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身體有bug > 第二十四章 脫身

第二十四章 脫身

    “你全速上去跟著,不要和他動手,我馬上就到。”

    白海收到消息,已是跨出帳篷,跳到一台飛行摩托上。

    “好。”

    白長風也是騎著飛行摩托追蹤,目標人物是罪人,無法使用超能科技,在空中還是很安全,他只要跟在那人身後,不會有什麼危險。

    不然就白家得到的情報,門羅家的5級超能武者一個照面就被殺,他上去也會有生命危險。

    “追到了,那人在我前方一百米,沒用任何輔助工具,只是憑借肉體速度,應該就是目標人物!”

    飛行摩托全速之下,白長風很快就追上近兩百米距離。

    借助夜視眼鏡,白長風看到下方一人宛如豹子般在地面上狂奔,給人一股勢不可擋之感。

    白長風感到自己下去,那人沖過來,他只能避讓,不然那人一拳轟過來,他就受不了。

    駭然之余,白長風連忙向白海匯報。

    “盯著,我20秒後就能過來。”

    白海的聲音傳來,白長風心里頓時大定。

    6級超能武者的強大,絕不是5級超能武者能抵擋的。

    不客氣的說,10個5級超能武者圍攻一個6級超能武者,也只會被6級超能武者輾壓。

    但精神這略一松懈,下一瞬間,白長風瞳孔驟然一縮!

    透過夜視眼鏡,白長風看到一個拳頭大小的黑色物體以極其驚人的速度向他狂飛而來,他因為和白海聯絡,意識稍微放松,看到那黑色物體時,物體距離他已是很近了!

    轟!

    飛行摩托在空中炸裂。

    大意了!

    從空中墜落,白長風懊悔不已。

    他戴的夜視眼鏡是高科技產品,如果面對別的敵人,敵人想偷襲他根本就不可能。

    此夜視眼鏡在面對超能武器、超能攻擊、高熱能攻擊時,會第一時間發出警報。

    但他追的是一個罪人,這砸過來的,只能是石頭之類的東西,面對此類和周圍環境幾乎一致的物體,夜視眼鏡無法進行判斷。

    陳兵用來攻擊白長風的的確只是一塊堅固的石塊,六年前,陳兵砸不壞修斯的飛行摩托,但今非昔比,飛行摩托在陳兵面前已是有如紙糊般。

    “白長老,我被擊落了,你得快點趕過來,我受了傷,已追不上那人。”

    只是飛行摩托的爆炸殺不死白長風,但他還是受了傷,想追上陳兵已是不可能,只能急忙再聯絡白海。

    “沒用的東西!”

    白海一听不由大怒,追一個人還被人擊墜,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冰風之翼!”

    身在半空,白海背後驟然出現一雙超能粒子形成的湛藍翅膀。

    湛藍翅膀一扇,在空中劃出一道晶瑩痕跡,白海和飛行摩托的速度便驟然暴漲。

    我去!

    好快的速度!

    陳兵用精神力監控著四周,白海進入他的監控範圍後,陳兵頓時一驚。

    這個速度比起他剛剛擊落的那一個,要快了一倍以上。

    而白海那雙超能粒子形成的湛藍翅膀,在陳兵的精神感應下,有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燒,氣勢逼人。

    6級超能武者!

    陳兵頓時知道,這次追來的人,是一個6級超能武者。

    奧卡是5級超能武者,但在他的精神感應中,氣勢要差遠了。

    這次陳兵第一次遇到6級的超能武者,對方還未真正出手,但已是讓陳兵感到了6級超能武者的強大。

    唯一慶幸的是,白家的6級超能武者,只來了一人。

    陳兵回放逐之地,就已是做好了被發現的心理準備,不回來,他得不到想要的信息線索

    而他敢回來,自然也是有所依仗。

    知道以白海的速度他逃不掉,陳兵感應了一下周圍的地形,身形一動,沖了進前方一片樹林後,站在地上等待白海的到來。

    “年輕人,你逃不掉的,乖乖跟我走,我不會為難你。”

    飛行摩托從空中降落在陳兵前三十多米前的草地上,白海背上的冰風之翼一收,大步向陳兵走來,但在距離陳兵大概二十米時,停下了腳步。

    “你找錯人了。”

    陳兵面無表情的回答。

    “找錯人?簡單,你要是能用超能粒子,我馬上放你走。”

    白海冷笑。

    “我是苦修者,超能粒子那種東西,那是侮辱我!”

    “苦修者?你知道的還挺多的,但想用苦修者糊弄過去,你當我是傻瓜?罷了,看來不動手制服你,你是不會乖乖跟我走了,那就別怪我打傷你,不過,你也不怕受傷,听說還不怕死?要不干脆殺死你,那樣還簡單一些。”

    白海微微搖頭。

    苦修者,在永恆大陸上是不怎麼常听得到的詞。

    超能粒子的各種效果和作用讓人無法抗拒,但大陸上也有那麼一群人,對超能粒子有著極為強烈的抗拒之心,他們拒絕使用超能粒子,像那些被懲罰的罪人一樣生活著。

    不過,只是這樣還不能被稱為苦修者,苦修者指的是,不依靠超能粒子而修煉成武者的人,他們的肉體會被修煉得異常強大。

    但苦修者和罪人還是有著根本的區別,苦修者雖然拒絕使用超能粒子,但實際上,充斥在空氣中的超能粒子還是會對苦修者產生效果,可以讓他們的肉體更容易修煉得更強大。

    在頂級的超能武者眼里,苦修者其實就是主修身體的異類超能武者而已。

    見陳兵還是不為所動,白海不再廢話,身形一動,全身覆蓋一套藍色的超能粒子戰衣,殺向陳兵。

    他感到陳兵停在這里,多半是有著什麼準備,但有那一套超能粒子戰衣在,這些手段在他看來都是笑話。

    好厲害!

    白海一動,陳兵臉色不由一變。

    在他的精神感應中,白海和他周圍的超能粒子,就宛如化身一道海嘯,向他席卷而來,讓人無法抵擋。

    轟!

    白海磅薄的攻擊,猛的轟在了陳兵身上,陳兵好像被嚇傻了,完全沒有動彈,被徑直轟中了腦袋。

    砰

    陳兵整具身體就此炸裂。

    “不對!假的!”

    但一拳轟中陳兵,白海才猛然發現,他眼里的這個敵人竟然只一個影子,他的全力一拳只是打在了空氣上。

    意識到不對,白海感到一道極其危險的感覺從後腦傳來。

    “休想!”

    白海的周身,頓時出現一道超能護盾,尤其是腦袋這個危險的位置上,護盾的數量還是有三道之多。

    加上本來的超能戰衣,哪怕敵人拿著的是超能武器,也足夠抵擋一下,讓白海有時間轉身反擊了。

    “不對!我的反應和超能能力,怎麼感覺弱了很多!”

    但用超能能力做出反應後,白海又馬上察覺到了更多的不對勁。

    4級精神力高手!他進到了對方的精神領域內!

    下一瞬間,白海頓時意識到了什麼,心里不由驚怒不已。

    精神力很難修煉,能修煉到3級已是很厲害了,4級以上的高手極其罕見,白海一百多年來,也只是見過寥寥幾個的精神力高手。

    精神力高手,能以自身為中心,建立一個精神領域,精神力高手在精神力領域內,可以修煉出不同的精神力效果。

    他現在身上出現的狀況,只有精神力高手才能做到。

    察覺到對方還是一名精神力高手,白海不由危機感大漲。

    動作變得遲緩,白海感到自己的轉身反擊動作可能要來不及了,他急忙把頭一側!

    呼!

    一把鋒利的匕首刺破了白海的超能護盾,從白海的耳邊擦過。

    不是白海戰斗經驗豐富,側頭躲避,可能會被轉向的匕首橫割個正著。

    但可惜,陳兵對此卻是早有預料。

    白海側頭躲避,雙腳必然穩穩扎地才能做到。

    陳兵在攻擊的同時,右腳的鞋子中也是夾了一把匕首,狠狠的踢了過去。

    嗤!

    白海無從躲避之下,大腿當即被匕首突破超能護盾和戰衣,刺了進去。

    “吼!你找死!冰雪風暴!”

    白海劇痛之下勃然大怒,他猛的一聲大吼,周圍的超能粒子頓時像沸水般澎湃了起來。

    陳兵臉色大變,身形一動,急忙後退,不敢繼續攻擊白海。

    在他的精神感應中,白海周圍變得極其危險了起來,他再不退,會被那龐大到驚人的超能粒子風暴卷成碎片。

    全力出手的6級超能武者,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很多!

    而陳兵也感應到白長風在趕過來,知道事不可為,這6級超能武者是不可能殺得死了,陳兵身形一動,一拳打爆了不遠處的飛行摩托,然後飛身離開。

    “小子,傷了我就想走?沒那麼容易!”

    白海從冰雪風暴中走出來,身上散發著無盡殺意。

    前來之時,他在白家夸下海口,對這個實驗體不以為然,說只要他遇到了,隨手就能抓回來。

    現在竟是被人逼得不用大招保命,要是再讓人給逃了,事情傳回白家,他的臉都不要了。

    大腿被陳兵狠狠的刺了一匕首,受傷不輕,但白家是醫藥世家,白家擅長的還是冰凍能力,暫時壓制這點傷勢,對白海來說不算什麼。

    他剛剛在冰雪風暴內處理傷口,被陳兵逃出了不短的距離,但他再追上去只是時間問題。

    有了一會前的教訓,這次他不會再讓那家伙逃掉。

    又追了過來?

    陳兵在樹林中繼續逃竄,不過,沒多久,他又在精神感應中看到了白海。

    這讓陳兵心中一沉,他都毀掉了飛行摩托,還重傷了白海的腿,白海還能追過來,看來他真的是低估了6級超能武者的實力。

    要是白海再追上來,陳兵感到這次想逃,會困難很多,不得不動用他身為玩家的唯一秘密武器背包了。

    雖然陳兵不能在家園中帶任何技能和物品來里家園游戲,但陳兵還是有玩家的一些優勢,例如可以復活,還有就是能使用背包系統。

    在陳兵的背包里,還藏有一些從門羅家地下研究所搜來的一些東西,白海沒防備的話,陳兵還是有把握再次傷到他。

    相比精神力,陳兵更不想在白家面前暴露出背包這個『能力』。

    “咦?白海被人攔下來了?”

    陳兵才想著不得不用背包時,他卻是意外的發現,一個陌生人影出現在他的精神感應中。

    那人影的速度同樣驚人,陳兵第一時間判斷那人也是一個6級超能武者,不過這人卻不是沖著他而來,而是向白海飛奔過去,攔下了白海。

    “女性?”

    陳兵感應得出,這陌生的6級超能武者是一個女性,可惜具體模樣他感應不出來。

    陳兵有點好奇這人為何要幫他,不過不知道這人的來意,陳兵可不會冒險。

    如此大好逃走的機會他可不會錯過,陳兵身形急動,很快拋下兩人,消失在夜幕中。

    “你是什麼人,敢壞我們白家的大事,不要命了?”

    另一邊,白海被攔下後,他望著前方的那人影,不由大怒問道。

    來人是一個女性,但臉上卻是戴著一張銀色的面具,看不清楚模樣。

    不過大陸上的6級超能武者的數量不多,白海不認為一張面具就能掩飾身份,白家要查,遲早能查出來,這人是6級超能武者,想來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白家辦事?對不起,我也是受人所托,就是來阻礙你們白家的。”

    女性淡笑說道,很是直白的說明來意。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厲害!”

    白海大怒,這是欺負到白家的頭上來了。

    “厲害倒是不厲害,不過,白長老,同是6級超能武者,想分勝負不好說,但稍微拖延一下你的時間,想來不是問題。不如我們就別廢力氣了,大家好好聊天,以和為貴不更好?”

    銀臉女性笑著建議。

    “少廢話,我就不信看不出你的來歷!”

    白海陡然出手,超能粒子澎湃,一股冰霜如海嘯般的向銀臉女性撲了過來。

    “風之息!”

    女性手輕輕一揮,她身上就出現了一套綠色的超能戰衣。

    白海的攻擊瘋狂撲來,但她就像一葉輕舟,在白海的攻擊中隨波逐流。

    她不攻擊白海,但白海想短時間內傷到她,顯然也是不可能。

    “風系超能能力?”

    白海眉一皺。

    風系超能能力,在大陸上會的大家族有好幾個,當中的6級超能武者應該不多,但能叫得出來的也有十來個。

    他想憑借這一點找出人來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