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2章 ︰我警告你,惹惱我對你沒好處

第102章 ︰我警告你,惹惱我對你沒好處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宋景心一人回到住處。昨夜還繾綣纏綿,今夜成了孤床冷枕。

    躺在床上恍若一場夢。她也覺累,閉著眼楮想要睡過去。躺了許久,沒有一點睡意,反而越想越覺得胸悶氣短。漸漸的心口疼。更加難以入睡。

    以前也有胸悶隱痛的癥狀,卻沒有今夜來得凶猛。她難受得實在沒有辦法,只好起身拿了外套鑰匙下樓去藥店買點止疼藥來吃。

    夜半已過,除了24小時便利店,藥店也都關門。在外吹了一陣冷風,宋景心要了盒牛奶,就坐在便利店旁的凳上喝了,冰涼入腹,兩相抵消,又覺得沒有那麼疼了。

    付了錢,她推門出去。

    有人擦著她的肩膀進來。景心心神恍惚,未察覺對方,那人卻是一眼就看出她來了。握了她手臂喊道︰“景心?”

    宋景心懵然里回頭一看,也有點驚訝。

    “沒想到在這里踫到你。”

    宋景心悄悄將手臂往回收了。微笑道︰“陶導師。”

    陶衍頜︰“我前天過來,有個年末研討會在附近。你怎麼到這里來了?”

    宋景心笑了笑未回答,只說︰“時候不早。我先回了。”

    說著就要走。陶衍眼底一閃,忙說︰“看到你我忽然想起件事。”

    景心果然停下來。

    陶衍往旁看了看︰“這里不方便,不如進來說話。”

    景心往里走了點,卻不肯坐,顯然是不願多留的意思。陶衍看在眼里,暗自琢磨著。他說︰“這話雖然不該我來問,不過顧家也就只有我跟小麗。”

    “長寧前兩天進了醫院,你知不知道?”

    宋景心心尖一跳,她表情未變︰“陶老師,你問錯人了。”

    陶衍為防她走,側過身攔到了她面前。景心抬眼看著他。

    “的確,他的事我不該再來跟你多說什麼。可這件事如果真和你有關,我也不能不開這個口。”

    “長寧是被人打得肺部出血才進的醫院。小麗跟我說。長寧也許是因為冷先生才一再被人毆打。”

    宋景心的眸瞠大。她眼皮一垂,別開視線︰“你也說是也許。”

    “就算是真的,這也不歸我管。”

    她越過陶衍往外走。這一回陶衍未再攔她,看著她匆忙推門而出,陶衍跟到外面。

    “景心,無論長寧對你做過什麼,他受到了懲罰。冷先生就算再有私憤也該適可而止。我想,如果你都原諒了,他也沒理由耿耿于懷。”

    他看著她匆匆的身影有略微僵滯,揚著一側唇角露出得色。

    隨身攜帶的手機在此時大響,他溫文爾雅的書卷氣一瞬染上邪痞。說話也不像剛才。他不耐煩的問︰“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

    听到那邊女聲的陳述,他更顯不耐︰“那是你的事,我只對我的獵物感興趣。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忽然他臉孔一變,凶狠道︰“我警告你,惹惱我對你沒好處!”

    掛斷電話,眼鏡後的眸似洶洶泛著綠光。

    顧長寧,顧長寧……這個名字她幾乎就要忘記。

    宋景心匆忙跑回公寓,像背後跟了厲鬼,她渾身寒,如墮冰窖。耳朵邊似乎有笑聲有罵聲,還有隱約的哭聲。她膽顫心驚,無處可逃,將自己卷裹在被中,一只手握著另一只手,不停摩擦指節上的戒指。雙目緊閉,不敢睜開一點點。

    在市的最後一天,和剛來那天一樣,每個人都忙得腳不點地。

    忽然听到一聲脆響。大家視線都轉了過來。

    邵佳琪擺手示意去忙各自的。她走過來,輕搭了宋景心的肩膀︰“這兩天怎麼了,魂不守舍的?”

    景心臉色有點白。她一連幾天打碎杯,這套茶具是邵佳琪帶過來的,雖不重要,可她這麼糟踐……宋景心低著頭︰“對不起,邵姐。”

    邵佳琪沒再說什麼,叮囑她下午準時到機場。

    b市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她不願離開,不肯走遠。為了留在這里,留在那棟房里,她拼盡全力。

    可是當飛機降落的這一刻,她卻萌生退意。

    邵佳琪有人來接,她和景心不順路,和她說了一聲就走了。景心一個人站在偌大的機場,四顧茫然,她像一個陌生人。

    身邊來來往往的人,時不時撞到她的胳膊。

    宋景心彎腰拖著行李箱往外走,忽然被人從後緊緊拽住︰“小景!”

    來人聲音緊張激動,耳熟。景心還沒回身,那人撲過來,一下抱住了她︰“真是你!”

    “你沒事就好了!我一直想見你,大伯把我送到法國不讓我回來,冷長風警告我不準再見你!小景,你是不是怪我?”

    她一疊聲說著,委屈至極。

    宋景心被她抱著,人有點僵,隔了會兒才回過神來。她手搭到方繆肩膀上,聲音很輕︰“方方,我們出去再說。”

    方繆依依不舍,左右查看她身邊有沒有冷長風的人。

    “我是偷跑回來的,剛下的飛機,沒想到就踫見你了。”

    方繆要了一杯咖啡,大口灌下。

    宋景心點頭,依然寡言的握著吸管喝水。

    方繆猶豫了下,就問︰“你現在過得怎麼樣?”

    宋景心頓了一下︰“很好。”

    “那,長寧呢?”

    宋景心手里的吸管掉進玻璃杯。

    方繆忙說︰“我听說他被判刑,還听說他進了醫院。小景,他雖然做得不對,可是你們這麼久……”

    “方方!”宋景心不等她說完,站了起來,“不早了,我回去了。”

    方繆拉住她︰“小景!我不瞞你,我這次回來是為了長寧!你們兩個都是我的朋友,他已經被判刑,我幫不上別的,可是冷長風要想在監獄里動手段,我不會看著不管!”

    宋景心煞白了臉,她扭頭看方繆︰“誰告訴你他進醫院是因為冷長風?”

    方繆沉著臉︰“余妙。”低介見劃。

    mp銀行千金余妙。和顧長寧訂過婚的余妙。

    宋景心點頭︰“好。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小景!”

    宋景心一刻不肯挺,推著行李箱逃也似的沖了出去。方繆想要追出去,隔壁桌的人起身攔住她。

    方繆焦急疑惑的抬頭看他︰“陶老師!”

    “看來是長寧一廂情願了。景心不願意,我們就不要強求了。”

    方繆急得直跺腳︰“長寧現在生死邊緣,不行,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她去見他!”

    她推開陶衍,追著宋景心出去。

    陶衍拿下眼鏡,從口袋里掏出拭鏡布,鏡片里反照出他眼楮里,詭異駭人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