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一十一章下山的路

第一百一十一章下山的路

    “現在幾點了”

    徐雷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黑灰色的天空依舊灰蒙蒙的,天空中的太陽被完全的遮掩住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霧靄並沒有制造出仙境,反而讓他們有一種置身于戰場的感覺,沒有臭氧層,沒有高空大氣,沒有綠色植物,到處都是黑色的岩石,這是讓他們往死路上面逼啊,現在有霧霾還看不出什麼預兆,但是很快就會散去的,其實周圍的溫度無形間已經升上了許多。

    “哦,七點了”

    經過剛剛的一番激斗,周圍的人都圍在了他和sabr的身邊,看起來是想要獲得他們兩個人庇護。

    不過徐雷對著那些圍了過來的人狠狠地瞪了一下,赤紅色的眼楮里面是貨真價實的殺氣,仿佛野獸一般嗜血狂燥的眼神讓所有人心中一寒,不由得畏懼了很多,本來還想要說出什麼的人直接被瞪了回去。

    “你們想要跟著我們,我管不著,不過先說好,我的力量和你們差不多,唯一的區別也就是我敢于戰斗而已,現在你們可以選擇跟隨著我們,但是我並不像你們所想的那樣,我根本就沒有把握救下你們所有的人,一切都要靠自己,另外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好了,無論是誰,一個月之後都要死,不,不是一個月後,這里沒有食物,沒有水,白天溫度六七十度,晚上四五十度,還有數不盡的怪物,想要活下去只有戰斗,不停地戰斗,我想要說的就只有這麼多,如果你們還想要活下去,就跟著我們下來,就算只是拿個石頭也好,實在沒辦法就赤手空拳,等一下,全部都要戰斗,用石頭,用牙齒,用拳頭,用指甲,不管你們怎麼戰斗,但那時記住,只有戰斗才能活下去,只有靠著自己的力量,有覺悟的話,就走吧,如果沒有的話,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徐雷冷酷的掃過了在場的人一眼,他不會也不可能照顧所有的人,他沒那個實力,所以必須要提前讓所有人做好心理準備,听到他說的話後大部分人的臉上都是迷茫和恐懼,一個個雙眼根本找不到焦距,都只是耷拉著腦袋,全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樣。

    不過也不全都是那樣,這個時候做好了戰斗準備的人眼中,要麼躍躍欲試,要麼悲壯慷慨,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就像那七個戰斗過的人,無論是女人還是孩子,現在臉上的迷茫和恐懼都已經消失了,存在的只有自信和生存下去的期盼。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宋州,是一名大二的學生,在自習室里面學習的時候腦袋突然一暈,等到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就已經在這里了。”

    宋州就是最開始的那個體育系的大學生,身材不高,圓臉,小眼,大鼻子,看上去非常的敦厚老實,大概只有一米七左右,但是卻非常的壯實,是一個底盤穩的家伙,今年只有二十歲,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時候,也算是這上百號人里面戰斗能力不錯的人了。【愛書屋】

    “這跟鐵槍你拿著吧,里面還存有一些水,你拿好,也算是一件兵器,另外,剩下的六個人如果想要跟著我們一起的話你就帶著他們把,然後加上我和托利亞,我們九個人負責警戒,都要自願才行,你如果不願意的話我也不勉強。”

    徐雷直接將手中的那根長槍般的肋骨遞給了林州,那肋骨其實還是大概有十斤左右,不過宋州接到了之後,單手隨便耍了兩下,呼呼的尖銳風聲頗有幾分味道,速度雖慢卻非常的凌厲,看他那輕若無物的樣子能夠知道,這個小子絕對是練過的。

    “我要是不願意的話,這把鐵槍還會給我嗎?”林州揮了兩下之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突然他笑著問了一句。

    “會的,因為你是一個擁有戰斗欲望的人,而現在我們就非常需要力量,一個擁有著戰斗欲望的人絕對不會躲在別人的背後,你是一個喜歡躲在別人背後的人嗎?”

    徐雷沒有一絲的猶豫,他並不是一個喜歡命令別人的人,他沒有那個能力,但是最起碼的他還是希望這些人能夠活下來。

    “絕對不喜歡,我可想變強啊。”

    林州那敦厚憨實的臉上露出一絲令人動容的執著,有很多的英雄都生不逢時,普通的人其實並不普通,說不定只是因為他們沒有踫到發揮自己力量的時候而已,但是一旦時機來臨,這些普通的人就會像是煙花一樣沖天而起,璀璨而又奪目,林州就是這樣的人,其實他也是。

    “對了,你在剩下的人里面找找看,有人願意加入的話,就吸收過來,還有,警戒的時候你們距離那些不肯戰斗的人稍遠一點,這樣,一旦出現了危險,那些驚慌的人就不會影響到你們的戰斗,你們也能及時的把他們給救下來。”

    恐慌的人群有多麼可怕,單單看每年踩踏而死的人有多少就能能夠知道了,必須要提前防範,要不然再優秀在冷靜的戰士都能被完全的沖散。

    順著平台西側唯一的通道他們開始往下面前進,徐雷和sabr兩個人走在最前面,不過兩個人稍微的錯開了一點,各側重了一個方向,這樣就能保證彼此不露死角。

    在平台上面死了十七個人,前一刻都還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但是下一刻都變成了冰冷的尸體,對此他們沒有任何的辦法,甚至就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按照那個筆記本上面記述的,十點之後,不,不用等到十點,甚至到九點的時候,溫度就能竄到四十度以上,現在是溫度最舒服的時間,這樣的時間並沒有多久。

    天格爾這里特殊環境為他們省下了很多的功夫,那十七具身體很快就已經高度腐爛,就算沒有腐爛,沒有工具的他們也不可能在堅硬如鐵的岩石上面挖下墓坑,到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他們只好在原地將尸體堆在一起,然後將黑鐵牛豹的碳化之後的身體弄碎,再加上一些碎石塊,草草的鋪蓋上了一層,算是入土為安吧。

    很快,他們就離開了所在的平台,這里全部都是石頭,沒有一絲一毫的泥土,每一次腳步落下,都能蕩起無數的黑色灰塵,遠遠的看去就像是漫天的沙塵一般,空氣混濁的吸一口氣都要咳嗽半天,他們這百十號人前進著非常的顯眼。

    他們現在是一路向下,一路上根本就沒有什麼路,到處都是巨大的黑色石塊,而且全部都是稜角異常分明的石頭,稍有不注意,就會在將衣服刺啦一聲給劃開,衣服被劃開還是好的,要是一步小心摔倒了,和那些尖銳的石頭來一次親密的接觸,頭破血流都是輕的,實際上,一路上有三人因此喪命。還有幾個人略微的保扎了一下,在別人的攙扶之下繼續蹣跚著前進。

    徐雷和sabr兩個人艱難的在尖銳的石頭上前進著,開路的人永遠疲勞的最快,可是兩個人都在咬牙堅持著,速度一直都保持著穩定,兩個人都不是普通人就不說了,而後面的人大部分都在電腦桌前或者酒桌上面掏空了身體,污濁到了極點的空氣還有腳下那如同刀片一般的石頭,有不少人已經雙腿打顫落在了後面。

    “我說,頭,我們該歇歇吧,咱們幾個年輕都沒什麼,不過這還有幾個大媽和大爺,他們根本就跟不上你們的腳步啊,大家停下來歇歇吧。”

    從後面跑上來一個身穿滿是油漬的體恤,剃著光頭的男子,看上去大概三十歲左右,皮膚黝黑,右手緊緊地抓著一個尖銳的石頭,跑上來的時候還正喘著粗氣,小聲的問了出來。

    “現在幾點了,曹猛。”這個男子正是最開始戰斗的七個人之一,名字叫做曹猛,以前是一個普通的建築工人,這一次是在討債的時候被老板暴打了一頓,結果清醒過來之後就在這里了,也有一把子力氣。

    “七點三十二分,頭。”現在這一群人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都叫他頭,搞的他現在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那好,休息到七點三十五分。”徐雷看了還想說出什麼的曹猛,眼楮猛然一瞪,“我們根本就沒有時間了,如果在九點之前找不到藏身的地方,那個時候比現在要痛苦百倍。”

    “知道了,頭。”

    曹猛的嘴巴囁嚅了一下,沒有反駁,他雖然是一個具有戰斗意識的人,但是他卻很難提出自己的主見,也就是不自信的人,sabr和徐雷的能力讓他驚嘆之余,也下意識的想要依靠,想要庇護。

    徐雷說完之後就坐下休息了,其他的人一看也趕緊做了下來,不過很多人都擠在了一堆尋找一點安全感,大多數人都虛脫般的躺了下來,徐雷看了那些人一眼,沒再多說什麼,這個時候再怎麼說,這些人也沒有力氣去做了,下山其實一點都不比上山輕松,因為自身的重力很容易造成腿部肌肉的挫傷,再加上必須要時刻注意突出的石頭,還要這里污染導致的皮膚潰爛和內髒功能的衰竭,雖然在恐懼的壓迫下走了這麼久,不過看起來都快到極限了。

    現在滿是灰塵的空氣雖然非常讓人不舒服,不過不得不說,這個溫度是最適宜的時候,有不少人躺下來之後,不過十秒鐘,就已經鼾聲四起。

    sabr並沒有坐下,兩個人必須要有一個人時刻保持警惕,徐雷揉了揉自己的小腿,其實他的情況一點也好不到哪去,不過在這個鬼地方,這些東西都顧不上了。

    可是無論再怎麼小心翼翼,依舊有一些東西正在悄悄地打量著他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