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三十七章回去很難

第一百三十七章回去很難

    另外和林德那個小子說的一樣,在離開這個廢棄都市的時候,監視著他們這些實驗品的人果然出現了,也不能算是監視吧,在天格爾里面,所有的電子設備都會受到嚴重的擾亂,他們這些人的主要工作看守者天格爾這里,不準任何的實驗品私自離開這個地方,看起來徐雷他們就像是牲畜一樣被圈養在這里。

    不過那是私自離開,而他們現在應該算是手續齊全,印章合法,再說他們還有林這個大靠山,所以這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波折,在林亮明了身份之後,直接把那些監視的人都給嚇得半死,甚至就連這個地方的最高負責人都連滾帶爬的跑過來賠罪。

    林其實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但是所有見到她的人全部都小心翼翼的,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令人奇怪的是這些人的神情中既有恭敬又有畏懼甚至還摻雜著一點憎恨,恭敬和畏懼不難理解,可是,憎恨又是因為什麼呢?徐雷注意到,有這種情緒的人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他見到的絕大部分人,這就讓他十分的好奇,林以前到底是做過什麼事情,才會給自己招來了這麼大的仇恨。

    不過很明顯這種私人問題還是放在心里為好,以後有機會再問吧,這個試驗場的負責人和林談話的時候並沒有避開外人,雖然並不會有什麼有用的消息,但是徐雷還是豎起耳朵,仔細的從頭听到了最後。

    在兩個人的談話之中,有一個詞非常的奇怪。

    “小姐”

    這個實驗場的負責人稱呼林為小姐,並不像一開始他們踫到的士兵那樣直接稱呼軍餃,而且這個負責人恭敬地態度也實在是非常不尋常,還有就是他的神情中並沒有其他士兵的那種憎恨,不過從對話中不難听出,兩個人應該是老相識吧。

    軍方八個大型試驗場之一的負責人,權利和地位不可謂不大,可以說是一手遮天,只是從他恭敬的態度中根本感受不出那種身居高位的氣勢和素質。

    林的身份在那里擺著,他們兩個人的問題非常簡單就解決了,所有的監控者一句話都不敢多說,趕緊解決之後,只能陪著笑臉恭敬地見將三人送了出去。

    “我們這是要到哪里去啊,林小姐。”

    航行了一段時間之後,徐雷越發的感覺到了無聊,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星星,不知道方向,不知道距離,沒有參照物,看不懂航線圖,星星也數的反胃,在林的戰艦上面娛樂設施很少,大部分都是他根本不知道什麼玩意的東西。

    在宇宙中航行是一件非常耗費時間的事情,等到最開始的新鮮勁過去之後,就只剩下了深深地無聊和寂寞。

    簡直就和移動城堡差不多的戰艦上面活人一共也就三個,莉亞現在對這個時代的歷史科技和社會風土人情非常感興趣,現在正在忙著研究各種資料,看到那個樣子的莉亞,徐雷實在是沒有辦法去打擾她。

    整個戰艦上面智能光腦倒是有不少,這些家伙都有不下于人類的智商,但是和他們聊天徐雷總感覺怪怪的,到最後,只能找到林,她沒事的時候總是喜歡一個人坐在角落里面靜靜地喝著咖啡。

    “不用客氣,稱呼我為小或者是本名就行,叫我林小姐還真是讓人挺不習慣呢,坐下喝一杯吧,”

    她端起咖啡,吹了吹裊裊的青煙,讓給了徐雷一個座位,微笑了一下,不過無論她的笑容多麼的溫柔多麼的真摯,只要輕輕一動,臉上的蜈蚣傷疤就像是活過來一樣,猙獰恐怖的簡直如同惡鬼一般,而且那個傷疤仿佛有用著自己的神智,普通人只要看他們一眼,立刻就恍若見到了暗無天日的血之地獄,就算是強者也會從心地產生一種厭惡感,不過出人意料的是徐雷並沒有產生那種感覺,兩個人很平常的坐在一起聊著天。

    “那好吧,小小姐,我們現在到底要往什麼地方去啊。”

    從語氣之中就能听出來,林其實是一個非常溫柔的女孩子,如果沒有臉上那道丑陋到了極點的傷疤的話,她絕對是一個讓無數人醉于其魅力之中的大美女,可是現在,那道傷疤簡直毀了這一切。

    其實坐在她身邊的徐雷就能夠感覺到,這個女孩的身軀非常柔弱,縴細,這樣的身軀根本就不應該作為一名戰士,可是見證過他們姐弟戰斗的徐雷知道,在這個縴細柔弱的身軀下面隱藏的是比任何人都要堅強強大的意志。

    “人類的中心——帝都轄區,我們這一次只要是在執行公務,在結束的時候正好踫到了弟弟,那個時候都怨我節外生枝,結果既沒有抓到弟弟,而且還連累我的四個手下還全部陣亡,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要前去報告才行。”

    看到徐雷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傷痕而感到厭惡或者畏懼之後,一直都溫柔平和的林無聲的笑了一下,兩個人的關系在徐雷還一無所知的時候就拉近了許多。

    “那,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徐雷小心翼翼的問了問。

    “如果事關軍方機密的話,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如果無關機密的話知道的我會盡量回答,吶,你想知道什麼。”

    “小小姐,你知道我和莉亞都不是這個時代的人,雖然這個時代真的非常厲害,但是我們還是想回到自己的故鄉,請問一下,我們能不能回去啊,我听林德說,我們能夠回去,不知道是不是。”

    雖然林德那個不正經的家伙十分明確的告訴他們可以回去,但是徐雷很是擔心這個這條消息的準確度,說完之後,他還有些擔心的看了一下林的臉色,發現她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之後,他才把心慢慢的放了下來,現在除了林之外他實在是不知道還能依靠誰。

    “可以回去,你們能夠回去,借助時光機器就可以。”林把被子輕輕地放在托盤里面,天青色的咖啡杯被她的手指不停的撥動著,棕色的咖啡不停的晃蕩著,林雙眼無神的看著那些咖啡,真是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片刻之後她才悠悠的說了出來,“不過,想要回去的話很難,非常的難。”

    “為什麼呀,不是只要有時間機器,想回到什麼年代就能回到什麼年代嗎?不會是你們不讓我們用嗎?”

    听到這個消息之後,徐雷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雙手死死地按在桌子上面,布滿了猩紅血絲的雙眼緊緊瞪著林,冰冷的殺意就像是火焰一樣轟的爆發,看他的表情簡直就是如果不給一個好的解釋絕對不會放過她一樣的,

    “這是簡單一想就能明白的事情吧,你不會還不知道的吧。”

    林一臉當然的表情看著徐雷,徐雷那冰冷的殺氣在她看來簡直就像是個笑話,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看到這個表情之後,他心頭的怒火登時少了一大半,不過他還是不明白,看起來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

    “你所說的想回到什麼年代就能回到什麼年代從理論上來說的確是那樣……。”徐雷的雙眼又亮了起來,看到徐雷的表情之後,林有些好笑的嘆了一口氣,不得不潑上一盆冷水,時代的鴻溝還真是大的驚人,“但是實際上有一個前提條件,也就是說‘想回到什麼年代就能回到什麼年代’中想回去的年代你必須要知道確切的時間,也就可以說是距今多少年,你連自己距今多少年都搞不懂,難道你想說用時光機器隨便把你選一個年代扔回去就行?”

    “對哦,自己只知道是公元二十一世紀而已,但是那個時候距今到底是多少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只能慢慢的查找資料,這個事情應該不難。”

    他現在真是一個頭n個大了,剛剛有了一點自己回去的眉毛,卻發現被最基本的問題給難住了,就像是坐車買票,結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結果肯定不言而喻了。

    “還有一件事情你給忘了吧。”

    “小小姐,還有其他的什麼事情嗎?”徐雷疑惑的問了一句。

    “真是服了你了,你忘了,從你的那個時代到我們的時代中間絕對存在有斷層,而且恐怕很可能還不僅僅只有一個,我曾經想要調查過那些斷層,可是就算我翻遍了中央大資料庫的所有資料,那個地方擁有著人類世界最全面的資料,可是在里面,我連那些斷層時代有關的內容卻一個字都沒有見到過,明白了嗎,我為什麼說很難,沒有具體的年代,你怎麼回去,一不小心,把你送錯了時代,那和不送有什麼區別,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多試幾遍,但是這種方法一來跟太過麻煩了,二來太耗能量了,把其他時代的人抓到這個時代和把人送回到自己的時代難度不在一個次元里面,需要的能量也有天差地別的要求,另外就是這種方法實在是太危險了,誰也不知道會把你送到什麼地方,萬一你一睜開眼楮,結果卻發現自己在半空中,到時候你哭都哭不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