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動漫世界的無限未來 > 第一百四十五成員之一

第一百四十五成員之一

    他的名字叫做楊濤,今年剛剛從大學里面畢業,就算人類進入到了宇宙時代,依舊存在這大學,他在一個三流的大學里面學習的是一個純理論類型的工商管理,听著好像挺厲害的,但是實際上卻非常雞肋的專業。

    在那個大學里面晃晃悠悠的混了四年,過的十分瀟灑,結果畢業出來之後,立刻變得不瀟灑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一技之長,找個工作,也只能處處踫壁,大部分的管理崗位都需要有從業經驗,他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哪來的經驗,而且人家就算是要大學畢業生,也輪不到他,太多一流大學畢業生可供選擇了,而且他也拉不下臉做一些服務人員,到最後他只能高不成低不就,等到他終于把臉面放下的時候做服務人員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甚至就連一些沒上過學的人都不如,到處都有嘲笑他的人,買個東西甚至都能被一個老頭忽悠了一頓。

    昨天和他談了四年的女朋友發過來了一個短信,宣告了他為期四年的戀情吹了,氣憤不過的楊濤沖到了他女朋友的家里理論,可是面對著女友痛苦的表情還有名義上曾經岳父岳母那一聲聲的質問,將他直接打進了谷底。

    “不說其他的,我們這麼多的親戚你們結婚之後肯定會相互走動,你想過沒有,就憑你的條件會讓我的女兒在那些親戚面前矮上一頭,就算開始你們不在意,可是當那些流言蜚語日漸增多的時候,到時候你們誰都受不了。”

    “你連一技之長都沒有,現在如果沒有你的父母,你連自己都不一定能養活,你難道讓我的女兒和你一起挨餓嗎?”

    “就算沒有一技之長,起碼你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就行,可是你現在有工作嗎,據我所知,你到現在還正在依靠著你的父母呢,如果我女兒嫁過去,你打算怎麼辦,繼續依靠你父母嗎?那樣的話,我絕對不會讓我女兒嫁過去。”

    ……

    ……

    ……

    他們到底說了多少,到最後楊濤也根本就不住了,反正,從最開始到最後,他一個也沒有辦法回答,實在是無言以對。

    “啪”

    煩躁異常的楊濤抓起一個杯子想喝點水,才發現臥室里面連一滴水都沒有了,這個時候,外面父母的討論聲愈發的響亮,全部都是關于自己的,他越听越煩躁,全身上下難受的狠,他撓了撓脖子,沒兩下就抓的滲血,不過癮,抓起杯子摔在地上,大吼一聲。

    “別說了,你們少管我。”

    清脆的聲音讓屋外父母的討論聲安靜了下去,但是安靜下去之後,他又感覺到了愧疚,小凌的父母沒有說錯,從小到大自己從來只會依靠父母,自己心安理得的依靠著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獨立,到了現在居然還有臉亂發脾氣,自己真不是個東西。

    楊濤慢慢的冷靜了下來,看了一地的碎玻璃,面帶慚色,彎下腰自己一塊塊的撿起來,不過很明顯他並不怎麼專心,撿碎片的時候,笨手笨腳的他正好被一塊銳利的殘片劃破了手指。

    “啊……,紗布,紗布。”

    他平時放東西一直都是亂扔亂放,等到他好不容易給自己包扎好了以後,大意的他並沒有發現,一滴鮮血正好滴在了自己花了一個月的飯錢從地攤上買來的‘上古重寶’——一塊玉牌上面,當然他是被人給狠狠的忽悠了一頓,那塊玉牌詭異的將他的血給融合了進去,融入之後,玉牌上面出現了無數復雜的紋路,看上去十分的玄妙,充滿了神秘感。

    “嗡”

    剛剛包扎好,類似于蚊子一樣的嗡鳴聲猛然響起,在楊濤沒有注意的時候,從那個玉牌上面滲出了淡青色的氣流,那些淡青色的氣流從玉牌之中滲出之後詭異的聚集在了一起,它們就像是有靈魂一樣安靜的聚集在玉牌的周圍,等到楊濤發現的時候,那團淡青色的氣流已經大約成人拳頭那麼大了。

    “那是什麼東西?”

    “嗖”

    楊濤心中的驚駭不比見鬼了少多少,那一大團淡青色的氣體聚集在一起看上去特別的嚇人,他還沒有慘叫出來呢,那一大團淡青色的氣體忽然暴起,速度簡直是快若閃電,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呢,就感覺自己手指上的傷口處一痛,一大團淡青色的氣體就像是游魚一般,順著他手指的傷口處直接涌進到他的身體內部。

    “啊……啊……啊”

    感覺到疼痛後,他的反應一點也不慢,條件反射似的看向自己的傷口,可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淡青色的紋路從自己的手指開始蔓延,他一個普普通通的年輕人,哪里經過這種陣仗,手腳已經不停使喚了,極度的恐懼讓他的身體顫抖不已,甚至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嗓子都已經完全啞了,連驚駭的慘叫聲都發不出來了。

    “怎麼回事,到底出什麼事了?”

    “ ”

    下一刻,他就感覺那團青色氣流就像是在他的身體內部猛然爆炸了一般,劇烈的沖擊讓他剎那間昏死過去,在她昏死後那團淡青色的氣流並沒有停止活動,氣流反而緊緊地裹在他的身體周圍,那塊罪魁禍首的玉牌懸浮在他的腦袋上面,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在旁邊就會發現,小小的一塊玉牌上面紋路繁雜的嚇人,而且玉牌上面沒有一條紋路消失,楊濤的身上就會有一條光紋出現,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每出現一條光紋,淡青色的氣流就會被固定在那條光紋的周圍。

    “啪”

    過了半個小時,玉牌上面的紋路完全消失,而楊濤的身體表面產生了一個淡青色的全身甲,當最後一絲氣流離開玉牌之後,玉牌就變得黯淡無光,上面出現了無數縱橫交錯的裂紋,下一刻,直接話成了粉碎。

    “小濤,你沒事吧,小濤,小濤,是不是做噩夢了。”

    “額,媽,我沒啥事,你們出去吧,我想再睡會。”睡眼惺忪的楊濤睜開了眼,看了看擔心自己的父母,躺在床上連動也沒動。

    “那你好好睡吧。”

    楊濤的母親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憑借著她對自己兒子的了解,能夠感覺到楊濤的身上肯定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是楊濤不說,他也沒有辦法。

    “哪里是噩夢啊,我真希望是個噩夢。”他慢慢地站到了鏡子的面前,在鏡子中,他的身體表面到處都是繁雜的光紋,淡青色的氣流時不時從廣紋里面涌動出來,氣流涌動間,只是看著,就讓人心驚,就能夠感覺到一種可怕的力量。

    “楊濤,你選擇隊員還真是隨意,一點規律都沒有,他還只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呢。”徐雷笑著問了問林。

    “現在的實力雖然還不怎麼樣,但是他可是能夠使用神跡武裝的人啊,好了,我們去見見最麻煩的家伙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