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四十四成員之一

第一百四十四成員之一

    榴火星,東部軍所控制的五十七區下屬的一個落後和偏僻普通小行星,像這樣的小星球在東部軍屬于最低級最普通最常見的,數量多的數不過來。

    這里遠遠沒有帝都轄區里面繁榮,更沒有辦法和林氏家族的居住地所媲美,地表的建築大多都是百層左右的殘破樓房,還是好幾百年前開發潮的時候所建造的豆腐渣工程,一陣風吹過,嘎吱嘎吱的聲音異常的響亮,表面的涂料變得斑駁不清,簡直就像是一個暮氣沉沉的老人一般。

    從中間為界,上面的窗戶全部都破裂,殘破不堪的樓層看上去簡直和千瘡百孔的豆腐塊一樣,牆體表面仿佛蜘蛛網一樣到處都是縫隙,好像是剛剛經過了一場超強的地震,下面七八層已經陷進了地底,整體傾斜了十多度,時不時傳出清脆的崩毀聲,不過整棟高樓用令人驚異的耐力支撐了過來,苟延殘喘了好多年。

    而在下面,每一個像是鴿子籠一樣的小房間里面,塞滿了滿滿當當的家庭,那些人就像是沒有看到危險一樣,安然寧靜的生活在了這里,只有在听到刺耳的裂縫張開的聲音時,他們才抬起頭來,緊張而又不安敬畏的看著周圍,這個時候他們的心中那絲絲美好幻想所構成的名為夢想庇護所,就像是周圍的裂縫一樣,被現實強橫而又殘忍的撕開了。

    這個時代,不不不,不只是這個時代,年輕人都更加充滿幻想,天馬行空,無蹤無跡,深植于內心深處,那樣的幻想沒有誰會不喜歡,對于我們來說那是最向往的夢,也是最希望踏足的夢想,可是,現實總會和自己的幻想發生踫撞。

    在這個殘破的高樓里面,一個普普通通的房間里面,往往擁擠了一家四代超過十口的家庭,白發蒼蒼的老嫗,咿呀學語的小孩子,溫柔包容的母親,嚴厲而又充滿寬厚背影的父親,小小的空間被這一家人用極致的想象力拼命的劃分出來了,洗浴間,臥室,廚房,陽台,客廳,看上去雖然繁雜卻非常的整潔干淨,讓人看過去絕對舒暢,能夠看出這個家庭里面肯定有擅長持家有道的人在。

    “小濤,快點出來吃飯了,別難受了,他們不錄取你是他們的損失,咱們有的是機會,別把身體搞垮了。”

    在這個小小的家庭里面,一家好幾口圍在一個簡單的飯桌旁邊,這幾口有老有少,臉上大多都愁雲密布,唉聲嘆氣,一個中年婦女這個時候在焦急的敲著臥室的門,語氣中顯露出無比的溫柔和擔心。

    “媽,沒事的,我沒事的。”臥室里面,一個面無表情,看上去大概二十歲左右,十分青澀,身材中等的年輕男子苦澀的回答著,“媽,我想休息一下,沒事的。”

    “那你好好地休息一下吧,我給你留一點飯,等一下,別忘了吃了啊。”

    那個中年婦女張了張嘴,想勸解自己的兒子一下,但是下一刻,痛苦的神情出現在了她的臉上,嗓子異常的干啞,什麼勸慰的話都說不出口,回過神之後她擦了擦自己的淚花,勉強的笑了一下,用一種非常平常的語氣對自己的孩子囑咐了一下。

    “美琳,小濤他怎麼樣了。”她剛剛回到那個飯桌,一個面容和剛剛的男子有五六分相像的中年男子焦急的問了一句,他應該是楊濤的父親。

    “不好,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二叔二嬸,弟弟他和小凌的關系不是挺好的嗎,怎麼說分手就分手了啊。”

    說話的是一個將近三十歲的溫柔少婦,他是楊濤的表姐——楊鳳,在他的旁邊還坐著一個三四歲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看上去應該是他的女兒。

    “還能有什麼,咱們家庭沒有什麼本事,小濤畢業之後,連一份好工作都找不到,小凌又是一個軟弱的性子,她爸媽害怕小凌跟著我們吃苦,自然不同意,小凌她也不敢反對,到最後兩個人只能分手,說起來,還是怪小濤沒本事,連個工作都找不到,平心而論,這樣的對象,就算是我們也不能答應啊。”

    楊濤的爸爸抿了口酒,低劣的勾兌酒讓他的臉頰顯露出不正常的潮紅,他叫做楊森,對于自己兒子的秉性實在是太清楚了,他並沒有埋怨對方,自從畢業之後,自己兒子的表現都被他看在眼里,身為一個父親,他不可能事事都順著自己的兒子,他有責任指出自己兒子的錯誤。

    “別說了,老東西你少說一點沒人當你是啞巴,這麼多天了,你也不管小濤,是那些人沒有眼光,我兒子絕對是一個有本事的人,小凌的爸媽也是,哪有一畢業就成功的人啊,還有小凌,性子也太軟弱了,他爸媽說個什麼就是什麼,連個不是都不敢說,哪有這樣的,分了更好,我的兒子肯定能找個更好的。”

    楊濤的母親狠狠的瞪了一下自己的丈夫,然後不停地埋怨著,在她的眼里自己的兒子是最好的,自己的兒子絕對沒有錯,有錯的都是別人。

    “好好,你說的是,你說的是,不過這個小子,還是不是男人了,一點種都沒有,不就是失敗了一次嗎,下次努力好了,至于把自己給關在屋子里面嗎?真不像老子的種”楊森不敢和自己的老婆爭辯,只能不滿的罵了楊濤一句。

    “你什麼意思,你敢說他不是你的兒子!”

    楊森剛罵出來就暗叫不好,果然,下一刻,腰間的軟肉被狠狠的擰了好幾圈,疼得他淚都快掉出來了,看了看一旁怒氣沖沖的老婆,二話不說,趕緊道歉賠罪,好半響,老婆才消了氣,不過消了氣後,她又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兒子起來。

    楊森他們談話的時候雖然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但是房子的隔音能力太差了,單薄的房門根本就擋不住一波又一波聲音的侵襲,斷斷續續的談話聲無孔不入,就算是他捂住了雙耳,父母談話的聲音依舊堅強的傳了過來,讓他異常的煩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