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67章亡命之徒

第67章亡命之徒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R渡芷胛椿卮穡 蹲園聰碌縑菝拋囈ャ@涑ウ縹 匱郟  擲 惱掌 厴弦歡   吃輟br />
    大步走到吧台那端,拿出珍藏多年的烈酒,他散了領帶,扭開襯衫,咕咚咕咚喝下去半瓶。

    b市最近動蕩。

    在電子智能產業領軍多年,頗有聲名的金耀集團股票連番下跌,新入駐b市的商業黑馬澤蘭集團忽正式宣布對其發起收購。

    最可怕的是,金耀因失去城南開發區智能化這塊大餅,專攻市區機場弱電蛋糕,所有資金都投入其間。誰知網上忽然傳出金耀對此次市區弱電施工的部分方案、計劃書。簡如雪上加霜。有消息稱,早前金耀董事長顧北定已與政府秘密簽約。如果是真的,那麼金耀不但要面臨方案泄露對集團股價帶來的動蕩,澤蘭的強勢圍攻,更將面臨大筆違約金。

    照理,金耀在b市多年,也不至于因此就被澤蘭拆吞入腹。與他多年合作的公司,與顧北定本人交好的個人,甚至是當地政府,總有不忍見死不救的。然而,壞就壞在顧北定身上,他的兒子大庭廣眾之下劫走澤蘭執行總裁冷長風的妻子,那是犯法!他顧家,包括由他顧家一手掌控的金耀,此時此刻就像是一個渾身散發著臭味的老鼠,人人避而遠之尚且不及,怎麼可能還會伸出援手。

    顧北定為了不連累金耀,在計劃書泄露的當天辭去了董事長職務。可是金耀是他們夫妻一手創辦擴大至今,他的離開並不能在實質上起到效用。

    他站在陽台上,不知在和誰說話,怒罵了一句“欺人太甚”,抓著手機往地上狠狠摜去。

    完好的一只手機頓時四分五裂。電板跌到劉寶鈴的腳邊。

    顧北定抬頭,看到劉寶鈴一身珠光寶氣,挽了手包,像是要出去。他兩手朝發上一耙,有氣無力的問︰“你去哪兒?”

    劉寶鈴望了他一眼︰“去見冷長風。”

    “不許去!”

    顧北定赫然怒喝。

    劉寶鈴端正的臉倏垂落下來。她把腳邊電板一腳踹了老遠,憋了許久的怒火委屈不甘傾瀉而出。

    她指著顧北定的鼻子罵道︰“都是你!你這個害兒害家的東西!要不是你,他冷長風能下了狠的毀掉金耀!會要我兒子的命?”

    “你不肯說,帶著你的秘密進棺材!我也不問!只一件,誰攔著我救兒子,我和誰拼命!我要我兒子活得好好的!”

    顧北定赤紅了一雙眼。他兩眼定定望著又哭又嚷的劉寶鈴,忽長出一口氣。似敗陣的將軍般。

    他仰天喊了一聲“冤孽”。頹然垂了兩手,越過劉寶鈴往里走。

    劉寶鈴想要喊住他,咬咬牙看著他走開,硬是沒有出聲。她拿出面餅來,邊走邊在臉上撲。腦子里回想著剛才余妙打來的電話。長寧一個月前就被關進了警察局。

    一個月前……

    她天天托了人打听,這個消息卻到現在才從妙妙那里透露出來。

    劉寶鈴握著車盤的手發緊,瞳仁也盡疼起來。

    劉寶鈴將車子一氣開到宋家門前不遠的樹下。恰好見到冷長風站在車旁,有佣人推著宋一鳴從門里出來,像是要去什麼地方。

    她盯著他,腦中回想。三天期限的最後一天,半夜十二點,冷長風打進了顧家。是她接的電話,她還未開口,他輕如鬼音送了她三個字,時間到。第二天,金耀如以摧枯拉朽之勢破敗。

    那是她父親的公司,也是她和丈夫一輩子的心血。

    如今,他還想要他兒子的性命!

    劉寶鈴眼里殺機畢現,她腳放到了油門上,手緊緊抓住方向盤。

    殺了他!殺了他,金耀可以得以喘息,長寧可以保留性命!

    劉寶鈴躲在擋風玻璃後面,像伺機而動的亡命之徒。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