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4章 ︰原來怪我

第104章 ︰原來怪我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宋景心惶惶不安的回到宋家。她竟不敢進臥室去。令七嬸收拾出外祖對面的房間,她拎著行李搬了進去。

    七嬸百般詢問,宋景心只一味回避。等冷長風回來,七嬸忙迎上去告知。冷長風寬慰了七嬸幾句,往對面樓里去。

    門扉虛掩。他並未進去。里面的人拿了畫筆,端坐在畫架前執筆作畫。

    她最擅長水墨山水,有一副潑墨山水很得業界人賞識。與她外祖父相同,她對油畫也有些造詣。她那雙手,是天生用來作畫的。

    冷長風靠在門旁牆壁上,摸到口袋里的煙,他沒拿出來,只捏了銀色打火機在手中輕輕繞著。

    打火機在手中盤旋,隱約能見底部刻了兩個字,1isa。

    一扇門隔著兩個人,隔斷了兩顆心。

    宋景心在畫布上涂抹。心中所想如蛛網纏結,腦中所思如淵井鎖路。眼前一遍遍是宋品茹衣衫不整的樣,耳邊一聲聲是冷長風說的那些句。她手一滑,一筆畫錯,全幅俱毀。她怔怔的望著那鮮紅的一筆油彩,人也似入了歧途。拔不出來。

    門外的人見她安靜無恙,不過有些沉窒,也就悄聲離開。

    宋景心起身想收拾殘局,放在一旁的手機作響。

    這手機的號碼只他一人知道。景心猶豫不定,坐在那里定定的看著。忽然,鈴聲斷了,她松一口氣,心里卻並不安穩。正要繼續動作,一條短信滑了進來。

    他很少短信。

    宋景心低頭去看,是個熟悉又陌生的號碼。打開來看,上面寫著︰小景,快來中心商場二樓救我。

    是方繆。

    她怎麼會得知她的新號碼?

    宋景心來不及去想,只看到“救我”兩字,覺得非同尋常。收拾了衣裙就打車趕過去。

    原來方繆追景心的時候被她大伯派來抓她的人看到。一路追到中心商場。她躲到男廁所,無奈之下只能找上宋景心。

    方繆抓著宋景心的胳膊左躲右藏,嘴里念叨︰“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大伯怕冷長風,肯定不敢動你。”

    景心正要問她怎麼得知自己的新號碼,商場里牆壁上的滾動電視出時事新聞︰國內一批送往非洲等國的慈善物資查出有不法物品挾帶其中,有多加食品公司捐贈的食物里暗藏違法藥物。

    景心看著屏幕上打出的公司名字,如雷擊頂,待在那里寸步難行。

    方繆奇怪的拽她。順勢也看過去。張嘴念出來︰“美如食品涉嫌偷運違禁藥物,其代理總裁被有關部門傳喚協助調查。”

    切換的畫面里,宋品茹被眾多記者圍堵,保鏢和警察護送她一路往前。她低著頭,景心看不到她的樣。

    傍晚還在紅月山莊見到她,才幾個小時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宋景心來不及和方繆多說,只講“先走”,朝著電梯就跑過去。

    方繆轉了個念頭,後腳跟過去。

    宋景心坐進出租車,方繆跟著坐進來。景心急道︰“方方,我有急事。”

    方繆往窗外看了一眼,示意司機開車︰“我知道。”

    她抓住宋景心的手︰“小景,我不跟著你。我大伯就會把我關起來的。你放心,我絕不給你惹事。”

    宋景心無奈。

    趕到警察局,宋景心表明自己的身份,要求保釋品茹。卻被告知暫時不能保釋。

    “看來警察是查到什麼了。”

    景心心驚的坐在警局的長凳上。天冷,她手腳也冷。方繆坐到她旁邊,拿了剛買的熱橙汁遞給她暖手。

    “一般來說,例行詢問之後就會放人。後續調查再由警方傳喚。我看你二妹這次是踢到釘板了。”

    景心握著暖熱的橙汁,卻無法暖到心脾里去。她搖頭︰“品茹不會做犯法的事。”

    方繆嗤了一聲︰“你那個妹妹驕橫心狠,還真不好說。”

    “不會的!”景心眼低在橙汁蓋上,“美如是我爸的心血,她不可能拿公司冒這種險!”

    方繆還要說什麼,有人走到跟前。方繆看到來人,心猛的跳了一下。她站起來,猶豫的喊了一聲“冷總”。

    冷長風面無表情的掃了她一眼︰“天不早了,方小姐該回了。”

    方繆有點著急的望向宋景心。景心起身︰“我和方方好久不見了,我請她去家里住幾天。”

    方繆忙點頭︰“是這樣的……”

    “我不同意呢?”

    冷長風恍若無人的直將雙眼落在宋景心身上。

    景心抓住了方繆的手,她看了他一眼︰“宋家有我一半。”

    她指之前的協議。

    冷長風冷凝的眸不動,過了一會兒才拿下眼鏡捏了捏眉心,他嘴角微諷的扯著︰“隨你。”

    景心拽著方繆就要走。

    “我希望你不會後悔。”

    景心停下來,扭身仰望著他。她眼里露出懷疑,緩緩歸于沉寂。她還未開口,冷長風先搖頭,諷道︰“美如和澤蘭也有合作,我還沒有因為你失去理智到這個地步。”

    “更何況。”他微微眯起眼,眸里的暗光如黑夜里涌動的潮水,企圖將她溺斃,“你從不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你,不是嗎?”

    宋景心眼神閃爍,她別開視線。

    方繆站在兩人身邊覺得尷尬,低聲說了句到一邊去等,就縮到了另外一邊的長凳上去坐著喝剛買的飲料。

    宋景心視線隨著她過去,看著她坐定才移回來。她問︰“沒有辦法嗎?”

    冷長風明知故問︰“什麼辦法?”低呆妖弟。

    宋景心心灼難忍,咬唇說道︰“品茹一定很希望你能救她出去。”

    冷長風單手插進了褲口袋,指尖在口袋中的那枚打火機上輕輕撫摩,他眼里的神色有些迷離。

    “她希望,我就一定要去做嗎?她是我什麼人?”

    “冷長風!”

    景心想不到他會說這種話,難忍憤怒。

    眼皮一低,他露出虛浮的笑意,敷衍的瞧著她。等著她。

    “你們……”宋景心握住了拳,非這樣不能說下去,“她總是你的人,你這樣,不會太薄情了嗎?”

    “宋景心。”

    他不等她說完,打斷她的話,語調沉肅。景心覺得心尖一跳。

    “我從沒說過她是我的人。”

    “由始至終,我只承認過你。讓你的男人去救你的情敵,該是我來問你,你這樣不會太薄情了嗎?”

    他視線在她身上輕輕掃過,似失望、失落、痛心。宋景心心潮歸來退去,所思所想被他攪得一團糟。她不明白他這話究竟什麼意思,更不明白事到如今他還對她做出這副委屈深情,究竟憑什麼?

    他利用她,背叛她,他欲擒故縱,他輕易牽著她向左向右。宋景心低下頭,心里都似空了。

    她聲音低如蚊蚋,也不知是對他說還是對自己說。

    她說︰“原來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