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絕境帝國機械人修仙傳 > 第1068章 持續相持

第1068章 持續相持

    折磨他們才是自己的目的,不折磨他們,長者一號怎麼能平衡自己的心里的坎。

    總得讓關小關的家眷吃點苦頭,折磨他們的肉體是低等文明的處理方式,長者一號需要通過折磨精神以達到摧毀整個人的目的。

    長者一號當機立斷,你關小關既然不想當大俠,那麼你這輩子別想再見到你的親人。

    長者一號雖然沒殺了他們,卻通過技術手段將關小關的一家老小囚禁在虛擬世界中。囚禁在虛擬世界中,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慢慢變老。

    該死的關小關算是什麼英雄好漢,危機時刻只會拋棄掉自己的家眷獨自逃跑。

    單獨折磨他們的家人還不夠,還在名譽上摧毀掉關小關。讓他成為過街的老鼠,被人唾棄,看他以後還怎麼行走江湖。

    長者忙著詆毀關小關,國內已經出現了大量的無業游民,這是大聯盟強行攤派給帝國的。

    人數上難以計數,並且還有源源不斷的人正在向帝國進發,空前的人類災難可能隨時爆發。

    這次即將爆發的災難與之前極為類似,皆是人口過于密集造成的。

    新來的人多數是邊緣人,還有很多其實不是人類,他們是被人類社會淘汰下來的機器人,人機比例大約在三比七的關系。

    人類社會非常現實,他們信奉著用更新的技術,替代老舊的原始技術。一代代更新一代代的被替換。技術日新月異的被研發出來,大量的老舊機器被替代。

    被淘汰的無處安置,如果沒有平權法案,國家完全可以將替換下來的機器人扔進熔爐內,但是現在有了平權法案,扔進熔爐的殘忍作法被視為反道德行為。

    不能扔進熔爐,留在人類社會中依然是個大問題。大聯盟真的不想解決困擾幾十年的大問題,最後還是用最簡單的辦法處理大聯盟內部難題。

    這次與以往不同的是,沒有人能提供一個準確的人口數總量。如何對應出台相應的策略,實在是一個難題。

    既然推卸不掉,接納又增加國內壓力,很快內閣出了一個非常陰損的辦法,讓一群無業游民進行土地擴展。

    土地擴展是由理論依據的,國內的國土面積實在不堪重負,上層空間與下層空間已經被開發到了極限,在挖掘需要推倒重新來過,但是時間上不允許進行推倒新建。唯一的簡單的辦法是對外擴張,將別人的土地劃歸為己有,用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解決最難解決的問題。

    對外擴展有了理論上的支持,還需要國家主動出台新政,以推動新的移民的行動。

    出台的新政極為簡單,推進有獎。

    凡是有人能擴展一平方公里,國家獎勵一百萬開拓資金。面積以此類推,獎勵金額也會增加翻倍。

    而且,獎金可以提前預支百分之三十的資金。以提供擴展土地所使用的花費。

    獎金總是最好的刺激手段,用發放獎金的辦法刺激土地擴張。一群身無分文的家伙,是非常願意得到一筆獎勵資金。

    這是天下掉下來的巨款,不拿白不拿。幾乎所有來這里的人全提前領取了擴展獎勵資金。

    向個擴展的速度要比國家預想的要快,甚至有田產的本國常住居民同樣申請了擴展資金。

    國家只是規定的擴展的面積並沒有規定時間與方式方法,不規定不代表沒有暗示怎麼獲取。

    對外擴展不用武力誰會無緣無故地給你一塊土地,必然所有人會首選武力解決辦法。再加上國家會提前預支擴展費用,提前預支的沒多少人用在自己的生活開支上,他們基本是用在采購武器上。

    數百萬人的擴展行為,成了本地區左右鄰邦的噩夢。

    事態變的失衡的狀態,國家需要作出一點規定,規定僅僅是不允許侵佔已經佔有確定的土地,更不允許使用暴力手段相互殘殺。出台此類規定正是減少已經有苗頭的相互殘殺,你們如果有力量先一致對外,而不是先進行內部廝殺。

    大聯盟再次被激怒,這分明是一種公開的侵略行為。

    大聯盟通過對帝國法案,針對帝國近期的粗暴行為,進行一次全面的經濟制裁。

    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十幾個弱小的國家被吞並,更多的國家被洗劫。

    強者強攻別國領土,弱者找點野外荒地。

    總之大家挖空心思導找土地,找到的通過帝國提供的定位器,進行快速的測繪工作。一台定位器可以一次定位一百平米的土地,經過幾個人的同時測繪即可佔領數千平面。

    漫山遍野的人進行者國土擴展,看著國土擴展的差不多了,新規定又出台了。

    擴展範圍不得越過大聯盟五大國的國土範圍,同時不能侵犯所有大聯盟的駐軍所佔領的國土,一切侵入大聯盟五大國範圍內的國土皆視為無效。

    雖然有些人干過了頭,但是測繪器並不識別他所佔領的土地,自然這樣的侵佔別判定為無效。

    經濟的制裁並沒能遏制帝國的擴張,此時如果不使用武力,跟本控制不了這種野蠻的擴張。

    打與不打,大聯盟在會議上又陷入了爭論之中。

    畢竟戰爭不是玩笑,如果打需要慎之又慎。

    打是否會像第一次那樣導致全世界的經濟衰退,沒有能給出準備的答案。

    不是不能預測,而是沒有人想承擔預測不準的責任。

    現在世界上所有國家,不想再次進入到戰後拖累期。

    戰爭已經結束了快二十年了,大家依然沒能從戰後陰影中走出。

    別看平時大家願意打點帝國的主意,真的要動手每個國家還是有所保留。

    能用談判解決的問題不要用暴利處理,並沒有通過戰爭表決。

    即使在帝國代表在場的情況下,依然有人力挺使用用武力掃平帝國所挑起的隱患。

    想挑起戰爭的人,其實在第一次戰爭中並沒受到多大的沖擊,即使是受到了沖擊也是在戰後經濟衰退時造成的損失。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