不過他們很明智的都緊緊地抓了起來,這個時候就算是一根細細的救命稻草也非常值得死死抓住。

    “啊”

    黑暗還沒等到他們細細的品味,一聲淒厲的慘叫突然就出現在徐雷的耳邊,叫聲之淒慘簡直可以說是慘絕人寰,听到的人差點被嚇的半死。

    “危險”

    徐雷一睜開眼楮就看到就是一個萬丈深淵,距離他還不到一指的距離,那種恐怖的落差感,讓他的腦袋一陣的眩暈,他現在就站在那個深淵的邊上,只要他的身體稍微一晃動,就有可能直接一頭掉下去,剛剛發出慘叫聲的人已經掉了下去,生與死的距離就是這麼近。

    “這里究竟是什麼地方啊,我們剛剛不是在柳洞寺里面嗎?現在出了什麼事了?”

    sabr驚慌的四處打量著,原地早就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熟悉的寺院了,他們的腳下都是一種仿佛煤炭一般的黑色土地,徐雷用鞋底輕輕的跺了兩下,沉悶的聲音,堅硬的觸感,絕對不會錯的,腳下的是一片極位堅硬的岩石,隨著他的動作黑灰色的粉塵直接揚起,細細看去周圍漂浮著的都是細小的顆粒,如果來檢測空氣的話,不用說了絕對是超級污染。

    徐雷稍微用力的喘息了一下,辛辣的空氣直接鑽進到了他的鼻腔之中,非常的難受,直接讓鼻子弄得火辣辣的,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之後才好了一點。

    “這里根本就不像是有人的樣子,我們現在究竟是在什麼地方了,還是冬木市嗎?還是回到了黑作坊里面啊,可是無論怎麼看都不太像啊。”

    徐雷不信邪似的蹲下來,撿起了一塊較小的石塊,踫到岩石的時候他心頭就是一突,那些石頭的溫度大概有四十度左右,放在手心根本就沒有石頭應該有的涼爽。

    “士郎,我知道我們是在什麼地方了。”

    sabr手中的誓約與勝利之劍‘ 當’一聲掉了下來,天藍色的裙袍就像是一張大傘一樣跌落了下來,她絕望的跌倒在地上,晶瑩的眼淚從他翠綠色的瞳孔滴落下來,縴細白皙的雙手上面滿是黑灰色的污垢,看上去狼狽極了,不過這個時候徐雷也顧不到什麼了。

    因為這個時候她他順著sabr的眼光看去,第一眼,他就已經驚呆了。

    “怎麼會,怎麼可能,那個東西怎麼可能是……。”

    在他們的眼前是一個巨大的灰黃色星球,星球緩緩地轉動著,那個星球的四周被厚厚的籠罩著灰黑色的氣體,在氣體薄弱的地方,他們清楚地看到里面出現在星球表面的一個個大坑,簡直就像是麻風病人坑坑窪窪的臉一般,整個星球都是一片死寂,隨著轉動,黑暗和光明的交界飛快的移動著,可是無論怎麼變幻,顏色都是不變的灰色,那個星球仿佛已經走到了無可救藥的盡頭一般。

    “是地球嗎?”

    “啊”

    看起來還有不少倒霉的人同時被轉移到了這里,他們根本顧不上考慮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一個個都用驚駭的眼神看著出現在遠處地平線上的那個已經毫無生命氣息的星球,是地球,沒錯。

    “那里看上去是非洲的好望角,還有澳大利亞,美洲,絕對不錯,還有那里,整個海岸線的走勢都和非洲大陸的南部非常相近,恐怕真的是地球沒錯,按照這種情況來說,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恐怕就是月亮。”

    “但是,我剛剛還正在開著出租車拉客人呢,現在怎麼會一轉眼就跑到這里來了月亮上來了,我要是沒了,我老婆女兒怎麼辦啊。”

    一個穿著天藍色工作服的的士司機听到了猜想之後,臉色直接耷拉了下來,從身上顫顫巍巍的摸出一盒劣質卷煙,拿出打火機點了半天也沒有打著火,到最後氣得他直接給甩了,愁眉苦臉的夾著卷煙,雖然並沒有落淚,可是粗糙的雙手不停地磨砂這自己的腦袋,已經禿頂的頭發經過他的摧殘看上去淒慘極了。

    “老公,快來救我啊,怎麼會,手機沒有信號,誰來救救我,嗚嗚嗚。”一個只有十七八歲的女孩子,看了自己的手機一眼,毫無信號,蹲在地上死命的哭著。

    “不對,如果是月亮的話,我們怎麼可能還活著,而且難道你們沒有發現嗎,雖然這里的空氣質量非常的糟糕,但是我們還是能夠呼吸的,還有如果我們這里是月亮的話,那一個東西是什麼啊。”

    一個帶著眼鏡的年輕男子扶了扶她的眼楮,打量周圍的時候並沒有一般人的恐懼和慌亂,有一種不屬于這個年紀的穩重和自信,而且分析周圍的景象非常的有條理。

    眾人隨著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原來剛剛是被那個星球,姑且稱之為地球吧,給擋住了,現在軌道轉了過來,所以大家才看清楚,有一個同樣坑坑窪窪的星球從地球的一邊轉了出來,那個星球上面沒有大氣,大家能夠清楚地看到,雖然因為距離的原因,那個星球和地球看起來一樣的大,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那個星球才是月亮,但是話又說回來了,那他們現在是在什麼地方啊,難道地球還有第二顆衛星不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