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6章 ︰誰才會是你生命里長住的客

第106章 ︰誰才會是你生命里長住的客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宋景心整顆心都在顫抖。

    她想要妄想憑自己來換他對品茹的一點同情,可是到了這一分這一秒她卻沒了半點想法。內心酸苦澀麻都不足為外人道,只能藏在心尖一點一點都由自己咽下。

    他說得對,她從沒有完全相信過他。可是有一句話她是信的,他說。宋景心,你愛上我了。

    景心墊起腳尖,顫抖著去夠他的唇。她不配得到愛情,也不敢得到愛情。可是這一刻,她想要純粹的得到他這個人,他這個承載了,也許會是她這輩唯一愛情的人。

    冷長風未料到她會主動。微微詫異之後,他扣住她的後腦勺反客為主,咬住她的雙唇,纏著她的舌尖,他像是披甲佩劍來奪獨屬他個人勝利的大將。一寸一分不肯放過。他要得到完全的勝利,他要徹底征服眼前的人。

    舌根被他吮得麻,嘴唇也似腫了一般。她險些無法呼吸,渾身虛軟無力,他終于放她須臾。可也由不得她放松,他轉向她嫩白的脖頸。一口一口,像是吸血的惡鬼一般,在她頸間留下他不容他人覬覦的印記。

    雙腿突然離地,竟是被他托舉了起來。宋景心已沒有半點自主的能力,雙臂緊緊抱住他,唯恐他松手,她就要跌下萬丈深淵去。

    胸前著了涼,她長袖絨裙被扯得豁了半邊,從肩膀松垮往下耷拉在腰間。那層含了水汽的乍暖還寒襲來,宋景心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兩人都氣喘吁吁,她搭在他肩上的手指觸到他頸上,沾了濕汗。8oobooknt []

    他停了下來,埋在她胸前。喘著氣。

    宋景心能察覺到他在忍耐。她後背被他牢牢抵在牆壁上,因他停下而覺得有點冷。她低頭看他,恰好遇上他望來的目光。

    那是怎樣的目光啊?濃黑得就像沒有星的夜,藏著洶洶火光,駭人可怕,也叫人羞窘不堪。

    宋景心別開視線,扭了扭,作勢要跳下來。沒想到他抱著她雙腿的手更加用力,手臂上堅實的肌肉能硌疼人一般。

    “景。”

    他喊她。視線凝著她一分不動。宋景心提著氣,也不敢動。

    他嗓音也啞了︰“我再說一次,你後悔還來得及。”

    這時這刻,他明明已忍無可忍,卻還在問她這句話。宋景心心口悶得像被堵住一般,他怎麼能這麼可恨!可恨他連由她怨恨責怪的機會也不給。他挖了一個陷阱,未加掩飾的曝露在她的面前,還一再提醒她那是什麼,暗示她,她如果跳下,下場的可怕,卻又以自身來誘惑她,誘惑得她心甘情願往下跳。最後哪怕粉身碎骨也不能去怪他。恨他。低貞歡弟。

    宋景心閉了眼楮。她要怎麼才能躲開這噬人的陷阱?她還能怎麼逃?

    她抱著他脖的手哆嗦著往下,去拽他未全部拉出來的襯衫下擺。

    冷長風空了一只手一把按住,那眼里的光已似午夜尋獵的狼。

    她有點難以承受,一時全身縮起,整個上半身都貼在牆壁上往後退。她難受,眼里泛了淚花,咬牙求他︰“慢點。”

    冷長風也不好受,見她這麼難過,只能僵持在那里,滿頭滿臉的汗。

    他貼在她耳邊低聲說︰“又不是第一次,怎麼也這麼難?”

    宋景心又脹又酸,人也有點鈍。她充斥了水霧的眼中露出一絲惶恐,一閃而過。雙手本抱在他脖上,這時候圈住了他肩膀,下巴安到他肩上。

    嗓音低低的︰“好多了。”

    宋景心並不好受。被動的承受著,她像個小孩似的摟著他,像要借此摟住些別的來挽留易消散的什麼。

    這種時候,但凡是男人,當然希望女人願意配合著出點動人的聲音。她卻很沉默。並非因為別的,冷長風從對面櫃的鏡面上隱約可見她咬唇強忍的模樣。

    他將她緊貼在牆壁的後腰摟到掌心,轉過身將她帶進臥室。走動中的動作更加激狂,她忍耐不住,不禁逸出了幾聲呻吟。

    身體陷進柔軟床墊,她深覺安全許多,咬緊的唇也松開,能低低喘出聲來。冷長風脫了襯衫,含住了她的唇愛憐的細細描繪。

    他在她身上一簇簇點火,他們不過才三次,可他很了解她,了解她的身體,比她更了解。

    景心因生理的感受,因心理的痛苦,強忍在眼里的淚終于滑出來。

    她忽然想起母親在她小時候總念的那句,我是你路上最後一個過客,最後一個春天,最後的一場雪,最後的一次求生的戰爭。

    她抱著冷長風,在他得到她最深時。她眼淚不停不停的流,她喊了他的名字,知勁。

    知勁,誰才會是你生命里長住的客,會是你生命里永遠的春,永不消融的那場雪,誰又會是給予你此生的和平的那個人?

    事後他進了洗浴間,他拿了濕毛巾替她細心的擦拭。景心只佯裝昏睡,卻在他每一次溫柔以對的時候睫毛微濕。

    這一場以交易為開端的男女之愛,最後以她的失敗和淪陷告終。

    事實證明,宋景心對于冷長風這個男人來說,並沒有所有人想象中那麼重要。

    她拋卻了矜持、自尊、身體,她想要他給品茹一條可走的路。而他除了床第間的溫柔以待,並不打算給予她更多的幫助。

    甚至,他逼著她往絕路上走。

    得知他要接管美如的時候,宋景心正在邵佳琪的辦公室听她講市那批貨的何去何從。

    一封郵件自邵佳琪電腦里跳出來,上面寫著,冷長風以宋景心夫婿的身份接受宋廣翟百分之十二的股份,成為繼宋一鳴和宋品茹之後董事局最大股東,從而接管整個美如食品。

    宋廣翟是她的外祖,可外祖從不過問更未參與父親的產業,從哪里得來這百分之十二的股份。宋景心一無所知,她唯一知道的是,他騙了她,冷長風,他騙了她。

    丟下邵佳琪,她一路往董事局所在會議室去,會議還未散場,那封郵件得簡直有點迫不及待。

    她不顧職員阻攔,沉默、堅持、決絕的推開會議室玫紅色大門。