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身體有bug > 第二十六章 別的服務?

第二十六章 別的服務?

    “籌碼都有什麼面值的?”

    面具客人好奇的問。

    “最低是100,從低到高,還有1000,1萬,10萬,100萬和1000萬。”

    接待美女連忙回答,實際上一億的籌碼都有,不過就算是在貴賓室,也不大可能有客人要換,她沒必要說出來。

    “那給我換2100萬,100萬的20個,10萬的10個。”

    面具客人隨之說道。

    一下子換了2100萬籌碼,而且還全是大額籌碼!

    一旁的芙麗特有點懵了。

    她做黃金女郎大半年,還是第一次接到如此豪氣的賭客。

    “拿著,這個賞你的。”

    但更讓芙麗特驚喜的是,面具客人從接待美女手里拿過籌碼,在手里把玩了一下後,就把籌碼推給了她,並從彈了一個籌碼過來。

    在這堆籌碼中,面值最小都是10萬的籌碼,芙麗特還是第一次拿到如此高額的小費,而現在不過是這位面具客人才剛剛進入賭城,不是玩得高興和離開之時。

    接待美女忍不住羨慕的望了眼芙麗特,能接到如此大方的客人,芙麗特這次怕是能大賺一把了。

    “謝謝!”

    芙麗特感激說道,手里緊緊捏著那十萬的小費,微微深呼吸,調整心態,決定要把這位客人服侍到百分百滿意。

    “魔方你有什麼想玩的嗎?如果沒有,賭城現在正在舉行多種比賽,獎金豐富,你有興趣的話不妨報名參加,如果能打進決賽圈,將能獲得不菲的獎金。”

    提著裝籌碼的小金屬盒子,芙麗特帶著面具客人回到導游車上,然後介紹說道。

    厄瓜拉賭城會如此興旺,並不僅僅是因為賭城有名。

    真正讓賭城出名的,是賭城內的各種賭博比賽活動。

    每個月,賭城都會舉行多項賭博比賽,這些比賽短則一周,長則一個月,能贏到最後的人,將能獲得驚人的獎金。

    許多人就是沖著賭城的賭博比賽活動來的,每個月,只是攜帶了少量錢財而來,最終成為人生贏家,一夜暴富的人總是有那麼幾個,在賭客中,這些事情讓他們津津樂道。

    “不急,我趕路累了,先找家酒店休息,室內有溫泉浴室的那種有沒有?”

    陳兵搖搖頭。

    這面具客人自然是他,他一路往賭城奔來,狂奔了近兩天時間,路上都沒有如何休息和吃過東西。

    而對賭博本身,陳兵沒多少興趣。

    “那我推薦水晶宮大酒店貴賓套房,那里的食物還很美味,不過價格貴些,入住費用是10萬一晚。”

    芙麗特想了想說。

    “既然你推薦了,那就去那里吧。”

    陳兵點點頭,隨之靠著椅背,閉目養神下來。

    芙麗特馬上通過內部系統預定水晶宮大酒店的套房,她還想說點什麼的,不過見陳兵閉著眼楮休息,她也就沒再出聲打擾。

    這讓她感覺有點怪怪的,作為第一次來賭城的人,竟是對賭城不大感興趣的樣子。

    她以往接待過的賭客,大部分進到賭城後,都是會第一時間肆無忌憚的放開手腳,大賭特賭一番。

    有些運氣不好的,當晚就會輸光所有籌碼,黯然離開賭城。

    ……

    水晶宮的貴賓套房在酒店的100層以上,芙麗特來賭城大半年了,還是第一次進入貴賓套房。

    賭城為了讓客人過得愜意,各種價格的酒店都有,對賭城而言,最重要的是讓客人過得舒心,客人高興了,就會在賭城砸錢。

    所以除了為顯逼格的貴賓套房價格比較高外,普通住房的價格會很優惠。

    當然,那只是住的價格,真正消費起來,花的錢絕對不會少到哪里去。

    芙麗特出身大戶人家,但她進到了貴賓套房後,還是感到貴賓套房極是奢華大氣,走進來就讓人有股心曠神怡之感。

    “房間不錯。芙麗特,我要先去泡下溫泉洗洗塵,你幫我點一頓晚飯,不超過30萬的價格就好,盡量多點點肉類。”

    陳兵滿意的點點頭,交給芙麗特一個任務後,他就只身走了進溫泉浴室。

    雖說是游戲,但自從被抓去關起來後,他就再沒正式的洗過一次澡了,就算身上不會怎麼髒,但想想時間,陳兵就有點受不了,渾身都不舒服,這也是他為何進了賭城就想泡個溫泉澡的原因所在。

    30萬一頓的晚飯!

    芙麗特再次被這客人的豪氣驚到了。

    在賭城,一晚花銷數百萬也不是什麼奇事,但那是包場舉行聚會才會有的花費。

    30萬一頓的晚飯……芙麗特拿著菜單,價格盡量往高處點,花了十分鐘時間才點了大概25萬的菜式。

    然後,望著傳來微微水聲的溫泉浴室,芙麗特不僅是有點猶豫了起來。

    她要不要進去呢?

    如果她進去了,根據賭城的根據,賭城默認她是有主動意願,無論客人在浴室內對她做了什麼,給不給她好處,都不會站在她這一邊。

    但錯過了這次,以後不知什麼時候才還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想到還躺在醫院內,等待做手術的母親,芙麗特咬咬牙,輕輕推開浴室的毛玻璃門,走了進去。

    一年前,芙麗特還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

    但她怎麼也想不到,她父親做生意會被合伙人欺騙,背下了大筆債務,所有資產被拍賣也還不清,父親最後還是被判了金融欺詐罪,被抓了進去坐牢,而她母親因為受不了此刺激,突發心髒病,需要進行人工心髒更換手術,不算術後恢復費用,單是手術費就得一百萬以上。

    在過去,這點錢對她們家而言完全不是問題。

    而芙麗特為了盡量減輕父親的坐牢時間,和那些債主簽了債務背負協議,她要是正常工作,錢進了工資卡,馬上會有七成被劃走,根本不可能湊夠錢給母親治病。

    芙麗特也想向那些曾經的親朋好友借錢,但因為父親被騙,那些人也有份投資,同樣損失巨大,見了面不拿她出氣就不錯了,哪里還會借錢給她。

    無奈之下,芙麗特只能來到賭城做黃金女郎。

    黃金女郎有兩部分收入,一部分是來自賭城的固定工資,另一部分是客人的小費。

    固定工資的收入其實一般,小費才是大頭,小費不會進入工資卡,芙麗特能全部拿到手。

    芙麗特來前還想著盡量賺夠錢給母親做手術,但做了黃金女郎後,才發現事情沒她想象的那樣簡單。

    大半年時間過去了,她收到的小費不過是二十多萬,加上存下來的錢,也就三十萬出頭。

    放在外界,這收入不低了,但對芙麗特而言,她是在和時間賽跑,母親的手術拖得越久,對母親的身體就會越不利,要是她還不盡快賺夠錢,母親的心髒甚至會在手術前就衰竭壞死。

    等了大半年,才等來這樣一個機會,芙麗特決定賭一把。

    這面具客人出手就是10萬小費,都抵她此前得到的小費的一半了,他真對她做了什麼,給她的補償想來也不會低到哪里去。

    哪怕是滿足不了她所需的錢,也會比別的客人多不少。

    進到換衣室,芙麗特換下身上的衣服,裹上一條大浴巾,再推開隔離門,走進溫泉浴室。

    “我、我來給你按摩。”

    察覺到面具客人抬頭望過來,芙麗特有點慌亂的說。

    雖說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真正行動起來,芙麗特感覺完全和想象的有點不一樣。

    “你還會按摩?”

    陳兵笑了笑問。

    “會,我學過。”

    芙麗特連忙點頭。

    “那你給我按摩下肩膀。”

    陳兵沒有拒絕,不過久違的泡了進溫泉內,他也沒出來的想法。

    “好。”

    溫泉是有個圓形的池子,陳兵背靠池壁泡著,芙麗特走到陳兵身後,盤腿坐下。

    陳兵的身體眼下處于極度放松狀態,肌肉不像在門羅家莊園那樣恐怖,外表看起來只是有點健壯。

    但芙麗特走近一看,還是察覺到陳兵的肌肉隱約散發著莫名的力量。

    芙麗特只是一個普通人,對此力量一無所知,但她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和男性接觸,只是感到看著陳兵的極有力量的肌肉就感到有點臉紅心跳。

    穩定心神,芙麗特雙手放在陳兵肩膀上,輕輕揉捏按摩起來。

    但陳兵的身體可不是一般人的身體能比的,在無意識之下都能抵擋4級的超能攻擊,眼下陳兵雖然已是盡量讓身體處于放松狀態,不帶任何防御,但芙麗特按摩起來,還是感到陳兵的肌肉極其結實,輕輕按摩不會有任何效果。

    沒辦法,芙麗特只能加大力量。

    而沒一會,芙麗特就感到手掌和肩膀發酸了起來,但按摩是她主動要提供的,她也不能就此停止,只能咬牙堅持。

    “行了,我忘了你只是一般人,你先休息一會吧。”

    陳兵閉眼享受著,不過他察覺到芙麗特的手掌在隱隱顫抖後,反應過來便阻止了芙麗特。

    “不,我還能堅持!”

    芙麗特連忙說道。

    “別擔心,我沒責怪你的意思,你先休息,不然你的手一直顫抖,反而會影響到我。”

    陳兵沒讓芙麗特繼續,很是直白的說。

    “對、對不起,我力氣太小了。”

    芙麗特只能抱歉的說道,同時也是松了口氣。

    “你……要不要我提供別的服務?”

    見陳兵沒有更多動作的意圖,還只是閉目泡在溫泉內,芙麗特咬咬嘴唇,聲音有點顫抖的問道。

    “別的服務?”

    陳兵好奇的問道。

    “就、就是那種服務。”

    芙麗特紅著臉說。

    “芙麗特,我看你不像是做應該黃金女郎的人,你很需要錢嗎?”

    陳兵回頭,望著芙麗特,問道。

    精神力到了4級後,在陳兵的精神感應中,人和人的區別會變得很大和很明顯。

    陳兵會挑中芙麗特,是因為芙麗特在他的感應中,和別的黃金女郎氣質有著極大的差別。

    “是,我很需要錢!”

    芙麗特重重點頭。

    “大概要多少?”

    “一百萬!”

    陳兵問,在芙麗特看來,陳兵這是在和她談價錢,芙麗特也就說出了她想要的價格。

    一百萬,芙麗特知道這價格高得離譜。這里可是賭城,黃金女郎不知有多少,比她更有吸引力的不知有多少,而她們的要價也遠不到一百萬那麼高。

    所以芙麗特也做好了討價還價的準備,只要這面具客人還價不是太離譜,她就答應了。

    “一百萬……我可以給你一千萬。”

    但下一瞬間,芙麗特听著陳兵的話,不由驚呆了。

    一千萬?

    如果有一千萬,不僅能馬上給母親做手術,術後也能保證康復,連父親的債務都能償清一部分。

    “我不能幫你在賭城做違反規矩的事,賭城在這方面的管理很嚴厲,過去想在賭城亂來的,都會遭到賭城的嚴懲,我想我幫不到你。”

    但芙麗特不是傻瓜,她馬上明白,陳兵給她一千萬絕對不是為了買她的身體,別說只是她的身體,就是她整個人,也賣不出這個價,她反應過來後,馬上意識到,這客人恐怕是要讓她幫忙做違反賭城規矩的事,不然不可能會給她如此多錢。

    一千萬,芙麗特很想要,但她更清楚在賭城亂來的下場。

    她答應了,不但錢拿不著,還會被賭城抓起來嚴懲,到時被沒收所有收入,被趕出賭城都是輕的,芙麗特還听說過,有的黃金女郎,因為償還不起賭城的損失,被賭城賣到一些地方去接客了。

    “不用擔心,我不是讓你去做危險的事,我只是想讓你幫我找一個人。那人也不是什麼大人物,他在賭城內應該有兩三年了,我沒太多時間,想盡快找出他。只要你能幫我找到他,一千萬就是你的了。要是你有證據確定我要找的那人不在賭城,我也會給你一百萬的費用。”

    陳兵擺擺手,讓芙麗特不用太過擔心。

    “只是找人?”

    芙麗特猶豫問道。

    如果只是找人,找的人又不是什麼敏感人物的話,事情的問題就不大。

    “當然,賭城的規矩我還是知道的。”

    陳兵點頭。

    賭城為了客人安全,明面上自然是不支持的,和那一點小錢相比,賭城的聲譽值錢得多。

    但對下邊的人來說就不一樣了,賭城看不上那點小錢,在他們眼里就是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

    感受到芙麗特和別的黃金女郎的不同,陳兵便知道芙麗特很需要錢,找她幫忙,想來會盡最大全力。

    “賭城內有專門幫忙找人的人,我可以帶你去找他。找這種人幫忙,無論找不找得到都得預付訂金。我能幫你的只有這點,這點工作肯定不值一千萬,但我希望你若能找到你要找的人,你能給我一百萬的報酬!”

    芙麗特想了想,她還是說道。

    “你還真有點意思。好,我答應你,只要能找到人,扣除找人幫忙的錢,一千萬剩下的我全給你。”

    陳兵有點意外,然後笑道。

    錢在他這里還真沒什麼用,他現在想要錢太簡單了,芙麗特看起來不錯,既然她有需要,那就幫她一把好了。

    “那……你還需不需要那種服務?”

    事情談妥,但芙麗特卻是咬咬牙,問道。

    “找到人你不就有錢了,要是找不到人再說吧。”

    陳兵瞥了眼芙麗特,搖搖頭。

    芙麗特還是極有吸引力的,不過陳兵想了想他的處境後,還是拒絕了。

    <a href="https:///book_69625/l" target="_blank">https:///book_69625/l</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