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幽冥真仙 > 第679章 獨眼鬼王

第679章 獨眼鬼王

    正在這時,整個萬鬼窟內的空間突然一陣劇烈震顫起來。

    隆隆隆......隆隆隆......

    大地表面,泥土崩碎,似有土龍在其中翻滾。

    天空之中,電閃雷鳴,似有雷鵬在其內作法。

    陣法中心處溢出的強大魔靈之力與陣法本來的防御禁制之間產生了巨大的摩擦。

    紫氣翻騰,紫光亂竄,紫電如爪。

    陣法內的空間禁制晃動不已,虛空中甚至出現了水狀的波紋。

    “不好,是空間波動,陣法空間發生了扭曲,我們三人要靠近一些,避免被沖散。”李師傅大聲提醒道。

    空間扭曲,空間風暴,空間漩渦,空間黑洞,都是足以讓人陷入其中,永不能逃出的巨大危險。

    對于絕大多數的修士來說,都是極其危險的。除非是通曉空間法則之力的真仙,才可以駕馭空間扭曲帶領的空間撕裂。

    而眼前陣法中的空間扭曲,如果一旦超過陣法空間承載的極限,就會產生空間爆裂和空間風暴。

    寧琳兒和紅海棠也深知其中風險,二人聞言,立刻向著李師傅所在的位置靠攏。

    “嗚——!”

    就在此刻,一聲人的鬼嘯之聲響起。讓三者本已緊張的情緒如同弓弦般又拉緊了三分。

    赫然,一只獨眼鬼王由于陣法空間的波動,不知從哪里跳了出來,咚地一下,雙腳狠狠踩在了地面上。塵土飛揚間,攔在三人的對面。

    塵土散去,現出獨眼鬼王的清晰身形來。

    這獨眼鬼王身高足有十丈,皮膚赤紅干燥,四肢修長,巨爪如鉤。它的臉上生有一只巨大的獨眼,佔據了它臉龐的小半,以至于它的鼻子被壓迫在眼楮的下方,只剩下兩個鼻孔在呼呼地喘著氣。

    此刻,獨眼鬼王的眼上散出紫色的靈光,體表溢出一一股股紫色的魔靈之氣。顯然,這獨眼鬼王也已經被魔靈之力魔化。

    “不好,是鬼王級別的鬼獸。如果直接以葬靈寶鑒將其收納,恐怕要費些工夫,但眼下陣法空間波動,就很難做到了。”李師傅只是望了對面的對眼鬼王一眼,就及時準確地判斷出對方的級別。

    李師傅原名李貞,在天鬼宗中乃是藏書閣的主事長老,可以說盡覽鬼道典籍。再加上他修煉的“葬靈寶鑒”就是專門與鬼靈為伍的寶物。在天鬼宗中,李師傅又被稱為“活鬼書”。

    獨眼鬼王一發現對面的李師傅三人,就立刻伸出它猩紅細長的舌頭舔了舔嘴角,同時臉上的獨眼之中閃出一抹殺戮之色。

    下一瞬,獨眼鬼王直接朝著三人的所在撲殺了過來。

    呼呼呼!

    諾大的鬼爪接連揮動,爪尖之上赤火流轉,如同巨大的火焰神叉將虛空灼燒撕裂。

    竟然是一只擁有火屬性體質的鬼王。

    千年前,天鬼宗在青火魔域中設下了萬鬼窟大陣,目的是為了對付強悍的魔族大軍。

    天鬼宗在萬鬼窟中放置了數量眾多的鬼物,作為陣法的陣靈。這些鬼物,大多是天鬼宗在鬼靈塔中豢養的變異鬼靈,也可以稱之為鬼道靈寵。

    鬼道靈寵不同于真正的鬼物。真正的鬼物誕生于另一個叫做幽冥界的界面內。鬼物需要在幽冥之力極其濃郁的環境下才能長時間生存。鬼道靈寵只是有一些鬼物特征和天賦的特殊靈寵。

    而鬼道靈寵無論從鬼道體質和鬼道戰力上來說都是弱于真正的鬼物的。

    千年前,為了布置萬鬼窟這種禁術級別的大陣。天鬼宗甚至利用通靈禁術將一些真正的鬼物從幽冥界引來,置于此陣之中。

    而李師傅三人眼前突然出現的這只獨眼火鬼王就是真正的鬼物。其強悍戰力堪比道明境修士通靈出來的強大異靈,甚至更加殘忍,更加狂暴。

    獨眼火鬼王突然發動攻擊。

    身形躍起如虎,揮動一雙巨大鬼爪猛然落下。

    鬼爪留痕,赤火炸裂,堪比火屬性神兵的全力一擊。

    “大家快散開。”李師傅疾呼。

    李師傅腳尖點地,手中葬靈寶鑒一展。同時心中默念不傳鬼咒︰“寶鑒鬼靈,听我驅使,掠風鬼翼,出來!”

    下一刻,葬靈寶鑒表面金光一閃,幻出一對丈許大小的金色羽翼來。一刻不停,那一對金色羽翼一扇,一道道金色鬼道符文噴涌而出。

    呼地一下,一股強烈的金色鬼風卷起。李師傅利用這股鬼風之力,身形倒飛而出。眨眼,就退出十幾丈開外。

    一旁的寧琳兒手中白色陣旗一揚,陣旗之上一道白色旋風旋起,然後靈巧地在寧琳兒體表一繞。

    旋風表面現出一只長頸白羽的白鸞虛影,散出炫目靈光。

    “陣旗術——白鳥旋翼!”

    下一瞬,原地只剩下三兩片飄落的白色羽毛光影,寧琳兒的本體已然出現在七八丈外。

    紅海棠先是看了一眼寧琳兒已然躲開,才放心的催動火遁之術。

    “火遁——棠花火影!”

    她腳下赤色靈光閃起,多出一片片海棠花模樣的火焰來。呼啦一聲,整個人如同御火飛行,身形半傾著倒飛而去,只留下一地火線。

    “轟!”

    一聲巨響,火光爆裂沖天,泥土崩飛倒滾。

    三人剛剛的落腳處,現出一個三丈大小的土坑。土坑中間一簇簇烈火嗤嗤作響,泥土瞬間焦糊。

    一擊落空,獨眼火鬼王搖動著斗大的腦袋,一只鬼眼來回搜尋目標。

    就在此刻,陣法中的空間扭曲越發劇烈起來。

    “嗡嗡嗡!”

    空間折疊,李師傅,寧琳兒和紅海棠三人在獨眼火鬼王的眼前憑空消失。

    獨眼火鬼王來回搖了搖腦袋,頭頂火息飛卷,一顆紫色的獨眼中盡是詫異之色。

    ......

    徐陽和展雲飛二人剛剛進入到萬鬼窟陣中不久。

    此刻,陣法空間的劇烈波動陡然而至。

    “是陣法空間的劇烈波動,你我還是不要分開的好。二人合力應對接下來的挑戰,風險才會最小。”徐陽大聲建議道。

    “好。”展雲飛干脆回應。

    二人背靠背,一綠一白,少年氣質,光彩熠熠。

    一浪浪的空間亂流,如同有看不見的大手正在撕扯陣法空間。虛空中出現了大片水狀的漣漪,空間扭曲錯亂。

    展雲飛眼角的余光一瞥,頓時被轉角處一抹跳躍的紅色所吸引。

    扭曲的空間波紋中,映出了一個人的影子,那是一位紅衣女子。

    “是她?紅海棠!”

    展雲飛的腦中頓時閃過自己與紅海棠之間發生過的往事來。

    第一次,展雲飛發現紅海棠到羽道門附近的坊市中與天鬼宗潛入羽道門內的奸細進行情報交換。所以,展雲飛一路追逐紅海棠至飄雲峰下。

    紅海棠不敵展雲飛,卻被半路殺出的寧天齊救下。而寧天齊一招就將展雲飛打成內傷。紅海棠不但沒有落井下石,卻拿出了寧天齊的獨門傷藥,助展雲飛恢復傷體。可以說是明送秋波。而心境冷澈的展雲飛也不知不覺對紅海棠產生了一分好感。

    第二次,在天鬼宗與羽道門聯手應對南域修士突襲飄雲峰遺跡的事件中。展雲飛在寧天齊的指點下,解了紅海棠被南域修士戎明的劫殺之圍。這讓紅海棠對展雲飛愈發喜歡。

    此刻,展雲飛清楚地看到空間波動中折射出紅海棠的人影。紅海棠表情略顯慌亂,顯然是處于不可控的危險之中。

    沒有半分猶豫,展雲飛腳尖點地,白袍飛雪,直朝著紅海棠影子出現的方向飛馳而去。

    也許,紅海棠早就住在了展雲飛的心底。所以,看到紅海棠有危險,展雲飛便會毫不猶豫地沖了過去。

    “徐陽道友,我要去那邊幫一個人。”展雲飛頭也不回的甩下一句話。

    待徐陽轉過身去,展雲飛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對面的空間波動之中。徐陽再想跟上去,已經來不及了。

    不多時,空間震動停止下來,陣法中心處魔靈之力的躁動暫時安靜下來,整座萬鬼窟大陣也跟著穩定下來。

    此刻,徐陽變成了獨自一人。

    “這大陣中還有展雲飛認識的故人嗎?”徐陽自言自語道。

    趴在徐陽肩頭的冥鱗搭話道︰“徐陽主人,我看到了,那是個漂亮的穿紅衣服的小妞,多半是展雲飛的相好。就像主人你也有幾個相好,我听說過的木槿姑娘,琳兒姑娘,我見到過的阿朱姑娘和尹夢婷姑娘。我相信,以主人你的風流倜儻,一表人才,相好一定會越來越多的。”

    徐陽瞥了冥鱗一眼,一臉尷尬道︰“本小仙有那麼花心嗎?那都是紅顏知己,知道不?”

    “對,是紅顏知己,多多益善。當年我在妖靈界的時候,就喜歡白龍公主那小妞,嘿嘿。”冥鱗一臉得意道。

    徐陽不再理會冥鱗,抬眼朝著四周看去。

    才發現經過剛才的空間變動,他所處的空間位置已然發生了變化。

    四周的鬼氣更加濃郁,一股股灰色的霧氣彌漫在空間中,讓人不能輕易辨別方向。

    徐陽索性催動焰靈法目,雙眸中有赤色火焰跳躍,方圓幾十丈內的情形一覽無余。

    “徐陽主人,那邊好像有人在打架,要不要過去看看。”冥鱗伸出鼻子嗅了嗅道。

    冥鱗的嗅覺異常靈敏,尤其是對打架產生的靈力波動異常敏感。

    徐陽朝著冥鱗指示的方向看了看,然後道︰“的確有人在那邊,而且是鬼道功法的靈力波動,多半是天鬼宗的弟子。先過去看看再說。”

    話落,徐陽背後火光一閃,一對赤紅火翼陡然展開。

    “呼”地一下。

    背後火翼一展,人已飛了出去。

    “打架,打架,打架......”趴在徐陽肩頭的冥鱗興奮道。

    暴力小黑,有打架的地方,就少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