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二十五章怨恨

第一百二十五章怨恨

    “這就是人類倚之為天塹的四大防線嗎?”一個看上去大概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孩帶著嘲諷的語氣向著身邊的男人問了出來。

    “東方防線——飛藍爾,西方防線——流天火,南方防線——聯星天守,北方防線——安塔爾?列瑟,人類精英了無數年了,這四大防線構成了一個完美的防御網絡,將人類安安全全的保護在了里面,就像是一個嬰兒的搖籃一樣,哼!

    這四大防線,隨著人類的擴張也在不停的推進者,始終都在人類的最前沿,從人類進入宇宙以來它們一直都在擔負著防衛任務,這麼多年來,無論多麼強大的對手也沒有辦法越過這條防線,想必沒有一個人類相信四大防線會有被攻破的一天吧。”

    站在她旁邊的是一個面容剛毅的中年男子,四方臉,一字眉,剛強仿佛是由鋼鐵所鑄成的五官,聲音低沉而又充滿了磁性,他蹲了下來用雙手輕輕地磨砂著腳下的這片鮮紅色的土地,這個地方他不是第一次來了,但是這一次的意義絕對不一樣。

    當初他們只能用帶著敬畏的眼神看著這個號稱永不墜落的要塞,那個時候的他們和人類一樣,都以為這個地方絕對無法攻破,可是千年過去了,他們一直都在進步著,而人類被這個巨大要塞所包裹著的嬰兒卻一直都在沉睡者,是時候要讓人類醒來了。

    中年男子所在的背景是一片漆黑而又廣袤的星空,四處零零散散的到處都是燃燒著的巨大鋼鐵戰艦,那些戰艦異常的宏偉,雖然很多都已經變成了殘骸,但是在與不遠處的巨大行星相比依舊毫不遜色。

    殘骸中一閃一閃的,看起來應該是尚未枯竭的動力源,不過整片宇宙已經被殘骸所充滿,四處胡亂游蕩的殘骸很容易就發生了踫撞,隨即那些動力源就被卷入了爆炸之中,就像是炫目的煙花一樣,閃爍的地方連殘渣都被硬生生的抹去了。【愛書屋】

    視力能夠所見之處,到處都是數不盡殘骸,數量多的驚人,爆炸剛剛清理干淨了一小片地方,立刻就會重新被殘骸所填滿,不過從遠處望去就會發現,那些殘骸它們其實算不了什麼,中年男子和小女孩所在的地可以稱之為是一面紅色的牆壁。

    牆邊穿過無數的行星,恆星,和星雲之類,面積大的驚人,上下左右,無論哪個方向都看不到邊際,而且如果從更遠的地方看就會發現,那紅色的牆壁最後形成了一個大球,將銀河系的中心地帶緊緊包裹在了里面,面積可想而知。

    那個紅色的大球之前應該是毫無瑕疵的,沒有一點縫隙的,在里面看去就像是紅色的大傘一樣,仿佛是形成了一層紅色的天空,就是這層紅色天空才讓人類安安心心的生活了數千年了,被稱為永不墜落的紅色天穹,可以稱之為是人類心靈的防線。

    但是現在大球的上面到處都冒出了黑灰色的痕跡,就像是麻子臉一樣坑坑窪窪的,特別令人觸目驚心的,就是在中間部位有一個巨大的大洞,看上去黑  的,整個大洞有多大呢,如果把這個紅色的大球比作一個正常的西瓜,那個大洞就有一塊土豆那般大小。

    “看到了嗎?清兒,人類舉全族之力,延續了數千年,經過了無數代所鑄成,號稱永不墜落的紅色天穹,卻一丁點作用都沒有用上,絕對不能說個防護罩脆弱,同樣不是人類不行,也不能說四大防線徒有其名,可是它們卻依舊一點作用都沒有,清兒,你知道為什麼?”

    中年男子的聲音中不停的唏噓著,看著腳下紅色的土地他臉上閃爍著震動的神采,這場戰爭出乎他的預料,看著這片紅色的‘大陸’,他的心情難以平靜下來。【愛書屋】

    “我們比人類厲害啊,人類早就已經不行了,他們的整個種族都已經踏進了死亡,就算我們不出手,他們早晚也會滅亡的。”

    女孩子看著腳下的這一片紅色的土地,神情並沒有中年男子的那種沉重,反而有一種淡淡的不屑。

    “你說錯了啊,人類還並沒有進入衰落期,照理說他們就算是在繼續的發展,甚至將整個銀河系整個統治,或者順便再將周圍的幾個星系給打下來也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事實卻是,現在人類即將消亡,你知道為什麼嗎?”

    中年男子輕輕地搖頭將女孩的猜測所否定,然後一臉認真的看向女孩,同時非常嚴肅的再次詢問了出來,女孩有些回答不出來,他也沒說什麼,反而一邊走一邊不停的叩擊著腳下紅色的土地,臉上毫無表情,但是那雙眼楮冷靜的卻令人發寒。

    “為什麼,啊,父王。”

    女孩搖了搖頭,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自己的父親,他們一邊走著一邊談論,所經過的地方周圍的人都用非常敬畏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無論正在做著什麼事情,一律停下來恭敬地站好,從這里能夠看出來兩人的身份絕對非同一般。

    “是怨啊,螳螂捕蟬,蟬會怨恨螳螂,黃雀捕食螳螂,螳螂就會怨恨黃雀,雄鷹捕食黃雀,黃雀就會怨恨雄鷹,怨恨一環扣著一環,你說世界上什麼物種背負的怨恨最多。”

    “人類”女孩的牙縫中緩緩地吐出兩個字來。

    “沒錯,身為萬物之靈和萬物之主的人類背負的怨恨實在是太多了,你記住殺戮必然會招來怨恨,不要小看弱者,越是弱者,怨恨就會越強烈,而且怨恨還會世世代代纏繞著,當無數的怨恨匯聚在一起的時候,引發的改變會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沒錯,為了生存所有人都需要殺戮,所以,所有的生命都有一個自覺,自己是踏在別人尸體上生活的,對于因自己而死的生命都會抱有著敬意,只進行生存所必需的殺戮。

    殺戮,所有生物都會進行的,無論因何原因怨恨絕對不會停止,這是一個大循環,里面的怨恨一環套這一環,怨恨一直在每一個生物上不停的轉移者,所有的生物都無法避免,不要小看了怨恨,從遠古時代到現在,已知存活的物種有多少,最終每一個種群都會毀滅,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操縱一切的就是怨恨。

    特別是人類,為了生存所進行的殺戮不說了,可是其他無意義的殺戮,為了享樂的殺戮和為了發泄的殺戮卻太多了,捏死螞蟻,燙死老鼠,用火烤著鳥雀,用鹽灑在粘蟲上,撕掉蝴蝶的翅膀,折斷螃蟹的附肢,看它像一個毛蟲一樣的挪動,因為討厭蜘蛛就直接把它砸成肉醬,用膠水將螳螂給黏在一起,用草束將蟋蟀給穿在一起,把青蛙的皮給剝掉,將蛇的筋骨全給捋斷,這些事情每個人類都做過吧。

    但是從小到大,人類曾經踩死過多少螞蟻,養死過多少的小狗小貓,或者是津津有味的看著多少活生生的生命被虐待致死,這種事情,每一個人類多到都算不過來吧。

    這些怨恨就像是人類的影子一樣,無論人類走到哪里,這些怨恨就會跟隨到那里,而且永遠不會消亡,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人類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一樣,從來都不會對這些弱小的生命心懷愧疚,他們心安理得進行著殺戮,又心安理得說自己從未傷害過任何人,在他們的心目中,只有人類才算是生命。

    這個地方,四大防線,修建的那麼完美,他們人類真的以為是自己的功勞嗎,在我們沒有誕生之前,就有各種各樣的機器人被派了過來,在他們的心目中,機器人只不過是一堆高級一點的程序,所以能夠心安理得的使用者,損壞之後,能夠若無其事的再換一個,損壞的身體在他們的眼中只是一堆可利用的廢料。

    我們誕生之後,人類就把我們當做了他們的奴役,修建四大防線,這個人類的搖籃——永不墜落的紅色天空,從里到外,每一寸,每一處,每一點,都有我們族人的鮮血侵染,縱使已經死了千年,我等族人的怨恨也絕對不會削弱,這是我們祖先庇佑的地方,積累了千年的怨恨,我們怎麼可能會失敗,現在這是我們的復仇。

    人類已經走到了盡頭,是他們自己選擇的道路,現在我們所做的事情對于我們來說,是對我們千年怨恨的償還,同時對于人類來說,也是這個世界無數年來人類所犯下罪過的處罰,我們是要取代人類的,絕對要將人類完全打垮,種族的交替就是這樣的容易,就算是為了這個世界,只有人類我絕對要打垮。”

    男子盤腿坐在這個紅色的地面上,下面赤紅色的土地非常的堅硬,用手摸上去還能感覺到一種陰冷,那種陰冷就像是帶著潮濕的那種冷,仿佛要順著人類的脖子將骨髓都給完全凍結了一般,縱使是站在這個地方,女孩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面的寒毛都豎了起來,那個中年男子卻像是沒有絲毫的感覺一般,反而沉醉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父親,以後我們也會這樣嗎?”女孩面色復雜的問了一句。

    “會,不僅我們會,所有的生命都會,由生到死,小到細胞個人,大到種族和世界,所有的存在都不會逃過這個輪回,這是必然的,不過不用擔心,就算是我們消亡了,也一定會有後來的生命繼續前進,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

    中年男子拍了拍紅色的大地,聲音之中沒有絲毫的沮喪,反而有一種令人振奮的熱切,他看著自己的女兒,慈愛的眼神之中有令人動容的光芒閃動,就像是沒有一絲的欲望,看透了一切的光芒。

    “父親,我永遠沒有你那麼豁達,對了,父親,我找到人類的秘密武器了,我想要去破壞掉他們。”女孩並沒有沉浸在沮喪之中,反而很快就振作了。

    “八大法嗎?人類還是沒有停止研究這個東西啊。”中年男子嘆息了一聲,然後看著那個女孩,慈愛的笑了一下,“你去吧,小心一點。”

    “你還不知道我的實力嗎?放心好了,解決幾個小角色還是手到擒來的。”女孩拍著胸脯,頗有氣勢的保證到。

    “我是說,小心別傷到八大法了,它們雖然是人類的武器,但是對我們來說卻是友非敵,你明白嗎?”男子意味深長的看著女孩。

    “我知道了”女子有些意興闌珊的答應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