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86章他們太過分了

第86章他們太過分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A醣α宓腦嶗裨諞桓魴瞧諍蟆9順コ詵蹋 吮倍 恢   醣α迨羌抑卸瑯  嶗裰荒苡商佔頁雒妗br />
    來客寥寥,所謂人情冷暖大抵如此。錦上添花者眾,雪中送炭者寡。劉寶鈴在b市顯赫一世,到了末路,那些姐妹相呼,好友稱道的人卻連半個都沒來。

    陶麗也剛從局里出來。她身形消瘦,穿著黑衣素服,更顯憔悴。

    景心站在樓梯邊,黑色長裙,頭發束在腦後,手里拿了支白玫瑰。她一貫安靜,不出聲,總能叫人忽略。

    看著陶麗收了用來登記來吊唁人的名冊,似要進去,宋景心把花擱在花架上,也打算走。

    “大姐!”

    一聲呼喊阻了她的腳步,也順利吸引了欲進內堂的陶麗。

    宋品茹眼梢巧妙的朝宋景心身後的陶麗一瞧,落在宋景心身上。她半抬下巴,姿態高傲。

    “這麼巧,我今天……”她有意停頓,才接著往下說,“過來談生意。屋】沒想到踫上大姐。”

    “大姐是來吊唁顧太太的?”

    她邊說,邊往陶麗的方向看過去。

    陶麗抓著名冊的手驀的收緊,幾步過來。

    宋景心還未來得及說話,陶麗拽住她肩膀拉過來,一巴掌揮了過去。

    “哎!”宋品茹裝模作樣的去拉陶麗,指尖踫到陶麗的黑色料子,眉頭一緊就松開了。

    她臉上帶著遺憾,輕飄飄說︰“陶小姐,這就是你不對了。我大姐是好心。怎麼說也和顧太太相識一場,雖然不太愉快。”

    她紅唇半彎,看似無奈,實則諷笑。

    “你這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我大姐好歹身上貼了個冷長風,她這一來,你瞧著,明天就有一波人來送顧太太。顧太太她最後一程也不至于太冷清。”

    “滾!都給我滾!我表姨不需要你們這些毒婦來裝好心!”

    陶麗怒不可遏,沖著他們吼。

    宋景心臉上紅印已顯了出來,她未說什麼,拉了宋品茹要走。宋品茹嫌棄的一甩胳膊,把宋景心搡到一邊,挺胸抬頭看著陶麗︰“毒婦也好過沒腦子!大庭廣眾威脅警察,劉寶鈴她死得不冤!”

    “品茹!”景心喝道,“你給我回去!”

    宋品茹睨她,輕蔑的笑了︰“我說得不對?大姐,我喊你一聲大姐,求求你別裝了。那劉寶鈴要你的命,她死,你比我更高興吧!”

    陶麗氣得說不出話來。環顧周邊,見到花架子上一盆吊蘭,她沖過去抱了就要扔。

    “小麗!”

    有人從里面出來︰“今天是什麼日子?你要表姨走得不安心嗎?”

    陶麗氣紅了眼︰“哥!他們太過分了!”

    那人又說︰“來者是客,他們過分,你也不該。”

    他邊說邊回過身來,微微鞠躬︰“對不起,舍妹無禮。”

    宋品茹一看到那人,頓面無血色。她不等對方抬頭,抓著包,匆匆跑了。

    景心看了看品茹,待對方起身,正也想禮貌告辭。待看清那張臉,她詫異︰“陶導師?”

    陶衍也一愣,微微點頭。

    景心道歉︰“對不起,我妹妹她口無遮攔。”

    “少在這里假惺惺!宋景心,我表姨是被你害死的!你這個殺人凶手!”

    “小麗!”

    陶衍沉冷的望了她一眼,陶麗咬緊牙,狠狠瞪了宋景心一眼不再說話。

    “謝謝你來送我表姨最後一程。”

    宋景心頜首,眼睫垂下來。

    陶衍又說︰“人死如燈滅。往事已矣。不如進去拜一拜,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陶麗把手上的冊子往桌上一扔。氣沖沖的進去了。

    宋景心目光微散,她搖頭︰“不了。”

    轉過身往電梯那端走。

    陶衍在她身後看著她,他眸子里的身影漸漸遠了,消失在電梯門里。他忽然想起劉寶鈴來找他,要他除掉研究生保送名額里“宋景心”這個名字時的場景來。

    言猶在耳。陶衍頓了一頓,狹長的眼梢眯了起來。他快步過去,從安全樓梯急躍而下。

    景心一個人待在閉合的電梯里,她扭頭,看著光潔的壁照里的自己。消瘦,蒼白,像個鬼魅。她拿手在壁照上慢慢勾畫,沿著自己的眼耳口鼻,一筆一劃,忽然眼淚就掉了下來。

    越掉越急,越急越凶。

    一個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腦漿迸裂,鮮血淋灕的死去。因為自己死去。她夜夜做惡夢,她很害怕,卻無處可說。

    她總在驚醒時悄悄開門想要見他,可他沒回來…….她從醫院回來再沒見過他一面。

    電梯到達底層,門打開,有人蹙眉凝目看著滿面淚痕未來得及擦的她。

    他身邊有許多人。

    宋景心偏過臉,拿手背在面頰上胡亂抹。

    “大姐,這麼巧?”

    品茹陰陽怪氣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跟了誰過來的呢。”

    宋景心卻未望她。從電梯里出來,她擦著冷長風肩膀走過。冷長風垂在一側的手指踫到她發涼的指尖,宋景心扭頭看他,他卻毫無所覺的跟身旁人說話,待她一走出來,就與助理江子德走進電梯。

    品茹挑釁的提了眼角瞧她,錯過去,胸脯刻意擦著冷長風手臂,橫過身去夠電梯鍵。

    景心站在電梯外面看著,通紅的眼楮里影子分明。

    品茹更加得意,半個人都要掛到冷長風身上。

    景心垂下眼,長長睫毛蓋住了漆黑瞳仁。

    陶衍喘著氣,推開安全樓梯的門,看到人還在,他吐出一口氣喊︰“景心!”

    言語里不無欣喜。

    宋景心抬頭,剛要反應。那已半闔的電梯里伸出一條手臂,她被人拽住,忽往里猛拖,身體卡著電梯門被拉了進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