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0章 ︰知勁,疾風知勁草

第100章 ︰知勁,疾風知勁草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宋景心被他粗俗的話給驚到了。還沒反應過來,一個天旋地轉,他扛著她就往臥室去。

    駕輕就熟,她簡直不敢相信他是頭一回過來。

    “冷長風!”

    身體陷到老舊的床上,床木出吱呀聲。听在耳里像沾了**的樂曲。宋景心面紅耳赤,支著身要起來,他何其利落,將身上外套脫了,襯衫從褲腰里拔出,不管不顧直扯了往地上扔。闔身往她身上一壓,就把她困在了身下。

    “噓。”他強將十指與她相扣,困她雙手于頂上,唇舌游移在她耳旁,“叫長風。”

    宋景心不願,雙腳亂蹬,他膝蓋一頂,使她雙腿張開,不僅無法動彈,且迫她以格外羞人的姿勢大開方便之門。

    “你!”

    她羞惱得雪白脖都紅透。自知不是他的對手,干脆閉目仰頭,做出視死如歸的模樣。

    他卻沒有半點要停的意思。輕攏慢撥,將她當做上好的琴弦,而他是最好的撥弦高手。他使在她身上的花樣簡直可怕。宋景心再不肯迎合,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動了情。

    她心里悲苦,咬唇別過眼。

    他回過來輕舔了下她的唇角,濕熱的吻落在她眼梢︰“叫我。”

    他嗓沙啞得不像話,貼著她眼梢令她險些落淚。

    “你去找別人,有的是人願意喊你。”

    “吃醋了,嗯?”

    他伸出舌尖來,在她眼皮上輕輕一掃。景心渾身戰栗,那恣意洶涌的浪潮叫她害怕又渴望,她越覺難過。

    身上叫他脫得所剩無幾,他卻只**了上身。就好像他們之間的關系,他將她玩弄股掌,可她從不知道他的真面目。

    “沒有。”

    她否認,小臉紅潮滿襲,閉著眼楮卻不肯承認。

    冷長風忽然摟緊了她。不再攻城略地。肆意玩弄。他舔著她的唇,緩慢細心的描繪。

    她咬緊牙關,不放他進去。

    “我有個小名,小時候祖父取的,想不想知道?”

    她張口要拒,齒關一開,他溜了進來,纏住她的舌不放了。

    卑鄙!她睜眼瞪他,空了的一只手使勁去推,卻不知道他移開的那只手是去脫褲的。宋景心只覺下身一沉,充盈襲來,她眉間蹙起,那波沖力險些叫她逸出聲來。

    “卑鄙!”

    她戰栗得身體都躬了起來。指甲緊掐到他肩上肌理去,他肩膀硬得像是石頭,未掐痛她,卻把她的指甲折斷了。十指連心,她難受得渾身都起了汗。

    他不著急動,等著她慢慢緩過來。

    冷長風抖著小腿將褲蹬掉,景心看他那魯莽浪蕩的樣,實在無法和他平日里的樣相比。雖煩他,也不禁松了緊繃的臉。

    “不難受了?”

    景心把眼楮旁邊一別,不肯回他。他還在她脖周圍來來回回的吻,沉身緩緩動起來。景心緊張至極,不由攀到他身上,目光也轉了回來,瞳仁緊繃,嘴角緊抿。

    “還怕?”

    宋景心僵了一下,難得主動的把兩只胳膊圈到他脖上,低“嗯”了一聲。

    豈料他有意作弄,她出聲時,他用力撞了一下,那答應的一聲“嗯”就添了許多婉轉旖旎的音調,臊得景心直掐他肩膀。

    他得意的笑,嗓音低醇,氣息都灼熱,都圍在她脖臉頰周圍。景心覺得安心。

    “知勁。”

    他聲音里帶了喘息,貼在她耳邊說︰“祖父替我取名知勁。”

    她被他撞得神思恍恍的,有點糊涂的問︰“什麼?”

    “喊我,乖。”

    景心才明白他說什麼。

    “喊我。”

    她卻咬著牙,不肯吭聲,也不肯應他。

    冷長風低頭,在她心口狠狠咬下一口。痛得她閉眼皺眉。

    他抓住承受不住要逃的她,攻勢越來越激烈,景心覺得自己就像是困在海上漂泊的一扁舟,狂風大浪,就要被卷入漩渦里去。她無法逃脫更難以承受,終于攀著他的肩膀咬牙喊了出來。來節女才。

    知勁,疾風知勁草。

    景心縮著身,她睜眼看只有一指距離的男人。高鼻薄唇,眉間疏淡。都說眉目疏淡的人寡情,她眼落在他未戴眼鏡的雙目間,想第一次見他時,他站在宋家門前,淡笑疏冷的模樣。

    “看什麼?”

    景心被他抓了現行,有點尷尬,她往後縮,腰上火熱的掌一按,撈了她過去。

    “你……”

    她掙了掙,反令他貼得更緊。身底下硌人的東西燙得她心尖一跳,不敢再動了。

    “知道你累。”他捏捏她鼻,“還早,陪我睡會兒。”

    他說著,闔上眼楮。

    景心卻睡不著,瞪著一雙眼楮往他身後的窗外看。半拉的窗簾外還是天地俱黑,冬日夜長,她估算不出現在幾點。

    “看來你是不累。”

    好一會兒,景心以為他睡了,誰知道他又睜開眼來,促狹的盯著她。下身惡意往前頂。宋景心頓想要逃,手撐在他胸前低聲道︰“不要。”

    他眼里黑得嚇人,底下那東西也燙得嚇人。宋景心心慌,忙把眼皮闔上,不敢再看︰“我睡了。”

    冷長風看她孩氣,忍不住笑出來。手在她光裸的肩上輕拍︰“好了,不逗你。讓我看看,吃了藥好點沒?”

    邊說邊去撩她蓋住脖的被,景心心有余悸的躲,他指尖輕按在她頸上︰“別動。”

    觸目所及,仍舊紅疹點點。

    他皺了眉,拿過枕旁的手機撥電話。

    鈴聲過後,就听到對面響起簡君偉破了音的調,鬼哭狼嚎似的喊︰“冷長風你瘋了啊!三點!你怎麼專挑這個時候!你故意整我呢是吧!”

    景心沒想到他會打給簡君偉,忙扯他手搖頭。又指外面,低聲說︰“就是過敏,吃藥就能好的,別打攪簡醫生了。”

    他皺著眉頭不說話。景心臉上紅了紅,挪開眼說︰“又不是只有紅疹,叫別人看見了,多不好。”

    冷長風視線就落到她耳後鎖骨,還有夾雜在紅疹間的紅印上。臉上浮了一絲笑意,不顧簡君偉在對面嚷嚷,掛了電話就說︰“听你的。不過明天還這麼嚴重,你就得听我的。”

    景心听著他說“明天”。眼神閃爍了一下。

    “b市事多,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他貼得她緊了點,抱得她有點太熱。

    “你滿足了,就迫不及待趕我走了,嗯?”

    他說的什麼渾話?宋景心噎得無語,僵著臉瞪眼。

    冷長風現自己極喜歡她急眉瞪眼的樣,活生生的俏模樣,多了生氣。他笑了,忽然松開她,他掀開被下去。

    少了他,被里一下空冷,宋景心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看他赤著身穿衣著褲,竟覺窒悶。她扭身轉了過去。

    听到他開門,听到他出去,然後沒了聲響。

    她把臉埋到被窩里,任黑暗擋住視線,把自己淹沒干淨。

    她抓住被沿的手指冰涼,卻比不過無名指的冰涼。宋景心一驚,忙從里面鑽出來。

    右手無名指上多了一枚環戒。冷長風蹲在床邊微笑看她。

    “孩氣,羞不羞?”

    “戴了就不許摘,以後有這個在,你什麼都不用怕。”

    他揉揉她亂掉的頭,笑得溫和。宋景心視線定在那枚戒指上,眸中銀光閃動,那一圈光環躍到她瞳仁正中,落地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