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界神尊 > 第367章 老子就喜歡老女人

第367章 老子就喜歡老女人

    神鴉道士吞下寶丹,雙爪掐訣,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化生出一個眉目清秀的青年男子,一身白衣,氣宇軒昂,風度翩翩。

    白狸貓轉動著烏黑的大眼,也服下寶丹,瞬間化成一個中年婦人,大圓臉小眼闊嘴,體態臃腫,身著一身粉裙。兩只精亮的小眼楮狠厲的盯著神鴉道士變成的小白臉。

    “嫩......嫩怎麼弄了副這麼丑的嘴臉?啊......”神鴉道士指著中年婦人氣得渾身亂抖,這該死的耗子是成心要氣死它。

    “這樣才更有信服力喲,你要記得叫我大姐啊,嘿嘿......”白狸貓扭動著滾圓的腰身,走到它身邊用粗短的手指在那白淨的臉上捏了一下,發出一聲猥瑣的低笑。

    “該死的狸貓,嫩這是故意惡心俺,俺......”神鴉道士滿臉嫌棄的躲閃著她的大手,萬分糾結中只能默認了這個結果,它實在是舍不得再浪費寶丹轉化形象,下次一定要讓這死貓先變!惱怒中他身體沖出石屋,中年婦人得意地大笑著緊隨其後。

    “這對活寶!”堯慕塵微笑著揮手關閉了石門,盤坐下來開始研究仙陽丹,這仙陽丹也是幫修士提高修為的寶藥,雖與那靈陽丹只在一字之差,但其中的藥材卻增加近一倍,而且其中以名貴藥材居多。

    難怪寒月宗把那些幾乎是廢丹的丹丸也送給大家,不過他心里明白,在這寒月宗里,他們這一脈不管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分配的丹藥都是同級別身份里最次的!

    “特麼的!欺人太甚!老子一定要煉出高品質的寶丹。”咬牙切齒之下,堯慕塵開始專心至致地研究推演起來。

    神鴉道士和白狸貓兩人離開寒月宗來到皇城的第一層,這里的街道十分寬敞,路邊栽種著形狀各異的參天古樹,奇花異草遍布其中,裝飾豪華的店鋪擠滿了街道的兩邊,店鋪里堆滿了琳瑯滿目的物品。

    在繁華的大街上和天空中,駕駑各種異禽靈獸的修士川流不息,不時有幾聲禽獸的低吼聲傳入耳朵里,令他們兩人驚奇不已,不時的伸長脖子順著聲音來處翹腳觀望。

    這里的人似對這種環境已習以為常,根本不為這些動靜打擾,甚至連眼眸都不眨,神態淡然的穿行在各種店鋪和街道上。

    “等俺有錢了,也去弄頭神獅騎騎!”神鴉道士指著不遠處的半空中的九頭神獅,神色里充滿羨慕和向往。

    那是一頭金色的九頭神獅,身長十丈,金黃色的鬃毛在陽光下發出刺目的輝芒,粗大的尾巴隨意擺動,散出大片的風暴,巨大的鐵爪下黑雲蒸騰,非常的威武神俊。在它的背上馱著一個白衣中年修士,那人雙眸微斂,神態悠然,身上有天境初期的修為波動散出。

    “我看那只大鵬不錯!”白狸貓笑著摸了神鴉道士的小臉一把,她這猥瑣的舉止引來不少路人的側目,一個丑陋的中年婦人當街調戲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想不去關注都不可能呀。

    “死貓貓!注意影響。”神鴉道士臉紅脖子粗的瞪了它一眼,抬腳向仙草坊快速沖去,他們打听到在皇城里,這家店的藥材物美價廉,而且很講信譽。

    “哎喲!寶貝,等等姐姐啊。”白狸貓扭著笨重的身體,嘻嘻的跟著它後面,精亮的小眼楮里劃過一抹得意地竊笑。

    這家藥材店裝潢很奢華,他們剛一臨近店門,立刻就有一名店伙計殷勤的迎上來,並滿臉笑容地為他們打開水晶大門,“道友請進。”

    “帶俺去看看藥材,如果價錢合適,俺會在嫩這里定點采購。”神鴉道士立刻背負起雙手,腳邁八字步,不急不徐地走進富麗堂皇的大廳。

    白狸貓東張西望的緊跟在他身後,還不時的故意去捏捏他的手臂,兩只小眼楮里閃動出寵溺之芒。

    “道友請這邊走。”店伙計低眉順眼的引路,對這中年婦人當著他的面就調戲青年,故作無視。可即便他見多識廣,像這婦人在外人面前不避嫌的舉動,也還是讓他羞紅的臉頰,眸光閃爍間加快了腳步。

    “道友您請看。”店伙計大手一揮,遮擋在藥材上的光幕被打開,一排排櫥櫃呈現在眼前,濃郁的藥草清香剎那撲面而來,神鴉道士和白狸貓立刻抬腳走上前,仔細的查看藥材的品質和上面標注的價格。

    “這家藥材真心不錯哎。”白狸貓給它傳音,兩只小眼楮激動的掃視著周圍各種各樣的名貴藥材,嘴里的口水險些滴落下來。

    “再看看,咱再那邊的玉丹閣看看。”神鴉道士給它回音,他們現在是窮人,每一分錢都得珍惜。

    他們把皇城所有的藥店和寶丹店都走了一遍,最終藥店還是確定了仙草坊,還選定了一家叫神丹閣的丹店。

    “ ......什麼味道?好香......”兩人剛拐上一條街,白狸貓就抽動著鼻子四處張望,同時用那短粗的大手摟住了神鴉道士的細腰。

    “嫩......嫩這家伙快撒手,沒見人家都在看嗎?”神鴉道士伸手掰開她的手,面色通紅的掙扎出來。

    “嘿嘿......我家寶貝,姐姐喜歡你噢,來讓胖姐姐親一口。”白狸貓兩眼微眯,呶起厚嘴唇又湊上來,兩只手再次摟上他的細腰。

    “這死貓貓還真不怕死喲!”神鴉道士做作慌張的眸底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卻被它低垂的睫毛掩飾過。

    它一邊裝作推托,一邊不聲色的貼近了白狸貓,兩只手突然捧住它的圓臉,濕潤的嘴唇猛然貼上去,張嘴含住了那溫熱甜美的紅唇。

    “唔.......”白狸貓的兩眼剎那間睜圓,驚恐中奮力掙扎,怎奈神鴉道士的兩條細長胳膊如鐵箍一樣緊緊勒在她的腰上,不管它如何扭動身體,都無法從他的懷抱里掙脫出來。

    就在它覺得要窒息暈倒時,神鴉道士度了口靈氣給它,使它渾身一陣輕松,頭腦里嗡鳴消失,眼前重新清明起來,同時神鴉道士又狠狠地咬了它的舌頭一下,這才戀戀不舍地松開了雙手。

    “唔......該死的,啪!”白狸貓又羞又怒的甩了它一記耳光,從它的懷里掙脫出來,兩只大眼氣勢洶洶地瞪著它。

    “嫩還真舍得下手......”神鴉道士捂著俊臉眸光幽怨地瞅著它。

    “哎呀......那胖女人真凶猛,這麼俊的後生也舍得下手。”

    “這小子眼瞎麼?找了個這麼丑的老女人,看被老女人虐得多可憐噢!”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那女肯定是個老富婆,嘖嘖......吃軟飯的哪有好下場......”

    一些路人遠遠的伸頭圍觀,低低的議論聲隨風飄散過來。

    “滾!特麼的老子就喜歡老女人,不然把你老娘也弄來給老子?”神鴉道士橫眉立目的掃向圍觀者,那些人見它那近乎瘋狗的模樣,都帶著鄙夷的冷笑立刻轉身散去。

    “貓貓,等等俺。”神鴉道士見白狸貓黑著大胖臉要走,急忙上前一把扯住她的衣服,“剛才嫩不是餓了麼,俺帶嫩去吃烤牛腿怎麼樣?”

    白狸貓聞言停下腳步,骨碌著大眼冰冷的掃了它一眼,“你當姑奶奶吃不起烤肉?”

    “嗯......貓貓,俺還給嫩留著一個好東西。”說著它忙從貯物戒指里掏出一只雞蛋大小的碧綠果子,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這是俺從北院長的園子里弄來的,也是他藥園子里唯一的寶果,俺一直給嫩小心地保留著,看在咱實在是情不自禁的份上,原諒俺好不?”

    神鴉道士把手里的碧綠果子送到她的面前,訕笑著抬眸瞅著它。

    “這是靈異果?”白狸貓的臉上露出驚喜的微笑,一下抓過那只翠綠的果子,禁不住放到鼻子下聞了聞,濃郁的香氣使它立刻唾涎欲滴。

    這種寶果它只在傳聞中听說過,食之可叫人美容駐顏,延年益壽,更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說。

    “哎喲 ,俺好想吃烤牛腿啊,貓貓陪俺去吃吃唄?”神鴉道士一見她的臉色有所緩和,立刻貼身上前。

    “死烏鴉!離我遠點。”白狸貓警覺的往旁邊閃開身體,“看在你的誠意上,我就免為其難的陪你去吧。”說完它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嘴里的口水,那烤肉的香氣實在是太濃烈了。

    在看到神鴉道士的臉上露出的一抹賤笑,白狸貓的圓臉上涌起一片潮紅,狠狠的剜了它一眼,收起寶果朝街邊的小酒店走去。

    “貓貓,嫩想吃幾條烤牛腿?”神鴉道士笑嘻嘻地跟上來,挽起她那粗壯的胳膊,歪著頭看著她。

    “有多少吃多少,不花光你的錢我就不走。”白狸貓斜著小眼楮忍耐地睥眸著它,如果不是看在那只寶果的份上,它會立刻甩他一個大跟頭。

    “哈哈!好說好說,俺保證管嫩吃夠!”神鴉道士拍著胸脯豪情萬丈的大笑,同時緊緊貼住了它的身體。

    這笑聲和曖昧的舉動又引來周圍無數奇異的眸光,這少男老婦的搭配,著實令人看著作嘔。

    白狸貓輕蔑的掃了周圍眾人一眼,直接把胳膊摟住神鴉道士的細腰,肥胖的身體依偎到它的身上,“親愛的,好餓呀。”

    “啪!”神鴉道士在它的胖臉上親了一口,“咱去吃烤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