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幽冥真仙 > 第122章 二猿戰頭陀

第122章 二猿戰頭陀

    “有請下一位挑戰者!”比賽執事大聲宣道。

    一襲鵝黃色裙衫打扮的白木槿臉頰上依然蒙著那條白色的紗巾,蓮步輕移,竹風淺送,柳眉淡去,秋水明來,無不散發著少女獨有的那一份美。

    “挑戰者報上名來。”

    “白木槿!”

    “要挑戰在座的哪一位首領?”

    白木槿的目光往對面坐著的幾人身上一掃,短暫停留在徐陽的臉上。

    徐陽朝著白木槿點了點頭,目光中滿是鼓勵和信任,並用秘法傳音道︰“小心謹慎,我相信你。”

    白木槿的臉頰微微一紅,只是有面巾遮擋,其他人看不到罷了。復又目光在其他首領身上一掃,停留在身材肥大的胖頭陀身上。

    “我要挑戰胖頭陀首領。”白木槿語氣堅定的回答道。

    坐在對面的胖頭陀,手指正不停的敲打著自己的大肚皮。一听眼前這不起眼的小姑娘要挑戰自己,原本緊張的心情一緩,嘴角一咧,挺著的肚子像是抱著一只光溜溜的大鼓,從座位上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

    這胖頭陀不僅身體巨胖,而且身高也遠比一般人高大許多。

    胖頭陀挪動著自己又大又圓的身軀,走到身材玲瓏小巧的白木槿對面。

    低下頭去,看著白木槿的頭頂說道︰“小姑娘,我胖頭陀接受你的挑戰,不過,你現在放棄還來的及,本佛爺還是有一顆慈悲心的。”

    白木槿仰著頭說道︰“大和尚,我對你大肚皮下的慈悲心很是好奇。”

    “不知好歹!”

    胖頭陀不再理會白木槿,身形一晃,施展輕身術,偌大的身體像是個充滿氣的皮球,幾個起落就到在了谷底的斗場之上。”

    白木槿則學著徐陽的樣子,從山坡上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這小美人竟然挑戰的是三當家,人小膽量大。”

    “和新二當家徐公子一起來的人,也是應該有些能耐的。”

    “三當家一身佛門體術可不是吃素的,搞不好這美人被打成殘廢就可惜了。”

    ......山坡上的幫眾們議論紛紛。

    白木槿來到胖頭陀面前。

    “大和尚,請賜教!”

    有了玄道人的前車之鑒,本就性格謹慎的胖頭陀顯得格外小心翼翼,反而後退了兩步。

    “本佛爺的慈悲心大發,小姑娘你先出手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胖頭陀眼楮死死盯著對面的白木槿,表面上無動于衷,暗地里卻早已運轉佛門體修法決,力達四肢百骸。

    白木槿單手一拍腰間小巧精致的金獸籠,一道黑影從金獸籠中一躍而出。只見一只黑色小猴抱膝成團,骨碌碌在空中翻了一串靈巧的跟頭。

    “ !”的一聲,大團白色的霧氣從小猴身上爆開,霧氣散盡,原本的小黑猴已然變作一只身高丈余,氣勢雄渾,身體健碩的銀背巨猿。

    銀背巨猿仰頭一聲啼叫,口中利齒外露,後背的銀鬃根根立起,一圈圈威壓自其周身一蕩而開,怒獸之威,獅王見了也要退避而回。

    胖頭陀原本高大的身軀和銀背巨猿比起來顯得矮小的多。

    “什麼?培元境的巨猿!”胖頭陀心中一陣驚嘆。

    “猴大,敲敲對面大和尚的肚皮。”

    銀背巨猿“猴大”聞言,巨大的身軀如一只大鳥般一躍而起,眨眼間就到了胖頭陀的頭頂,呼的一聲,掄起磨盤大小的一對肉掌朝著胖頭陀拍了下去。

    胖頭陀氣運腳底,身形靈巧如燕,與其臃腫的體魄形成極大反差。。

    “啪!”

    肉掌結實的拍在地面之上,地面上原本光滑堅硬的青石寸寸碎裂。

    一掌未果,接連數掌,掌掌生風。

    “啪啪啪!”

    一次次勢大力沉,重若千鈞的攻擊都被胖頭陀靈巧的躲閃而開,落空的掌風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碎石掌印。

    白木槿本人只是遠遠的看著,似乎沒有親自動手的意思。

    雙方都在用各自的手段試探對方的實力。

    幾個回合過後,胖頭陀心中有了估算。“看來這小姑娘擅長的是御獸之術,區區一只巨猿,也未免太小瞧本佛爺了。”

    想到這里,胖頭陀步法一變,真氣灌入雙掌之中,掌心之中泛起一圈圈詭異銀紋。

    “啪啪!”兩聲悶響。

    以掌對掌,胖頭陀竟然穩穩的接住了銀背猿拍過來的兩掌。

    猴大只覺得雙臂發麻,嘴角一撇,獸性大發。以掌化拳,偌大的拳頭雨點般砸了下來,一拳比一拳更猛,一拳比一拳更快。

    胖頭陀真氣再提,培元境修士應有的威壓自其周身一散而開,身形陡然增速三分,一套正宗的佛門伏虎拳法施展出來,黑虎掏心,大水運舟,巨力推山......

    胖頭陀修的是佛門體術,一身筋骨賽猛虎,拳打腳踢比蛟龍,體術霸道,拳法驚艷。巨猿“猴大”天生神力,異獸本能,抓,撓,拍,打,沒有拳譜勝似拳譜。

    雙方拳腳掌爪每每相交,招數中各自蘊含的真氣、靈勁(有道行的靈寵可以把體內的靈力化作靈勁施展出來,表現為各種類似修士的法術和體術。)對撞在一起。砰砰砰,在虛空中濺起一圈圈肉眼可見的震蕩波紋。

    眨眼之間,雙方已戰數十個回合。

    四面山坡上觀看的幫眾們議論紛紛。

    “胖頭陀首領的拳式真是讓人賞心悅目。”

    “這巨猿的實力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要是我也有這麼一只靈寵就好了。”

    ..徐陽自是目不轉楮的看著這場必斗,從猴大和胖頭陀的過招來看,如果白木槿三只靈猿盡出,胖頭陀不會是對手,心中原本有些緊張的情緒也在漸漸放松了下來,目光隨意在左右其他首領身上一掃,微笑示意。

    ......

    時間一長,胖頭陀對銀背猿的實力有了準確的估計。

    “此猿堪稱一只罕見的靈獸,不過本佛爺自有辦法降你。”

    胖頭陀心中默念法決,氣運紫府,大鼓般的肚皮竟然又生生脹大了一圈,肚皮上一圈圈隱約可見的銀色符文似一個小型的法陣在肚皮表面流轉不停。

    這時,“猴大”正面一拳襲來,胖頭陀也不退避,將自己的大肚皮往上一迎。

    “噗!”

    胖頭陀的大肚皮往下一陷,“猴大”勢大力沉的一拳,猶如打在了一團棉絮之上。胖頭陀猛的一撤步,“猴大”再想收回拳頭卻已經來不及,身體隨著這一拳的慣性往前一個趔趄。

    胖頭陀雙手順勢抓住猴大的手臂。雙膀一較勁,身體如陀螺般在原地一旋,竟然把猴大偌大的身體掄了起來。

    “嗚嗚嗚!”越轉越快,遠遠看去,猶如平地生出一大團灰色旋風。

    “去!”胖頭陀雙手一松,“猴大”整個身子被飛速拋了出去。

    胖頭陀一刻不停,腳尖一點地,騰空撲了過去。真氣凝于右拳,舉起右拳瞄準猴大脆弱的脖頸處。

    身在空中的“猴大”,之前被胖頭陀這麼一掄,已然有些頭暈目眩,眼看著胖頭陀追殺過來,卻無法閃避。

    眼前的這一切,早被白木槿看在眼中。

    就在“猴大”被胖頭陀拋起的一刻,白木槿玉手又一拍腰間金獸籠。一只背後長有烏龜殼一般的背甲,渾身骨刺的骨猿一躍而出,正是白木槿的骨靈猿“猴二”。

    白木槿神識一動,骨猿朝著“猴大”的方向四肢狂奔,如脫韁的野馬,越跑越快,兩只健壯後足用力一蹬地面,青石即碎,整個身體蜷縮成一團爆射而起。

    就在胖頭陀揮出的拳頭要砸在“猴大”脖頸的前一刻,骨猿“猴二”已然用身體擋在了“猴大”的前面。

    胖頭陀早就發覺有東西沖了過來,眼看得手一擊的機會轉瞬就逝,氣的是牙根癢癢,索性一拳鑿在了骨猿的身上。

    “砰!”

    拳風所至,巨大的震蕩波在空中劃出一圈巨大的漣漪,虛空中的靈力隨之一陣翻滾。

    身在空中的骨猿被這一拳反彈而回,滴溜溜滾落到地面之上,隨著  脆響,身體碾壓之處留下一道碎石長溝。

    骨猿猴二四肢一展,竟然毫發無損。

    與此同時,銀背猿猴大的身軀也直直的站在了地面上,來回晃了晃腦袋,剛才的眩暈感已消失了大半。

    胖頭陀一拳鑿在骨猿的背甲之上,只覺得手臂發麻,肩頭一陣生疼。身體倒射而回,穩穩的落在地面。

    看了看站在白木槿身前的銀背巨猿和骨猿。心頭一驚,竟然可以同時操控兩只培元境的靈寵,再斗下去,不知這白木槿還有什麼手段,時間一長,自己必敗。無奈的搖了搖頭,朗聲說道︰“貧僧認輸了。”

    這胖頭陀雖然還沒有施展出自己的全部實力,不過對眼前情勢的估計也十分準確。再斗下去,白木槿三只靈猿都放出來,再加上白木槿一身血魂斷脈訣的功法,恐怕輸的會很難看。

    “多謝大和尚一片慈悲心,白木槿領教了。”白木槿回答道。

    “居然有兩只靈猿。”

    “培元境修為的靈寵在小賢界根本就沒有幾只啊。”

    “本人還沒有出手,真想看看其本人的實力。”

    “胖頭陀好像也未到極限。”

    ......

    四面的山坡上頓時爆發出一片喝彩聲。

    二人一前一後回到了山坡上眾首領的座位前。

    “新任三當家白木槿。”比賽執事大聲宣布。

    “恭喜木槿姑娘挑戰成功,請落座。”夜屠說道。

    白木槿微微施禮,眼神拋向了徐陽。

    徐陽用秘法傳音道︰“木槿姑娘,你表現的很棒,辛苦了。”

    雖然白木槿臉頰處蒙著白色的紗巾,眼神中依然流露出幾分喜悅,不是武斗勝利的小確幸,而是心愛之人對自己表現肯定的大幸福。

    白木槿大方的落座。

    玄道人和胖頭陀接連失敗,這讓座位上的鬼大嘴有些坐不住了,干咽了兩口唾沫,焦慮的等待著下一位挑戰自己的人出場。

    “有請最後一位挑戰者出場!”比賽執事大聲說道。

    四肢狹長,禿頭,面如鑄鐵的白木樺氣勢洶洶的走了出來。

    也不等比賽執事發問,霸氣說道︰“在下白木樺要挑戰對面的鬼大嘴首領。”

    鬼大嘴撇著嘴角,一雙黑溜溜的眼楮在白木樺身上不停的打量。

    “我的乖乖,這最後一位外表看上去就是個凶神惡煞的樣子。”心中盤算著,竟忘記了回答。

    “鬼大嘴首領,可否願意接受這位白公子的挑戰。”比賽執事提醒道。

    “咳咳!”鬼大嘴干咳了兩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鬼大嘴心中是真不想迎戰,不過自從青華山有了這武斗規矩後,還未有哪位首領怯戰退縮,自己也絕不能當這第一個,以免成了大家日後的笑柄。

    鬼大嘴硬著頭皮說道︰“我願意接受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