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二十七章天帝

第一百二十七章天帝

    “什麼……人?”

    徐雷現在腦子都有一點卡殼了,明明女孩說的話他都明白,但是為什麼他總感覺自己的腦袋暈呼呼的,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嗷……。”

    黑甲狼王的叫聲中帶著一點哀嚎,徹底沒有了剛剛的那種霸氣,哀嚎了一聲之後,甚至就連獠牙都不敢亮出來,直接扭頭就跑,甚至就連自己的同伴都顧及不上,剩下的那些黑甲狼看到狼王都逃命了,失去了主心骨的獸群,一個個夾著尾巴落荒而逃,周圍那壓抑到了極致的狂暴氣息同時消散,眾人心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的同時,心頭一塊更大的石頭提了起來,外面可來了一個更厲害的主。

    “嘻嘻,你們是喜歡在下面呆著嗎?要是不出來的話可千萬別後悔啊?”聲音雖然甜美,但是在他們的耳中卻像是冬天的凜冽寒風一般,幾個人打了一個寒蟬,對視了一眼,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現在要是再不出去就有點太說不過去了。

    “當然不是,只不過剛剛有點危險不得不躲避一下風頭而已。”

    徐雷大笑了一聲,直接從那個凹陷處走了出來,在下面趴的時間長了可真是不好受,腐敗而又辛辣的氣味,再加上潮濕的空氣,硬梆梆的地面,只待了一會都會讓人有點頭昏眼花起來,更別說在如此多的強大怪物的眼皮底下,那種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真是讓人難受的要命。

    “你還真是會找借口呢,如果我沒來的話,那些怪物可是會攻擊你們啊,你們現在可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啊,父親。”

    陽光從女孩的背後照射過來,刺眼異常,他看不清楚女孩的長相,不過對方的聲音依舊還是那般的甜美,可是最後所說的那兩個字徐雷他卻有些沒听清楚。

    “什麼,最後你說了什麼?”徐雷有些疑惑的問向那個女孩。

    “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雷,那是誰啊?”莉亞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

    “我還想知道呢!誰知道這個丫頭是從哪里跑來的,不過,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我們絕對不是她的對手”徐雷苦笑了一聲,這個女孩真是處處都透露著古怪。

    “很早以前就想要見見你們了,真的,只是因為種種原因一直等到現在才來,希望你們不要生氣,徐雷和莉亞,見到你們真是……。”

    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究竟說了什麼東西,他們是根本沒有听清楚,不過就算是如此,他們心中的驚愕一點也不見減小。

    “為什麼,你為什麼知道我們的名字!你一直都在監視著我們嗎?你有什麼目的。”徐雷聲音有點尖利的責問了一句。

    “你這個性格還真是討人厭,誰閑的沒事盯著你們,在一個說了,我能有什麼目的,我之所以知道你們的名字是……。”

    女孩嘴撇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不過很快她就反映了過來,強硬的扭了扭頭,毫不退縮的和徐雷對視著,兩個人的神態說不出來的相像,徐雷平時挺好說話的,不知道為什麼一听到這個女孩的聲音就異常的的煩躁起來。

    “你知道我們名字的方法我就不多過問了,不過你來見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你想干什麼,有什麼目的。”

    “我想干什麼有必要一定要向你打報告嗎?你管的那麼寬干什麼,從以前開始你就是這樣,一副自己永遠都是正確的樣子,就因為你這個樣子才讓人不爽的要命,偶爾你也听我的想法又能怎麼樣。”

    甜美的聲音瞬間就低了下去,傳到他們耳中之後就低如蚊吶,幾個人根本就沒有听清楚,不過其中壓抑的怒氣卻越來越強盛,另外徐雷今天感覺自己真是異常,看到女孩這樣之後,心中的怒火簡直就跟澆了汽油一樣,噌噌噌的上升著。

    “雷,把心靜下來。”

    莉亞走上來,輕輕的握著他的手背,縴細小巧的玉手正好能夠牢牢的握著他的指關節,他的拳頭攥的緊緊的,關節處全部已經發白了,手背上的青筋就像是猙獰的惡龍一般,盤結雜亂,心髒的跳動都能感知的一清二楚。

    “嗯”

    莉亞的聲音就像是一股劃過心底的山泉,跌宕清幽,心頭的怒火登時間就滅了一大半,不過縱使是這樣,他還是閉上眼楮,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將自己的心慢慢的安靜了下去。

    “這一次是我做的有些過火了,真是太不冷靜了,讓人擔心了。”

    “小姑娘,你過來吧,讓我們看看你的樣子。”莉亞含笑的招了招手,女孩背光而站,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楚,從剛剛的對話中莉亞能夠感覺到女孩對他們並沒有惡意。

    “好吧”

    女孩的聲音瞬間就輕快了很多,讓他們面面相覷起來,這個女子的厲害他們可都是知道的,黑甲狼王直接就被嚇得落荒而逃了,但是現在她卻沒有絲毫的架子,而且還這麼好說話,剛才徐雷對她所說的話,大家可听的一清二楚,絕對不是一個好說話就能解釋的,難道說自己的頭和這個女孩有什麼關系嗎,想到這里,大家的眼神中就帶著一點好奇。

    “噠”

    十分輕緩的腳步聲傳了出來,縴巧如同彎月一般的小腳率先映入眼簾,沒有穿鞋赤著腳,在陽光之下瑩瑩的閃著玉光,腳趾精細的仿佛經過了大師匠人的雕琢,但是令人訝異的是,緊繃到極致的腳背卻讓人產生了一種力量之感。

    “你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應該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世界的人類吧,知道嗎?很久以前我就想要見見你們了,可是因為發生了很多意外,所以就被耽擱了下來,不過你們還真是和我想象的一摸一樣呢,對未來充滿著憧憬,對力量充滿了渴望,相信自己,相信奇跡,你們還真是幼稚。”

    清脆如同高山幽澗的跌宕之聲,伴隨著聲音整個人才完全的走了出來,筆直如蕭管的雙腿沒有一絲的瑕疵,如同用一整塊最通透的玉石雕刻而成,高傲而又冷冽的聲音冰冷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回憶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縴細的腰肢被巴掌寬的鵝黃色玉帶緊緊地束縛著,雖然縴細卻令人有一種驚人的力量感,縴細的腰肢往上,身體夸張的漲了起來,到了胸脯漲到了最大,然後又內收,裸露的玉肩上面閃耀著動人的瑩光。

    潔白而有小巧的鎖骨露出令人瘋狂的**力,往上是如同驕傲的天鵝一般的脖頸,給這個未謀面的女孩添上幾分傲氣,小巧玲瓏的下巴勾起了一個動人的弧度,精巧到仿佛完美的五官,單單是看上一眼就讓人移不走眼楮。

    令人心驚的是她的眼楮,純黑色,沒有眼白,完完全全的黑色,看向它眼楮的時候,眾人有了一種好像靈魂都會被吸進去的感覺,那種黑色仿佛要將一切都吞噬殆盡一般,她看向的地方就連空間都產生了扭曲。

    眾人趕忙轉移了視線,向上看去,如黛的淡眉,仿佛一湖吹皺了的春水,光潔如白璧一般的額頭上面的是和火焰一般熊熊燃燒的紅發,十分的柔順,如同最純淨的紅色玉髓一般,頭發一直垂到它的小腿處,無風自動的紅發上面仿佛飄蕩起了點點的火星,只是站在這里他們就感覺到了迫人的熱度。

    這個女孩的個子和徐雷差不多高,右手緊緊地抓著一把玉制的匕首,白色的刀柄上面有一道貫穿整把匕首的紅色細線,那道細線上面一直有一個光點不停地移動,就仿佛是擁有著生命一般,在刀刃的地方閃著細膩的黑芒,隨著黑芒的游走,一種驚人的鋒利之感讓他們的皮膚隱隱作痛。

    她身上穿著非常寬松的白色連身長袍,長袍一直垂到她的小腿處,純白色,沒有太多的裝飾,只有在肩膀處有兩道黑色的條紋,而在她的胸口到大腿的地方,白袍外面還有完全覆蓋的黑色晶甲,晶甲上面勾勒著無比復雜的花紋,一層又一層,那些花紋並不是固定的,從她出現之後,花紋每隔一段時間都在改變,隨著花紋的改變,一種詭異的無比堅固的感覺越來越清晰,仿佛那晶甲每一刻都在成長一樣,但是無論怎麼改變,花紋都充滿了異常的華貴氣息,另外不只是花紋,還有一些看不清楚意義所在的符文,不過其中有兩個字大家看得非常清楚。

    “天帝”

    那一身晶甲走到近處的時候他們才發現,上面沒有一絲的縫隙,完全是覆蓋在她身上的,黝黑的晶甲反射著冷冽的光芒,上面奔涌著可怕的力量,女孩出現之後,周圍那毒辣的陽光甚至都暗淡了下去。

    “你是誰?”

    “你們自己看”女孩指了指那兩個勉強能夠辨識的符文,然後對著徐雷他們冷冷的說道,“我的名字就叫做天帝,天地之帝王,就是這一片天地的主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