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幽冥真仙 > 第91章 血和尚

第91章 血和尚

    黎統領接到消息後,馬上差人分兩路去援助已經出發的戰天霸和無常昊二位堂主。

    ......

    萬域森林內一處詭異的密林。

    此處密林和其他地方看似沒什麼兩樣,各種高矮不同的樹木擁擠的生長在其中。其內偶爾傳來一陣陣樹木的聲音,但林木太過茂盛,根本看不清其中奧秘。

    但如果從密林的高空向下望去,卻是另一番景象。原本看似雜亂無章的密林和山石此時呈現在眼前的卻是一座八角形態的陰陽八卦圖案,儼然是一處人為的陣法。八卦陣中,陰陽雙魚的陣眼處,各矗立著一座巨大的青色山石。山石渾圓無稜,不時的散發著水藍色的靈紋。

    兩條人影一閃,出現在密林之中,竟是一僧一道打扮的二人。

    道者,身材高大,身穿深藍色寬大道袍,頭戴瓦紅束冠,寬大的袖口上繡著黑白八卦圖案。兩道灰白斑駁的長眉垂在眼角下,皺巴巴的鼻子像是一塊老姜貼在臉上,尖尖的下巴上一撮山羊胡整齊利落。

    僧者,身披金線拼接的大紅袈裟,袈裟的兩個衣角用一個閃著金屬光澤的紫銅環系在胸前。光禿禿的頭上整齊的排列著九顆戒疤,禿眉細眼,腮下無胡。

    “有探子來報,正如預料中的一樣,那蠻鬼堂的戰天霸已經深入萬域森林之中,只是多了個白骨堂堂主無常昊。可喜的是,他們二人是分頭行動的。”道者說道。

    “你在這里等我就好,待我將那戰天霸引來此處,你我二人再合力擒他便是。”僧者說道。

    “血和尚,你可不要小瞧那戰天霸,到時候把你揍的滿身是血,正是應了你的名號了。”道者說完,詭異的一笑。

    “和尚我的手段比起你“清水上人”也不讓三分,如果我敵不過那戰天霸,你也未必能在其身上討得什麼好處。到時候你清水上人恐怕就變成落湯雞了吧。”

    被血和尚這麼一說,清水上人面露尷尬之色。

    “和尚莫急,只要將戰天霸引入我布設的這“符兵水紋陣”之中,咱們二人合力,必有勝算。”清水上人說完,一捋腮下胡須,面露得意之色。

    “哼!說的輕松,還不是讓和尚我去做誘餌。”

    血和尚說完,周身血光一閃,化作一道血色虛影消失在原地。

    ……

    一處林地中,四名天鬼宗弟子正被幾個身穿黑袍,相貌凶悍的人圍住劫殺。被圍困的四人衣衫凌亂,疲憊不堪,其中兩人的手臂和大腿處明顯受了傷,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外面的衣衫,皆面露慌張之色。

    “受死吧!”其中一名黑袍人大叫著,就欲揮動手中銀光閃閃的大刀。

    其話音未落,不知道從那里飛來一道高大人影,如旋風般在幾名黑袍人身邊一掠而過。

    那幾名黑袍人像是中了什麼法門,頓時如沒了骨頭般各自癱倒在地。

    人影一斂,現出一人,此人身如鐵塔,貌似金剛。

    四名天鬼宗弟子見狀,臉上頓時現出狂喜之色,來者正是蠻鬼堂堂主戰天霸。

    戰天霸看了看眼前這四名狼狽不堪的天鬼宗弟子,說道︰“都怪我老戰考慮不周,讓你們受苦了,你等四人速速撤回到安全地點,我再去前面看看。”

    “多謝堂主大人出手相助。”四人說完,恭敬的作揖施禮,然後一並轉身離去。

    戰天霸目送四名弟子離開,眼神中露出復雜之色。心中暗討,這被稱作“暗影”的組織如此大膽,竟然公開劫殺天鬼宗弟子,其中一定不乏元魂境的存在。一定要會會這“暗影”組織的頭領,讓其嘗嘗俺老戰拳頭的滋味,想到這里,沙包大的鐵拳攥的咯 作響。

    轉身來到趴在地上的幾名黑袍人身前。蹲下身去,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抓,猶如抓小雞一般,將其中一名黑袍人拎了起來。

    “說!你們的大首領何在?”

    戰天霸渾厚無比的嗓音,听在這黑袍人的耳中如晴天霹靂,震的其渾身氣血翻滾,面無血色。

    “大人饒命,小的只是按照上頭的命令截殺天鬼宗的弟子,真正的大首領小的也不曾見過。”

    “你們之中有沒有“元魂境”修士,從實招來,不然就送你去閻王老子那里喝粥。”

    這黑袍人旋在空中的身子半扭著,抬頭偷瞄了戰天霸一眼。心中咯 一下,眼前這鐵塔般的大漢濃眉如帚,楮芒如電,氣吞如虎,下巴上的鋼髯像是一把把小錐子,分明是一具活閻王的樣子。生怕自己回答疏忽,被眼前這活閻王捏成肉醬,不由的渾身如篩糠般顫抖起來。

    “稟報大人,的確有幾名元魂境的首領,具體幾人小的我就不清楚了。”黑袍人聲音顫抖著說道。

    “哼!”戰天霸大手一甩,黑袍人如沙包一樣被拋了出去,啪嗒一聲摔落在地面之上,頭一歪便昏了過去。

    戰天霸暗運法訣,放開神識,片刻後,眉頭一凝。

    “嗯?果真有一股元魂境修士的靈壓存在。”

    戰天霸抬頭朝著一個方向看了看,一閃身消失在原地。

    林地中,一團血光包裹著一個人影飛速前行,正是已經出發的血和尚。

    血和尚只覺的一股令自己不安的強大神識從自己身上一掃而過。飛遁的身形不由的一斂,停下腳步。

    暗討,剛才這縷神識剛猛霸道無比,想必就是戰天霸了。

    血和尚不敢怠慢,單手一翻,手中多了一座巴掌大小、金燦燦的雙耳香爐。

    血和尚剛做完這一切,只听對面傳來一聲洪鐘般的斷喝。

    “那里來的賊匪,天鬼宗戰天霸在此。”

    話音未落,戰天霸巨大的身形從天而降,擋住了血和尚的去路。

    “咚”的一下,雙腳結實踩在地面上的一刻,猶如憑空落下一座小山,震的腳下大地一陣搖晃。

    血和尚見狀,單手摸了摸自己光禿禿的腦殼。心中暗討,乖乖,這戰天霸久聞其為天鬼宗第一體修,今日一見,果真霸道無比,自己還真是要小心了。

    血和尚細目一揚,說道︰“原來閣下就是戰天霸,久仰閣下體修之術雄冠四海,今日我“血和尚”有幸討教一二。”

    話音未落,血和尚周身氣息暴增,一股元魂境修士才有的強悍靈壓釋放出來,四散的罡風吹的一身金線大紅袈裟激蕩不已。

    “血和尚?听名字便不是什麼好鳥,竟敢截殺我天鬼宗弟子,一會兒我老戰便捏碎你的禿頭。”

    戰天霸雖然口中這麼說,心中卻仔細搜索了一番。佛門大宗“金佛鄉”的確曾經出過一個叛逃的弟子,據說此人練的一身邪惡“血祭”之術,攪得修真江湖一片腥風血雨,人送綽號“血和尚”。

    听戰天霸言語之間如此輕視自己,血和尚氣的直撇嘴。原本細小的眼楮瞪成了蝌蚪狀,不由分說,托著雙耳香爐的手一揚,另一只手朝著香爐一點。

    “去!”

    原本金色的雙耳香爐之中血浪翻滾,血影之中,兩條血蟒自香爐之中激射而出。

    血蟒迎風就漲,瞬間化作碗口粗細。兩條血蟒扭動著,撕咬著。詭異的是蟒身上呈現出一個個扭曲的人臉形狀,似一個個鮮活的血人在不斷的哀號,並伴隨著一陣陣刺鼻的血腥味讓人作嘔。

    轉眼,兩條血蟒就到在了戰天霸身前。

    戰天霸虎目一凝,法力急提。眉心處點亮一顆金色的星點,星點一個扭動在其額頭處現出一個詭異的符文。緊接著,戰天霸周身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如天將臨世威風凜凜,正是蠻鬼堂獨有的絕學蠻鬼變。

    看準來襲的兩條血蟒。

    戰天霸握緊右拳,拳頭以及手臂的四周纏繞著一圈圈金色的符文。

    “呼”的一聲,巨大的拳頭如一顆發怒的金色虎頭,一搗而出。

    就在兩條血蟒距離其揮出的右拳還有三尺距離的時候,剛猛的拳風就率先砸在了兩條血蟒之上。

    “砰!”

    兩條凶狠無比的血蟒猶如同時撞在銅牆鐵壁之上,漫天血光飛濺,激蕩的威壓掀起一陣狂風。眨眼間,兩條血蟒已化作血雨。

    血和尚見狀,雙眼一眯,不敢硬拼。一轉身,在一團血光的包裹下飛遁而逃,身形轉眼便沒入林地之中。

    “賊禿!那里跑!”

    戰天霸腳尖一點地,巨大的身軀騰躍而起。

    血和尚身材矮小,血色身影如受驚的脫兔在林地中左右穿梭。緊追其後的戰天霸高大的身軀卻似沖出殺陣的金色戰車,能躍過的障礙一躍而過,不能躍過的林木和山石皆碾壓而過。金光閃過之處,林木山石如草芥一般脆弱不堪,紛紛折斷崩潰,根本不能阻礙其分毫。

    血影中的“血和尚”心中暗討,這戰天霸的體術太過霸道,恐怕自己拼盡全力也不是這廝的對手。要是不小心被其捉住,自己的腦袋恐怕會像雞蛋一樣被其輕易捏碎,想到此處,不由驚出一身冷汗。

    狂奔中的血和尚摸出一粒血紅丹丸,一吞而下。逃遁的速度更加快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