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混血八旗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旭日隕落-魔由心生

第七百八十八章 旭日隕落-魔由心生

    第七百八十八章  旭日隕落-魔由心生

    松平容保的消息,一點水分都沒有,調集了七個師,十一個旅的滿洲軍,完全就是按照松平容保的消息進軍的。軍情科的密使早就知道松平容保靠不住,但他們還是毫無保留的把情報透給了松平容保。一來日軍已經窮途末路,知道了滿洲軍的計劃,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應對辦法。二來則是為了增加京都明治集團的心理壓力,挑動明治政府內亂。

    滿洲軍大敗日軍或者突破日軍的什麼防線,其實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平定全日本,就沒那麼容易了。日本的人口將近六千萬,肯老老實實當順民的乖寶寶,也就是個五分之一,其他人都是頑固份子。只要日本皇室有人隱匿在各地挑事,他們絕對會沒完沒了的鬧騰。要想徹底擺平日本,戰後不用投入太多,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日本皇室中的某些勢力配合。讓日本皇室自己內斗起來,便是挑選傀儡的好辦法。果興阿大可以借鑒三十多年後日本吞並朝鮮的套路,先讓日本虛偽存在一陣,然後在徹底消化。

    除了找傀儡之外,軍事方面其實也需要日本內斗,不戰而屈人之兵,永遠是兵家的最好選項。如今日軍的總兵力,仍有四十余萬,刨除分散在各地的十萬零散兵力,京都附近聚集的日軍還有三十余萬。這幫人也不是廢物,他們的裝備也達到了世界一線水平,訓練程度也很高,忠誠和頑強程度更是當世一等一的。滿洲軍若是沒有飛艇、坦克這些超越時代的武器,想擊敗他們也不是特別容易。而且即便武器和戰術具有優勢,想徹底殲滅這些日軍,滿洲軍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與其和這幫死心眼血拼,當然還是讓他們內部瓦解更合算。

    西鄉隆盛在京都又鞏固了半個月的防線,各種讓人絕望的消息便全都傳了過來。滿洲軍大舉推進,毫無反擊之力的日軍不是全軍覆沒,便是被迫投降,東北的福島、水戶等縣相繼淪陷,東京、長野以北諸縣全部陷落。東北的滿洲軍的四個師、五個旅已經在長野會師,總兵力近十二萬,而且開始向富山、福井方向南下。登陸靜岡的滿洲軍一師一旅,在迫降甲府、橫濱之後,也開始南下,兵鋒直指名古屋。攻勢最為凌厲的便是登陸廣島的滿洲軍,這支指揮官全部是日本人的大軍,干起自己的祖國來最為賣力,戰果雖然不及東北各部,但也相差不遠。

    “淺野宗秀這個關東武士,還真對得起祖宗!”看著手里的戰報,西鄉隆盛和德川慶喜吐血的心都有了,素來不口出惡言的武士,也免不了問候一下淺野的先人。

    “淺野只是滿洲海軍陸戰隊第五師團的師團長,他不是西南滿洲軍的總指揮!”松平容保又有了新消息,本來這些事是無關緊要的,但是他不想西鄉隆盛把所有的問題都歸結于原幕府集團。

    “立見尚文?”西鄉隆盛又想起了一個原幕府干將。

    “西南滿洲軍的總指揮是瀧澤拓海,他出身肥前藩!”松平容保很希望西鄉隆盛搞清楚,投靠滿洲軍的日本人,不僅僅出在他們原幕府勢力,你們西南諸藩一樣也有這樣的人。

    “瀧澤拓海,他是什麼人,之前似乎沒有听說過這個人。淺野宗秀是佣兵老將,立見尚文能力超群,這位瀧澤拓海何德何能,居然能身居二人之上?”西鄉隆盛有點不好意思,他好像是有點針對原幕府的人了,也難怪敏感的松平容保不爽。同時他也很納悶,肥前藩似乎沒出過什麼將才,怎麼出了瀧澤拓海這麼個大人物。

    “瀧澤拓海畢業于滿洲帝國陸軍大學將軍班,還曾在帝國海軍陸戰科進修過,現任滿洲海軍陸戰隊中將,滿洲宗室成員,歷任……”松平容保對瀧澤拓海到是很了解,會津藩那些藩士在佣兵師團受訓的時候,沒少听說瀧澤拓海的神奇事跡。

    “滿洲宗室成員?”松平容保的話沒說完,便被德川慶喜給打斷了,西鄉隆盛也很好奇,一個日本人是怎麼成了滿洲宗室成員的。

    “瀧澤拓海的妻子是果興阿殿下的堂妹,所以瀧澤拓海是滿洲宗室成員,目前滿洲唯一的額駙,地位非常尊崇。他履任過的職位不多,但長期在滿洲參謀本部工作,此人能力如何不得而知。此次由他擔任西南滿洲軍總指揮,絕不僅僅是因為他身份高貴,或許還有其他的原因。”松平容保把他能想到的都說了出來。

    “西南的滿洲軍,有兩個以日籍叛國者為主的師團,還有三個精銳的滿洲混成旅,總兵力達六萬余眾。果興阿殿下為當世名將,絕不會因為瀧澤是他的妹夫,便將六萬大軍輕易交付于他,其中深意實在叵測呀!”西鄉隆盛不再提叛徒出身的問題,現在級別最高的叛國者出自西南的肥前藩,西鄉可沒有抽自己嘴巴的愛好。

    “日籍士兵、日籍統帥,還是攻心的辦法吧!”德川慶喜不大聰明,可是這次他猜對了。

    西鄉隆盛三人在防線上苦思冥想的時候,京都的四宮家同時接到了滿洲密使送來的書信,這幾封由日文書寫的迷信,執筆人便是滿洲軍西南軍群總指揮瀧澤拓海中將。瀧澤的信寫的很長,表達的意思也非常的多。他先是介紹了自己,以及自己目前和美的家庭,同時表達了自己對故國的熱愛。然後瀧澤又談起了果興阿與愛子內親王,大肆宣講了兩人夫妻恩愛,舉案齊眉,以及果興阿近來因愛子對日本態度的轉變。再然後瀧澤說起了這場戰爭,果興阿對日動武,完全是出自一片好意。明治根本就不是日本皇室血脈,他就是一個篡逆的罪人,所以果興阿才興兵為岳家正本清源。最後便是價碼了,果興阿的要求只是解決明治,然後由任意一個宮家的真正皇室血脈繼位。若是各宮家有意取而代之,果興阿將全力支持新天皇,並解除北滿州對日本的一切限制,輔助日本發展。

    瀧澤拓海的信寫的很真誠,內容也很實惠,但是各宮家沒有一個信的。果興阿仇視日本可不是一兩天的事了,豈會因為一個日本妹夫和一個日本媳婦而有所改變。各宮家真的背叛明治,當了新天皇,也絕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至多一個傀儡而已。所以四大宮家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忠于明治,紛紛把自己收到的密信呈交給了明治天皇。

    明治夸獎了宮家們的忠誠,然後便把負責警察事務的川路利良給臭罵了一頓。滿洲密使在京都的活動實在是太猖獗了,各宮家也好,松平容保也好,這幫密使想見誰就見誰,想給誰送什麼就送什麼,警察居然連個鬼影子都抓不到,實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如今國土的五分之三都丟了,滿洲軍還在步步進逼,再讓這幫密使折騰下去,日本就徹底歇菜了。

    挨了天皇訓斥的川路利良大肆搜檢,可是都快把京都反過來了,依舊是連根毛都沒有找到。這些滿洲密使好像都是隱形人一樣,說出現就出現,說消失便可以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徨無措的川路利良,甚至找西鄉隆盛調了軍隊幫忙,依舊還是一無所獲。他哪里知道,滿洲軍情科的特工,提前幾年就潛伏了過來,早就和當地人融為了一體,又有非常完備的特工作業規範,那是他們一幫外行抓的到的。

    川路利良這邊還沒結果,京都又出了新的狀況,這次問題出在軍隊里。就在四大宮家向明治坦白不久,軍隊里便出現了流言,稱各宮家已經確認明治不是孝明天皇血脈,他們要廢黜明治另立新君,然後與滿洲人媾和,重新建設日本。西鄉隆盛處理謠言還是很及時的,很快軍隊里邊清靜了下來,但是民間卻又有了新的謠言。新的謠言說,日本某皇室後裔,已經與滿洲人取得了共識,並獲得了淺野宗秀、立見尚文等人的效忠,將發起政變處死明治。

    這些流言根本查不到出處,但是傳播的速度極快,而且後果非常惡劣,搞得日本軍心、民心皆亂,西鄉隆盛等人幾經努力也是收效甚微。這事其實很簡單,日本無望戰勝,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士兵們不想白白死去,百姓們更不想當炮灰,大家都期盼戰爭能夠結束,滿洲人可以放過日本。而這些謠言,正好可以滿足大家的訴求,所以所有人都樂得去傳播它,謠言中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也被人們主觀的給校正了過來。千年的忠義教育,讓他們不能背叛明治,所以他們只能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謠言上,哪怕是當成一種祈禱也好。

    對付這種謠言,最好的辦法是轉移矛盾,沒得轉移便只能冷處理。在伊藤博文和西鄉隆盛等人的建議下,明治政府也的確采取了冷處理的措施,效果不是很好,但是謠言也都被壓了下去。民間消停了,明治的心里卻翻騰了起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每天都戰戰兢兢的明治,對于任何威脅都是非常敏感的。雖然各宮家都很坦白,但這種坦白未必不是他們保護自己的一種手段。

    明治登基以來,一直都非常疏遠四大宮家,以及一些近支的皇室成員。這次也是因為因為怕他們落在滿洲人手里成為傀儡,才把所有皇室成員都集中到了京都,明治對他們可是一點都不了解。越想越不踏實的明治,心里難免產生了一些可怕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