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吞噬世界之龍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渺小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渺小

    密閉的金屬房間內,被稱為166號的中年男人看著面前的顯示屏幕,身旁的助手已經調出了影像,然後他看著面前的影像皺眉。

    “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一段監控攝像,但除了右下方的監控時間標識,就只是一段模糊不清的影像,到處都是斑駁的光點,什麼也看不清楚。

    “不只是這個監控攝像,還有這個、這個、這個……”

    身旁的助手眉頭緊鎖,一邊急聲說著,一邊手指在鍵盤上不斷操作著。然後在166號面前,一連串的窗口彈出,眾多監控錄像當中無一例外都是斑駁的光點。

    助手點了點其中幾個視頻,然後說道。

    “這是曼哈頓世界大廈附近幾條街區的監控攝像頭,在前後10分鐘的時間里,幾個攝像頭先後遭受到不明原因的影響,之後的影像當中就只有一片雪花光點。我住在這附近,對于這幾個地方比較熟悉,這幾個街區的位置都是連貫的,先後被破壞的順序一致,就像是附近有什麼東西在移動一樣。”

    “曼哈頓?”

    當听到這個詞時,166號的臉色不變,只是沉吟了一聲,但心中卻瞬間聯想到了一件事。

    就在剛剛,曼哈頓被確認遭受到了不明原因的變故,世界大廈周圍數公里範圍內所有人都不明原因的消失了,對,就是消失了。

    如果說有爆炸、破壞、血跡、尸體之類的情況,男人還能勉強理解是類似去年911的恐怖襲擊,但問題是什麼都沒有,所有的事物都沒有變化,汽車、建築、路標、路燈……一切都完好無損,唯獨所有的活物都消失了。

    不管是身處在大廈內、坐在汽車里,是人類還是貓狗,就在17分鐘前的太陽異變之後,所有的生命都消失不見了。

    保守估計有十萬人突然消失,繁華的紐約出現這樣的事情,又能瞞得過誰?

    得益于太陽異常活動的影像,網絡通信全部受到了打擊,媒體和市民們或許還一頭霧水,但政府早已察覺到了這件事,就在兩分鐘前,166號還在內網當中被告知了這件事情。

    而現在,被確認無人的地方突然傳來奇怪消息,又怎麼不讓他對此產生聯想?

    “我們在世界大廈附近能聯系到什麼人嗎?比方說讓一些影子部隊偵查一下?”

    僅僅略一思考,166號便當機立斷,直接詢問道。

    助手搖了搖頭。

    “具備應對核打擊能力的影子部隊不多,我們163研究所深藏地下,受影響還算小,但大多數部隊現在已經處于癱瘓狀態,要麼不在紐約,要麼就是特別部隊,恐怕需要國防部長或作戰司令部的授權。”

    166號有些為難了,為了一個不確定價值的情況請求五角大樓授權,恐怕不值得。

    “鈴鈴鈴……鈴鈴鈴……”

    就在他猶豫不決之時,突然之間,在房間一角,那個常年被放置卻從來沒有響過的紅色電話響了。

    166號面露驚訝,一旁的助手也錯愕不已。那個紅色電話從來沒有被撥打過,也沒有任何去提起過,但所有人都清楚那個電話的分量。

    紅色電話還在響著,166號將手放在電話上方,卻莫名感覺到自己的心髒都在噗通噗通的跳動,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鄭重的接起電話。

    “好的……嗯……一定……”

    對著那個電話,166號面容嚴肅,仔細的傾听著電話另一頭的聲音,不住的點頭。

    放下手中的電話,166號抬起頭,然後對著助手道。

    “讓第7空中救援隊前往曼哈頓吧。”

    ……

    “一群瘋子。”

    望著天邊本已落下卻又再度升起的太陽,咒罵著的同時,身形削瘦的男人卻意識到自己拿著雪茄的手指正在微微顫抖。

    他上一次害怕還是什麼時候?似乎還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自從坐上了那個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位子之後,他已經很久不知道什麼是恐懼和無力了,共濟會那隨心所欲、為所欲為的力量,即使是郇山隱修會也無法理解。

    很久以來,共濟會與郇山隱修會共同執掌著里世界的權力,只不過共濟會更為關心世俗,而郇山隱修會則滿足于管理里世界。兩個龐然大物之間彼此爭斗又相互妥協,在六十年前,兩者甚至還為了對抗掌握世界秘鑰的德國元首而聯合起來。

    烏貝托•布魯尼,這個意大利名字進入到他的視野當中時,共濟會的眾人更感興趣的是其手中的科技而非世界秘鑰,因為這個天才向他們展示出了自己的智慧。在其面前,哪怕體型龐大的共濟會也不過是臃腫而遲緩的肥肉,被洞悉了所有信息和秘密的共濟會,猶如大炮打蒼蠅,任何的計劃都會被其破譯,根本抓不到這位天才。

    這樣的信息利用能力令共濟會感到驚訝。共濟會並不缺乏情報,它們能夠隨意知曉所有的秘密,但它們沒法從那海量的信息當中提取出自己想要的東西,當時,共濟會內部普遍認為,這位天才的手里掌握了一些超越人類數個世代的科技。

    但伴隨著追捕的深入,共濟會意識到這次事件的不簡單,而數百年來的老對手郇山隱修會在一夕之內毀滅的事實,也讓這些上位者們慫了。

    無論再怎麼強大,被世人冠以“聰明絕頂”、“權勢滔天”、“影子政府”等等名詞,但在這諸多形容之前都必須加上一個前綴——“人類”。

    共濟會終究終究只是人類,是人類就有做不到的事情。

    自譽為神的路易、被打開的世界秘鑰……

    對于這些已經超出人類範疇的東西,共濟會甚至很嚴肅的討論過利用核彈轟擊整個紐約的可能性。而最終,就在共濟會試圖阻攔之前,那些瘋子終于釋放出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其他人可能還不了解,但共濟會所掌握的信息可比常人要多得多。

    天上的太陽、曼哈頓的異變、在這些事情發生前,市民們所看見的巨龍……縱然那位路易把世界大廈附近變成了自己的宮殿,共濟會也無法知道詳情,但終究還是推斷出了事情的原委。

    那個自譽為新神的瘋子,終于是把事情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他可不想和這些瘋子一起折騰,郇山隱修會那些宗教瘋子怎麼想他懶得理會,但共濟會更多的是為了安逸生活,而非追逐自我毀滅。

    郇山隱修會的覆滅給了共濟會極大的警惕,但共濟會終究還是低估了那股力量,沒有預料到世界秘鑰內的力量居然能夠做到這個地步。

    “是那股力量在移動太陽嗎?”

    望著天邊的太陽,羅曼的臉色蒼白。

    唯有理解這個舉動當中所體現出的強大力量,才能夠意識到自身的渺小與恐懼。在這種力量面前,無論是任淚水共濟會還是人類,都實在是太過渺小了,渺小的不值一提。

    ……

    紐約。

    雖然失去了通信能力,但人們還有舌頭可以傳播消息,很快,世界大廈附近的異變就通過一條條舌頭被傳播開。

    “世界大廈附近現在一個活人都沒有了……”

    “ufo?世界末日?”

    距離恐怖魔王的末日預言過去並不久,911的事件才過去一年多,各類事件都激發出了人們的好奇心,在口口相傳當中,諸多版本的流言隨之傳播開。

    但流言並沒有被傳播多久,因為政府警察趕來了。

    “憑什麼!你們有什麼權利這麼做!”

    面對警察以“危險區域”為理由的驅逐和清場,一些年輕人不滿的叫喊著,但回應他們的只有警察的沉默和防暴盾牌。

    鬧歸鬧,大多數人還是抱怨了幾句,然後不得不離開,當然,中間不乏有些過于活躍的分子會被警察的“專業說服技巧”所打動,但終究還算順暢。

    “轟隆隆……”

    而就在民眾離場之時,在他們的頭頂上空,數架噴氣戰機呼嘯而過……

    “約瑟已到達指定地點,重復,約瑟已到達指定地點,完畢。”

    駕駛著戰機的約瑟聚精會神的注視著儀表,一邊說著。

    耳旁,隱約能夠听到嘈雜的聲音。

    太陽引發的波動並非片刻就能止歇,相反,太陽耀斑的不正常活躍才剛剛開始被引發,即使只是這種短途通訊業極為艱難。

    “注意雷達顯……重復,注意雷達顯示,完畢。”

    嘈雜的聲音當中,傳來隊友模糊不清的回答。

    正常來說,在這種對話都听不清楚的情況下,本來是不應該執行任務的,但像他們這種人又有多少次正常執行任務呢?

    縱然危險,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了。

    眼下,沒有了遠程指示,之後就只能看他們五人的配合和隨機應變了。

    而對于此次的任務,五人知道的也很少,幾乎是倉促之際被命令執行偵查,以至于對于情況絲毫不了解。只是在起飛前,被警告“只做偵查任務,看到的情況都要記下來,如有危險就立即返回”這種含糊不清的命令。

    究其現狀,五人就連自己究竟要偵查什麼都沒搞懂就被匆忙要求起飛,這種詭異行動,也算是平生第一次了。

    “這究竟讓我偵查什麼啊。”

    約瑟感到心中一陣無語。

    而低頭看著雷達,他卻突然愣了一下。

    “約瑟呼叫大衛,重復,約瑟呼叫大衛,雷達有情況……”

    在他的雷達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閃爍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