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身體有bug > 第二十五章 黃金女郎

第二十五章 黃金女郎

    接下來,白海傾盡全力,想逼得來人露出真本事。

    但可惜,這銀面女性基本只是躲避,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白海想走她又再上來隨便攻擊。

    不僅是風系超能攻擊,糾纏時,此女武者還用了火、雷、冰等攻擊,白海不僅沒能確認此人身份,反而是其來歷變得更加的撲簌迷離了。

    ……

    陳兵一口氣狂奔了三個多小時才停下來,找了個隱蔽的山洞藏起來休息。

    他體能消耗沒多少,主要還是和白海一戰,精神力消耗巨大。

    “6級武者還是不能招惹,永恆大陸上修煉精神力的人少看來不是沒原因的。”

    陳兵嘆了口氣。

    精神力最高等級是5級,超能武者最高等級是10級,雖說10級是理論的最高等級,但4級的精神力不說打得過6級的超能武者了,差點連牽制對方都做不到。

    不是借助了夜晚和地形環境,要是在白天和空地的話,陳兵對上白海可以說是幾乎沒任何辦法。

    4級精神力在戰斗上和6級超能能力差距太過巨大,陳兵很懷疑精神力的最高等級是不是只有5級,又或者說,因為修煉精神力的人少,在過去只是有人最高才修煉到5級,實際上精神力的等級並不止5級。

    心里有此猜測,但陳兵想修煉到5級精神力都不知道要修煉到什麼時候,是否可能存在更高級的精神力,也不是他現在要考慮的。

    背靠洞壁,陳兵閉目養神,意識進入意識之海。

    意識之海是一個很特殊的空間,第一次進入意識之海時,陳兵是一顆乒乓球大小的小光球形態,在意識之海內刮的風就讓他難以抵擋。

    而在意識之海內,飄蕩著很多和他一樣的光球,和大魚吃小魚一樣,大的光球和小的光球踫到一起,小的就極有可能被大的吞噬掉。

    陳兵最初只能努力躲避別的光球,但也有躲避不及,被別的光球追上的時候,不過,並不是大的光球就一定能吞掉小的光球,意志只要堅定不移,保持不失去意識,那些大的光球見無法消化,就會主動把他吐出來。

    而在意識之海內呆了兩年,陳兵早已弄清楚,看一個意識光球厲不厲害,主要是看光球的發光程度,而不是單憑大小。

    大而不亮的,陳兵甚至能主動過去和對方廝殺一番,最後肯定能得到一些好處。

    但那些光芒奪目的光球,陳兵則是遠遠看到就會躲開,那種光球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陳兵再次進入意識之海,他如今的意識光球已有籃球般大小,在周圍能比他大的光球已沒多少。

    不過,和上次離開時相比,光球明顯黯淡了不少。

    精神領域!

    陳兵意識一動,意識光球四周頓時出現了一道道隱約的光芒脈絡,飛快的向四周蔓延,光芒脈絡所到之處,便是精神領域的效果範圍。

    在四周的光球察覺到被精神領域籠罩後,一個個都是飛快的往外飄蕩,但它們所散發的光芒,仍然是被那些蔓延的脈絡所吸收,流進了陳兵的意識光球內。

    很快,意識光球就重新變得飽滿亮澤。

    “恢復速度倒是不錯。”

    山洞內,陳兵緩緩睜開雙眼,眼里精神充沛。

    身形一動,陳兵再次向賭城的方向奔去。

    ……

    太陽西斜,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金碧輝煌的賭城上,讓整個賭城覆蓋了一層金子般。

    賭城東南西北四座浮雕大門,大門外分別有一個巨大的大理石廣場。

    前來廣場的飛行器會在廣場四周停下,賭城內,除了官方的交通工具外,不允許私人交通工具進入和運行。

    而廣場上,除了大量慕名前來賭城的客人外,還有很多『黃金女郎』。

    黃金女郎就是負責引導照顧客人的導游美女,每一個前來賭城的客人,只要有需要,都能免費獲得一個為其專門導游的黃金女郎

    並且賭城對黃金女郎有專門的規定,黃金女郎必須得對接待的客人如主人般忠誠,不得有丁點的欺瞞詐騙行為,否則將會受到賭城官方的嚴懲,如果因為黃金女郎的欺詐行為導致客人在賭城造成了損失,輸了錢,被欺詐的客人甚至能獲得10倍賠償。

    “不知道這次能接到怎樣的客人,希望是有錢和大方點的,上次的客人小費都沒給幾個,白白浪費了我兩天時間,還好沒被那家伙佔什麼便宜。”

    一群黃金女郎中,一打扮得相當妖艷的紫發美女有點期待的對一旁的同伴說道。

    會在外邊廣場接待客人的黃金女郎,都是最低級的三星級黃金女郎,她們沒有挑選客人的權力,只能踫運氣,無論接到怎樣的客人,都得盡心服務。

    當然,客人有挑選她們的權利,所以每一個黃金女郎來接待客人前,都會盡量把自己打扮得最好看,好讓自己更受歡迎。

    一般來說,要是同時有多個客人看上她們,往往是錢看起來更多的那個會帶走她們。

    “瑞絲,你就別想太多了,大方的客人哪里那麼容易踫得到。不對,他們很大方,但都是在賭錢上大方,除非贏了大錢,不然我們的小費再多也有限。要是踫到渣一點的,輸到沒錢了,說不定還會甜言蜜語的對你說︰瑞絲,借我一些錢,我贏了會馬上10倍還給你!”

    一旁另一黃金女郎戲謔笑著說道。

    “哼!我就不信我運氣一直這樣差,你看芙麗特,芙麗特都不放棄,我只是要求一個稍微大方一點的客人,這要求一點都不高!還有你們,你們敢說你們都不這樣想的?不這樣想,做什麼黃金女郎,老老實實去做普通工作不更好!”

    瑞絲不服氣的說,拿起一旁的芙麗特做擋箭牌。

    “你和芙麗特能比嗎,芙麗特人家是大戶人家出身,上過名牌學院,家里至少是富過,比你要求高一點很正常。而且,她還沒賣過身呢,就憑這一點,你就絕對和她比不了了。”

    瑞絲提起芙麗特,頓時被人一頓猛嘲。

    在一旁,一個銀色短發美女對她們的話充耳不聞。

    她就是她們口中的芙麗特,芙麗特只是拉了拉被壓得有點壓抑的胸口,目光落在廣場前方一架降落的飛行器上。

    沒有意外的話,她將要接到的客人,會是那飛行器上的來人。

    想到這里,芙麗特深深的呼了口氣,再壓了壓胸口,盡量讓胸部不是那樣的顯眼。

    胸大不是她的錯,芙麗特做黃金女郎大半年了,就這半年下來的經驗,她發現那些沖著她胸部而來的人大多又肥又丑不說,還都是些小氣鬼,只想佔便宜,又不舍得花錢。

    芙麗特至今還沒讓人踫過她的身體,賭城對黃金女郎有嚴格要求,但也很保護黃金女郎的利益,黃金女郎可以和客人達成各種交易,但黃金女郎不願意的話,客人是絕對不能亂來,不然同樣會遭到賭城重罰。

    這不是芙麗特想要守身如玉,她選擇了做黃金女郎,也就做好了出賣自己**的準備。

    只不過,芙麗特需要大筆的錢,她要把自己賣得貴和值錢一些。

    到目前為止,有不少人願意為她的身體付錢,但那點錢和芙麗特想要的差距巨大。

    “到我們了,都過去接待客人。”

    飛行器降落,一個黃金女郎開聲,芙麗特便跟著隊伍,來到飛行器的艙門前。

    “各位尊敬的客人,歡迎來到賭城!賭城很巨大,客人如果有需要,可以邀請一名黃金女郎作為導游,黃金女郎將會為你奉上讓你絕對滿意的服務,並且客人在賭城期間,對你絕對忠誠!”

    飛行器艙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中年人上前,朗聲對前來的賭城的客人介紹說道,在他身後,便是跟隨而來的,保持著微笑的一位位黃金女郎。

    哪一個客人可能有錢點呢?

    客人在打量黃金女郎的同時,黃金女郎也在暗暗審視著這批客人。

    那些真正的富豪都是坐專機過來的,所以對這些坐著通用交通工具而來的客人,黃金女郎也是希望自己遇到的是有多點錢和大方點的,想遇到那種超級有錢人,幾乎是做白日夢。

    “我要一個,就她吧。”

    “我也要一個,美女,你過來。”

    一個個客人上前,挑了個黃金女郎做伴離開,也有人不要黃金女郎,直接走向賭城。

    “你過來。”

    芙麗特有點緊張的看著這批客人時,一個臉上戴著銀色冰冷金屬面具的男性走了過來,指著她說道。

    確認這人指名的是自己,芙麗特心里有點失望的走了出來。

    賭城不會理會前來客人的身份,像這樣戴著面具前來的客人不在少數,但根據賭城方面的經驗,這種戴著面具而來的人,除非是坐著專機而來的,不然99%身上的錢都多不到哪里去。

    很簡單,身上有大把錢的人,就算在賭城輸了個精光,也能在賭城闖下一番名氣。

    會戴著面具而來的,要麼就是身份見不得光,要麼就是身上有點錢,想著來賭城拼一把,贏一大筆錢就走人。

    而這幾種人,別說輸錢了,哪怕是贏了大錢,也不大可能在黃金女郎身上多花什麼錢的。

    不過,這種心思芙麗特當然不會表露在臉上,她微笑著引領著這位面具客人,上到了一輛只能坐著兩人的導游車,只要輸入目的地,導游車就能載著他們到想去的地方。

    “這位客人,我是芙麗特,不知道要怎麼稱呼客人你呢?”

    芙麗特已調整好心情,她微笑著問道。

    “叫我魔方就可以了。”

    面具客人淡聲道。

    魔方……這是連真實名字都不想留下了。

    芙麗特一听,心里更是失望。

    “那我就叫你魔方了。魔方,不知道你接下來有沒想去的區域嗎?”

    芙麗特神色沒變,只是微笑問道。

    “我第一次來賭城,接下要應該要怎麼做?”

    面具客人也不掩飾,直接問道。

    “在賭城內,通用貨幣是籌碼,客人你可以到兌換中心,先把永恆幣兌換成各種面值的籌碼。當然,客人你也可以到了玩的地方再兌換,不過到時可能需要多一點點的時間。在客人離開賭城時,你可以再把籌碼兌換回永恆幣,兩種兌換都是等價兌換,不需要任何的費用。”

    芙麗特介紹說道。

    “那就先去兌換籌碼。”

    面具客人聞言點點頭。

    “好的,大概5分鐘後,我們就能到達兌換中心。”

    芙麗特在導游車上輸入兌換中心的位置,導游車方向一轉,穿過賭城的浮雕大門後,向兌換中心行駛了過去。

    穿過浮雕大門後,七彩光芒自四周輝映而來,讓人目不暇接。

    “那個,魔方,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挑我嗎?”

    芙麗特想了想,還是忍不住低聲問道。

    她其實是想順其自然的接一個客人的,但最終還是被人指名了,她想知道原因。

    “你很漂亮,化的妝不那麼濃,我喜歡,當然,最主要是胸大,用布條纏著壓小有點辛苦吧?”

    面具客人瞥了她一眼,很是直白的回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芙麗特忍不住驚了,她在胸部纏布條的事,也就只有幾個黃金女郎知道。

    芙麗特自認做得很隱蔽了,至少從外面是看不出來的,代價就是胸部被壓得相當辛苦。

    “當然是看的啊。”

    面具客人笑了笑。

    “到兌換中心了。”

    芙麗特很想問個清楚,但繼續問下去,那就是違反賭城的規定了。

    客人不投訴也就罷了,要是投訴的話,她有可能失去繼續做黃金女郎的資格,兌換中心也是到了,芙麗特只能作罷。

    “先生你要兌換多少籌碼呢?”

    芙麗特帶著面具客人來到一個兌換工作台前,工作台內的美女微笑著問道。

    “先幫我看看這卡內有多少錢。”

    面具客人拿出一張灰色的銀行卡。

    無記名銀行卡,或者這人比她想的要有錢些。

    芙麗特就站在一旁,默默看著。

    客人不要求回避的話,黃金女郎一般不會在這時候回避,很多客人的籌碼還是黃金女郎幫忙拿的,在賭城官方的保證下,也沒黃金女郎敢貪客人的籌碼。

    “這卡里有3120萬,客人你要兌換多少?”

    工作台內的美女隨手讀取卡內數據,然後忍不住一驚。

    她每天要接待的客人不在少數,但那些真正有錢的客人,都是在vip貴賓室內兌換的,她能遇到的有錢人並不多,卡內能有一千萬的,一天下來也沒幾個。

    這客人隨手拿出一張卡,卡內就是三千多萬,她一個月下來,也接待不到兩三個這樣的有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