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70章他對血腥尤其敏感

第70章他對血腥尤其敏感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2》坷鏌黃 牆澹 跗靠菀棟閽詡蘢由匣味  狙 牡跽氪罐竊詰匕逕希 愕未永錈嬗砍隼矗 宓 搜 難丈 br />
    他對血腥尤其敏感。

    這刺鼻的味道令他渾身都緊繃起來。

    他有一個多月未見她了,他未想過再來看她。而此時此刻,冷長風慶幸自己來了。

    “寶貝?”

    她躺在地上毫無所覺。

    冷長風微彎的膝蓋忽然點到了地上。手臂緩緩伸過去抱她,她原來就瘦得可憐,現在,只怕他用的力重了就能把她捏碎。

    將她抱進懷里,冷長風發覺自己的手在發抖。

    他把臉貼到她的臉龐上,察覺到她微微的抵觸。那種自心底枯井里涌出來的濕潤一下子觸到他的心上,冷長風吻了吻她︰“寶貝,我來了。”

    宋景心自醒來干涸渙散的眼楮忽然蒙上一層水色,冷長風頸邊沾了一滴水漬,他忙將她放到病床上。宋景心的眼淚從干枯的眶子里流出來,自臉頰滾落,隱沒在白色的枕巾里。

    冷長風對顧家真正做到了報復得淋灕盡致。顧長寧和劉寶鈴被關押,面臨控訴,顧北定手腳難顧,金耀的股價一跌再跌,已有董事局董事主動聯系冷長風,要出售自己手上的股票。

    接連兩個月,b市財經版面都是澤蘭與金耀的惡斗。

    秋末冬初,綠葉皆凋,在b市屹立多年的顧氏金耀集團,終于也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

    冷長風從公司回到家中,七嬸拿了一碗粥正要上樓。他順手接過來。

    “二小姐來了。”

    冷長風接著碗的手一頓,唇瓣勾起,他對七嬸點頭︰“知道了,你去忙。”

    二樓西側的房門半開,冷長風未著急進去,他站在外邊听見里面的人在說話。

    宋景心自那天起能吃些流食,然而她的心仍舊關閉著。沒有喜怒哀樂,失去一切外界感知。簡君偉聯合精神科會診後得出的結論是,她心理創傷太重,不肯眷戀這個世界。

    冷長風說不出自己當時听到那句話是什麼感受。

    “大姐,我最近忙,抽不出空來看你,你不會怪我吧。”

    房內,宋品茹蹲在安坐于吊椅上的宋景心面前。她臉帶微笑,嗓音輕柔。

    “我想你不會介意。借這次機會把冷長風綁得牢牢的。說起來,我這個妹妹還真不如你。”

    宋品茹站起來,居高臨下睇著木然的宋景心。

    她並不樂意過來看她,劉寶鈴不夠狠,把她弄死了才好呢!想到冷長風這幾天開始對美如下手,宋品茹心里就像千百只利爪在撓似的。

    “冷長風想撤掉美如的工程部,大姐,你猜,他是不是為了替你出氣?他還真是喜歡你。喜歡得妹妹我都嫉妒了。”

    品茹再度蹲下來,眯起的眼楮浮現狠意︰“不過他終究是個男人。一個男人對女人的想念會有多久?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我打賭,三個月,他就能徹底忘了你。”

    她揣緊了握在手上的提包,臉上露出凶狠的笑。

    修長的指甲在宋景心臉頰上劃過,帶出一條細細長長的紅痕,品茹眼里的毒像是越了界的長河,綿延蜿蜒起來︰“大姐,你看你瘦得,要多吃點才好。”

    門外響起敲門聲,品茹鑽到宋景心耳廓處的指尖一顫,散了些粉末出來。她有點慌張,將長指往掌心里一收。半蹲著未起身,心如擂鼓,她等著那腳步一點一點靠近,緊抿的唇往上提,最後形成一道完美的弧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