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65章我才是你的男人

第65章我才是你的男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俺コ閾研眩 br />
    宋景心看他這副樣子,也覺得痛心。

    “是我對不住你,你怎麼怨我都好,別跟自己過不去。你現在這樣,”她咬唇,“你有沒有為顧伯父顧伯母想過?”

    “那好,你跟我回去。我去求我爸求我媽,你嫁給我!只要你跟我,我什麼都答應你,什麼都听你的!”

    顧長寧上前一把摟住她,狂怒的臉垂下溫柔來。

    景心覺得難受︰“長寧,我不能。。”

    箍著她的手臂一下子收攏,顧長寧捏著她肩膀上的骨頭像要碾碎了一般。他松開她,臉孔晦暗如魅。

    “為什麼?”

    景心垂著頭不回答。

    顧長寧沉默下來。他目不轉楮的盯著她,呼吸都是冷的。他的面孔似缺水干涸的土地,一寸一寸的龜裂。

    他發出古怪的笑聲,盯著她的眼楮泛出奇異色澤。手打著景心腳上的鏈條發出“噠噠”響聲。他陰陽怪氣的說︰“你猜,冷長風如果知道你成了我的人,他還會不會要你?”

    景心渾身哆嗦,不敢置信的望向他。

    “你不是說虧欠我?也好。女人一旦變了心,也沒有別的辦法再挽回。不如拿點實際的。”

    他這個樣子,哪里還有學校里溫和青澀的模樣?景心只覺得寒心、恐懼。她面上白得似寒霜一般,忍著一口氣盯著他。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顧長寧忽然湊過去,兩指捏住了她的下巴,令她仰起臉來,“我就算是個惡鬼,也是你造成的。”

    “顧長寧你敢!”

    他冷笑,噴出的氣息黏膩冷濕。

    景心眼前浮現一雙來回走動的運動鞋,一雙破舊的運動鞋。陰冷的恐懼似潮水般從閘口涌過來。

    “我不敢的太多。要是一早我就把你吞了,也不用吃冷長風吃剩下的殘渣!”

    他簡直像是變了個人。偏執,嫉妒,狹隘,將從前那個溫和的顧長寧吞噬得尸骨無存。

    他令她覺得惡心。

    “顧長寧!”景心恐懼、心痛。她閉上了眼楮,企圖克制不容控制的顫抖。

    他潮濕的吻席了上來,堵住她的唇,像是嗜血的水蛭。想要吸干她渾身的血液。

    宋景心掙扎,他翻身而上。不顧她是否有傷,扯開她並不牢固的禮裙,手游走在她腰部胸前。

    噩夢,久得她幾乎要遺忘的噩夢一下子拉開窗簾,悚然出現在眼前。宋景心被那探到隱秘處的手激得尖叫出聲。她瘋了一般掙扎起來。

    “走開!走開!”

    宋景心痛苦的尖叫,眼前的面孔與記憶深處那模糊不清的面孔重疊。她情緒崩潰,眼淚掉了出來。

    顧長寧只以為她是因抗拒,想到她是為冷長風守身而抗拒。嫉妒將他整個人壓垮,所有柔軟和溫情都消失遠去。發泄的吮吸。

    宋景心眼前昏黑,她的整個世界都坍塌了。痛楚與恥辱,折磨與傷害,她腦中惶惶一片,盡想著不如眼下就死了還好。

    “你別掙!今天,我要定你了!”

    顧長寧鐵了心要她,他掐住她的喉嚨,兩腿跪壓住她蹬踢的雙腿。

    宋景心忽然躺著不動了,她眼淚不停的掉下來。長滿了白毛的牆壁縫,污漬漬的白牆。她耳邊忽然響起一個人的聲音。

    那個人說︰宋景心,我才是你的男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