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三十三傷害自己的劍

第一百三十三傷害自己的劍

    電流所形成的牢籠大概有五米多高,以胳膊粗細的電流為重要力量,同時從上面延伸出來的粗細不同的電流為基礎力量,所有的電流都給連接在了一起,最後形成了一個格子狀的牢籠,只不過在上方,牢籠無法完全的將爆炸給抑制在里面,只能勉強的起到一個探測的作用。

    “他還在下面,不要停,電流的輸入不要停止,就算是超負荷也不要停,把所有的武器全部都用上,這樣的機會不多,啊……。”

    她的話中每一個字都像是咬牙切齒般吼出來的一般,說完這些話之後,有一部分電流猛然間亮了起來,然後突然間迸發出無數道光芒,這些光芒簡直就像是充滿了智慧的長槍一樣,齊齊的對準被電流所禁錮的區域重重的轟擊了過去。

    其他的人看到了他的動作之後,也明白了過來,同時控制著電流,一瞬間,強烈的白光將周圍的一切都給刺穿,幸虧徐雷和莉亞已經躲了起來,可是他們周圍百米範圍內的所有物體,半狼人的尸體,黑色的雨棘林,等等,所有的東西,一瞬間都被氣化了,全部都消失了,連渣都沒有剩下,原地只留下了因為超高溫而形成的琉璃狀泥土。

    攻擊用的閃電需要消耗的能量不多,用他們身體表面產生的靜電都能夠供應了,不過,這種禁錮用的電流需要的能量卻更強,必須要有他們自身攜帶的能量所供應,這個時候他們誰也不敢節約,將能量的輸出調整到了最大,一時間嗡嗡的,低沉的和雷響一般。

    “給我去死吧,你這個怪物。”

    “玷污了人類之名的混蛋,就在這里化成粉末吧。”

    “豬狗一樣的畜生,居然還想和人類平起平坐,別做夢了,去死吧。”

    “低賤的雜種,能夠讓你活下來還是多虧了你那人類的一半,居然還不感恩,真是不知死活,區區的雜種。”

    惡毒的叫罵,在火光的襯托之下,幾個人的表情異常的扭曲,丑陋的嚇人,只有雙眼一直都躲藏在陰影之中,本來長相不錯的兩個女人,在叫罵聲中,清麗美麗的笑容也像是小丑咧起的大嘴,又可怕又滲人。

    “轟隆”

    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響了起來,電流所形成的禁錮開始急速的 脹和縮小,劇烈的爆炸被強制的束縛在了里面,他們五個人一咬牙,控制著電流再一次縮小了禁錮的範圍,內部的壓力進一步劇增,在這種壓力之下,就算是他們能量全開也堅持不了半分鐘。

    他們身上各種武器一直都沒有停止使用,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們的感知里面,林德一直都在最下面,並沒有想要逃跑,奇怪歸奇怪,五個人這個時候顧不得多想,只能將身上所有的武器全部都用上,甚至就連供應電流的能量都有些不足了。

    轟炸一直持續了足足有五分鐘左右,幾個人的能量開始見底了,手中的武器儲備也快沒了,這時候他們才慢慢地將禁錮給撤掉了,對于攻擊的威力,在場的人絕對沒有懷疑的,攻擊的時候,禁錮的表面無論爆炸的火光多麼強烈都沒有辦法照亮的黑暗就是明證,在黑暗的渲染下,禁錮的邊緣地帶就像是碎裂的鏡子,空間都碎掉了,更不要說內部了,攻擊力不用多做考慮。

    “把能量都停下來,將浮游武器給釋放出來,向後退一點,小心戒備,全力恢復能量。”

    他們身上的是最新型的外部延展戰斗裝置,不僅僅武器是最新型的,甚至就連很多設計上的新理念都運用到了里面,在他們的背部,距離飛行裝置不遠的地方就是一個超小型的能量制造裝置,有了這一個裝置之後,他們戰斗的時間最少能夠延續兩倍,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沒有能量之後不用再返回補給,只用稍加休息,能量就會源源不斷的生產出來。

    “轟”

    他們慢慢的將禁錮能量撤離,爆炸的破壞力已經減弱到了最低層次,可是剛一打開,沖擊力還是像數十米的海浪一樣卷起了一層氣牆,向著四面八方狠狠的撞了過去,響聲如雷,百米的距離瞬息而過,仿佛潮水一樣狠狠的撞擊在周圍一切障礙物上面。

    “ 嚓, 嚓”

    當沖擊觸及到完好的雨棘林之時,蒼勁古樸不知道歷經多少年代大樹,就像是孱弱的小麥一樣,嘩啦倒了一大片,比較接近中心的,直接被攔腰斬斷,斷口處光滑無比,稍遠一點的直接被連根拔起,凡是被波及到的,最低也是枝斷干折。

    徐雷他們所藏身的一塊大石頭,在沖擊中只堅持了五六秒就變成了拳頭大小,幸虧他們呆的地方地勢比較低,兩個人見識不好有趴在了地上,所以才沒有什麼大事。

    他們五個人距離沖擊最近,但是在他們的周圍好像存在一層奇特的‘立場’一樣,連一座小山峰都能毀滅的沖擊卻連他們的衣角都沒有掀起來,只不過唯一麻煩的就是,卷起的大量灰塵將爆炸的中心完全的籠罩了里面,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大繭一樣包裹著,里面的情況根本就沒有辦法了解。

    更加麻煩的是這個地方,天格爾的特殊構造,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只要沒有離開這里的人造大氣層,幾乎全部的探測裝置都沒有辦法使用,現在最好使的除了眼楮耳朵之外沒有其他的了。

    “噠,噠”

    就在他們集中注意力觀察四周的時候,從滾滾的煙塵之中突然響起了低沉的腳步聲,一個人影緩緩地從煙塵中走了出來。

    “注意”

    幾個人立刻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里,同時廣泛分布與周圍空氣中的浮游裝置立刻也集中到了那個地方。

    “差一點,差一點劍就要出鞘了,真是好險,要是出鞘的話就糟糕了,你們真的非常厲害了呢,可惜了呢,剛剛劍要是出鞘的話,我就該頭疼了,還好沒有出鞘。”

    林德非常的淒慘,衣服被炸得破破爛爛的,甚至出來之後還有不少的地方正在燃燒著,他淡定的將那些地方全部給拍滅,頭發亂糟糟的,空氣中還都飄蕩著燒焦的氣味,右手和雙腳上面都被炸得傷痕累累,他稍微一動,傷口就會被撕裂,鮮血順勢噴了出來,磁磁的冒著白煙,溫度極高,只不過這些都沒有引起他的重視。

    他反而將那把白色的劍給緊緊地抱在懷里,所以雖然他看上去非常的狼狽,但是那把劍卻安然無恙,一點灰都沒有踫上。

    “原來這家伙是一個愛劍的人啊,不過這樣是不是有些舍本逐末了。”徐雷看了莉亞一眼,莉亞也是愛劍的人。

    “不對,沒有那麼簡單,雷,你看他劍上的那三個白色尖刺,是不是變長了。”莉亞听到徐雷的話後並沒有多說,反而慎重的觀察著。

    “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的啊,剛剛我沒怎麼注意,這麼一看少說也得長了三分之二,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徐雷有些疑惑的問了莉亞一句,在他的眼里兩個人都是使劍的,多少應該有一點共同點才對。

    “不知道,不過按照他剛剛護劍的方法,那三個長刺絕對已經刺到他了,對了,之前他說過,他的劍只要出鞘傷害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真假且不論,那個時候我還正在奇怪是怎麼一回事呢,不過看起來,不只是出鞘,就算不出鞘,他的劍依舊會傷害自己,到底是為什麼,才會使用這樣的一把劍呢。”莉亞也搖了搖頭表示想不通。

    “其實啊,你們只要能夠讓我把劍拔出來,我的這條命就走到盡頭了,可惜,你們還差了一點,姐姐,你不是我的對手,放棄人類的身份吧,你們都投降吧。”

    林德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姐姐,同時還毫不在意看了自己右手和雙腿一眼,依舊用一種讓人憎恨的輕松愜意的語氣勸降著,這種語氣比嘲諷和蔑視更容易激起人心中的怒火,因為這種語氣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瞧不起別人。

    就像是一個嬰兒和巨人扳手腕一樣,無論嬰兒多麼多麼努力,巨人都會輕松無比的勝利,末了末了還能輕松愜意的說上一句,‘其實你很不錯了,只不過比起我來還是差了一點。’這種語氣簡直就像是從來都沒有把嬰兒的努力放在眼中過一般,這種發自骨子里面的傲慢,最令人憎恨。

    “怎麼可能,看看你自己的那副淒慘的樣子吧,都已經變得遍體鱗傷了,還在那里不停的說著大話呢,你還是認清楚現實吧。”林德姐姐毫不留情的嘲諷了回去。

    “那就必須要戰斗了呢。”林德和煦的笑了一下,看向天空的幾個人,“既然你們想要戰斗的話,那就戰斗吧。”

    林德將那把奇怪的劍交給了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已經受傷了,戰斗大概是不能指望了,不過拿把劍還是能夠完成的,這麼一瞬間,在場的幾個人都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因為這個家伙奇怪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