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5章 ︰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第105章 ︰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也不知冷長風什麼時候走的。方繆推她的時候,宋景心才回過神來。

    方繆疑惑莫定的瞧著她。像是要從她臉上看出些什麼來。

    宋景心低垂著眼楮往外走︰“我想去趟醫院,要是你……”

    “放心。我會在車里等你。”

    方繆擺手,打定主意要跟著她。宋景心心里煩亂糊涂,望了她一眼。未多說什麼。

    夜已深,早過了探病的時間。她站在宋一鳴病房外往里看,房間里只開了一盞小燈,護士陪著她站在外面。

    “他近來都好嗎?”

    “宋先生已經能說幾句簡單的話了,宋二小姐過來看他時,兩人還聊了好一會兒。”

    護士說到品茹,景心沉默下來。她點頭答應著,又問︰“我能不能去看看陳女士?”低貞節弟。

    護士為難。景心也沒強求。陳婷時常處在昏睡和迷糊之間,被關了這麼久,她是個要強的女人,神智已然不十分清醒。再加上藥物的控制……

    她到這地步,和自己不無關系。母親在時雖受她不少委屈,可把一個好好的人折磨到這地步,宋景心終究還是覺得愧疚。

    因愧疚,哪怕宋品茹明目張膽搶奪冷長風,她也沒有辦法在這個時候對她置之不理。

    一是因父親。一是因愧疚。還有……宋景心站在醫院門階上緊緊握住自己的右手、戒指,更可況她也沒有資格去置喙品茹的行為。冷長風要是不願,誰又能強求得了他?他若是縱容,她又能怎麼斥責。

    在所有人看來,他對她都極好。幾乎是有求必應,哪怕她不開口,只她受了委屈,他就要傾盡全力替她討回公道。

    宋景心想笑,牽著心髒痛。他哪里是單單為她討公道呢?從一開始,他就有目的。

    “怎麼站在這里?”

    方繆遠遠見她不過來,從車上下來。一摸她手,冰涼透骨,方繆扶住她。

    “方方。”宋景心手上得了溫暖,人也似活過來一點。她抬頭望向方繆。方繆鼻凍得微紅,眼里關心。

    方繆等著她說下一句,不想宋景心抽出手,兩臂往她肩上一搭,摟著她抱住。

    她從不是這麼主動、親昵的個性,方繆頓在那里,心也是軟了一片。她對她雖有責怪,雖有怨,可畢竟是這麼多年的朋友。她示弱。方繆沒有辦法無反應。

    手在她背上輕拍,方繆嘆了口氣,不無責備道︰“早知道今日,你當初何必堅持。”

    宋景心知道她說什麼,她怪她當初不跟長寧出國,以至于一步步到彼此俱傷的地步。可是,她知道,就算當時她跟著顧長寧走了,冷長風也必定會將她拖回這個深不見底的漩渦來。他早就盯住了她,他早就打定主意不會放過她。

    宋景心深覺自己就像是被蟒蛇層層纏住的一株藤蔓,腳下是萬丈深淵,頭頂是無崖之巔。她企圖生存,唯有緊靠著這條輕吐蛇信的大蛇。唯一敢冀望的是。這條大蛇會對她有半分相依之情,不會過早將她拋諸深淵。

    方繆被安排住在薇薇的房間,宋景心無心和她多說,方繆也不知怎麼寬慰她,又因未倒過時差,一躺下就睡了。景心鑽進外祖的畫室,持筆在畫布上涂抹。

    樓下有車進來,燈光從窗口照進來,她眼楮被刺痛,忙放下畫筆。

    冷長風坐在車上,喝了點酒,偏身靠在車窗上,像是睡著了。宋景心看著駕駛座上的人,點頭︰“李秘書,麻煩你了。”

    李珂整齊的有點凌亂,看宋景心的那一眼似帶了怨恨。景心自苦,並未和她多說,開了車門去扶冷長風。

    李珂卻推門下來,推開她上前接手。

    “冷總今晚應酬喝多了,你這麼扶法,他會難受。”

    她的確扶他不動,不如李珂穩當有力。宋景心臉上紅,默在一旁不說話。

    李珂熟門熟路,把人架到樓上,跟著他一道倒進床里。

    替他摘了眼鏡,醉酒的他唇紅微凜,肅穆里自有一番惑人的風采,微微低頭,不禁就離他更近一點。直到他酒氣撲散在臉頰上,微醺了她的心。

    李珂察覺自己險些失態,佯裝無事的從冷長風身上起來,被冷長風攔腰一摟,又撲在了他身上。

    景心站在門邊看著,心似刀絞一般。她轉身要走,卻清清楚楚听到那人在說醉話。

    他在喊她︰寶貝,景心,寶貝。

    听得宋景心十指緊扣,恨不能抓破了自己心肝才好。

    李珂又何嘗好受?然而這里沒有她的位置,她起身,理了理身上衣裙,走到門邊平直無調的叮囑了一句︰“好好照顧冷總。”就走了。

    宋景心遲遲不肯進去,她倚著門框,心里似十萬頭獸在撕咬掙扎。直到他再度開口。

    卻是清醒無比。

    他冷淡的說︰“我給你機會,你不把握,宋品茹就要在里面蹲一輩。”

    景心駭然,轉身瞪大了眼楮看向他。

    他雖絲微亂,可雙目如炬,面容精神,哪里還有剛才醉酒的樣?

    一口氣直沖到胸腔里,她幾乎難以言。

    “你騙我!”

    他嗤然︰“在你眼里,我騙你又何止這一次?”

    宋景心咬緊了唇,心尖抽痛,似被一只無形的手死命收絞一般。

    “你沒騙過我嗎?”

    他目如漩渦的盯著她,並不回答。

    他沉默的每一分鐘對她都是煎熬。這句問話,她要鼓足了勇氣才能反問出口。可是宋景心明白,他不可能回答。

    他起身,一把抓住她的腕往外拽,手扶在門上,送客之意顯而易見。

    宋景心壓著心頭高浪深淵,在門扉即將闔上的一剎那伸出手抓住他襯衫的下擺。

    他抬眼看她,黑眸深冷無情。

    似豺狼也似捕獲豺狼的獵人。他猛反手抓了她往里拖,腳往門上一踹,反身將她壓在門後牆壁上。

    室內無光,她看他,僅憑內臥逃出的微光。

    彼此的呼吸就在分毫之間,縈繞著他,也縈繞著她。宋景心的兩只手緊抓在他領口,指尖白。

    他額頭抵在她前額,呼吸有點急促。

    他說︰“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