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3章 ︰我想問你一件事

第103章 ︰我想問你一件事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江德受冷長風的吩咐到機場接人。【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剛才和宋品茹吃飯,無意听到宋品茹的秘書說起今天市的員工會回來,冷長風使了個眼色,江德就駕車過來了。

    看看手表,和秘書說的時間晚了一個小時。江德有點緊張的一邊開車一邊注意迎面開來的出租車里的人。反光鏡里一閃,路邊的那道身影分外熟悉,江德忙踩下剎車,慢踩著離合器往後倒。

    “宋小姐!”

    看清楚路邊人的面貌,江德忙把車停下,開門下來。

    他去接宋景心拉著的行李箱,邊笑︰“冷總才知道你回來,我立刻就趕過來了。”

    宋景心的樣憔悴又疲憊,她神情木然的听他說著話,人有點走神。

    江德直覺不大對,他二話不說。先把人送上車,關門的時候飛快了條短信出去。繞到駕駛室,剛要坐進去,就看到有人遠遠追過來。嘴里還喊著“小景”。

    江德瞧了眼宋景心,看她沒反應,坐進車內,踩了油門就把車開出去了。

    江德從後視鏡里看後面的人,只見她雙眼無神,面白氣虛,整個人很沒精神。

    “江先生。”她忽然開口。

    江德凜神。

    “冷長風在哪里?”

    暗中傳了短信過去,冷長風應允。她眼前也有些泛黃的景象。

    房門打開,宋景心開口就說︰“我想問你一件事。”

    眼前的人卻令她後半句話噎在喉口,吐不出來。

    宋品茹穿著寬大的男士浴袍,頭濕透,水珠自臉頰滾落鎖骨,隱沒胸懷。她面色潮紅,神情慵懶。看到宋景心站在門前,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十分自然的回頭朝里面喊︰“長風,有人找你。”

    “有人”?宋景心呆滯的望著宋品茹赤腳朝內室走出來的冷長風倚過去。渾身似無骨一般。

    冷長風手在品茹身上輕輕一搭,松開後朝著她走過來。低引長號。

    他面色自若,神情坦然,就好像這一幕是多麼自然的一件事。宋景心心口猛窒痛。似一枚銀針狠扎下去。她咬住了舌尖。

    “她說有事想問你。”品茹抱住冷長風胳膊,親昵的告訴。

    冷長風目光微涼,沉靜的望著站在門口的宋景心。他不開口,等著她問。

    宋景心卻舌尖麻,心神俱散,無一字能輕吐出口。

    是,他們是有爭執;品茹是對他念念不忘。可是,這都不該是眼前場景出現的原因不是嗎?

    他喚她“寶貝”,他送她戒指,他說想她,難道真都只是因為李知行夫婦的那場晚宴嗎?

    宋景心糊涂,不禁糊涂,更覺愚蠢。

    她慌亂無神的拔著手上的戒指,越急越拔不下來。她眼里酸澀腫脹,她腳下僵硬難動,她心口又痛又涌……

    她拔不下戒指,寒冬時節,她額頭、身上都是汗。咬牙她終于往後退了一步,她握緊雙手轉身逃走。

    冷長風急追而來,擠進幾要關上的電梯門,將嫉恨惱怒仇怨的宋品茹撇在了身後。

    景心躲無可躲,終于抑制不住爆。

    “冷長風你夠了沒有!”

    她形容憔悴,悲切不已。嘶吼出聲似耗盡力氣,後背虛軟靠在電梯壁上,垂頭飲泣。聲音嗚咽。

    冷長風緩緩上前。她似受到驚動,往角落里躲。他長臂前擋,將她困于死角。

    宋景心覺所有氣力都消失一般,她搖頭,喉口堵塞,難一言。

    一徑搖頭,眼睫沾了水珠,滿眶的眼淚卻一顆都不肯掉下來。

    冷長風凝眸望著她,心中也是翻攪不止。照計劃,他不該追過來。卻在看她那樣失望傷心的逃走時情不自禁追來。該說些什麼?他暗暗吸了口氣,覺得不妙。

    “宋景心。”

    他一本正經的喊她,聲音很輕︰“你知道你這樣像什麼?”

    她不肯抬頭再看他,他捏了她的下巴抬起,景心扭頭別開。他不強求,只將身體更加上前,垂抵在她耳邊︰“你在吃醋。”

    宋景心茫然大驚,錯愕的仰頭凝上他的視線。

    冷長風竟似苦笑,指尖在她冰涼的臉頰上輕刮︰“景,你愛上我了。”

    這一句話渾似泰山巔峰滑落的一顆巨石,砸到山底的宋景心身上。所謂五內俱焚,驚魄駭魂不亞于此。宋景心受到重擊,不敢置信的望著他。她搖頭,緩慢堅決的搖頭︰“不。”

    “不愛我?”

    “我沒有!”

    電梯到底,她推開他逃出去。

    冷長風立在她身後,由著電梯門阻絕他的視線。他望著關闔的門,眼里有微光流動,抬手取下眼鏡,他揉了揉臉,竟難得的露出疲憊。他按下回去樓層的數字鍵。

    宋品茹還在房內。冷長風走進去,瞧著桌面上翻了一半的紅酒,眼中似諷還笑的睇著宋品茹。

    品茹壓著心頭忐忑,勉強鎮定的說︰“大姐看來是誤會了。”

    冷長風不說話,面上淡漠。他長腿交疊著坐下,擎起剛才未喝完的紅酒搖晃端看,又嗅了嗅酒香,姿態優雅的飲了一口。

    “不錯,是好酒。”

    宋品茹看不懂他的意思,她彎腰去拿放在衣架上的包,咬著唇作勢要走。

    冷長風目不斜視,問︰“去哪里?”

    宋品茹有怨,帶幾分嬌氣︰“冷總不是舍不得嗎?我這就去和大姐說清楚!以後,我不會再來打攪冷總,就算美如倒了,我這個代理總裁被趕到大馬路上去,我也不會再來找你!”

    邊說邊做出氣沖沖要走的樣。

    她這樣故弄玄虛,冷長風哪里會不知道她的意圖?順勢就說︰“也好,免了我這一世英名毀在你們宋家姐妹身上。孤家寡人,反而能得個清心寡欲的好名聲。被人說兩句沽名釣譽又何妨呢?”

    他話中有玄機。宋品茹內心狂喜,隱著得意,她面上還是忸怩不甘︰“冷總這是說的什麼話?難道你還有非誰不可的說法?你是有選擇的人,不像我,踫上個沒心肝的,沒得選!”

    冷長風但笑不語,眸中光色斑斕。晃著酒杯凝著她。

    他眼似有魔力,品茹漸覺不持。正猶豫不定,他忽凝著酒杯說︰“酒不錯,你不嘗嘗?”

    說著把酒杯半舉在她面前,似舉薦又似邀請。品茹再也無法矜持,笑開了接過酒杯,身一軟,跌坐進他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